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9597
  • 开博时间:2010-11-17
  • 博客排名:第22828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关于常识与狗屎的韩寒是非题:怎样看待如此张好古?

  扯蛋之前,先摆两道是非题,各位随意答或不答:
    1.一个几乎不读书,口头表达言词单调肤浅,语文不佳、避不参加笔会笔谈等活动,避开文学创作话题等的正常人,是有可能在少年时真正研读过《管锥编》、《二十四史》等级别的煌煌巨作,并于少年时引经据典,一气呵成,文不加点地独立写出优秀长篇小说与老道杂文的。
    2.只要推出的作品本身具有一定质量或意义,那么若通过制造包装偶像的方法推出某虚假作者,并由此获取巨额利润的行为不属于欺诈,不应受到揭露与批评。
  
    很多东西是只需用常识判断的。比如无云不下雨,无风不起浪等等,当然不能排除或者由于地震海啸神秘异形等原因,可能会极偶然地出现碧空骤雨,平地巨浪等现象,但你如果要说这是地球上某某神秘国度的常态,而且十几年来一贯如此,那几乎就是神话传说的范畴了,至少你不会在没有确凿的亲睹或考察的情况下承认这是真实的。文章也是如此,除非神创梦笔,苍白空乏的大脑。。。。。。。
  
  (略)
  
  完整原文链接:http://www.tianya.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怪哉:韩寒何不现场亮笔或辩论对质以封悠悠之口?

  《杯中窥人》、《书店》等等诸多文章,究竟其笔力视角思路如何,大家尽可凭自己的见识与洞察力自判,无论赞赏、佩服或是质疑,都是个人意见,有发表的自由。我只觉得此事诡异在一点:若是我,只要文才在我,胸有点墨,那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到如此复杂?
  
  韩寒如今举起法律武器,看似决绝有力,实际上使自己踩到了最后一道防御红线之后,败固名裂,胜亦自伤,终究不能解脱有人捉刀之嫌。怪哉,既然质疑的是能力问题,真假问题,那么韩寒也已经博客反击,频频虚空接招,又何以不选择公开直接的亮笔来自证能力?用法律来裁决文才高下,胸中笔墨,那好比开辆坦克熨衬衫,衬衫可能是压平了,可更可能是再不也能穿了。对于韩寒,最好最直接最有力也最简易的应对方法就是亮笔,用能力征服一切,终南捷径啊。
  
  由读者或网友推举候选的出题与评判人员,韩寒完全可以自己从中挑选其认为可以信任的人,然后请第三方公证与直播。题目类型可以多样化,韩寒可以自由选择,也不一定长篇大论,或者口头谈话,或者你来我往的现场短小笔仗亦可,只要过程完整,有可信的现场监督,只要笔亮寒光,哪怕只是寒光一闪
分类:日扯一蛋之回忆系列 | 评论:1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时能出现the Daily Show,扣扣熊报告这样的节目,咱

  看电视又见周立波上秀,仍旧是那么有腔调,不过似乎略显苍老了些?如今用语闪烁,半雅犹俗,比之先前在剧场里的笑侃三十年等等里面频频出现的入骨的锐利与调侃,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隔”还是“不隔”,是王国维对词阕境界高下的试金石,这同样也适合于如今的很多评论性节目或者山寨脱口秀,**秀之类,隔着靴子搔痒,隔着夜炒剩菜,用的还一大半是网上千百万人炒熟的原材料,所以加再多的油盐酱醋也成不了活色生香的佳肴了——不是那个味。
  
  时论性的节目要的是这个味:鲜活、辛辣、爽口、过瘾。搞这个要有做广东料理的识见和食遍天下的毒舌,什么都可以拉来作刀下之鬼,什么都可以拉来作俎上鱼肉。
  
  说着说着我又要习惯性地扯老美了。像囧叔、扣扣熊,包括柯胡子等等,那都是嘲人不倦的神勇幽默天才,无论克林顿的拉链还是众议员的JJ,无论米国女政客的惺惺作态,还是埃及前总统的雷人讲话,无论米国国会的篡改强奸定义,还是奥巴马的前言不搭后语,统统都可以拿来做笑料,而且不论是洞察能力还是调侃能力,无论语言的组织还是包袱的设计,无论舞台的规模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5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泪滚滚的时候,安徒生童话已死:是谁熄灭了人心中最

  天雷滚滚,无所遁形,无从解释。小时候看电视,一道闪电劈开葫芦,跳出来的是勇敢善良的葫芦娃斩妖除魔,拯救苍生,维护正义,很是让年少的我热血澎湃,后来看封神演义,闻太师封为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那也是个善辨忠奸的神祇,听老人说天雷是神降天谴,搞得我至今对很厉害的雷都有点惴惴,常常会暗暗搜索自己干过的亏心事,念几句忏悔自赎。
  
  葫芦小娃痛恨的是蛇蝎鬼怪,雷部正神殄灭的是魑魅魍魉,而现在,我终于明白这些统统是童话,只是让小孩子相信的话。童话在现今早已经out了,因为它太讲究善良,太讲究美好,太讲究呵护生命,太讲究善恶分明,太讲究从人性的一面去看待这个世界;不仅仅是童话,即便是比童话更少孩子气的传奇、小说、纪实文学之类,也统统out了,只配哄哄小孩子,因为它们还是在惩恶扬善、张扬人性、尊重生命、求真求实里面转圈圈,一言以蔽之就是简单,天真,幼稚——这句评判相当给力吧。
  
  现在流行的成熟做法是相信速度,相信奇迹。这种速度和奇迹是全方位显现出来的,在多个领域闪光发热,熠熠生辉。包括豆腐路桥,高速子弹头等等之类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的速
分类:日扯一蛋之自说自话 | 评论:4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图:五道杠的娃娃官与缩在角落的奥巴马

  今天上网看到一组娃娃官的照片,这娃娃年不过十二,官居少先队总队长,佩五杠臂章,从照片上看,确乎似浸淫官场已久的老干部,威仪派头十足——举手投足间隐隐似有风雷之声,恰似: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接下来无数的伟岸身影重重叠叠涌入脑海,从嘎子、潘冬子一直到王二小、红孩儿。。。这些孩子共同的特点都是中华童子早当家,不爱童装爱武装。


  
  五道杠,像极了一把云梯,似乎踩着它可以攻城略地,甚至有望登天。只是如果仔细看看镜头里这把云梯下面云集的都是些小孩子,都顶着盔贯着甲,这把云梯的意义确实有点非凡。想起某地方台电视节目曾经让几岁的儿童戴上拳套相斗——一个是商业秀,一个是政治秀,都是拿孩子来做广告道具。只是有些大人甚是乐于让自己的孩子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3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忠啊,请允许我和你谈谈道德好么?

  美忠啊,对很多人先前对你的恶劣态度,我一都贯是不太赞成的。其实你的委屈我大致还是能体会一些的:拿“跑跑”这诨号搞人格戏谑尚可理解,而作道德评判则有些过分,而且评判中也不乏高标的假话。美忠你震后的言行所激发的讨论,提示了很多人“反伪君子之道而行”的回归本真,单看这一点,客观上也是有其积极意义的。
  
  事情终会渐渐平息,而你最近又说话了。我要说的是,我认为你说的大多都是对的。绝大多数人确实不配谈道德——贪官不配,鹰犬不配,刁民不配,所有和男盗女娼、鼠窃狗偷、蝇营狗苟、自私自利的思想沾边,行为挂钩的人都统统不配。这样看来,确实没有几个人可以侈谈道德,尤其是单方面地拿道德做制高点俯视他人,对普罗大众妄作judge,这种对芸芸众生专拿道德说事的做法,在政治上首先就是不正确的:谁又比谁更高尚呢?尤其当在道德乱世之时,伪君子咱见得太多了。
  
  但是先打住,美忠啊,所有这些不配谈道德的人,是否不可以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并无权据此对人与事做道德评判?人心中真的没有自己的一杆秤?当你这样说的时候,是否存在自我道德优越感?我还是想和你就这问题扯扯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2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晨地铁里听几个练武术的闲聊,别说还真有料!

  早上难得坐回地铁,天有点阴雨,人流也挺大,既来之则安之,我就靠在角落里闭目养神。过了两站,挤上来四个穿各色锦缎子练功服的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晨练老人见得多了,练功的年轻人倒是少见,于是稍稍留意观察。
  
  其中一个高挑男子,绿衣白裤,身背一口松文古剑,身高有一米九十挂零,仰头对身旁另一黄衣男说:“听说了吗?牛大侠要和印度古瑜伽宗师纽辟切磋了,你不是练密宗瑜伽内息的吗?你说说牛大侠到底能不能取胜啊?”
    
  那黄衣男低头看他,一脸不屑地撇嘴一笑:“他还不能和瑜伽大师相提并论。”
    
  绿衣男一听就急眼了:“不见得吧。牛大侠年逾百岁,却仍功利深厚,金刚砂练出来的肉掌,掌力那么雄浑,连美国军内武师都曾被他打得吐血数升而亡,纽辟大师虽然也很强,但未必能抵挡得住牛大侠一双肉掌吧。”
    
  黄衣男摆摆手打断:“牛我知道,不就是自称当过三十年镖师,后来曾经护送敌后武工队,孤身击退过十几个日本兵吗?他的掌法我知道,真的还算不上最上乘的功夫。你学的这个门派过于讲究刚猛,我劝你还是
分类:日扯一蛋之回忆系列 | 评论:5 | 浏览:6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玫谨教授于犯罪心理分析过程中的反移情倾向分析

  首先郑重声明:本人未受过任何正规的心理学专业训练或培训,无任何正规的心理学受教育背景。本文纯属出于一时个人兴趣所作的即时小文,体例不堪,内容粗劣,凡有极度谬误之处,欢迎任何专家或非专家批评指正。
  首先说明,本人认为本文的李玫瑾教授在多次公开分析药家鑫案时,带有明显的反移情倾向。(同样在马加爵、邱兴华等案中,也有此类倾向)。以下试做粗浅的论述:
  
  1.李教授的反移情倾向观察
  
  1.1 反移情概念的界定
  反移情,也称被称为对抗移情或逆移情。和移情一样,反移情也是个体企图掩盖压抑和否认的一种潜意识现象。指的是心理咨询者或分析者面对来访者或分析对象时,把压抑在潜意识中的情绪内容(对某人的喜爱恶憎等)转向来访者或分析对象的现象。
  经典、传统的概念源于Freud,认为移情是病人经过自由联想,将儿童早期所受挫折或创伤(真实的或幻想的)及其所带有的强烈情绪逐渐暴露出来,向外发泄,并把这种情绪转移到对象身上,来访者或分析对象变成了咨询者或分析者爱或恨的对象。Freud认为反移情对心理分析治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6 | 浏览:6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见闻见闻,芝麻开门;国人国人,速学英文!

  最近虽然外面事挺多,我却很少上网,我是指很少上网交流看帖。前日稍稍得空,上来看了一些言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令我很是惊讶!很多人几乎就是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还比不上我这个整天忙着工作、网购、连XWLB都不看的半宅。
  
  可就是这样两眼一抹黑近乎无知,很多人也有gall指点江山,评论指斥,虚拟专家,这当然没问题,发表意见是人家的权利。只是我多少惊讶于他们所表现出的信息储备状况,如果不是有意选择性屏蔽的话。
  
  其实也应该不算很惊讶了,对于所谓认识水平和知识视野,我从来都不敢高估。可是每次又都会感到失望甚至绝望,历次都证明了这一点,教育这个东西任多重,道多远,暂时是看不到什么明确答案的。其实很多东西,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也是扫粪脱盲的途径。新鲜的思想,充分的信息,透彻的思辨,谁都不是能凭空得到的。所以大家要好好学习,构建学习型的社会。怎么学?我觉得学英文还是被很多人忽视了。
  
  一年前写过一篇小文叫做:不打算好好学英文=放任大脑偏瘫,也是想表达类似的意思。其实英语的分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6 | 浏览: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出租司机对我说:我们早晚要吃他们的苦头

昨日坐出租车。车上的广播里正在播报北非某大国的军政力量遭遇外来打击,挺严峻挺遗憾挺关切的口气弥漫着整个车厢。

我很习惯这种风格。该北非国家前一阵数十日国内血腥,敬爱的上校对民众大施屠戮,用民脂民膏收买非洲雇佣军,号称要挨家挨户灭尽其治下的“老鼠”,当时我们对此鲜有报道,只一句动乱轻轻带过,如今的严峻遗憾关切,来得一如既往地有水平——及时雨,呼保义。
  
出租司机年约五十余岁,挺和气挺普通胖胖的那种。但听他幽幽叹口气道:“看来我们早晚也要吃他们的苦头。。。”
  
我没有接口,因为我在想他说的话,我不太明白两点,一是“他们”指的到底是谁,是谁会让我们将来吃苦头。二是“我们”又指的是哪个“我们”。
  
数秒之后,他又接着说道:“M若在,谁敢动我们。现在我们太软了,看着吧,早晚要吃外国人苦头。”
  
我顿时似乎明白了那两个疑惑问题的答案:“他们”指的是外星人,“我们”指的是放牧者。
  
被牧着的人们快乐地过着幸福的猪、羊、牛们的生活。他们不
分类:日扯一蛋之自说自话 | 评论:13 | 浏览:6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烟花爆竹姓不姓暴?

  有点知识的人都必须知道,燃放烟花爆竹是一种最最最最古老的优秀传统,相比从殷商时代方才出现的元旦祭祖、拜年、守岁等活动,放爆竹的传统更加久远牢固。自从有了人类以来,不,应该说自从有了我们中国人以来,在几十万年的悠悠岁月中,烟花爆竹自始自终伴随着华人的进化、成长、繁衍。。。
    
  文化是需要震撼的,所以我们的文化少不了要大鸣大放。烟花爆竹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宝贵遗存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6 | 浏览: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号线青年女子舌战中年大嫂:我就是败类怎么样了?!

昨日下午五时许,于人民广场登上一号线往富锦路方向地铁。未出数站,大约在火车站吧,因进出旅客交缠,颇为混乱,只听的一年约七旬的本乡老者喃喃道:“膏鹅嘎度尼基额宁抢座位,组得厕哦,素则忒推版嘞。。。(和我这偌大年纪的抢座位,真的做得出来,素质太差!)”
  
老者显然颇为不平,愤愤然重复数遍。终于引得众人皆侧目,此时但见老者面前座位上悍然坐一青年女子,衣着倒也普通,身材丰满,披
分类:日扯一蛋之回忆系列 | 评论:8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春运,广场上的孔子早就告诫:父母在,不远游!

春运又轰轰烈烈地展开了。本人多年不曾逢其盛了,犹记当年大学时曾走过几遭,着实是波澜壮阔的人间奇景。如果在火车站空中架一个摄像机,你会发现所有拍摄一部大片的场面与灵感:蚁群一样奔涌着的人们,背着约等同于体重的大小背囊(毕竟是人类,无法做到蚂蚁那样举起自身体重数十倍的物体),向着一列列火车围涌而上。已经登车,可没有来得及关上窗的蚁族,必须承受盗匪般攀窗而入者的践踏。。。如果把镜头升高再升高,这样的壮阔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8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代诗坛的双峰并峙:李白才高还是杜甫辞工?

李白与杜甫,不世出的两大天才诗人。李白号称诗仙,杜甫尊为诗圣,这已经大大超越了对普通诗人的评价,甚而带有某些神化的尊崇了。天才本身或者真的不可以比较,难分轩轾,但是具体到某一些方面,就诗论诗的话,就像刻意去比较关羽和秦琼的武艺,还是可以在某些方面较量长短、一分高下的。郭沫若就做过这样的事情,写过一本以“扬李抑杜”为核心思想的专著《李白与杜甫》,由于文中刻意迎合某倾向的意味过于明显,现在读起来就颇受
分类:日扯一蛋之文史百科 | 评论:3 | 浏览:5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压,力很大呀?!

说两件事儿,一远一近。其实也不是两件事,差不多就是一回子事。

小时候学过一种形容黑暗的表达法叫做:伸手不见五指。可那时候我很疑惑,因为在我当时所经历过的最黑的环境下,似乎都还能分辨出五指来。现在,尤其这两天,绝对信了——不光是伸手不见五指,基本上是扇了你一耳光,留一个大红手印子,也可以声称这手其实没长手指头。
   
像教父,四海兄弟,美国黑帮,杀
分类:日扯一蛋之杂谈乱评 | 评论:6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