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风居:夜如灰烬

夜如灰烬,灰烬如我,在忽然之间闪烁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8340
  • 开博时间:2006-02-1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花瑶印象:行走在心灵的旅途上

风,一下子就变得清了。我一身的尘埃,随盘旋而上的山路,随渐次打开的豁然画境,一点点,一块块剥落、消褪,像掠过指缝的舞一样轻爽,像山谷里回荡的声音一样清脆。
那刻,我的心灵是纯净的。宁静如秋,素洁如纸,铺陈在这片广袤而深邃的大山里,遥远不知,陌生不知,繁华与喧嚣也全然不知。我只是我自己心灵的行者,拨弄着自己的琴弦。
花瑶,是我2007年最向往的两个地方之一(其中婺源已于3月去了)。等待此次国庆成行,已然像期待了许多年之久。
 IMG_5703
 IMG_5853
花瑶-------位于湖南省隆回县大托村,是一支几被民族史遗忘的瑶族宗支,五千余众,生活在湘西雪峰山的东部的崇山峻岭之中,此地平均海拨一千三四左右,因此少与外界往来,至今仍然保留了他们先祖最古朴、纯真、鲜活的民俗、民风。那是一片安宁、 遥远的净土,有着南方罕见的高原 自然风光和人类原始的透明而清澈的生活。
说其是瑶,可他们谁都不知道瑶家鼻祖“盘王”,甚或和拥有二百多万人口的瑶族大家庭也没有任何共同的特征。只是,在当地早年的民族认定中,以着装五彩斑驳为据,将这支独特的山民还是圈在了“瑶”的范围里,人称“花瑶”。
 IMG_6012
 IMG_5992
他们的服装,也许是因为姑娘们爱美的原因,个个着装艳丽绝纶,镶了红布边,缀着红布扣的蓝色长衫新奇地撩起,再配条前艳后素的桃花围裙,腰间分层缠上几十圈由五颜六色的布料拼接成的筒腰带,小腿上扎着绣有黑色花边的白绑腿,全身上下色彩火辣抢眼。 尤其是那由数百米花带织成斗篷大的头巾,更显俏丽。走在山上,田中,俨然束束耀眼的映山红。
 IMG_6046
他们的房屋,全都在青山绿水之中。村寨的周围,是生长了几百年的古树林,你随时可见几人包不过来的古树。在当地,有句俗语:有古树的地方,必有瑶家,有瑶家的地方,必有古树。远处轻烟袅袅。一大片金黄色稻谷散落,随风飘荡。近处村落里亮黑色的屋顶,散发着古色古香的味道,看上去很美。村子很小,四面都是田地。
看惯了城里的风景,终于在这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景,陶醉了,忘记身在何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的心碎

 IMG_3076

一夜的风凉,一夜浅浅的梦寐
搁在她的影子里,被纠缠不清。
我看到她在一个男人的事件里,来来去去
找不到答案。看到她在这个九月的最后一天
犹如一片落叶,被伤心撕裂。
而我却只能隔岸默望着
用我的心疼去握紧她的心碎
一片一片,一滴一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秋天的心疼


秋已经深入,有些清凉。
在这个城市,我越来越来感觉不到内心中的温暖,
感觉不到自己在一个事情与另一个事情之间的意义。
我甚至也没有了诉说。没有了想要告诉你的愿望。
我的心疼,在面对你的痛苦里,
在这个秋天被风吹着,四处飘扬,
却无法着落。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秋天的心疼


秋已经深入,有些清凉。
在这个城市,我越来越来感觉不到内心中的温暖,
感觉不到自己在一个事情与另一个事情之间的意义。
我甚至也没有了诉说。没有了想要告诉你的愿望。
我的心疼,在面对你的痛苦里,
在这个秋天被风吹着,四处飘扬,
却无法着落。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印象刘三姐》


 IMG_4829

 IMG_4822

 IMG_4795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么我又曾是你的谁

你的疼痛的深切
我当然不能理解
为什么我们离得远了
其实一直是近在眼前

是啊,我就是我
我不能变成你
就连你在那儿独自苦斗
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视

我们两人都经受着考验
而你究竟是我的谁
如果一切将从此崩溃
那么我又曾是你的谁
 ——冈林信康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病历

去医院看一位病中的同事回来时已是深夜,一天的雨让夜色充满迷雾,而车子在高速公路上依然像闪电般驰骋。我一路沉默,一路的情绪被陷入到一种无可抗拒的悲伤与无助之中。那些医院熟悉的气味,那些惨冷的白一下子涌到我的面前,像一页页病历,楸着我的内心。
1979年,我还是两岁多的时候,身上长满了毒疮,母亲用尽了民间的土方子,却依然不见成效。母亲只得把我送进镇上的医院,打了两个多月的点滴,那些灌了脓的疮才算结痂。这件事,以后被年迈的母亲多次提起,说我那时侯小小的年纪竟然不哭不闹,一副听天由命的相。
1990年,中考前夕20多天,我在那个夏季的流行病里无可厚非地被染上了甲肝,被迫休学治疗。还是那家医院,还是差不多的病床,即使我每天把点滴的速度拨得最快,也最终没有赶上中考的步伐。一个命运,由此从那里转了一个小弯。
1992年5月19日深夜10多钟,在长沙郊外一段冰冷的铁轨上,我瘦弱的身体与一个庞然大物不期而遇,在一阵短促但激烈的巨响之后,我被抛到离生命10多米远的地方,摸着自己的肉屑,举到一个女孩的面前,安慰她说,不疼,不疼,不要哭,没关系的。。。那个晚上,我被送到附近的医院,被手术刀一遍遍地肢解着,然后在身体内被他们安装着钢板、螺丝钉。。。
1993年元旦凌晨5点多,大雪纷飞,淹没了通往外面的路。我瞒着家人,拄着拐杖,独自站在长沙铁路医院的楼顶上,望着那个白雪皑皑的城市,却找不到归路。那一刻,在新的一年开始的那刻,我真想飘然落下,就像一片雪花那样。也就在那一天,手术刀再一次划开我的肉体,取走了在我体内鸣叫了达半年之久的几块冰冷的铁。
1994年6月,在县城的医院,我再一次被推到手术的前沿,继续着前几次仍旧不断繁衍的痛苦。揭开膝盖骨,清查残留物,强力弯曲。。。那刻全身麻醉毫无作用,我在一声痛彻灵魂的叫喊声中昏死过去。
1995年的秋天,我工作没有着落,背着一个牛子旅行包独自去广州。在异乡一个破旧不堪
的、20元一个床位的旅店里我高烧不止,满嘴胡话,身边没有一个人。等到我清醒过来,临行前姐姐送我的一双新皮鞋被人换成了没有了鞋跟的拖鞋,而我穿着它在广州的马路上走了整整一天一夜。
2000年6月的一个夜晚,我用一辆破旧的女式单车驮着几袋子的书到湘江边的几所大学去摆地摊。在路上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醉酒者迎面撞出好远,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医生说我已经昏迷了将近8个小时。
2005年,在一场人生的离变之后,我把两斤多的白酒一咕隆倒入肚中,便浑然不觉了。后来躺在病床上,感觉世事匆忙,人生终究犹如一场绝望的梦。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在一个苍茫的夜晚,在一场盛大的秋雨之中,我独自安静地死去。那一刻,我想,我会是多么地幸福啊!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伦之乐

清晨,受人之托去沿江风光带去拍一组风光照片
被一早来此散步的两家人吸引住了
她们分别带着小孩 沉浸在一种简单而幸福的天伦之乐里

 IMG_4194

 复件 IMG_4189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河边,一群钓鱼的人

 DSC04042

 DSC04044

 DSC04041
在河边,一群钓鱼的人
他们在一场雨后守望了一天
我来来回回三次从这条路上经过
第一次去会一个大楼盘的老板
第二次背着相机去拍一座雨中的废墟
第三次寻找不小心遗失的一个笔记本
每一次,他们都在那里
就像呆在今天他们生活的位置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