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落山了,我们回家

幸福存在于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之中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075166
  • 开博时间:2004-04-18
  • 博客排名:第1242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2-18

若芊我芊n

2020-02-1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里还能存在多久?

我很想念博客时代。可是这里登陆和发布照片太不方便了,不知道这里还能存在多久。

分类:想起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年12月25日的记录

美丽的梦境

         早晨六点半,闹钟响了,克格勃起来为儿子做早餐,我赖床再睡一会。就这一会儿,做了一个绝美的梦。

       黄昏,我和克格勃在云南的大石洞散步,他遇到一个战友,两人骑摩托车去不知道谁家串门,嘱咐我自己回家。我在转身回家时,看见几株很有型的植物映在低远的天空,天际彩云翻滚。我蹲下来拍照,从镜头里看见两个穿赫哲族服装的人骑两匹马从天边飞奔过来,他们经过之处,群山变成童话小城。

       我意识到那是高原上的海市蜃楼。待到景色恢复原状,有两条我从来没有走过的路,一条宽碎石子路,一条窄泥巴路,窄泥巴路是赭红色的。我选择红泥路走,走上一个蜿蜒曲折的坡,眼前一条笔直的小道,小道两边是赭色宫墙,小道斜斜地向天上去,尽头是蓝天白云。我飞跑,宫墙向后面退去,渐渐的没有墙了,路边远近高低全是黄色的花和红色彩叶:迎春花、连翘花、腊梅花、各种红叶,还有山坡上的大片玉米地,结了金黄的玉米。

分类:想起 | 评论:1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而复得

密码丢失很久了。还是很想念这个地方。千方百计把密码找回来,以后一定不再丢它。

分类:随笔 | 评论:5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油菜花开

虎渡河北闸入江口附近

油菜花开油菜花开油菜花开

分类:户外 | 评论:5 | 浏览: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边吃饭边讲话

晚餐时间是一家人团聚的时间,这个时候儿子最兴奋话最多。

他说:

我们重新分了小组,又换了座位。对于我来说坐在哪里都不要紧,只要不坐到教室外面就行。

如果小组积分高就可以整个小组优先选座位。我是小组挣分最多的。我每次举手回答问题都是经过思考的,不像有些人纯粹为了挣分而瞎举手。

我发现有的小组为自己计分弄虚作假,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对人真诚,不欺骗不作假,这是我的原则。

我对XXX很真诚,但他不如我真诚。不要紧,我做了应该做的,他怎么做是他的事,我心 里明白就行了。

分类:儿子成长记 | 评论:1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寒儿的婚事

    寒儿7年前就和牛粪离婚了。牛粪前妻死于车祸,肇事人跑了。前妻的亲戚生活状况都不好,牛粪是他们认识的地位最高的人,所以他们认为牛粪一定有万贯家私。有这样的娘家亲戚的谆谆教诲,在牛粪的女儿的思想里,后妈就是奔钱而来。寒儿与牛粪离婚,成为他们不断绝父女关系的唯一出路。

    在这之前,寒儿还有一段婚姻。两人感情实在不搭调,在儿子一岁时离了。离婚后与前公婆关系依然不错,那边有啥好吃的都喊寒儿去。两老去世也是寒儿帮忙张罗。寒儿与牛粪结婚后,偶尔会带儿子去西安前夫处过年——儿子毕竟要和生父有接触。牛粪每次都会为他们买票送站,还打点好一路吃的用的。

    话又说回来,牛粪对寒儿母子太过殷勤,连我都看不过去,撇开钱的事情不讲,继女有意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牛粪待继子胜过己出,离婚后仍然管继子的衣食住行和生活费,整天琢磨着弄点好吃的喊他们母子过来吃饭。寒儿的儿子与牛粪关系很铁,寒儿与牛粪也成了哥们。去年春节牛粪

分类:可爱的家 | 评论:8 | 浏览:7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上(二)

  

第二站,满洲里。

上午10点飞机降落满洲里时,看到地面上绿色缓坡起伏的山峦上的风车阵,很像《天线宝宝》中的景色。出机场,迎面而来的是凉爽的风和布满蓝天白云的穹庐,看得到边际的宽阔比无边的广袤更震撼人心。

汽车行驶在大道上,窗外如宽银幕风光电影,一栋栋建筑别致美丽,仿佛置身异国。到宾馆放下行李吃过午饭,迫不及待去国门。

孝和早晨赶飞机,缺乏睡眠,在飞机上一直看云,没有睡觉,到了满洲里依然精神抖擞,不放过每一处,风景、文字、照片他都一一仔细看来,别人半个小时游完的地方,他花两个小时。出国门时,终于累趴了。

来不及吃晚饭,孝和下午5点就上床睡了。我与克格勃相视一笑,关了灯和门,互相搀扶着出去度过我们的浪漫之夜。

所谓的浪漫之夜,无非就是逛街看夜景吃小吃。19到20度的夜晚,多么美好!没有蓝天白云盖顶,满洲里的夜却丝毫不比白天逊色,桔色灯光勾勒出童话般的街景,步行街上满眼的俄罗斯人,年轻姑娘美丽轻盈,中年妇女肥胖壮硕。

吃吃逛逛,气温渐低,冷得撑不住了,两人厮混到夜11点回宾馆,孝和依然酣睡。我们订的是间套房,外间有很宽大的沙发。我睡在沙发上,晚11点半躺下就深睡了,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晨8点。这么好的睡眠,只在儿童时代有过,我醒来大脑运转了好久,排查了多个地方,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满洲里。我尝到甜头,从那天开始的内蒙之行,我们尽量选择有沙发的房间,睡在陌生的沙发上,我夜夜安眠。

第二天去呼伦湖。沿路风光无限好,时时想停车步行。绿色山峦上错落有致的风车阵,大片灿烂无邪的向日葵,散发着野菊花和干草香味的大草原,梦想中的场景就这样铺张地呈现在我面前。

路上的景色牵扯了我太多激情,到了呼伦湖,已经有些疲惫。呼伦湖很美,但是周边的跑马场破坏了植被,马粪味主了宰整个游览区,很可惜。

中午在达赉湖边一饭店吃冷水鱼。北方人太实诚,量多,我们几乎将胃撑坏,还是剩下一大桌。下午安顿孝和在宾馆歇息,我与克格勃再次牵手出门。

记忆中与克格勃牵手逛街次数极少,几乎没有,这次出来,连续两次逛街,实在奢侈。

随便上一辆公交车,车上人极为友好,互相打着招呼,说话轻柔。街道不宽,因为人少车少,天蓝云白,显得宽阔洁净,车到一偏僻街道既不是起点也不是终点的站边停下,司机说:“大家等等,我去买瓶水喝。”乘客们安心聊天等待,好似坐在自家庭院里嗮太阳,克格勃跟随司机穿过花园去买水,见司机坐在花园亭子里,也在一边坐下,两人默默地喝完一瓶水,不紧不慢地踱步上车,继续前行到终点。

   下车见眼前绿毯般的山峦上错落有致的白色风车,大喜,快步奔向百米开外的风车阵。可是越走越远,到了山下,被诸多废弃厂房堵了路,换一个方向,又被灌木丛污水沟阻挡,走投无路之下,决定返回。

回宾馆,带上孝和,去逛农贸市场、小吃街和步行街。

逛的是路边自然形成的农贸市场,当地产的物品不多,大都是从外地运来。小吃街很丰富,孝和酷爱烧烤,而各色面食是我的最爱。克格勃吃一口烤羊肉串,叫道:“这羊肉是假的!”理由是肉太嫩且没有膻味,幸亏老板没有听到,我恨不得替老板掌他的嘴。孝和先吃了20串,接着又来20串,吃得眉开眼笑,我吃着肉串心中惦记着各色烤饼和手擀面,无奈肚量实在有限,只吃了两三样。

夜晚再次逛步行街。街坊们跳着广场舞,路边两名清瘦、高挑的俄罗斯少女和着节拍一边走一边跳芭蕾,姿态何其优美!!!她们的胖胖的母亲跟在后面,笑容满面。我出门没有购物的习惯,对于琳琅满目的商品没有感觉,但是对帽子是有兴趣的,因为颈椎病严重,冷天必定系围巾戴帽子。试了诸多帽子,个个都好看合适,对一顶紫色帽子动了心,克格勃说太像空嫂了,做作,于是作罢。(回荆州后看见克格勃照的照片,后悔)。

北上(二)北上(二)

北上(二)北上(二)

分类:户外 | 评论:5 | 浏览:7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上(一)

北上(一)

大家都说这个夏天荆州热得可耻。在天气如火如荼时,我们一家三口离开荆州北上。

起初孝和坚决反对我与他们父子同行,他认为有我在,他爸爸的注意力就在我这里,忽视他了。他爸爸则说,如果老婆不去,他万念俱休,哪都不去。多么感人那!我心知肚明,他离不开我——的勤劳和勇敢。

第一站,北京。住表妹小玲家。

孝和对小玲姨一家推崇备至。小玲夫妻毕业于国内顶尖学府高智商高学历也就罢了,关键在于他们的女儿萌萌优秀无比,孝和羡慕自惭之余,追根寻祖得出这样的结论:“爸爸妈妈太差了,导致我也很差,比不上姐姐。”

表妹住一大学家属院一楼,她家院子里有花椒树、香椿树、石榴树、月季花、无数的杂草和葡萄藤。草丛中有一黄鼠狼巢穴,穴中有一母亲带两只幼崽。(后来又来一只黑白母猫带两只小猫安居)

表妹为北京的高温向我表示歉意,而我们觉得这32度左右的天气太凉爽,简直要让人感冒。晚上在秋虫唧唧和小黄鼠狼吱吱声中入睡,早晨被太阳照醒,睁开眼看见爬满藤蔓的窗。

离开自己的家,睡在陌生的地方,我的睡眠总是那么好。我拖天扯地睡,每次醒来要想一会儿才知道自己在哪里。激励我起床的是买菜做饭。

不上班,有钱拿,做个家庭主妇的感觉不是一般地好。做早餐和晚餐是我最热爱最期待最崇敬的事业,我迫不及待等天亮和黄昏的来临,就是为了甩开膀子下厨房。

表妹家真是风水宝地筑巢引凤啊,不但引来了黄鼠狼和我们一家,还引来了黑白猫和华菊母女及表妹的姑妹母女,家里花泱泱10口人,为我大展宏图提供了热闹的舞台。

住在表妹家,幸福指数相当高:出门三步就是垃圾桶,从垃圾桶拐弯十步就是一小超市,超市分三部分:一部分卖包子、馒头、花卷、手擀面、豆腐、油条、杂粮、鸡蛋、调料;一部分卖新鲜蔬菜水果;一部分卖牛奶、酸奶和各类生活用品。我早晨打燃灶烧上水再出门买鸡蛋和手擀面,回来时水正准备开,此时放入鸡蛋或者面条正好。从小超市门口小路出去拐弯出一小门,是水果菜摊小吃巷,过一小马路是大菜场大超市小餐馆小饭铺,烧饼、烤鸭、豆花、烙饼活色生香物美价廉,让人流连忘返口水直淌。

每天早餐后各色人等奔赴北京各大景点场馆,我殷勤切切送他们出门后仰天花板长啸:“哈哈哈,现在是我的天下了!”

我的天下我做主:睡觉、看电视、睡觉、吃零食、睡觉、买菜、洗澡、睡觉、吃他们早晨剩下来的面包、牛奶、水果、睡觉、看电视、睡觉、逛街、洗澡、睡觉、做晚饭。

我最幸福的事情,是听到每天晚上大家陆续回家看见赤橙黄绿青蓝紫一大桌饭菜时发出的欢呼声。

这才叫休假,身心的完全放松。

当然,战友同学还是要见的。因为我们的到来,大石洞的老战友呼啦啦邀了20多号人,据说是17年来聚得最齐的一次。诸多过气帅哥美女身边带着青春逼人的帅哥美女——那是他们的孩子。

酒过N巡,男人们紧握着手说着车轱辘话,一遍一遍地恳求我:“让你儿子到北京读书,我管,我全管了。”

在战友中大范围、小范围、男闺蜜、女闺蜜聚过几次之后,现实与过往完美地交织起来,昏昏然不知自己是在北京还是在大石洞,是穿着军装还是脱了军装。孝和太爱北京,不

分类:户外 | 评论:6 | 浏览: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热又清凉

  

       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想不起来上次下雨是什么时候。白晃晃热辣辣的太阳,理应将一切烤熔,但是我眼前的东西都还在,没有任何东西熔化消失:道路边的树和草坪是绿的,楼下庭院里的丝瓜藤越牵越长,荷塘里绿叶粉花,水波在叶下时隐时现,菜场里瓜菜空前丰富,刷黑的道路很结实,走路提脚很顺利,鞋子没有粘在地上。

     

      家里大部分窗帘是我精心挑选的麻料,当时是冬天,到了夏天才发现这窗帘不遮光,外面大太阳,家中闷火小太阳,室内温度一般在35度,烤得人无处藏身。诺儿在我家呆了一天,脸上被晒出两大块黑锅巴,落荒而逃。朵朵暑假来我家,水灵灵白生生的姑娘,三天就变成黑泥鳅了。第四天她找了个躲太阳的好地方——厕所,于是她白天基本在厕所里看书上网听音乐。

      我的办公室朝西,落地玻璃墙,窗帘也是不遮光的,沙发已经被晒裂口了,我在这阳光的沐浴下,汗流浃背,淘淘自得。皮肤早成古铜色,衣服上东一块西一块不规则的白色盐渍,无人敢进我室温高于38度的基本不开空调的办公室。

      人们见面打招呼,只有一句话:“热。”

      我诧异:“热吗?我从未感到热。”

 

     岂止不热,简直是清凉。

     每天早晨都有粉红的霞光、高远的蓝天和变换的白云,每天晚上,气势恢宏的晚霞映满大半个天空,半夜,或皓月当空或星星伴月或繁星点点,时时有风从天空、从大地、从树梢吹来。

     我的心并不静,却时时感到清凉。有时半夜醒来,到阳台的秋千上坐一会或者到楼顶露台上站一会,万家空调机轰鸣着,我突然发现今年夏天还不曾停过一次电和水。

 

    每天手机上都会收到天气预报,一成不变的36度。荆州的天气预报很准,不过现在我对它有些怀疑,虽然我不觉得热,但是,39度,40度是肯定有的,为什么不敢报出来呢?

分类:现实 | 评论:2 | 浏览:6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色生香

  

        这几天右边头部面部疼得厉害,连梳头都会疼得跳起来。

     

       昨晚梦见在一农家,似乎是徐阿姨的家,我到屋子后面,一片开满小白花的茉莉,芳香袭人。走过茉莉花地,见无边白茫茫的花海,细小的花朵在空中飞舞,在地上聚集,散发出桂花的幽香。我想:这是什么花?蒲公英?芦花?柳絮?都不是啊。然后有个画外音告诉我说:这是雪绒花。

       又到了一片高山草地,油绿的草,像在西藏的某处,又像是“神十”落地的地方。我远眺天地连接处,一道金光插进天地之间,刺得我眼睛一机灵,原来是太阳出来了。

 

      这样梦着,直到早晨五点半醒来。窗外灰蓝的天空,浅灰的云朵,等待太阳将它们染成浅蓝和浅白。我习惯开窗睡觉,连纱窗都要打开,又喜欢躺在床上看天,要不要在窗台上养一些花草,来装点我睡前醒后的梦,这个想法每年要随机冒出来好几次,最终不了了之。

 

      到楼顶做卫生,南风佛面,太阳未出,在这样的清晨劳动最最幸福。近处的湿地公园已经修建好了,楼下红色屋顶掩映在绿色树木之中,人工小河在一栋栋楼间缠绕着,那些勤快人家的篱笆上开满花朵。我家楼顶的角落里上长出了几颗野草,而屋顶烟囱旁的那颗小树已经枯死了。

 

     穿过菜场去上班。这个菜场是在路边天然形成的,原生态卖家多,他们的瓜果蔬菜直接从菜地到市场,没有中间环节,新鲜又便宜,卖相也诱人——菜根上有泥土,瓜果上有树叶。

我一路走着,咬紧牙关不停下来买东西。血桃、白桃、梨瓜、藕带、带虫眼的小白菜、嫩的南瓜藤和红薯滕,这些都绊着我的脚步。  

 

     我踉踉跄跄地走出菜场,来到办公室。越来越喜欢这间15楼的办公室了,没有蚊子和白蚁,没有霉和关节疼,在这里我晕晕乎乎的每天中午都能睡着。办公室是我另外一个家,我在办公室储备了零食、奶粉、衣服、鞋子,还有被褥行李,如果我和克格勃吵架了,如果我没有另外的房子可以去,如果我没有闺蜜亲友可以投奔,我还可以在办公室安居乐业。不过这点用途永远用不上,如果我和克格勃吵架,离开的肯定不是我,也不会是他,我们都没有赌气离家的习惯。我生气不会过10分钟,我不生气了,他自然不好意思生气。

 

        孝和放假了,克格勃带他上班,中午父子吃食堂,食堂伙食好,有稀饭有干饭有馒头,五菜一汤,菜就不说了,就说那汤吧,实惠得很,一大碗汤里,有N快排骨玉米冬瓜海带啥的,其实就这碗汤就足够了。中午克格勃打电话来,柔声说:“我来接你到我们这边食堂吃中饭吧?”脸皮真厚啊,他要把家搬到食堂了。

 

    &

分类:想起 | 评论:8 | 浏览:7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6月19日,随便写点

  

忘记今天是6月19日。妈妈去世已经16年,时间过得实在快,我很久没有梦到她了。

 

上月办公室搬家,从江景别院搬到闹市高楼之中。我的办公室在15楼,大面积的玻璃窗外是林立的楼房和高架桥上呼啸的车流。窗户几乎是密封的,只有一扇窗能往外推出十多厘米。一个月来我处在缺氧之中,昏昏欲睡却不能入睡,听不清所有的声音,记不住任何事情。

 

想到以前的办公别院,恍如隔世:摇曳的树影,浩渺的长江,密密麻麻在地上觅食的鸟儿,墙上的壁虎,院中的黄狗,盛开着的栀子花,结满红绿色果实的油桃树,古塔下票友们哀婉的《贵妃醉酒》和《游园惊梦》。

 

大楼里有成百上千的人上班,以美女多出名,电梯里全部是女性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可是一个月来我几乎没有看见美女,看见的只是畸胖或者畸瘦的女人,穿着极不讲究,缺少美感和韵味,神情木然,绝大多数都在争分夺秒地低头玩手机。其他同事都有同感。

 

端午前后,陆续有七天休息日,照例到周边走走。去了熊家塚、新马太(新厂、马山、太湖)、南平,两次去了北闸,去北闸的大堤极美,克格勃开了皮卡车飞驰,女人小孩站在车厢里迎风欢呼,高高的蜿蜒的大堤,堤下两边是绿的草坡和树林,一侧树林边是金色的长江,一侧树林边是广袤的田野。兜风的感觉太好太幸福,而且这幸福很容易达到,一辆十几万元的皮卡车,交20元过桥费,下桥拐弯上堤,就ok了。

6月19日,随便写点

6月19日,随便写点

6月19日,随便写点

 

 6月19日,随便写点

6月19日,随便写点

分类:户外 | 评论:7 | 浏览:6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民的好书记王老太

  

    1995年在一个会议上第一次看见王老太,被她的老和丑惊住了。瘪瘪的柿饼脸,布满黝黑的成片的黑雀斑,头发烫得枯黑,细小丝丝的卷卷蓬着,松弛的大眼睛宽塌的鼻子,像黑人老大妈。这么老的人还在上班?

    当时王老太正在发言,憋曲的普通话,激昂的语调,拳头紧握。我说这老太很精神啊,哪的?有人告诉我,是一个基层支部书记,年龄46岁。

    46岁的人,有着76岁的相貌和30岁传销领袖的精神。

    王书记的确有无穷的激情和精力,她冲锋陷阵,能力无边。她想办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上到市长、书记,下到办事员、老百姓,没有不买她帐的,原因是:她口若悬河,殷勤切切,一心为公。

    王书记带领一班人拼命工作,为她的党支部争取了许多荣誉,最高到全国先进党支部。她还帮她的搭档和干部争取了个人的荣誉,在她的嘴里,一切功劳都是别人的,过失都是自己的。她像牛皮糖一样缠着那些强势部门和相关企业,争取到资金和帮助。在纠缠过程中,与各路人员结成朋友。

    各路人员也牢牢记住王书记,密切注意她的动向——他们在等待王书记退休。王书记满满当当工作到55岁,终于退休了,成为王老太。那些曾经被王老太用无私的真情逼得无路可逃的企业和部门,争先向王老太发出邀请,返聘她去工作。

    王老太选择了一个民营企业。只有高中学历的王老太学习工作两手抓,一方面她超质量完成难以想象的繁重工作,一方面学专业,学外语。很快她就能独立带队出国考察了,一行人全靠她用英语与老外交流。她完成硕士课程之后又考上了博士班,在60岁时成为某名校博士班年龄最大的学生,当了班长,63岁她拿到博士学位。

    现在,王老太很有一社交老名媛的架势,穿着很得体,化了妆,比40多岁时年轻漂亮了许多,经常参加演讲活动。在演讲中一般最后一个压轴出场,其自我感觉也如明角政要。

    通过几次接触,我发现王老太有三个特点:一是见面必定拥抱,二是说话间一定举起拳头说“加油”,三是结尾一定有大串英语。而且无论何时何地,王老太坚信自己就是那颗最耀眼的明星。

    一日,我向有关部门推荐王老太参加一个官方重要活动并发言。主办方有些忐忑,因为会议有省委领导出席,一再问我王老太可否,我说:王老太的气场,那是肯定比省里领导足,我担心的是她说太多的英语,发言超过太长的时间。

&nb

分类:现实 | 评论:7 | 浏览: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春天的图片,除了浓艳还是浓艳

  

寒儿反对我上照片,说看腻了,“有一种一年四季吃猪蹄子、猪蹄膀、扣肉、回锅肉的感觉”。鉴于她说的食物都是她的最爱,我可以理解为我和我的照片都是她的最爱,但是请一定要换点清淡的花样。

我换了,我从猪蹄子换成牛腩煲,再换成烤全羊。

这个春天的图片,除了浓艳还是浓艳这个春天的图片,除了浓艳还是浓艳这个春天的图片,除了浓艳还是浓艳这个春天的图片,除了浓艳还是浓艳这个春天的图片,除了浓艳还是浓艳

分类:户外 | 评论:10 | 浏览:6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梦

春天多梦,现在能记下的,是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的梦。

 

前晚:鲜花之旅

我带孝和坐敞篷火车,在广州与漠河之间来回逛。火车是长木条座椅,每节车厢用半米高的木栅栏围着,车速很慢,可以在不停车的情况下自由上下。全程在森林里穿行,森林很开阔,铁轨沿路铺满鲜花和绿草。

车上没有厕所,上厕所就下车在树林里解决,然后再随便爬上另一节车厢就行。我在漠河一开阔的草地下车,火车带着孝和返回广州去了。我正在找厕所的位置,却见空中许多花瓣纷飞,飞到一起聚集成五个花字“厕所由此去”,这五个字低空飞着,把我带到厕所后就消失了。厕所是一个用木栅栏搭成人字顶的大花棚,每根木条都被藤蔓鲜花缠绕,我在里面走了一圈就出来了,沿着一条小径走一会,看见虎渡河。河边悬崖峭壁,怪石嶙峋,走到水边,却见芦苇浩荡,天水茫茫。

 

昨晚:曲折之旅

克格勃开车带我翻越一个高坡,遍地泥泞。下坡更险,全是“之”字大拐弯,我看见泥中多处有汽车翻毁被埋。惊心动魄走完全程,来到一片内有荆棘的树林,克格勃抱着我穿行

分类:现实 | 评论:6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玻璃心

玻璃心

从昨天到今天,我的状态很微妙,时刻感觉到自己有一颗用很薄很脆质量很差的玻璃做成的心,它小心翼翼地工作做,在我胸闷气短心慌的情况下维持着我的生命。

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找到原因。就在克格勃发给我这张上周六诺儿的照片时,我找到原因了。

上周六,也就是大前天,我因为无法推脱的原因,必须中午下午和晚上都要去饭店、卡拉OK厅和电影院度过。那天的天气特别好,晴空万里,云淡风轻。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在污浊的歌厅里昏昏然熬时间,克格勃带着寒儿和诺儿去乡下看舅舅。他们打电话给我,想把我喊出来,可是我没有听见电话。

我从上午10点多钟熬到晚上11点多钟回家,当我躺在床上时,我想,天堂也不过如此吧。

那天克格勃他们走的是村村通小路和长江大堤,去沙滩是必须的,诺儿在彩霞满天中,克格勃为她拍了一张。那个时候,我正在歌厅刺鼻的气味中嘈杂的噪声里苟延残喘。

周日和周一,也就是前天和昨天,我又因为无法推脱的原因在外吃饭,吃到8、9点多钟才回家,每天晚上和克格勃一起走城墙5公里的项目,已经三天没有坚持。三天来,我的活动量为0,吸养量为负数。

于是,我那原本柔软风情、化有形于无形的心,变成了一颗易爆易碎、时刻存在的玻璃心。

 

 

分类:户外 | 评论:6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9页/8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