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楼随笔天涯名博

讵有青鸟缄别句,聊将锦瑟记流年。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4050463
  • 开博时间:2006-02-14
  • 博客排名:第303位
最近访客

柑橘散落

2017-09-21

sstnantuel

2017-08-20

蒋公子

2017-08-17

小鹿A

2017-08-17

1870218835..

2017-08-14

cherrysnow

2017-07-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锦瑟无端》在腾冲

一直想抽空去云南腾冲一趟,放松身心。经综合比较,这家“达达客栈”比较对我的口味,适合小住。人还没去,新书却先亮了相。转发几张照片罢。

 

我曾不止一次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每本书亦然。这本《锦瑟无端:十年自选集》,命相不错。

 

《锦瑟无端》在腾冲

 

《锦瑟无端》在腾冲

 

《锦瑟无端》在腾冲

 

《锦瑟无端》在腾冲

 

《锦瑟无端》在腾冲

 

《锦瑟无端》在腾冲

分类:雪泥鸿爪 | 评论:13 | 浏览: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葛剑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版推荐词

葛剑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版推荐词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古今中外无数人的梦想。能真正做到的,实属凤毛麟角。而本书作者、复旦大学资深教授葛剑雄先生,足以当之。

 葛剑雄曾任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多年,著述等身,说他“读万卷书”,毫不夸张。葛先生又不是那种传统的纯书斋型学者,他关切现实,敢言敢怒,饱含善意和建设性,是特立独行名副其实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又有富有行动能力,足迹遍历神州大地和世界七大洲,善于捕捉体验生活中的美感和诗意,并将之行诸于文字,说他“行万里路”,尚嫌拘束。

 本书是葛先生从他多年以来诸多著作中,精心遴选出部分事关读书与旅行的佳作,首次汇编成书。文章深入浅出,博古通今,高屋建瓴,真切生动。所有对读书和旅行感兴趣的读者,都不难从中汲取养分,获得共鸣。

 

葛剑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出版推荐词

 与剑公合影。2013年8月18日下午,上海锦江饭店。

 

【附】商务印书馆《一苇丛书》(出版统筹丛晓眉)首辑三本:

 

《汪曾祺自选集》,汪曾祺著,001;

《知识人的关怀与压力》,单世联著,002;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葛剑雄著,003.

 

此前,梁某策划出版过剑公的《近忧远虑》(收入“主见文丛”,出版统筹张万文,华夏出版社 2015年4月出版)和《我们应有的反思:葛剑雄编年自选集》(收入“梦路书系”,出版统筹周青丰,中信出版社2015年6月出版)。至此,“葛氏三书”即将成型。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1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而告之

9月27日,星期天,中秋节,下午三时,莲花山下,深圳中心书城,沈昌文、陈子善、俞晓群、胡洪侠、梁由之、沈胜衣、吴兴文、王志毅、周青丰,携新书与读者见面交流。晚上在尚书吧继续。欢迎各位踊跃参加。新书并老友,天涯共此时。

 

广而告之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继广州(2011年7月,中山大学、黄埔军校等地,南方电视台《辛亥百年·走读广州》节目嘉宾)、北京(2010年8月,国家图书馆,文汇出版社《天涯社区闲闲书话十年文萃》首发式;2012年9月,涵芬楼,商务印书馆《梦想与路径:1911~2011百年文萃》首发式)、上海(2012~2015年8月,历届书展)之后,梁某首次在深圳本地出镜。

分类:雪泥鸿爪 | 评论:1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两本新书

我的两本新书

 上海三联书店2015年8月出版,精装,列《视野书系》004号。8月19日,亦即今年上海书展首日上午10:45——11:45,将在现场举行首发式。

《锦瑟无端:十年自选集》 是我的第五本著作暨第一本自选集。

 

 

我的两本新书

海豚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布面精装。 8月25日,亦即今年上海书展最后一天上午11:30——12:30,将在现场(第三活动区)举行首发式。

本书承著名书法家吴本清教授题签。

 

 

拟于6日离井冈山回深圳。14日飞常州,16日到镇江,17日去扬中长江饭店吃河豚。18日抵上海。25日赴北京。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23 | 浏览:1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上井冈山

      这个夏天,热得有些离谱。前阵子忙,动弹不得;八月呢,照例大半时间须呆在京沪。趁此间隙,赶紧放松放松,出去走动一下,凉快一番。

 

      有两个目标:一是云南腾冲,二是江西井冈山。

 

      本来更想去腾冲。我去过几回云南,但尚未涉足腾冲。那儿除了其他特色好处,听说也是消夏的好地方。有个没见过面的朋友在和顺古镇开了家客栈,位置极佳,格调不俗,照片看上去颇具吸引力。

 

       井冈山去过两次,感觉很好。其地小休避暑不亚于庐山,则是意外开心的发现。首次去是2002年,后来写了篇《从井冈山到九疑山》。再次光临是2008年,友人注注、左民山人等同行。当然,都是夏天上山。

     

       今年有好几个十年纪念日。最近的两个是:6月28日,是我在闲闲书话发出天涯首帖《一份书单》十年整;而我的第一本自选集《锦瑟无端:十年自选集》,也将于八月上海书展亮相。7月24日也就是后天,是雪去世十年纪念日;那一天,我应该到她墓前,看一看,坐一坐。 

分类:风雨江山 | 评论:5 | 浏览:7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俞晓群《一个人的出版史》序

俞晓群《一个人的出版史》序

 

梁由之

 

      俞晓群兄《一个人的出版史》即将付梓,命我写序。辞不获已,只得勉为破例,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机缘巧合,近年结识了一些出版界的朋友。其中,俞兄可谓是名气甚大、过从较多、了解稍深的一位。说到俞晓群,我常常想起我们共同的前辈钟叔河先生。

      钟叔河当年心仪北京大学,拟学地理或考古。结果,尚久骖一声吆喝,不满18岁的他顿改初衷,立马报考了“新干班”,就此成为一名记者、编辑。没想到的是,尚久骖也考取了新干班却并没去读,而是不远千里,奔赴新疆。两人从此分手,天各一方。尚久骖是周南女中学生,聪明活泼,比钟叔河小两、三岁,他们的通信频率,“已经密到两三天一封。” 此前,钟叔河“没有想过弄文字,更没有想到会在新闻出版界度过一生。”人到老年,钟先生蓦然回首,深感人生的道路充满了偶然性。

      无独有偶,俞晓群成为出版人,亦非本愿。

      1977年,21岁的俞晓群参加“文革”后首届高考。他是理科生,成绩不错,第一志愿,填报了吉林大学物理系核物理专业。本来分数够了,政审也没问题,不料体检时却阴差阳错,因高血压被“限制专业”。档案甩出来,被另一家高校“超志愿”调剂录取,念数学系。四年后毕业,他谢绝留校,也没随波逐流合情合理地去当中学老师,而是主动入职出版社,成为一名编辑。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今天的俞晓群,是一位成就昭彰的出版人,一位术业有专攻的文化学者,一位广受欢迎的专栏作家。他早已熟悉并热爱出版这个行当,以此为终身志业。他喜欢并坚持阅读与写作,极为勤勉,果实累累。如此说来,似乎在相当程度上,俞兄知行合一,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求仁得仁,又何怨焉?

      但我还是不免这样假设:如果“七七级”的俞晓群如愿以偿,他现在又会是幅什么模样呢?一名政客?一个商贾?一位科学家?一介提前退休的酗酒者?……成败得失难言乎哉,姑不具论。而他终以出版人名世,究属事出偶然。

      钟叔河认为:“好编辑是编出来的,也是写出来的。”戏称编辑“要两支笔”:蓝笔自娱,朱笔编文。俞晓群对此深以为然,身体力行。他之所以在出版与写作两方面都卓有建树,其来有自。

      老俞的工作轨迹很简单:1982~2002年,他最初在辽宁人民出版社供职。后来,辽宁教育出版社挂牌,他是创社元老之一,从助理编辑、编辑、编辑部主任、副总编辑,一直做到社长兼总编辑。一步一个脚印,一手将一个不为人知的外省小社做大做强,成为令人瞩目的一方文化重镇,丛书纷至沓来,佳籍琳琅满目。当时的读书人,谁不知道辽教呢?教育社渐成气候,成为出版界一大景观,除了辽教,河北教育、凤凰、大象……,并驾齐驱,春色满园。俞晓群将生命中最为健旺、最有激情、最具创造力的岁月献给了辽教。他与鼎盛时期的辽教,已融为一体,密不可分。

      其间,还有两件事,颇值一说。一是他与刚刚退休资源富厚余热旺盛的京都名宿沈昌文沈公接上头,开始长期合作,一起做了不少大项目、好项目。二是他请稿源充沛满腹珠玑的沪上才子陆公子陆灏出山,创办了别致另类风行一时的《万象》杂志,开辟了一条新路,结纳了一批新作者。

       2003~2009年中,俞晓群升调到辽宁出版集团,专任副总经理,脱离了出版第一线。挚爱出版勇于任事的老俞外表若无其事,内心倍感失落。他后来写道:

 

      集团的工作性质与出版社大不相同,它真的使我远离了书稿,远离了作者,远离了读者,也远离了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在此刻,我已经没有“重归书林”的退路。许多时候,我坐在静悄悄的办公室里,内心中经常会涌出极大的恐惧感和孤独感,眼前也会浮现出一些可怕的景象,一个孱弱的文化生命,在渐渐地衰竭、老去;一片贫瘠的心灵之田园,在默默地接受着沙漠化的现实。

 

       事业出现挫折,情绪跌入低谷。俞晓群想起父亲早年的庭训:人生在世,务必“狡兔三窟”,这样,遭逢变故时,方能闪转腾挪,立于不败之地。他挖掘的“三窟”,是出版、学术和写作。

      出版出了问题,他便遁入另外两个洞穴:学术与写作。学术方面,他的兴趣集中于中国古代数术研究。几年下来,老俞做了几厚本读书笔记,出版了这方面的第三本专著。写作方面,他有了空闲,文思泉涌,大写专栏,初尝了“专栏作家”的滋味,后来分别结集出版。

      尤其重要的是,他趁此间隙,做了一件大事的预备工作。

      俞晓群是个有心人,做事有长性。入行以来,他坚持写《生活日记》;1991年起,又开始写《编辑日志》;逐日连年,从不间断。他从1982~2002年间的两种日记入手,“一面整理,一面蒐集,一面做笔记,几年下来,竟然得到近百万字的资料积存”,对21年出版生涯中林林总总蔚为大观的人物、书籍和事件,进行了一次全面深入的梳理、回顾与反思——这便是《一个人的出版史》一、二卷的雏形。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6 | 浏览:8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俞晓群:《天海楼随笔》序

《天海楼随笔》序

 

俞晓群

 

 为梁由之兄新著《天海楼随笔》作序,刚提起笔,我的记忆立即漂浮到二〇〇八年。那时我在辽宁出版集团任职,正在图谋调转到北京工作,故而心中烦乱,日常有闲,整天在天涯、新浪、网易上发文章、发帖子,招惹是非。一会儿让人捧上天,一会儿又惹来一顿臭骂。面上看,这是我在消磨时光,实则我的内心之中,一直都在暗暗运力,试图回到出版一线,再做几年心爱的图书。那时网络写作风起云涌,出版人无不深入其中,找寻好文章、好作者。我若有“再做羹汤”的志向,不了解网络这一块思想沃土,怎么行呢?

最初上网,我有两个决断。一是署名,我用了实名,一露面便引来一片质疑之声。善者劝我还是隐身为好,避免招惹麻烦;不善者见面就骂我坏了规矩,还以为自己是谁呢?其实我哪有那么复杂,只是一只菜鸟,蒙头便这样做了。做过之后,也不好再改实为虚,只好听天由命。也可能是经过一段观察,网友们觉得“技止此耳”,不再理我,我也就一直实名下去。再一是登陆论坛,我选择“闲闲书话”。起因是此前此地,一大批网友对我主持的《万象》杂志、“新世纪万有文库”等,都有热议。许多朋友纷纷传达信息,转来其中热捧或热骂的种种言辞,让我极为看重。此番步入网络是非之地,满目茫然,能想到的乌有之乡,也只有闲闲书话了。

最初落户闲闲书话,街市上灯火通明,往来行人匆匆,都不大理我。偶尔有人略停脚步,凑过来撩起面纱,问上一句:“你真是当年辽教社的俞晓群么?”那目光望去,仿佛我已经是前世的鬼魂!我知道网上流传,有三类人是上不得网的:一是在任领导,二是主流作家,三是文坛小丑。我一个编书的商人,什么都够不上,最多是一个不速之客,身着破衣烂衫,与草根们混在一起,争争抢抢,发一点试水文章,混个绿脸、红脸,聊以自慰!

 正当此时,我发现了老梁。他是闲闲书话特邀版主,是“他乡”的大领导。不过老梁的两个特征,却引起我的注意。

 一是气场。说起来网络表达极为奇怪,虽然无收无管,却又有自然形成的秩序。眼前飘来这位“老大”,落笔惊风,引得粉丝雷动。我在暗中观察许久,心中暗自纳罕,此君行迹飘忽,时隐时现,却有这等感召力,这等言语技巧,是何门派背景呢?我尤其欣赏老梁“以暴制暴”的本事,那是“诸葛亮骂死王朗”式的文字狂喷,天赋神权,常人如何学得来呢?外在的情境,又让我想到早期部落的酋长?文革中的红卫兵头头?或者是古罗马的斯巴达克斯?网络江湖啊,本体的气势外溢,本来就是一种先验的存在,学不得,也装不得!

 二是才华。老梁两篇网上雄文,在众多文章中,始终浮在九五之位。实言之,我受老派学人影响,一直对于网络文学、网络史学之类学问,不大感冒,或曰不大信任。面对老梁一类人物呼风唤雨,最初是出于好奇:“这厮”文章,竟也如此火爆,真有什么见地么?一定要去看看。这两篇文章为《大汉开国谋士群》和《百年五牛图》,看过之后,确实有了不同的感受。说起来都是寻常的历史,寻常的人物,寻常的题材,寻常的主题,落到老梁手上,却能出新,首先就是一奇了。更兼文章中有见识,有学养,有谐虐,有戾气,有文字暴力,有政治倾向,总之网络文章该有的奇巧,都被老梁运用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其实当今网络之上,妖孽最多,顺口来几句天朝妙语、人间词话,也不算什么奇事。老梁的不同,还在于他不卖弄,不热骂,不动肝火,不追逐主流,不煽风点火,不仗势欺人,不做腐儒闲谈,不为政客说教,……除此之外,老梁的文字中,还会透射出一种隐隐的威慑力。

常言“爱屋及乌”,我这一番偏爱的情绪,自然将老梁文章的优点缺点,一并包容下来。下一步该做什么?还用问么,我一个出版商,就可以组稿了。我原想将老梁的两本著作一并拿下,后来几经斟酌,自觉以辽宁氛围,《百年五牛图》很难通过;还是只签下《大汉开国谋士群》版权,放到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最初联系,是我主动在网上给老梁留言组稿,希望出版他的著作。这也是我作为社长、出版集团老总,第一次在网上,向一位陌生的作者组稿!

说心里话,此时我的醉意,并不全在酒上!无限的好奇心,推着我一定要跳出虚拟空间,在现实生活中,见识一下这位网络雄才的真实存在!结果电话一通,但闻老梁声音雄健,语速奇快,滔滔不绝。最初印象,老梁在政治上极为成熟,并且其强记才能极为罕见。比如背诵诗文,我只见过王充闾先生的才气,沈昌文曾经夸赞王充闾“举杯一唐诗,落杯一宋词”,世间无出其右者;而老梁强记又有不同,他时常表现出一种“脱口秀”的本事,没有那么郑重,没有那么呆板,没有那么生硬,信手所为,文辞契合,已经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后来数次与老梁相见,兴之所至,他每每以浓重的湖北口音,大段背诵诗词、文章。我历来自恃记性不错,却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二〇〇八年,他说《百年五牛图》确定在广西师

分类:如是我闻 | 评论:3 | 浏览:5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海楼随笔》后记

《天海楼随笔》后记 

 

《天海楼随笔》是我的第四本著作,辑录了2005~2014年间零星写下而没有收入已出三本专集的若干文字。大多首发于天涯社区“闲闲书话”、“关天茶舍”、“煮酒论史”三大论坛和我的博客,少量在报刊登载过。编成集子时,对全文作了一次修订。以后如有转载及引用,请以本书为准。

 

 书分三卷。衡人论世、纪事杂感类篇什,编入“阅世偶记”。事关买书、读书、写书、编书的文章,辑为“翻书闲录”。为自己写的和编的书所撰前言、后记,则收进“序与跋”。我的阅读与写作,一向随心所欲不中绳墨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对味口的读者,不妨翻翻。

 

 2005年6月28日,我发出第一张帖子《一份书单》。次年2月14日,开通了天涯博客。熟悉的朋友都知道,“天海楼”是我的书房名号,“天海楼随笔”则是我的博客名称。而今,新书即将付印。几经斟酌,干脆以博客名兼作书名。名实相副之外,也算是一点印记,一种纪念。岁月如流,倏忽十年。抚今追昔,感慨系之。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9 | 浏览: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主见文丛》第二辑出版

《主见文丛》第二辑出版

图一

《主见文丛》第二辑新鲜出炉,已在各大网店和各地实体书店陆续上架。兹对已出4册,做点简介。另外,同属本辑的《本相寻踪》(作者为著名军史专家、上海交通大学历史系教授刘统),将于稍后出版。

 

《主见文丛》是我策划主编的第四套书系,合作伙伴是新华文轩北京出版中心,出品人杨政,出版统筹张万文。第一辑5册已于2014年7月面世(链接: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42125&PostID=64075574&page=1  

 

 

《主见文丛》第二辑出版

图二

钟叔河与梁由之。2013年4月12日摄于湖南平江天岳书院。

 

钟叔河先生是著名的“老宅男”,很少下楼,更少外出。度过童年的原籍平江和劳改地茶陵洣江茶场,无疑是长沙之外,他平生的两大节点和场地。我对此深感兴趣,觉得有必要捋清事实,做足功课。亲自探访,获得无以替代的现场感,无疑是还原历史场景的有效路径。

 

2013年暮春,我决定去一趟茶陵、平江。茶陵之行,有幸得钟叔河、朱正二老陪同。这是他们出狱三、四十年后,首次且极可能是唯一一次重游故地。稍后,钟老兴致勃勃,又亲自充任向导,带我到他的故乡平江转了一圈。

 

天岳书院是平江著名古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清代康、乾年间。门首横嵌“天岳书院”石书额,门东西两侧嵌“天经地纬”、“岳峙渊亭”鎏金石联,字迹苍劲秀逸,相传出自李元度(一说钟昌勤)手笔。1928年,彭德怀在此领导了“平江起义”。童年时期,钟叔河在此上过学。

 

《主见文丛》第二辑出版图三

《众说钟叔河》,钱钟书、杨绛、张中行、李锐、黄裳、朱正等著,梁由之、王平(作家、《文学界》杂志策划、《书屋》杂志前副主编)合编。收入33年间,三代人写钟叔河其人其文的文章117篇。

我为该书撰写的“后记”,刊于前天(2015年5月10日)的《深圳商报》

(链接:http://szsb.sznews.com/html/2015-05/10/content_3219705.htm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3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锦瑟无端:十年自选集》自序

《锦瑟无端:十年自选集》自序

 

梁由之

 

这是我的第一本自选集,也是我的第五本书。从开始写点东西迄今,转眼一瞬间,快十年了。其间,出过三本书,有一本即出,还有数篇曾入选几种文集。本书即据此编选而成。它的出炉,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2012年秋,我主编的三卷本《梦想与路径:1911~2011百年文萃》几经波折,终成正果,由百年头牌老店商务印书馆作为年度重点书籍推出。该馆编审、成都分馆总编辑丛晓眉女士兼任出版统筹,她和同事为之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不难推想。这套书既叫好又叫座,让我们彼此都“有了点儿成就感”。这无疑是一次成功而愉快的合作经历。

 

刻下,晓眉与我商定,开始进行二度合作,筹划出版《一苇文库》。她要我编本自选集,纳入其中。略经踌躇,欣然应允。

 

选编兼顾了内容、文体、篇幅及写作时间的平衡,差堪算是十年涂鸦的选萃。文章多系天马行空不中绳墨的野狐禅,但大抵有感而发,信笔而书。在写作上,我一向很任性,一凭己意,不受羁绊,行云流水,汪洋恣肆。多年来,据说倒也不乏人追看,亦有若干好评。譬如《读库》主编张立宪,就觉得我写和编的书,比较对他的口味。老六曾吹嘘说:“老梁出品,精品保证。”如此说来,《十年自选集》计划外出世,附骥海内诸名家之侧,亦属应运而生,水到渠成,不必过分夷犹忐忑。

 

十年来,玩票所涉及与文化有关的工作,除写了几本书、主编出版了两套各达百余万字的多卷本外,应友人邀约,我策划主编了五套丛书:最先,是海豚出版社《海豚文存》;随后,中信出版社《梦路书系》和辽宁人民出版社《回顾丛书》接踵而至;后来,又增加了新华文轩北京

分类:心史纵横 | 评论:11 | 浏览:9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新加坡学什么?

  

小引

 

春节自驾出游,先后到广东汕头、江西会昌、福建龙岩,行程约1600公里,不亦乐乎。返回时的一段路,从龙岩经永定、大埔到梅州,是元旦前刚开通的高速,路新车少,最为好跑。据说,此前大埔不通高速。

 

向晚时分,在茶阳服务区小憩。青山夕照,惹人情思。不由想起三河坝战役,想起开国将帅朱德、林彪、粟裕、肖克和周士第,想起大埔籍国军名将罗卓英、吴奇伟、范汉杰。自然,也想起新加坡“国父”李光耀。

 

李光耀祖籍大埔,自其曾祖父开始定居新加坡。李具中国血统,受英式教育,“西学为体,中学为用”,竭尽毕生心力,一手将一个狭小、混乱、落后、不入流、危机四伏的小国建设成为富裕、清廉、有秩序、高效率、受尊重、左右逢源的现代化城市国家。他是一位高瞻远瞩又脚踏实地、睿智果断且富于现实感的领袖,有理想,有勇气,有能力,有担当。环顾全球,当今这种等量级的政治领袖,屈指可数。

 

昨天凌晨,李光耀先生(1923—2015)病逝,享年91岁。他已成为一个传奇,必将名垂史册。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社会,不失弹性,仍有相当改良余地和上升空间。新加坡经验,值得中国学习、借鉴。

 

兹转发蔡定剑教授(1955—2010)的一篇旧文,借以纪念李光耀先生,兼寓对英年早逝的蔡先生的怀念。这篇超拔时流不同寻常的文章,值得一切关心国家前途与命运的朋友细读深思。

 

顺便说一句,此文已入选《梦想与路径》之《拾遗》。

 

 

向新加坡学什么?(原载2005年11月9日《中国青年报

分类:如是我闻 | 评论:3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商务版《汪曾祺自选集》前记

  

商务版《汪曾祺自选集》前记

 

 

 商务版《汪曾祺自选集》前记

 

梁由之

 

无缘亲炙汪曾祺先生,梁某引为毕生憾事。他的作品,是我的至爱。读汪三十余年,兀自兴味盎然,爱不释手。深感欣慰的是,吾道不孤,在文学市场急剧萎缩的时代大背景下,汪老的作品却是个难得的异数,各种新旧选本层出不穷,汪粉越来越多。在平淡浮躁的日常生活中,沾溉一点真诚朴素的优雅、诗意和美感,大约是心灵的内在需求罢。

 

2012年仲秋,经陈徒手兄居间介绍,结识汪老哲嗣汪朗兄。此后,逐一寻访了汪家在北京的几处旧居,拜谒了汪曾祺施松卿墓地,对其人其文,有了更深入、更亲切的了解和感悟。现在,又有机会主持出版汪老的著作,真是何幸如之,感慨系之。

 

汪氏的复出与爆发,尤其是《异秉》、《受戒》、《大淖记事》、《徙》……等短篇名作横空出世,奠定了他在当代中国文学史的地位,也复活了现代汉语的生鲜和灵气。至于散文,多随手写来,“记人事、写风景、谈文化、述掌故,兼及草木虫鱼、瓜果食物,皆有情致。间作小考证,亦可喜。娓娓而谈,态度亲切,不矜持作态。文求雅洁,少雕饰,如行云流水。春初新韭,秋末晚菘,滋味近似。”夫子自道,十分到位。汪曾祺早年写过一点现代诗,才情洋溢,富于画面感和音乐性。

 

汪老的各种著述,尤其是其生前自编文集,包括相当罕见不易罗致的处女集《邂逅集》和第二本书《羊舍的夜晚》,我均已搜罗齐备。平心而论,编得最好、分量最重的,当数《汪曾祺自选集》。

 

该书1987年10月由漓江出版社出版,以后加印过多次,是一本典型的常销书(借此,我要向当年的责任编辑彭匈先生和漓江社致谢、致敬)。有幸买到初版,朝夕翻阅,常读常新。实在喜欢那种清新俊逸独具一格的笔墨和韵致。二十多年来,一直带在身边,已经旧得不成样子。后来,机缘巧合,借助孔夫子旧书网,出了高价,分别购得品相好的初版平装本和精装本(仅印450册),予以珍藏。人生苦短,贵在适意,对心爱的事物,自当特别上心。

 

在诸种自编文集中,《汪曾祺自选集》文体多样,内容精粹,时空跨度大,篇幅厚重。据汪朗兄说,它也是老头儿生前最看重的一本集子。三方会商,随即敲定,推出此书的商务印书馆精装新版。丛晓眉女士和她的团队,为此作了精细的准备。汪老的儿女汪朗、汪明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18 | 浏览:10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问汝平生功业——《众说钟叔河》后记

  

 

问汝平生功业——《众说钟叔河》后记

 

刚收到两款新的设计方案,此为其一。一大特点,是用年轮胪列出了所有作者的名字。

下周即将付印。诸位以为如何?(2015年1月14日晚补记)

 

 

 

 

问汝平生功业——《众说钟叔河》后记

此书收入华夏出版社“主见文丛”文丛第二辑,梁由之策划主编。2015年元旦后出版,春节后上市。本辑共5本,另4本的作者是葛剑雄、刘统、王彬彬、周实。

两款封面设计草案,哪种更好?请大家发表高见。

问汝平生功业——《众说钟叔河》后记

 

问汝平生功业——《众说钟叔河》后记

 

 梁由之

 

钟叔河先生是当代成就斐然的出版家和风格独具的散文家。他所编所写的诸多书籍,经受了岁月和市场的双重淘洗,常销不衰,广受好评,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钟叔河的写作与编辑思想,已成为一个研究课题,就梁某所见,以此为题的硕士论文,已有多篇。

 

早年,钟叔河任《新湖南报》(后改名为《湖南日报》)编辑、记者,曾与同事俞润泉、张志浩、朱正一起,被打成“思想落后小集团”。1957年,岁次丁酉,他26岁时,被划为右派,开除公职,自谋生计,由居民委员会监督改造,在长沙的街头巷尾引车卖浆,历十余年。夫人朱纯也是他的同事,同时遭此厄运。1970年早春,雪上加霜,他更因“反革命”罪被捕,次年被判刑十年,发配到茶陵洣江农场劳改,在监狱中度过了几乎整个壮年,直至1979年才平反出狱。

 

艰难而漫长的岁月,没能消磨钟叔河的意志和信念,没能让他中止阅读和思考。经老友朱正推荐,钟叔河入湖南人民出版社任编辑,开始策划出版《走向世界丛书》。这套书伴随改革开放的春风,厚积薄发,出手不凡,震烁当时,泽及后世。1984年,他出任岳麓书社总编辑,筚路蓝缕,标新立异,主持出版了一批在彼时堪称惊世骇俗的书籍,尤以曾国藩、周作人著作引人瞩目,并引发极大争议。1988年,调湖南省新闻出版局工作,淡出出版第一线。1996年离休之后,积习难除,笔耕不辍,编而又写,出书连连。编订作品,当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十四卷本《周作人散文全集》为荦荦大者。他自己的作品,先后结集为《走向世界——中国人考察西方的历史》、《从东方到西方——走向世界丛书叙论集》、《书前书后》、《念楼学短》、《笼中鸟集》、《念楼序跋》、《小西门集》、《念楼小抄》等。钟叔河的文风,清新简洁,婉而多讽,绵里藏针,余味悠长,深受读者喜爱。钟先生一贯认为:“好编辑是编出来的,也是写出来的。”戏称编辑“要两支笔”:蓝笔自娱,朱笔编文。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年近半百时,钟叔河半路出家,进入出版界。他实际做出版的时间,仅十来年。这十年取得的绩效和成就,有目共睹。他成为出版家,当仁不让。钟先生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写作,亦与之同步,大抵都是在工作之余和离休后为之,一凭己好,集腋成裘。他成为散文家,实至名归。

 

晚年,这么一个“独具先知之明,颇有商业头脑,极有主见,极为抗上”(周实语)的人,这么一个“精神独立,思想自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25 | 浏览:2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众说钟叔河》终选目录

  

《众说钟叔河》终选目录

(梁按:本书将于2015年元月出版,春节后上市。除前言、后记外,分为四辑,选文115篇,附录3篇。)

 

前言:王 平

 

辑一:先行者并不孤独(35篇)

 1 朱  正︰述往事,思来者 (1982.6)

 2 胡  秀︰总编辑应当是第一编辑(1988.4)

 3 牧  惠︰焚与坑及其他 (1988.5) 

 4 余开伟︰虽然大器晚年成 (1992.3)

5 蔡  栋︰“书要到读者中去”

               ——记韬奋出版奖获得者钟叔河 (1993.7)

6 张中行︰书呆子一路 (1994.1)  

7 蒋子丹︰钟叔河小记 (1994.3)

8 黄成勇︰长访钟叔河 (1994.8)

9 马   力︰学人之缘 (1995.10) 

10王建辉︰钟叔河先生 (1998.1)

 

11 王一方︰世纪末,一位出版人的身影 (1998.2)

12 向继东︰先行者并不孤独 (1998.11) 

13 周  实︰ 烈士暮年 (2003.5)

14 燕  妮︰ 驾驭生命之船 

                ——记钟叔河 (2004.6)

15 赵相如︰钟叔河函究蓑衣饼 (2

分类:书边杂俎 | 评论:10 | 浏览:1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豚文存》新品三种

  

《海豚文存》三种新鲜出炉,上市在即。刚收到责任编辑郝付云快递来的样书,夤夜展读,快何如之。它们依次是:

 

012  《觉有情——谷林文萃》,谷林著,沈胜衣编;

014  《聚散》,古剑著;

017  《一声短叹》,汪成法著。

 

《海豚文存》是我应邀主持的第一套书系。迄今为止,已出版四辑16本。2011年9月首辑“三老集”面世后,我特意去了一趟云南德钦,有幸得窥梅里雪山真容。第五辑4本,将于明(2015)年推出。

 

顺便说一句。因档期安排问题,“四少”、“五朵”、“七星”诸集,承俞晓群社长俯允,已转交给新华文轩北京出版中心及华夏出版社,纳入梁某策划主编的第四套书系——主见文丛,由我的老朋友张万文先生负责出版统筹。主见文丛第一辑5册已出(包括“四少”两种,作者羽戈、娄军;“七星”三种,作者萧功秦、冯克利、虞云国。

相关链接: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342125&PostID=64075574&page=1)

第二辑5册,将于明年元旦前后出版。“四少”、“五朵”、“七星”其余诸种,亦将于明年出齐。

 

 

《海豚文存》新品三种

 

《海豚文存》新品三种

 

分类:海豚文存 | 评论:11 | 浏览:15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