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8020
  • 开博时间:2010-11-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将会忘记的和会被记起的

   (一)
   刚开学。周末。文艺理论课。第二次课课堂。
  
   “你来说说康德对“启蒙”的理解”
   “老师,我先说说我对启蒙的理解,可以吗?
   “不行,你用你自己的话,说康德对启蒙的理解。”
   “我用康德的话说康德对启蒙的理解,可以吗“
   “不行。”
   “老师,您不让我用自己的话说我自己对启蒙的理解,又不让我用康德的话说康德自己对启蒙的理解。。。。。”
   “。。。额。。。我这话好像有些逻辑错误啊!”
   于是,在陈老师若有所思的微笑和同学们的哄笑中,我成功躲过一劫——有幸免于暴露自己没有认真阅读文献。
   于是还在心里沾沾自喜,恁是什么作业靠诡辩还是能搪塞过去的。
   那天早晨上课前的课间一边啃面包一边一目十行囫囵吞枣地看布置的文献。忐忑不安地等待上课。结果第一个被点名的就是我。
   如果是以前,大概会满脸通红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地嗫嚅道,“老师,这个。。这个。。我还没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育实习之考场意外篇——一个PP

  
  今天下午第一次监考。
  这个监考是我威胁我的师傅得来的。本来我被派去判月考的英语试卷以及加分的工作,我最怕这种体力活。所以拐弯抹角地说,“师傅,我判卷当然没问题了,可是我明天的课备不完,所以你看……?”(师傅是主任)
  师傅心领神会,于是乎说“那派你去监考,你可以带备课的东西过去。”
  小孩们考的是英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们很快做完题了 。本来考场纪律相当好,可是坐在那里既无题可做又不能交卷,所以大家百无聊赖,大眼瞪小眼。在这无聊的寂静中,后排同学的桌椅神奇地发出“吱呀”一声,打破了教室考场的安静。这个吱呀极其有韵律,听起来是人造的,不是自然物品之间的碰撞。
  大家纷纷回头观望,继而开始全部面朝我,期望考场上唯一有正当话语权的人解释一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声响。
  我被这种集体眼睛中流露出的制造点声音的期望蛊惑着,不由自主地问:“大家都做完题了,是吧?”
  所有人点头如鸡啄米,悠长地应答——“嗯——”。
  他们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于是我完全无法自持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坠落者

  (一)
  下午去听了一节初三的语文课《扁鹊见蔡桓公》,我坐在最后一排,搬了板凳,把钢笔吸饱了墨水,准备了崭新的听课笔记本,怀着虔诚的洗心革面的心态要多虚心听课争取博采众长,坚决不要刚愎自用,书生意气。
  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的笔滑到了地上,紧接着胳膊不由自主地甩出去了。我睡眼朦胧地意识到自己在一间教室。非常抱愧地看了老师一眼,稍稍振作了一些,奋笔疾书努力使老师说的字句都完美地落在纸上。
  终于,下课铃响了,我落荒而逃。留下其他实习生和讲课的老师交流心得。平心而论,这节课的知识点老师讲得完美无缺,可总是有一点点缺憾,扁鹊和齐桓公平静的一谏一答之间暗藏的性命攸关的戏剧性没有在课堂上还原出来。而这一点正是我所期望的,也是自以为是引起学生思考的起点。门德尔松在《什么是启蒙》中有言,“……人们可以说,法国人更有文化,英国人更加启蒙;中国人更有文化,但是不太启蒙。希腊人既有文化又有启蒙。……“我们的古文课正是借以传承文化进行启蒙的最好方式。为什么不把古代的那个生活场景复活开掘出启蒙的道路呢,非要千篇一律的责怪齐桓公讳疾忌医呢…
  正当我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份教师声明失败

  
  
  今天,班主任指导胡老师因外出参加培训,所以由我全权代理。平时,胡老师非常负责,我在班级管理中基本就是画蛇添足,最多就是在他们课间做眼保健操的时候巡逻一下,偷懒的学生在我经过的时候还会稍稍收敛一些,做的比较规范,仅此而已。如果,我很少几次维持纪律凑效了,也是分享胡老师的权威。我十分清楚他们乖乖就范绝不是我说话掷地有声他们才言听计从,而是我“狐假胡威”。
  今天一大早,消息灵通的他们就知道胡老师不来,一个学生在我一走进教室就兴冲冲地跑上来再次确证。我决定打起精神,完成胡老师昨天下午交给我的任务,争取不辱使命。虽然一天勉强没有意外地结束了,回想这几天,在班主任实习中我还是经历了好几个第一次的失败……
  记得和学生一起去秋游,我走在队伍的末尾,领教了他们班个头最大的班级代言人的口头禅的广泛适用性。就是以F开头的字眼贯穿他的几乎表示任何情绪的表达。作为看过鲁迅和蔡康永分别从国民性和人类学的角度分析脏话的文章的人,现在对各种地方骂和听得懂的各国骂,完全引不起以前那种闻之变色的反映,最多是好像磁带被卡了一样停顿一下,如果心情好,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乐观主义的灰烬,悲观主义的花朵

  (一)
  实习结束。聚餐K歌。
  聚餐之前,情绪高昂到决心把KTV点歌系统里的所有我会的我不会的所有歌从A字唱到Z。到了之后,雀跃地唱完我的“成名曲”,一阵困意袭来,昏然睡去。夜半时分,偶然清醒,看到姐妹们横七竖八亲密无间地酣眠,睡倒一大片。花兀自一个人握着话筒大唱,“把悲伤留给自己,把你的美丽带走。”我觉得很好笑,本来想挣扎着醒过来嘲笑一番。然而一转念,忽然之间,自己就像沉睡在荒原上,是念天地之悠悠地寂寥,是爱、歌声、拥抱、欢笑不能餍足的寂寥。
  翻身指尖划过口袋里手机键盘上的一串数字,我想把这悲伤的闪电告诉我的,告诉一个人。反反复复摩挲之后,最终,脑海深处暗涌的意识流被花醉醺醺的旋律温柔地催眠了。
  也许,我该把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告诉所有人,而把悲伤留给自己。
  (二)
  某人,年长于我。有小范围的公信力。主持一个活动。
  巴拉巴拉*&……%¥#"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巴拉巴拉……%¥&*。
  我惊异于某人fashion的外表还包裹着这么陈旧的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