唐朝古村落--奉化棠岙

棠岙,旧称连山.唐光启2年,江姓先民自诸暨漾沙坑迁入连山苕霅后,在连山棠岙生息繁衍.山中的日子,民以垦辟为事,凡山巅水湄有可耕者,累石堑土,不以为劳......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200427
  • 开博时间:2006-02-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从《狸斑童谣》说起(一)


大学时代,选修中国古代文化课程,曾回忆过一些童提时代游戏时咏唱的歌谣。其中一首,还记录了游戏规则。童谣的歌词,则想当然的按照同音相附庸,自以为得其真义。记得当时是这样写的:
跌跌绊绊,绊到南山。
南山北斗,雨中杨柳。
断足续足,飞兔逐肉。
附记:四五孩童联臂席地而坐,足一伸一曲。其一站立,手持棒枝,边点击他童伸展之足,边作歌谣,逐字轮点唱白,他童应和,歌尽之末字,适中者站立,代之歌者。每棒枝过处,伸曲之足相换,使其棒枝空击,不为中,有类击鼓传花,或类踏歌。游戏以女童为多,间有男童参与其中。

童谣四言六句,分三个层次。三个层次之间似乎又有着内在的联系。然究其真切含义,却又不甚分明。“跌跌绊绊”、“断足续足”似乎与“足一伸一曲”这个游戏本身发生着关联。 “南山”、“北斗”、“雨中杨柳”三个意象组合,与当年流行校园的朦胧诗比较接近。记得当年也写过一些除了自己之外,谁也看不懂的所谓朦胧诗,总觉得,自己苦心营造的意象组合,无法与之相媲美。于是,自己觉得已经读懂了这首童谣。大致含义像是在述说着一个几近《老人与海》的故事。老猎人“跌跌绊绊,绊到南山”,不管白天黑夜(北斗除了黑夜的象征,还带些神秘色彩,南山虽则具象,但在另一类歌谣或传说中,譬如《鸟语》里,“南山有只虎咜羊”等,在幼小的心灵里,同样具有神秘力量),刮风下雨,即便受了伤,还飞兔一般的追逐野兽。“断足续足”除了与游戏相合外,似乎在告诉我们老猎人饱受创伤的艰辛了。儿时玩来,兴奋异常,当年记录时,却带着一丝悲怅。这份悲怅,烙在当时的诗一般季节的心灵之中,无疑影响着日后我的长成,也让我关注起有别于“琴雅”之外的“野音”来。

之后,友人刘道远先生为研究天干地支中的音乐元素,记录过他儿时的这首童谣。刘先生自小生活在嘉兴,他记载的童谣与我儿时不同,自在情理中。概童谣口耳相传得以传承,传到别处,自会有些许异样。而让我惊诧的是,他记载的这首流传于嘉兴的童谣,居然于清初大学者朱彝尊记载的同样是流传于嘉兴的这首童谣,却大相径庭。
刘先生记载的嘉兴童谣为:
点点斑斑,翻过南山。
南山北斗,水界铜关。
狸猫含煞,杨柳凿脚。
《笑我贩书》中记载庞先生在秀州书局回忆的一则童谣,也许与刘先生同住嘉兴的缘故吧,除了部分词语音译有异外,音几乎相近。可见他们的童谣还是忠于记忆的。庞先生记录的童谣:
点点斑斑,扳过南山。
南山北斗,水进洞畈。
眉毛阿山,杨柳属足。

而朱彝尊撰《明詩宗》,录有明代童谣《狸斑童谣》却是另一番面目:
狸狸斑斑,跳过南山。
南山北斗,猎回界口。
界口北面,二十弓箭。
朱彝尊在他的另一部著作《静志居诗话》中,也载有此谣,并作注云:“此余童稚日偕闾巷小儿联臂踏足而歌者,不詳何义,亦未有验。”

为行文便利,我姑且将自己大学时代的那首称之为“断足”谣,刘先生记载的称之为“凿足”谣,庞先生记载的称之为“属足”谣,朱彝尊记载的称之谓“狸斑”谣。

“断足”谣与“凿足”、“属足”谣,基本处于同时代的浙江民间。因而,有许多相近的元素。前三句“跌跌绊绊,绊到南山。南山北斗”与“点点斑斑,扳过南山。南山北斗”音基本相近,“雨中杨柳”中的“杨柳”,在“杨柳属足”、“杨柳凿脚”中得以印证,“断足续足”之“续足”也于“杨柳属足”之“属足”同音。当时以为,或许是自己过于充作解人,在音译过程中掺杂了过多的“朦胧诗”因素吧。对童谣前三句,我开始认同“点点斑斑,扳过南山。南山北斗”这种说法了。而对“属足”谣中“水进洞畈。眉毛阿山”或“水界铜关。狸猫含煞”等不敢认同。
而朱彝尊“童稚日偕闾巷小儿联臂踏足而歌”的“狸斑”谣,除了“南山”、“北斗”、“斑斑”等元素与“断足”谣与“凿足”、“属足”谣相近外,其他几无相同处。而朱彝尊“不詳何义”的这种朦胧意味的“义”,在我看来,却与我的“断足”谣十分的相近。“狸狸斑斑”、“猎回界口”、“二十弓箭”等等,分明还是在述说着那个类似于《老人与海》的老故事。

近来,翻阅《吴越春秋》之《勾践阴谋外传》,其中越王问弹于陈音,陈音曰:“古者,人民朴质,饥食野兽,渴饮雾露,死则裹以白茅,投于中野。孝子不忍见父母为野兽所食,故作弹以守之,绝野兽之害。故歌曰‘断竹续竹,飞土逐肉’之谓也。于是神农皇帝,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四方。”云云。让我惊讶的是,这首出自楚人陈音之口,由后汉赵晔记载于《吴越春秋》的“断竹续竹,飞土逐肉”,与我“断足”谣中的“断足续足,飞兔逐肉”发音何其相识!
赵晔字长君,会稽山阴人。他生活于东汉年间,曾弃官学诗,由于带着诗人气质,他在记录距他远去450余年前那段可歌可泣的吴越争霸史时,对流传于吴越楚地的乡人野音,自然格外的关注。当然,一方面由于历史的久远,另一方面,吴越期间,书不同文,言不同音,吴越之地,或作鸟篆,“人民鸟语”,它所记载的“吴歈越吟”是否就是原歌原调,还是值得质疑的。因为陈音所言孝子作弹,早于神农皇帝的“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刘勰在《文心雕龙。通变》中言:“黄歌断竹,质之至也。”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句在刘勰审美中“质之至也”,在而今看来还是能引起我们的共鸣。但仅据此判定,此歌系“黄歌”(自然不是扫黄打非的黄),意思是皇帝时代的流行歌曲,未免有些武断了。但我们可以肯定,“ 断竹”这首歌词,起码在赵晔生卒年间,应该已经开始在浙江一带流传了。至于流传的是否就此两句,或者赵晔只为了行文简洁,没有引用歌词的大部分,也或不可知。

二水儿时在奉化棠岙的山村长大,那里旧称连山。据县志记载,连山江姓先民,唐光启2年自诸暨漾沙坑迁入连山苕霅,后在连山棠岙生息繁衍。山中的日子,“民以垦辟为事,凡山巅水湄有可耕者,累石堑土,不以为劳”,可见也足以自给的。而饥荒时,也有“麻骨党”“吃大户”的记载,1958年,还发生过土制松树炮去邻村抢米的风暴。外面世界的人罕有与之沟通交往,而今,尚有人一听棠岙来人,还戏称棠岙石卵。明景泰年间,高丽人崔溥旅行至此,在驿站遭人抢劫,连山驿站所在地,就设于棠岙。一个异乡人,带着对中华文化的崇敬之情,居然在深山之中唯一设有官驿的所在,遭公然抢劫,可见山野人的不开化了。也许就是这种与世隔绝,才保留了童谣的质朴吧。为先民在这段涉外民事案件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脸红之外,我们有理由相信,先民中的无忧无虑的群儿,在唐光启年间,或许就是唱着二水儿时唱过的“断足”谣,从诸暨来到了而今的生息地。除却自己年轻时的无知无畏和朦胧的幻想,那段“断足”谣在而今看来,或许应该更正成如下的歌词:
点点斑斑,扮到南山。
南山北斗,雨中杨柳。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同样,姑且将这更正后的童谣称之为“断竹”谣。

“点点斑斑”显然比“狸狸斑斑”更适儿童。或许小先民们当年唱得也许就是“狸狸斑斑”。或许“狸狸斑斑”是文人的附雅之作。这且不论。但无论是“点点斑斑”或者“狸狸斑斑”,不管是何种斑纹,都是先民打猎时,所穿的兽皮衣,一种近乎动物本能的保护色。而“弓箭”一词,则是由“断竹续竹”转译而来无疑。“断竹续竹”是对原始人弓箭制作工艺的形象描述。“飞土逐肉”中的“肉”,原文写作“宀工八”三字节的竖排,与“空”字只是排列上差异。“飞土”也许是描述追逐野兽时尘土飞扬的场景,“逐肉”或是围剿洞中困兽吧。“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应该是古朴的两言体风格,与上文或有风格不统一处。这在童谣民歌中也是常见的。也许赵晔生存的时代中,儿童所唱的童谣,“点点斑斑,扮到南山”该是另一景象了。但无论如何,“断竹”谣却完整地保留了“断竹续竹,飞土逐肉”这一“质之至也”的古越歌谣。这是一件值得十分关注的文化传承现象。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1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8 19 20 21 2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