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99798
  • 开博时间:2006-02-10
  • 博客排名:第1914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在徐志摩墓前

当同行的其他游人忙着在浙江海宁的皮装城里采购物品时,我和几位朋友却静静地站在了西山公园内徐志摩的墓前。
公园看起来有点破旧,没有一点诗意,徐志摩的墓就在半山腰青翠的林木之中。
西山不高,但徐志摩对我这个三流诗人而言,却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这是我在大学里初次读到他的诗歌时即产生的想法,站在他的墓前这种想法在不断地加深。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搭乘“济南号”邮机从上海赶往北平,途中遇雾坠机身亡。第二年春天,安葬在海宁东山,胡适题词于墓上,1946年立碑,书法家张宗祥书“诗人徐志摩之墓”。
1966年深秋,徐志摩墓被红卫兵炸毁,诗人尸骨无存,幸墓碑被一许姓老教师辗转寻得并托人暗中保存。1983年重建于西山,只是一座空墓,里面连衣冠也没有,只有一块刻了字的石头和一本诗人的年谱。石头记载了墓从东山迁西山之事,年谱则由同济大学的陈从周教授编纂。陈教授和诗人是表亲,他的妻子是徐志摩的表妹,老教授对徐志摩的评价只有四个字:“一介书生”。
墓与碑在造型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在墓前台阶两旁的土坡上,各倚着一册翻开的石书。左侧刻着徐志摩《偶然》一诗中的几句: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右侧刻的是《再别康桥》的第一段: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这几句诗总让人觉得像其坠机身亡的预言。
胡适说过徐志摩本人就是一片最可爱的云彩,永远是温暖的颜色,永远是美的花样,永远是可爱。如今这片云彩虽然早已飘远,但他那些出类拔粹而个性鲜明的诗文却在后辈读者心中永远地留下了投影。
当年徐志摩急着从上海赶往北平,主要是要去听他的挚友林徽音的一次演讲,可当天没有班机,他只好搭邮机前往。在他去世四周年的时候,林徽音写了一篇《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发表在当时的大公报文艺副刊上,情深意切,非常伤感:“去年今日我意外地由浙南路过你的家乡,在昏沉的夜色里我独立火车门外,凝望着那幽暗的站台,默默地回忆许多不相连续的过往残片,直到生和死间居然幻成一片模糊,人生和火车似的蜿蜒一串疑问在苍茫间奔驰……如果那时我的眼泪曾不住地溢出睫外,我知道你定会原谅我的。”
在徐志摩墓前,还有其幼子徐德生的墓。徐德生(又叫彼得)1922年出生于德国,三岁时因病夭折。骨灰罐由张幼仪带回海宁安葬,墓上原有梁启超题字:徐德生之墓。现已模糊不清,只依稀能分辨出几行英文。徐志摩大概没有料到,在海宁西山,他那只见过一次的幼子,却陪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风霜雪雨,看世事沧桑,人间巨变。
距离徐志摩墓不远的一个巷子里,有一幢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楼,是徐志摩和陆小曼婚后居住的地方,可我们从墓地出来经过巷口时,竟然没有发现,后在一老者的引路下才得以进入参观,不免让人徒生感慨:生与死居然靠得这么近。
在如今这个浮躁的以金钱和权力论英雄的社会,说谁谁谁是诗人似乎有点骂人的意思了,呵呵。我不知道若志摩还在世会不会觉得悲哀,我也不知道这是诗歌的悲哀还是诗人的悲哀。

分类:听我韶韶 | 评论:0 | 浏览: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品味苏州

寒山寺

和尚天天念经
诗人很少讲话
诗人一开口
寒山寺
就名传千古了

盘门

这里听不见
闹市的喧嚣
盘门
在初春的阳光下
宁静如一座古堡
城门依旧大开
却看不见
旧时的英雄
挺枪拍马得得而过
也看不见
远古的车船
风雨兼程
只有青灰色的城墙
冷冷地站成一道
沧桑而美丽的风景

怡园

品完一杯清茶
果然心旷神怡
我便开始发表高见
拙政园是一位大家闺秀
丰姿绰约
狮子林是一位女侠
俊俏英武
只有这怡园
才是一位苏州少女
眉清目秀

当我向同伴夸夸其谈时
却听见唐伯虎在远处
不经意地笑了三声

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月里来是新春

 舞龙灯

爆竹声中
领头的汉子一声低喝
谷雨中浸泡过的手
稳稳地举起龙头
闪转腾挪之间
二十四个节气一一轮回
清明里的泪花
芒种里的汗水
白露里的喜悦
大寒里的悲伤
随着上下翻飞的龙
忽隐忽现
再往前迈一步
是不是还能看见
祖先的背影

从这一村舞到那一村
村与村就连在了一起
从这一家舞到那一家
相识不相识的就成了兄弟
农家的腊酒
熏醉了汉子
也熏醉了龙
清凉的夜晚
那条龙摇头摆尾
渐行渐远
生活的许多暗处
都已被这龙灯慢慢照亮

 划旱船

手里的桨轻轻一划
采莲的小船
就摇上了老街
赶集的人是流动的河
船里的妹子凌波微步
柔情似水
有谁知道
妹子如莲的心事

正月的阳光
温暖地照着民间
采莲的小船
已经摇向生活的深处
船边绣着的一对鸳鸯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孝陵

一条曲折的神道
越伸越远
让明孝陵走了六百年
走成了世界文化的
遗产
这或许不是
朱皇帝和马皇后的
本意

风化了石象石马
风干了文臣武将
只有治隆唐宋碑下的
那只石龟
依然长寿
冷眼看陵前的梅花
开开谢谢

而青龙在左
而白虎在右
而朱雀在前
而玄武在后
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朱老爷子的眼光再毒
明孝陵
也只是后人眼里的
一道风景
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分想念李向阳

儿时所看的十几部红色经典电影中,我最喜欢、看得次数最多的要数《平原游击队》,对游击队长李向阳更是崇拜得五体投地。由此可见,我很小的时候是有点个人英雄主义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乡村,如果哪天晚上有露天电影,那天无疑就是乡亲们的节日。大人们会早早地收工回家做饭,孩子们也是一放学就奔回家,扛起长短不一的板凳先占个好座位。
村里的晒谷场上,早已竖起两根粗壮的毛竹竿,支起一大块白布,场子中间则拼着几张方桌,摆着放映机,胶片盒等。看电影是绝不会迟到的,大人小孩早就坐着等了,闹哄哄的。放映员往往在酒足饭饱后,由村长陪着慢慢走来。当“八一电影制片厂”或“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字样打在银幕上时,一切就安静下来了。
永远记得第一次看《平原游击队》时的紧张。影片开端,李向阳第一次亮相。他和战友郭小壮奉命赶往司令部接受任务,迎头遇到下乡扫荡的日本兵,李向阳面临两种选择,要么绕过敌人,这有可能耽搁时间,要么冲过去,这有生命危险,当李向阳与郭小壮两人双骑在枪林弹雨中冲过封锁,到达目的地时,我早已全身是汗,手掌发麻。就这一个场面,李向阳的英雄形象就已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神出鬼没的李向阳一会儿戴八路帽,一会儿戴礼帽,一会儿戴铁路工人帽,一会儿戴鬼子的战斗帽,有时还戴副墨镜,在炸敌人军火时甚至还吹着口哨,真是让我羡慕极了。
看露天电影最怕出意外。有一回,村里又放《平原游击队》,可当我们翘首盼来了放映员和村长时,一场雨也不期而至。雨越下越大,电影泡汤了。我心情沮丧地回到家里,一夜没睡好,做梦都在看电影。第二天去上学,听几个同学说,昨夜雨停后,电影又放了。我那个郁闷啊。后来听说放映队到了离家十几里的另一个村里,晚上我和几个前一天没看到电影的小伙伴硬是赶过去,坐在银幕背面看了一遍。回家的路上,我在模仿李向阳打枪的姿势时,一不小心跌到了路边的水沟里,成了一只落汤鸡,但那份高兴是难以言说的。
《平原游击队》我看的次数绝不会少于10次,里面的台词也是记得特清楚。比如“平安无事喽。”、“要想抓住狐狸,必须比狐狸更狡猾。”、“放下你的武器,中国的地面上绝对不允许你们横行霸道!”这些台词经常被儿时的我们活学活用在游戏和学习中。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但它永远留在了我心里。十几部红色经典电影伴我走过了童年的时光,在我的心灵深处,永远会有那么一点温暖。李向阳是我儿时的偶像,今天的孩子们喜欢的则是周杰伦,或者其他什么明星,对此我无法评价。
郁东在一首名为《露天电影院》的歌中唱道:“城市里再没有露天的电影院,我再也看不到银幕的反面”。唱得真好,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进电影院了。那天晚上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转换着电视频道,忽然就看见了《平原游击队》,看见了手握双枪的李向阳,那威武的身影闪现在电视屏幕里,我觉得自己的热血一下子沸腾起来,立即坐直了身体。
我知道有一部叫岁月的老电影在我的心里拉开了序幕,正在上演。

分类:听我韶韶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雪之忆

一些关于落雪的回忆
在我离开乡村的时候
就已渐渐模糊

但我总能记住什么
比如那些纷飞的雪
会拉近草垛与草垛
之间的距离
会在村庄与村庄之间
留下一大片的白
比如在黒暗的夜里
雪会照亮我们
回家的路
在雪地里说话
声音
也是黒色的

而此时的母亲
早已准备好了许多
越冬的白菜
当母亲一边里里外外地忙碌
一边告诉我们
与菜根有关的一些道理
当大片大片的雪花
落在院子里
落在母亲的身上
我看得最清楚的就是
母亲的衣裳
已成褪色的蓝

也许有一天
当大雪覆盖了一切
我会梦见自己
飞离城市
最后停留在故乡的上空
我能肯定
在我飞越的过程中
除了雪和我一起
其他的许多事物
都会迅速地
向后退去
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敲棋子落灯花

多年来,我家的阳台上一直放着两把舒适的椅子和一个茶几,茶几上则放着一副围棋。每当有同道者来玩时,总会泡上两杯好茶,手谈一、两局,杀到关键之时一旁观战的小儿也会紧张得抓耳挠腮。在我看来,下棋实在是读书之外最好的休闲方式了。
我老家的村人对围棋的称呼则是“黑白”,儿时的我对村里人会下围棋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是怎么学会这种游戏的?即使现在回到乡村,也常能看见这样一个场景,一位老伯蹲在门口抽烟,另一位老伯挑着担子路过时总会说:“大哥你先歇着,等我浇完了菜地来和你杀一盘黑白”。对他们称围棋为黑白更是不得其解,后来我想,也许在村人纯朴的眼里,这世上不是黑就是白,容不下其他乱七八糟似是而非的东西。
有一次我去苏北一座城市游玩,在一条稍嫌破旧的老街上闲逛,忽然发现几株老槐树下排着一溜棋摊。简单的桌椅,简易的棋具,数了数足有三十个,围棋、象棋占了绝大多数,还有两盘国际象棋,居然也夹杂着一盘军棋,许多人正在捉对厮杀。我静静地站在一边观看,摆摊的是一对夫妻,后与他们交谈得知,丈夫爱好象棋,下岗后找不到工作,就摆起了棋摊,来下棋的双方输者交一元钱给他们,有时交五角他也无所谓,都是街坊熟人。遇到外地高手时,他也会忍不住与人家来上一两个回合。温暖的阳光透过老槐树照在棋盘上,照在对弈者的身上,不知是否照到了这对夫妻的心里。
我居住的小区有一个看门的刘大爷,人称刘老头,祖传的秃顶,陈佩斯的脑袋也没他光亮,常以聪明绝顶自居。老人没什么爱好,对象棋却情有独钟,号称小区不败,值班室里总放着几本烂棋谱和一副黑得发亮的象棋。每到夏季,晚饭过后,总有三三两两纳凉者聚在小区门口,看刘老头与人对弈。老人每当胜了之后,就会端起茶壶,吸上一口,向躺椅上一靠,摸摸自己的光头,那个美啊。去年夏天,我乡下的小表弟高考结束后来南京玩,住在我家,有一天下午,他一个人下楼玩,到了吃晚饭时间也不见回来,我赶紧下楼去找。昏黄的路灯下,却见一大群人正围在小区门口,再一细看,小表弟正与刘老头杀得难分难解。见我来了,观战的王二一脸兴奋,悄悄对我说,2比0,刘老头输了。对王二的兴奋我是能理解的,他经常被老刘杀得只剩光杆司令。正说笑间,却听人群“轰”地一声,原来刘老头又输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那天气温不是很高,可刘老头却大汗淋漓,脸红得像关公。自那天起,老刘足足两个星期没有与人下棋,让小区里的人都觉得少了点什么。
我的朋友薛老师曾告诉我一个笑话。他有两个同事,都有点轻度色盲,也都喜爱下象棋。有一天,两人照例开战,下至紧要处,其中一位,拿起自己的炮,“啪”地一声将自己的马吃下,然后一把将马攥在手里,正色说道:“讲好了我们不许悔棋的。”另一位不干了,非要悔棋不可。下棋下到这个地步,真是让人觉得可爱。
寒夜客来茶当酒,闲敲棋子落灯花。紧张的工作之余,如果能有机会下盘棋放松一下,暂时忘却工作或生活中的许多烦恼,多好的一件事啊。就我个人而言,这个业余爱好一辈子不会放弃的了。有诗为证:曾经鏖战念旧友,又遇劲敌识新朋;人生如棋等闲视,输赢取舍两从容。

分类:听我韶韶 | 评论:0 | 浏览: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都江堰

我看见春天
我看见春天的一场雨
打湿了行者的衣衫
打湿了秦堰楼
我看见岷江
我看见岷江风平浪静
悬挂起来就是一幅
水墨长卷

我踏上安澜索桥
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
摇摇晃晃之中
两千多年就过去了

我凝视鱼嘴
江水分流而过
留下几条小鱼
瞪着迷惑的眼睛
失去了方向

我漫步飞沙堰
想寻找
两千年大浪淘沙
留下的一块石头

我抚摸离堆上的一棵树
不知它能不能看见
远处西岭上的
千年积雪
或者在云端飞旋的
一只苍鹰

我走进伏龙观
李冰正悄然站立
他回首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石头记

我坐在石头城的一间小屋里
读那本八十回的书
我觉得伤心的不是石头
而是那个姓曹的落魄子弟
要不他怎么终日饮酒
书没写完就心碎而去了呢
后来我将书慢慢合上
两百多年就过去了
我觉得伤心的也不是
曹姓子弟了
而是石头城里也喜欢饮酒的
那个书生
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笔记

月光

李白的那首诗
实在有点害人
他让许多人一看见月光
就忧愁不已
是真是假自己也弄不清

井

向四方无限延伸的
一个符号
勾住了游子的
心
每次回到故乡
面对它的深沉
我都会不由自主地
低下头来

窗户

在乡下教书的同学
指着教室窗户纸上的
一个洞
说那是失学的孩子戳的
他们想听课
我觉得自己的心
被戳得很疼

草帽

一顶土气的草帽
在墙壁上
静静地休息
我对屋里的其他物件
视而不见
因为熟悉的帽沿
已经让我想起
往事破旧的边缘

狗叫

打工的表叔也回老家了
我请他喝酒
喝着喝着话就少了
我没话找话问他
城里和乡下有什么区别
他嗫嚅了半天
说
你们城里的狗
比我们乡下的狗
叫得凶
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草一木总关情

  

    我的朋友薛老师是江苏高邮人,对同乡汪曾祺很是推崇。我平时有意无意会读些汪先生的作品,这么做是为了在薛老师聊到汪时不至于搭不上话,以显得我很好学。其实在上高中时,读汪先生的《大淖记事》和《陈小手》,就曾感叹,文章还可以这么写,真好。我这么说又有吹嘘自己的品味和格调之嫌。
  那天我在书店闲逛,一眼看见汪先生的散文集《人间草木》,尽管知道是新瓶装老酒,多数文章可能已经读过,但仍被人间草木四个字打动,心甘情愿喝下这杯陈酒。
  书分七辑,为人间草木、四方食事、脚底烟云、联大岁月、师友相册、平淡人生和文章杂事,是编者从汪先生创作的大量散文中精选56篇而成。写风景、谈美食、说掌故、忆人事,文字不加雕饰,技巧臻于至境。书中带有苏北方言的一些散文读来更觉亲切,我喜欢他写的《花园》,写巴根草,“巴根草,绿茵茵,唱个唱,把狗听。”汪先生下笔问到:每个孩子都这么唱过吧?是啊,汪先生,我们都唱过。汪先生毕竟是写小说的高手,书中他怀念沈从文、金岳霖、赵树理等人的文字,都具有小说的神韵,读来栩栩如生,如见其人。
  近年来我只喜欢读一些老头儿们写的书,比如孙犁、比如黄永玉、比如邓云乡,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心态衰老的表现。我在读汪先生的《人间草木》时,常会想起这些可爱的老头儿,他们的文字都很平淡朴实,却又能从字里行间读出热情,“大道低回,大味必淡”就是这个意思吧。
  汪先生是美食家。《四方食事》一辑中收录了汪先生专门写饮食的散文12篇,我在读时常常会心一笑。在读《豆腐》一文时,只觉得津津有味,满嘴噙香,手痒得很,恨不得立即去菜场买点豆腐来做。汪先生在两篇文章里都提到了湖南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因毛泽东年轻时爱吃而出名。这位大人物后来还去吃了一次,说了一句话“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结果文革中就成了最高指示,写在照壁上。有一次,汪先生在长沙,和几个朋友想尝尝火宫殿的豆腐,就循味跟踪,忽觉臭味渐浓,一行人兴奋不已,“快了,快到了,闻到臭味了嘛!”到了眼前,是一个公共厕所。
  在我看来,汪先生不仅是优秀的小说家和散文家,还是一个很不错的诗人。《人间草木》一书所选的篇章里,断断续续可读到汪先生所做的十首诗,有旧体诗,亦有新诗。1958年,汪先生所在系统因右派人数未达上级指标,他被补划成右派,而他所写的组诗《早春》,竟成为罪证之一。组诗里有一句“远树绿色的呼吸”,遭人批判:连呼吸都是绿色的了,你把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污蔑到了什么程度?!今天看来可笑,当时却是事实。这组诗里还有一首《彩旗》:当风的彩旗,像一片被缚住的波浪。多年以后,邵燕祥评论说,能写出这两句诗的,就是真正的诗人。邵先生此言极是。
  汪先生做的家常菜很好吃,这是他的朋友们说的。汪先生的文字简约、精练、有诗意,也像他做的家常菜可亲可近,这是读者都认可的。汪先生为人透明,心无垢尘,活得自在,这是让人羡慕的。
  汪曾祺73岁生日时,曾经写了一副对联聊当自寿:往事回思如细雨,旧书重读似春潮。汪先生离开我们近9年了,在这春雨绵绵的季节,当我再次捧读汪先生作品,悼念之情油然而生。文章犹在,斯人邈矣。而当我联想到故乡的一草一木,内心更有许多惆怅。

分类:偶尔翻书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壶口瀑布

一条瀑布
挂在黄河中游
这是水流动的一种方式
它将两岸青山的心思
尽收壶底
它将一个民族的风雨
一带而过

河水呼啸而下
携千年的孤独
遥远的雪
和耀眼的阳光
再硬的岁月
也会被它
冲开一个缺口
河水奔腾而去
伴古老的民歌
浓烈的酒
和迷人的稻香
它的深度
谁人能测

这条河流
流经华夏大地
像一条倔强的胳膊
支撑着一个
叫做气节的名词
壶口瀑布的轰鸣
则是它的心跳
常常抵达炎黄子孙的耳边
彻夜回响
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1 | 浏览: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总是忍不住
以各种各样的借口
想念梅
那朵开在
寒风中的花

那一年正月
我站在院门外
问
梅你去看花灯吗
看
梅清脆地回答
我用一匹竹马
驮着青青的梅
在乡间雪地上飞奔
梅咯咯的笑声
让我忘记了冬天的寒冷

冬天其实很冷
这是我在不断长大的过程中
越来越深的体会
尤其是活在这座
布满钢筋水泥的城里
我很想回去看看梅
可是不经意间
我就老了
我想梅也走不动路了
梅呀
那匹竹马
已不知被我丢在何处

雪花在窗外飞的时候
梅开在我的梦里

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中的地铁

那天下午
我站在寒冷的背面
阳台厚重的玻璃隔开
窗外的喧嚣
地铁从不远处的山洞
探出头来
慢慢地在我眼前停下
它满腹心思的样子
让我确信
这座城里
正在或者将要发生的
许多故事
都会与它
有关

打开窗户
风以凶狠的速度
吹向面颊
进而吹冷我的骨头
我幻想自己
以风的方式
进入地铁内部
忘掉一些人
忘掉一些事
忘掉过去
和将来
以站立的姿态
一声长啸
冲入大地深处

那个下午
地铁来来往往
像风一样
很轻易地改变方向
带走一批又一批
或悠闲
或匆忙的过客
站台边的广场上
一群老人的身体
有节奏地晃动
格子花的衣裙款款走过
小小的书包
左右摇摆
他们和地铁一起
在风中定格

我长久地站在窗前
与地铁相望
我和它隔着
一种并不存在的虚无
日落远方
有鸟飞过众生的头顶
飞过楼群
飞过比楼群还要久长的
大地
最后一班地铁
隐入山洞
随风而去
我的眼中
只留下一地飘零
和难以名状的沧桑
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唯有清香似旧时

  

       1989年,《读书》杂志发表柳苏一篇题为《你一定要读董桥》的文章,引起许多读书人的注意。1997年,陈子善又编了一本同名集子,董桥的书在大陆就更好卖。我是个老实人,这些年很听话地买了许多董桥的书来读。前些日子,在书店看见他的《旧时月色》和余光中的《左手的掌纹》放在一起,囊中羞涩的我一手拿一本,不知买哪本好,犹豫间又想起那句话,遂决定只看月色不看掌纹,反正余老先生的书也肯定会有人买去读的。
  《旧时月色》一书中有一些文章我已在董桥的其他散文集中读过,对这种重复我已见怪不怪。大陆一位当代名家前几年一共写了约八十篇散文,却像拼盘似的出了二十多本集子。有些名家的书我是很容易拒绝的,但对有些我喜欢的作家比如董桥,看见他的新书出来,且里面又收录了他的新作品,“求全”的心理则迫使我难以拒绝,赶紧买回家。我有点痛恨出版商。
  董桥写过不少回忆与故旧亲朋交往的文章,零零散散分布在许多书中。胡洪侠选编这本书时,选择了“读人”为着眼点,确有聪明之处。全书分为南洋、台湾、伦敦、香港和内地五辑,将董桥写人的文章尽收其中,这实际上也是董桥的人生行迹,有准自传的色彩。那些文坛掌故、收藏轶闻、淘书趣事,经他的文笔略加点染,读来既伤感又温馨,如近年新作《旧日红》、《云姑》等,通篇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忧伤和深深的无奈。
  董桥说过,他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一个字,没有辜负签上他名字的每一篇文字。董桥的文章确实是字斟句酌,干净利落。无论写乡愁、说文物、谈读书,都会透出他的博学和冷静,透出刻意与讲究。《满抽屉的寂寞》、《一叶一花是故人》这些文章仅标题就让人感受到文字之美,进入一种似曾相识的思绪。董桥是个玩文字的高手,或许正因为他太计较每一个字了,有时难免让人感到做文章的痕迹过浓。
  董桥收藏了不少旧字画、印章和折扇。他在书中写到与收藏有关的人和物时,有时也会卖弄一番。有人写过一篇文章,提到董桥曾批评钱钟书的散文“耍贫嘴”、“太卖弄”,立即便有人出来指责董桥,说他没有真正读懂钱先生学问的深厚与做人的聪明。其实董桥的原意是讲钱先生的散文机智有余含蓄不足,这一点也并非没有道理。说到卖弄,读书人或多或少都有这个毛病,董桥也不例外。在我看来,卖弄是无可厚非的,关键是你有没有卖弄的本钱,钱先生自不必说,董桥深厚的国学和西学根基也不是假的,他们不卖弄,谁还有资格卖弄?
  《旧时月色》的装帧设计也还不错。淡咖啡色的封面,三两颗星星伴一弯月亮漂落在左下角,几棵没有叶子的树静静地立着,让人陡生一种落寞、一种怀旧之情。封底左上角则压着一方闲章:董桥痴恋旧时月色。旖旎工致的细朱文,飞舞纤巧,温和含蓄,很符合董氏为文和为人风格,刻此印者当非常理解董桥。
  人间万事消磨尽,唯有清香似旧时。读《旧时月色》,总能感觉到有一轮老月亮,照着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一个旧式的中国文人,越走越远。
  
  
  

分类:偶尔翻书 | 评论:1 | 浏览: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8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0 51 52 53 5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