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木匠一样爱你—读庞白诗集《水星街24号》(卢江良

  如果网上认识也算认识的话,那我认识庞白有好几个年头了。当时,我帮朋友的忙,为《杭州作家》组稿,庞白投来诗歌支持。记得,《杭州作家》曾发过几首。至于是哪几首?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现在已记不清了。但能够清晰地记得的是,我跟庞白的认识就在那个时候。过了一年,我不替《杭州作家》组稿了,跟庞白的交往逐渐减少,到后来自然就中断了。但他的诗歌常在网上碰见,只是自己是写小说的,对诗歌不是太关心,所以庞白写了什么
2007年9月3日

把一切东西放好——九月的阅读(七)

作者:十月



  把读书当成一种生活,一种休息。读着读着,突然之间就忘记了自己,再读着读着,就知道了自己。

——九月的阅读题记

  “我要把一些东西放好/在合适的位置/摆正他们,方便时/在旁边放一束花什么的/让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在无人的时候/独自来点活泼。
放好这些东西之后/除了
2007年9月3日

怀念一棵树——九月的阅读(六)

作者:十月

  读书是我进入睡眠的最佳方式,梦有香,踏实,没有杂音惊飞恬静的低唱。
——九月的阅读题记

  四个周双休日没得休息了,刚过来的这周过得更是忙碌,两个会,大大小小的材料和繁琐杂事都在缠身,除了工作,我几乎找不到一点空隙让别的事物,进驻我的心上。而这样的时日,气候的多变,加重了我物质躯体上的压力。我一直不在写作和阅读的
2007年9月3日

                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

                 ——我的九月阅读(五)

                  作者:十月

  喜欢散步,在空旷的野地里,山禽走兽即使不出现,也会花草一样让我惊喜。

 ——我的九月阅读题记
2007年8月3日

>

 喜欢狼一样四处奔突

 ——九月的阅读(三)

 作者:十月

  如果你认为九月秋天的树不好看了,告诉你有一片林子,常绿着,进去,慢慢地看,轻轻地喘,那感觉很美。

 ——九月的阅读题记

 在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前的上个世纪的九零年,
2007年8月3日

@

 ——九月的阅读(二)

 作者:十月

读诗,我找到了另一条走出暗夜之路,心亮着,有夜茑在召唤,不会摔倒。

 ——我的九月阅读题记

 这几天一直很忙,应付两个重大会议的材料,昨天随领导下了两个乡村,转了好几圈,头晕着,难受,比平时少言了许多。快到20时才简单地吃
2007年8月3日

走过“水星街24号”(陈谊军)

走过“水星街24号”                       ——庞白与他的诗歌                      陈谊军   从1997年至2005年,我都在大量研读诗歌,在不倦的创作诗歌。后来,有点找不到“感觉”了,读起自己以前写的诗,“自惭形愧”,于是就搁笔了,偶尔也写一写,却是少得可怜了。   从诗歌的创作狂热中走出来,渐渐的趋于平静。少一些练笔,多一些思考。我认为对于曾经浮躁
2007年8月4日

显仁兄的批评,感谢鼓励!

                        庞白,或他的诗歌

                          宋显仁

  也就是从2005年底开始吧,吾偶尔到一些诗歌论坛上闲逛,无意中到了“凹地”,发过一些帖子,某日就被“地主”庞白先生邀做值班斑主,我欣然应允(这也是我在网上第一次做的斑主),就这样,结识了庞白,一个
2007年8月2日

[赏析]庞白,或他的诗歌(宋显仁)

也就是从2005年底开始吧,吾偶尔到一些诗歌论坛上闲逛,无意中到了“凹地”,发过一些帖子,某日就被“地主”庞白先生邀做值班斑主,我欣然应允(这也是我在网上第一次做的斑主),就这样,结识了庞白,一个诗人,一个做过水手的诗人,一个住北海好多年的诗人。这时候才知道这样一个有名气的广西诗人,当然不是庞白的诗名不足以让我这个民间诗歌写作者知道,而是我早已如同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或
2007年8月2日

在著名评论家蒋登科先生博客上看到的诗歌评论

蒋登科评庞白《水星街24》号 庞白的作品我读过。《水星街24号》应该是他真正的第一本个人作品集。他生在珍珠之乡,住在北海。在他的诗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大海带给他的沉思、启发、愉悦。他的诗多为短章。这是我喜欢的。诗的篇幅太长,诗人的情绪会发生变化,甚至可能前后出现很大差异,读者读起来也比较麻烦,甚至可能被读者疏远。 当然,篇幅短并不一定就是好的,必须要短得有特色,短得有味道,短得出乎意料。庞白的诗往往
2007年8月1日

“风还是和当年一样”(韦 佐)——尚明诗集《风吹在

在长途列车上,如果只有一支笔而一时找不着一张纸,但从脑海里闪现的一些句子必须要记下,尚明会掏出一张钞票——当然不是要买纸,而是当作一张临时的纸。这在尚明还没有随身使用手提电脑之前。而且,以此之前,尚明的许多诗歌都是他随手记下片言只语之后,再经过整理成为一首或一个组诗的。 和许多业余写诗的人一样,没有谁会随身带上一个记录诗句的本子,像古诗人贾岛的诗筒之类。这种写诗的方式,从某种程度上也决定了诗人作诗
2007年8月1日

幸福的诗人(杨有帅)——评庞白诗集《水星街24号》

庞白是我一位特殊的朋友,他会写诗,这是我所有的其他朋友都不具备的本领。我并不是很喜欢他的诗,但我欣赏他居然喜欢写诗歌。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生活过得没有意义的时候,认识庞白,是有震撼的感觉的。现在他又出了一本诗歌集,再怎么说,我也得尽朋友的本分,为他祝贺祝贺。 庞白与我想象中的诗人,不太一样,他不张狂自大,目中无人,也不风流倜傥,浪漫不羁,也不显得口若悬河,出口成章,他与我交往给我的感觉是羞涩的,平易
2007年8月1日

一个被称为庞白的水手(朱山坡)

如果他愿意 他就是整个北部湾 台风潮汛包括昨天逃脱的鱼 一切在掌握之中 如果他听从自己的召唤 一早便离开女儿的怀抱 在坚硬如床的梦境中远涉重洋 让陆地上所有的妻子都看不到他略胖而忧郁的脸孔 他的码头肯定不止一个 如果停靠了也不一定为了写诗 除了他自己 没有人把他当作诗人 我们看得出来 从第一次出海开始他便已经厌倦了轮船 甚至厌倦了水 水星街24号 世界上最后的一块陆地 他把那里当成了一生的热爱 我
2007年8月0日

存别人说话

 诗意瞬间的潜水采珠人

 ——庞白诗集《水星街24号》探味

  如果把生活比作一片海洋,那曾经做过水手的诗人庞白便是一个潜水采珠人,他总是潜到生活的海底深处,攫取着生活的灵动与感触,采撷着诗的灵感与喜悦;而在生活这片海中,我们的生活都是由一个个瞬间构成的,每个瞬间都剪辑着生命中的灵感和心灵的悸动。在对生活的诗写中,庞白善于凝眸
2007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