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天

狱中天:南美华商,东北人,生于1971年3月。经历过中国监狱,蹲过外国大牢,现居南美。著有《看守所》《狱中天:重刑犯到南美富翁之路》。读者群:126989488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8789
  • 开博时间:2010-12-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三章 18 看守所送人

   18 看守所送人
  
  十日上诉期过后的一个早上,走廊上终于传来了常管教的吆喝声:
  ……
  “孟六。”
  “到。”
  “收拾行李,走。”
  “谢谢常管教。”小六子兴高采烈下了铺又冲牢里的人说道:“小六子先撤啦,社会上见。”
  “老袁,来一曲送送六子。”昭潮阳冲五十来岁的盗窃犯罪嫌疑人老袁笑道。
  老袁稍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声音低沉的唱起来:
  啊朋友再见
  啊 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 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啊 快带我走吧
  啊 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 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
  随
分类:重刑犯到南美富翁路 | 评论:0 | 浏览:8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三章 17 庭审双案

  第三章 东北入监队
  
   17 庭审双案
  
  随着冬季的到来,当第一片儿雪花出现在铁窗外的天空时,牢内的人不禁都惊呼起来:“啊,下雪了!”
  昭潮阳望着铁窗外飘落的雪花,顿时陷入无比痛苦的焦灼惆怅中,几近崩溃地的暗下哭泣起来,为失去这冬天的第一瓣儿雪花哭泣起来。
  随着牢门上的铁链子哗啦一声响过之后,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个男青年从半开的牢门下钻进牢中,瞪着惊恐的眼睛看了一眼昭潮阳后在铺下蹲下了身。
  “叫什么名?”昭潮阳板起脸问道。
  “李健鹏。”
  “什么事儿进来的?”
  “抢劫。”
  “几起?”
  “两起。”
  “怎么抢的?”
  “我和我同案在二道街洗浴池洗完澡穿衣服时看到被害正在打手机,就给他打了一顿、把手机和钱抢了。”
  “抢了多少钱?”
  “一千多块钱。完事去商场买衣服,看到一女的背一个包,里面有一万多块钱,我和我同案跟到侧楼梯上就抢,那个女的死也不松
分类:重刑犯到南美富翁路 | 评论:1 | 浏览: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章 46 缓刑成空

46 缓刑成空
  
  “是,是这小子。进来过一回了,在这里待了半个月放了,可能是没待够,又进来了。”一个身着警服的矮个中年男人在戈管教的陪同下出现在小铁窗前装腔作势地说道。
  “郑大海,你大爷来看你来了。”戈管教冲牢内轻声说道。
  “有什么话让我带给你家里吗?”矮个中年男人问道。
  “让家里给我投点儿钱,再给我送几套衬衣衬裤。”
  矮个中年男人又装腔作势地叮嘱了几句之后,便匆忙离开了。
  “把眼镜给他。”紧随其后的戈管教在临走前把一副眼镜递给了马南。
  马南目送戈管教离开后,转向大海问道:“你大爷是干什么的?”
  “看守支队的支队长。”
  “正好是管戈管教的啊,怪不得戈管教那么照顾你!”
  “你知道河口那个地方吗?”仍沉浸在回忆的思绪中的白漠情不自禁地问道。
  “怎么不知道啊,那地方是郊区。”
  “哦,我说那地方怎么那么穷呢!”白漠恍然大悟地感叹道。想到丹阳说是要去泡崖子,白漠于是又问道:“泡崖子呢,泡崖子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1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十章 45 一生无期

  第十章 生啼死笑人世间
  
   45 一生无期
  
  
  这天上午,老爹突然出现在小铁窗前吆喝道:“林树清的起诉书,过来按手印。”
  林树清接过起诉书后顺手递向了马南。
  “不用给我看,我不认识字。”马南转头看了林树清一眼说道。
  “咱俩一样,我也不认识字。”林树清附和道。
  “借我看看。”白漠闲情难耐地说道。
  
  林树清一边坐了回去,一边把起诉书随手递给了白漠。
  “偷了多少起?”马南问道。
  “二十多起。”
  “偷的全是粮啊?”
  “我除了偷粮不偷别的。”
  “你放了多长时间就进来了?”
  “在家待了两年。”
  “你从放回来后也没怎么闲着啊?”
  “闲了一年才又开始干的。”
  “这回都怨我哥逞能,我放回来后也没在家待上几天儿就又进来了!”马南一边说,一边在小铁窗下躺了下去。
  白漠粗略地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10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九章 44 接判会见

  
  44 接判会见
  
  晚饭结束后,老胖子才对黑龙说道:“给我收拾一下枕头包吧,我合计着再有一半天也该送走了。”
  当黑龙打开老胖子那特大的枕头包时,白漠才惊讶怨恨地看到,老胖子的枕头包里竟有三四套崭新的秋衣。
  “被褥有一铺一盖就够了,到监狱就发新的,还用都带着么?”
  “怎么不带着呢,还有两年呢。”
  “两年有两铺两盖就到家了,放时谁还稀罕要这破玩意儿。”
  “俺家人能给我办到花园监狱,等放的时候,我扛着行李几步就走到家了;俺家我老舅是卖水果的,这些被褥正好给我老舅盖水果用。”
  翌晨,起床的铃声响过之后,走廊上便传来了戈管教的吆喝声。
  “朱传胜。”
  “到。”
  “收拾行李,走。”
  “谢谢戈管教。”
  待到早饭时,老胖子突然冲白漠说道:“白漠还是一个人单光啊。”
  “是。”
  “上饭口吃吧。”
  “谢谢老胖子。”
  当白漠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9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九章 43 囚徒生日

  第九章 临行狂卷牢中物
  
   43 囚徒生日
  
  “明天我过生日。”早饭过后,老胖子突然像难于启齿似的小声嘟哝道。
  “那得庆祝一下啊,订个套餐呗,这里面有生日套餐。”卢滨笑着轻声道。
  “生日套餐多少钱?”
  
  “一百套餐四个菜,二百套餐六个菜,三百套餐八个菜,想要更贵点儿的也有,得预定。”黑龙慢条斯理地答道。
  “太贵的咱也定不起,就定个二百块钱的吧。”
  听到老胖子要定生日餐,深谙就里的白漠算着老胖子的上诉期已行将结束,知道老胖子又在学王冬来,临走前假借过生日大吃一顿。
  翌日中午,老胖子的生日套餐被送进牢中。
  午餐行将结束时,白漠经意不经意间看到那条红烧不像红烧、清蒸不像清蒸的鲤鱼几乎无人下箸。
  “白漠是厨师,尝一口这鱼做得怎么样。”
  “谢谢老胖子。”白漠谢过后挪身到那鱼盆近前,挟了一大块儿送入口中,一股浓重的土腥味儿令白漠险些作呕。“太难吃了!鱼倒是好鱼,真难为这厨师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8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八章 42 死囚刺绣

   42 死囚刺绣
  
  翌日早上,老胖子按惯例被提到了管教室,只过了十几分钟便被送回牢中。
  傍晚时分,随着牢门上的铁链子哗啦一声响过之后,丘宝龙抱着行李从半开的牢门下钻进牢中。
  “上铺坐着吧。”
  “谢谢朱哥。”
  “你姐现在干什么呢?”
  “在外地做买卖。”
  “你姐今年二十几?”
  “二十二,比我大两岁。”
  “对,我记着你姐比我小四五岁。哦,你今年二十——因为什么事儿进来的?”
  “偷手机。判了半年,还剩两个来月。”
  “下号不?”
  “再有两个来月就放了,办下号还得花钱,不值得。”
  “也是,就在号里待着吧,有我照顾你,没人敢碰你。吃饭就在饭口吃吧。”老胖子说过后又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儿才决定道:“算了吧,还是和我一起吃吧。章玮家路子也上来了,今天也到饭口吃饭,饭口上的人太多了!”
  ……
  白漠看着丘宝龙那小人得势的轻狂嘴脸不禁感到大为生气。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八章 41 血腥报导

  
   41 血腥报导
  
  看到白漠从半开的牢门下钻进牢中,老胖子起身问道:“不公开开庭?”
  “嗯,不公开开庭。”
  “家里去没?”
  “没去。”
  “你姐也没去?”
  “没去,一个人都没看着。”
  “看到被害没?”
  “没有,我还纳闷呢,怎么被害不出庭呢?”
  “不公开开庭可能连家里都不通知,开庭就开被告一个人。”丙柱笑嘻嘻地说道。
  “法外一趟,心情舒畅。在这里都是借开庭和家人接个见,白漠这出去一趟,嘿,谁也没看着,他家人是真不管他呀,十年罪儿算是拿定了!”
  “白漠想放不,想放就吃屎。”靳耀东不无认真地说道。
  “装疯啊!你把便池子吃了也没用。”老胖子满脸不屑地讥讽道。
  白漠上铺坐下后,才在不经意间感到牢里像是少了什么。
  “马南也开庭了,你刚走不一会儿老爹就来喊马南了。”老胖子看了一眼四顾的白漠喃喃道。
  “哦,我说怎么像是少了谁呢。”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八章 40 白漠上庭

  第八章 闭庭庭审难言案
  
   40 白漠上庭
  
  已近冬末,窗外的天空仿佛永远是灰蒙蒙的,零落的雪花在无所适从的风中飘摇不定,当落在地上时,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无力。白漠很早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却仍没有天色醒来得早,望着后廊大窗外那已不再有风的左右而自由飘落的雪花,便感到了一种妙不可言的美好,情不自禁地仿佛已融入其中。
  早餐刚过,老爹突然出现在小铁窗前向牢内吆喝道:“白漠,开庭。”
  “开庭了,穿我棉袄。”老胖子一边把棉袄递给了白漠,一边喃喃道:“咱这号,不管是谁,出去时都要注意点儿形象。”
  白漠站在铺下那逼仄的角落中,因突然袭来的孤单而生出一丝恐惧。但并不是对所判的刑期感到惧怕,而是对开庭那种场面感到惧怕,并且是越想越怕,怕得不愿面对,怕得只想逃避。
  “想想过去后的一刻吧,一切又都将如旧了。”白漠一边暗下里安慰自己,一边硬着头皮从半开的牢门下钻了出去。
  那带有法院标志的面包车一路疾驰,很快便驶上了河堤路。灰蒙蒙的天空加之冬末那萧瑟的景象令人倍感沉闷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1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七章 39 凶悍恶魔

   39 凶悍恶魔
  
  入夜时分,寂静的走廊上突然传来了脚镣的哗啦声,而后是开锁和牢门上铁链子的哗啦声,在这混乱的铁质交响声下,一个极其敦实的男青年戴着手铐脚镣从半开的牢门下钻进一零九号牢中,而后目空一切地叉开两腿屹立在人们面前,牢内的人像是都被男青年的那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气势镇住了,好一会儿没缓过神儿来。
  “谁也别碰他,让他上铺坐下,给他锁墙上,晚上多搁几个人看着他。”老爹锁好牢门后探头到小铁窗前一边交待,一边把锁脚镣的锁头递进牢中。
  老胖子手忙脚乱地把那男青年锁在了老丁的铺位上后,转头向欲要离去的老爹问道:“手铐不摘啦?”
  “不摘,看着他点儿。”老爹又一次嘱咐过后转身匆匆地离开了。
  “刚进来就配上铐子了,多大案子呀?”老胖子疑惑地喃喃自语道。
  虽然那一言不发的男青年始终板着脸,瞪着一双溜圆凸起的眸子直视着对面的墙壁,但他的到来还是给牢里带来了一丝来自外面的生气,白漠突然感到自己似乎能从那男青年的身上嗅到一股来自外面的生人味儿,尤其男青年那乌黑发亮的自来卷儿发像是能滴下
分类:看守所-死亡绝地实录 | 评论:0 | 浏览:7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