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99712
  • 开博时间:2006-02-10
  • 博客排名:第1912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对首饰

有一种飞舞

是成双成对的

她们优美的样子

能让时间静止

让空间凝固

她们浑身散发出的光芒

甚至能让黑夜

一点点亮起来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日坛地下过道

途经此地

地面喧哗如潮水一般退去

有歌者倚墙而立

自弹自唱

过道虽暗

掩不住歌者脸上阳光

驻足聆听

投硬币数枚

匆忙离去

地面之上

不远处的日坛公园

鲜花正次第开放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零件

仿佛上班下班一个来回

几十年的光阴就过去了

一些老装置在黑暗中

静默

一些旧零件

被弃在工厂的某个角落

与砖头 枯草为伴

慢慢上锈

渐被遗忘

可我每次路过

总要看一眼

想着它们当初青涩的样子

这是因为

我最美好的时光

是和它们

一起度过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画

我先让几棵树

在画布上生根

再画一条路

通向远方

我让自己

在路上行走

至于往哪个方向

我并不清楚

 

我在涂抹重彩的时候

也不忘留白

这表明我的一种态度

你若说那是雪

那也对

我画的确实是冬季

 

我犹豫再三

还是添上了一盏灯

在黑暗的夜里

灯的光芒

就是我内心的光芒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美术馆

为了理解一幅画

我把自己想象成画家本人

为了理解画家

我又想象着回到他那个时代

为了搞清自己是不是真看懂了

我只好让另一个我走出来

这个时候

我看见自己

茫然地站在那幅画前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油菜花

我想说的油菜花

不是那些大面积、连成片

开在水乡、山村的花

金黄  靓丽

每年春天 吸引无数游客

长枪短炮 咔嚓作响

我说的 是老家门前

那一小块菜地上的花

开得稀疏 不够鲜艳

一个老人弯着腰

站在她们面前

仿佛对着自己的孩子

欲言又止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渔梁村

三两杯酒

醉了我这样的过客

或许也醉过

当年于此问路的李白

他停留过的酒馆

是不是也在巷子

最深处

 

村后的渔梁坝

经历了太多风浪

在细雨中

不动声色

它微微倾斜的样子

像我手里的酒杯

 

现在

我要走了

更多的游客

在村口鱼贯而入

练江对岸

油菜花

正一朵一朵地探出头来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阳产土楼

春风四下张望之际

有方言

沿陡峭石级

随箩筐扁担

飘落两旁

 

一只狗轻轻走过

与陌生人保持着距离

一些土楼大门紧闭

有人去了山外

有人去了更深的山

 

一幢楼

被时光压垮

废墟上有乱石黄土

剩下的那些

似乎挨得更紧

 

如果你轻扣门环

吱呀响处

或许能看见

一团雾翻过院墙

走了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呈坎八卦村

在呈坎

一滴雨落在村口

还是村尾

很在意方位

一根草

长在马头墙的东面

还是西面

也讲究阴阳

一阵风

先从哪个巷子生起

总要看看卦象

 

只有那些游客

没头苍蝇一样

在村里乱转

惊醒许多旧事

村子上空那些

高高低低的云

摇摇头

和村里那个年纪最大的老人一起

到村外溜达去了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菜

白菜,

长在三十年前的乡下,

城里人需要凭票,

才能买到。

一些漂亮的玉雕白菜,

在古玩店里出售,

让人爱不释手。

还有一个姓齐的木匠,

画过许多棵白菜。

难以一见。

我看得最多的,

是老家菜园里的那种。

天冷的时候,

乡亲们会在白菜的腰部,

系上一根草绳,

防冻。

腰间系绳,

其实也是许多年前,乡亲们,

冬天抗冷的一种方法。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丁

年关一近

那些被称为民工的人

就回家了

他们像一个个小黑点

散于村庄之间

如果说村庄是一件衣服

他们就是一块块补丁

要在有限的时间里

补村里越来越少的人气

补日渐淡漠的人情

补孩子的盼望

补一年没尽爹娘的孝

当然还要在爱人的心上

补一块温暖

好抵御寒冷孤单

只是年一过

这些补丁

就会再次飘走

落在城里的角角落落

无人的时候

偶尔补一下自己的伤口

分类:乡村笔记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城墙上的一块砖

“扬州府提调官同知竹祥 司吏陶旭

泰兴县提调官县丞王鼎 司吏吴亨

总甲叶春 甲首孙敏 小甲蔡頔

窑匠张正四 造砖人夫施文二”

 

几个洪武年间的人

因参与烧制一个王朝的硬度

彼此有了交集

将各自姓名

以粗糙的笔法

写在一起

将身家性命

合系于一块砖

 

六百年的光阴

转眼就已过去

砖上的铭文清晰可辨

那几个活生生的人

却早已化作泥土

 

一场大雨

将那块砖清洗得更加古旧

露出历史的灰暗

触摸一下

还能感觉到岁月的厚重和冰凉

 

那几个人的灵魂

也许仍聚集在砖上

冷眼旁观

芸芸众生的

城府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湖心亭看雪》

雪飞江南的时候

我正在读另一场大雪

 

在我眼里

相隔三百多年的两场雪

没什么区别

或许在雪的眼里

湖心亭也没什么变化

那个绍兴人如果还在

想必会再去一趟

天光湖色

长堤小舟

我多么希望

自己就是那个金陵客

与他一起赏雪  饮酒  闲聊

听他说说精舍美婢  鲜衣美食

还有骏马华灯 烟火梨园

 

我其实也只是

痴想而已

那个人

早已躲进陶庵深处

长梦不醒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雪

雪落在城里

许多物件

就少了棱角

公园里的亭台楼阁

几棵树

仿佛都有了古意

 

雪落在乡下

一些荒凉会被盖住

包括那些生锈的农具

包括回家的路

深夜村口传来的狗叫声

似乎比人的一生  还长

 

雪落在一幅画中

有时候过于恣意

显得留白太多

画里画外的那些寒冷

和寂寞

已被一笔抹去

 

雪落在我头上

那都是熬白的往事

似轻实重

如果我双肩一抖

跟着晃动的

是体内的万里河山

分类:城市生活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山雪

李白取笔

只蘸了几点墨

信手一挥

燕山的雪花

就名扬天下

落于唐诗深处

其大如席

千年不化

 

我来的时候

北风正紧

雪花四散

只不过气势全无

伸手接住几片

瞬间即化

留几点黑  在掌心

我想这肯定不是

当年的墨

 

倒是燕山  苍茫依旧

山脚下

有赶路人

心事重重

匆忙而过

雪花围着他打旋

转眼就难见踪影

分类:山水之间 | 评论:0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8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