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的双手无所事事时只写诗

  原谅我的双手无所事事时只写诗
  
  
  
  ——读黄曙辉先生的《大地空茫》
  
  
  
  庞白[广西北海]
  
  
  
   我弄不清自己到底曾经读过黄曙辉先生多少首诗歌,且不说他博客上天天更新的新作,刚读完他多达600多首
2011年8月5日

内心的生活或作为象征的大海——庞白散文诗论

  内心的生活或作为象征的大海
  
  
  
  ——庞白散文诗论
  
  
  
   南京财经大学新闻学院 周根红
  
  
  
  一
  
  
  
   庞白是广西诗坛为数不多的既写分
2011年8月5日

关于壹点爱

  
   有一个朋友看到壹点爱助学公益基金网站,很奇怪,问我为什么是壹点爱而不叫大爱。我无以言对。天宽地阔中,什么不只是一点?壹点爱是火种,天上落下来的那种,口口相传,然后慢慢点燃的那种。仅此而已。
   我知道壹点爱公益助学基金时,基金已成立了半年之久。
   当知道基金的发起人是倮倮,首批志愿者是阿鲁、黄土路、老刀、余丛、黄礼孩、阿索拉毅、罗霞……等人时,
2011年8月5日

《索桥散文诗》:赏析 主持 耿林莽

  《索桥散文诗》:赏析 主持 耿林莽
  
  
  
  
  
   邹岳汉
  
  
  
  
  
  
  回 飞
  
  
  
  高崖。
  
2011年8月5日

心灵曲线与文化坐标

  心灵曲线与文化坐标
  
  
  崔国发
  
  
  
  夏尔•波特莱尔在给阿尔赛纳•胡塞的信中提出了他心目中散文诗的特征:“没有节奏和韵律而有音乐性,相当灵活,相当生硬,足以适应灵魂的充满激情的运动、梦幻的起伏和意识的惊厥。”(见郭宏安译波特莱尔《巴黎的忧郁》序,第14-15页,花城出版社2004年
2011年8月5日

向真诚和爱致敬—读向天笑散文诗集《时光倒流》

向真诚和爱致敬 ——读向天笑散文诗集《时光倒流》 庞白 我永远不知道向天笑所述说的爱情故事,会向哪个方向延伸。他多情的目光似乎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及。这个七尺大汉,一个烟不撒手的家伙,他深锁眉头里有多少爱恨情仇,多年来,是我一直排除不去的好奇。 和向天笑相知多年,第一次相见却是在青藏高原。我们一起在青海湖畔赤膊飞舞,在拉鸡山上仰天长啸,在坎布拉顶沉默寡语,在梨花别墅烈酒飞扬。那是2009年8
2010年1月0日

发言稿

尊敬的各位领导、朋友们:
 大家好!
 能代表北海旅游文化丛书的作者们发言,我深感荣幸。
 感谢XX,XXX给了我们重新认识脚下这块土地和以文字的形式对这块土地表达感恩的机会。
 北海这块土地自西汉起设置合浦县,然后实行郡治,至今已超过两千年,历史源远流长。
 两千年的时间,人们的生活是一个漫长而丰富的变化过程!
2009年9月4日

他有一点与众不同——评庞白《水星街24号》

收到一位当警察的朋友写来的文字,读后吓了一跳。原来操枪的手写起来表扬人的文字也一样猛烈。
只是文中的形容词,多了,多得让人虽然心存感激但又不得不惭愧。



他有一点与众不同

黄警官



3年前,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让我有幸认识了庞白,和他断断续续的交往
2009年7月0日

翻晒灵魂深处的潮湿 ——读“凹地诗丛”五诗人诗集

 收到2009年6期《广西文学》,有张俊显、黄伟林两个男人写倮倮、黄土路、韦佐、尚明、庞白等五个男人的评论。代表倮倮等五个男人感谢张俊显和黄伟林这两个男人。




翻晒灵魂深处的潮湿



 ——读“凹地诗丛”五诗人诗集

2009年5月3日

脆弱

 貌似强硬的人,有时脆弱得莫名其妙。
 昨天早上得知同事老曹“得了较严重的直肠癌”(工会主席语)上周做了手术。老曹差不多算是单位里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人了,平时话不多,不会忽悠,但活干得不比谁少,烟不抽,酒少喝,有时喜欢打打麻将。什么时候见到老曹,虽不是书生但像个书生模样,斯斯文文,怎么就得了这病呢?
 今天部门里的一个同事心脏难以承受肉身的沉重入院,得让医生帮“
2009年5月6日

一篇长长的散文,我认为好。

 几天都在读阎连科的长篇散文《我与父辈》。尤其读到第三章“想念父亲”,不由动容。阎连科写下这些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真诚!
 黄土路、倮倮们,你们也看看去。我在《钟山》2009年第2期读的,没有杂志你们去新浪找,有连载。

 “算到现在,父亲已经离开我四分之一世纪了。在这二十四五年里,我不停地写小说,不停地想念我父亲。而每次想念父亲,又似乎都是从他
2009年4月2日

14日:
 七点到北京。问:这个时候是北京最好的天气?答:是。
 天气是好。没有印象中的不好。坐了几个小时,难忘的几个小时。
 然后飞机晚点了,一点到烟台。三点才得睡。
 早上起来,打开窗,窗外是连绵的葡萄树。对面不远处是张裕葡萄酒厂……
15日
 知道葡萄酒喝多了会醉,想不到在烟台张裕葡萄酒厂门口
2009年4月6日

“停一停吧,你真美丽”——读蒋蓝随笔集《思想存档》

祝勇说:“我相信,蒋蓝这个名字对绝大多数读者来说是陌生的……在目前中国语境下,一个人的写作水准与他的影响力成反比,已经成了一条铁律”。   读完蒋蓝散文随笔集《思想存档》,我赞同祝勇的说法。作为执着文学理想构建的先锋散文家,蒋蓝注定不会大红大紫,但我同时认为这既是他的宿命也是他的荣耀。正像祝勇说的蒋蓝肯定是当前中国一代散文写作人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同样也是事实。他和于坚、周晓枫、王小妮、张锐锋、庞培
2008年3月0日

叶灵凤的《读书随笔》

 读叶灵凤的文章实际上不能说多,但叶灵凤这个名字却一直吸引着我。
 拥有的第一本叶凤灵的散文是四十年代上海出版的《灵凤散文》,这是一本装饰颇有些艳丽的集子。集子的封面,很容易让我会想到上海滩的美人招贴,当然还有香烟广告之类。总之想到的都是贴在大街小巷墙头的图画。
 后来又在打折书摊上淘到三联出版社1995年出版的《读书随笔(1、2、3)》。这套书的封面倒是朴素得
2008年1月5日

去年的秋天慢慢走来

 下班的路上,慢慢地走。突然感觉,秋天来了。去年的秋天来到背后,贴着脚后跟,一点点漫上来。
夜灯活动了,在半空中的树叶边次递闪亮。一阵不大不小的风吹过,树叶轻轻抖动。我听不到树叶的声音,但已明显感觉到它们传递过来的凉意。断断续续有汽车从远处驶来,然后到远处去。那些擦肩而过的工业产物像电影里的道具,晃动某种不为人知的消息。
街道未曾真正暗下来,又缓缓重新锃亮。和人
2007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