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也不改了,就《水星街24号》,行不行就这样了

                 自序


写诗,对于我自己而言有什么意义?有时想,应该有意义,否则不会那么多年一如既往地喜欢着。有时感觉似乎又没有什么意义,否则又解释不清自己和诗歌的关系为什么总若即若离。
看似若即若离,其实深藏内心深处。
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我曾和朋友黄土路、罗子健等朋友作过交流。事实上像黄土路
2007年4月3日

祝福每一朵花——记几个男人的一次聚会

  前天和北海一位同在这个城市,却数月未曾谋面的朋友结伴去附近一个叫钦州的城市会另外二个朋友。那二位朋友韦哥和老黄前一天就到离我们距离才一百公里的城市了。
  见面时已是黄昏,大家随便找家街边小店吃饭、喝酒,都有些醉了。然后有些摇晃地回到住处。大家坐下,几乎没有闲话几句,直截了当就开始聊诗了。一叠诗稿,在朋友们手中传递,从第一首开始,评说、修改。聊了个把钟头,我突然发现,大家竟都没有水
2007年4月1日

内心英雄主义者倮倮的诗歌历程

  内心英雄主义这个词突如其来。春天在北方一个城市,天气尚凉,晚上无事,也懒得出去走,就躺在床上瞎想倮倮的诗歌。事实上这几天都在想倮倮的诗歌,想倮倮这个人。越想越觉得倮倮这个人和倮倮的诗歌有意思。有时我想,倮倮的诗歌会不会是一种现象,是一种诗歌写作状态:沉静、激烈、纯粹、游离诗坛,甚至游离诗本身。诗歌对倮倮来说,跟日记一样,记载、记录生活的习惯和方式。半眯着眼,在脑海里搜索倮倮的诗句,倮倮那些诗句
2007年4月1日

有关凹地


“凹地”是一个诗歌论坛,2001年由庞白在北海创办。初衷是:在一个喧嚣的时代,让我们安静下来,以文字的形式,回到灵魂深处……但自始至终,“凹地”却不是一个诗歌群体,它仅仅一些趣味相投的朋友在论坛上的相聚。他们是呖呖、罗子健、庞白、黄土路、盘妙彬、石泉、韦佐、冥鱼、水古、轻轻一笑、湘雯、品萍、透透、桂林小原、凌凌……
最近,“凹地”的诗丛将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2007年2月5日

童话

前几个月买了一本《儿童时代》,看了第一篇就看不下去,不是说杂志的文章有什么问题,而是自己的心态不行了。小时候看《儿童时代》是可以代替吃饭的。现在看《儿童时代》宛如在看隔世的杂志。
于是这本杂志一直放在书架上。直到今晚再次打开。
然后又翻看了《中国童话故事》(上、下),不知不觉看了一晚。
便想到这几天看的另一本关于中国隐士的书。
竟
2007年2月0日

2006年北海文学概述



  2006年北海文学无疑让人振奋和期待。这一年,文学的果实该收获的收获,抽条的条,萌芽的萌芽,生机盎然。在文学地位越来越边缘化的今天,北海文学出现这样情景让人吃惊同时欣喜。
  早春二月,《风生水起——广西环北部湾作家作品选》隆重举办首发式。这套逾千页的作品集由著名作家冯艺、评论家张燕玲亲自从300多万字的基础上精选50多万字在作家出版社出版,收集了环北部湾
2007年2月1日

定了,就这样

[水星街24号]


序言

 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会写诗。我自己也不知道。
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诗,这个问题就像有一些事情永远也无法看到它原本的面目一样。显然,这并不重要。写诗不是为弄懂什么才写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写诗是一种不讲道理,也不必讲道理的行为,是内心深处莫名其妙的行为。

2007年0月5日

2007年1月1日

  从……开始
2007年0月1日

2006年12月31日

 年和年的交汇,
 回首:晕!
 展望:靠!
2006年11月0日

昨天在湛江拍的


2006年11月5日

去了趟武汉

          >>>校门.珞珈山.滚石音乐台.汉正街.黄鹤楼<<<


2006年11月1日

文章一直在电脑里,今想到与死亡有关的事情又看一次

                 太阳升起,露珠消失 


  叶赛宁说过:在大地上我们只过一生。
  这一生,如果放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短的瞬间。然而,就是这样的瞬间,有人光彩夺目,也有人明灭闪烁,甚至有人黯淡无光。这都是我们看到或者是想像的表面现象。而实际上,人一生的光明和黑暗,仅用二个词来界定,不准确也不科学。就算既科学又准确,那又有何用
2006年11月0日

……

当日子过得忘记了时间流逝的时候,我们该如何给这样的生活定义?
当这样的日子成为习惯的时候,我们该如何给自己交待?
2006年11月1日

……

前二天收到老土短信:“韦X二十六日产子八斤四两”。于是发了短信祝贺韦哥老树开花。
前二天还收到一个朋友短信:一月前得女……
2006年11月4日

大地的事,灵魂的事——2006年读书札记

                     大地的事,灵魂的事

                        ——2006年读书札记

  今年读得较多几本书的书名,很有意思,不是“灵魂”就是“大地”。我一个朋友开玩笑说我读的都是“形而上”的书。但我并不承认。读书仅用“形而上”或“形而下”来描述至少不准确、不全面。读书于我而言,更多时候是娱乐方式。
2006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