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弓博客天涯名博

“救月有矢救日弓,世间岂谓无英雄?——吴承恩”张弓搭箭,快意恩仇,作为职业写手,宁可说不出真话,也决不说假话。如果有传统媒体下载发表,请告知我:pei2866@163.com,并按标准及时支付稿费,谢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26
  • 总访问量:9601060
  • 开博时间:2006-02-08
  • 博客排名:第8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6-03

小雄鹰2012

2020-06-02

小奋青滤pe

2020-06-02

冷自知胺

2020-06-02

费尔奇圆

2020-06-02

天一蓝2019

2020-06-01

新水半塘

2020-05-30

天空绿橙

2020-05-29

童海林

2020-05-29

盘石湾2017

2020-05-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晓剑是个有钱人?

       认识晓剑很多年了,我从来不知道甚至不以为他是一个有钱人。说他不是有钱人,理由多多:一是他是作家,但不是畅销书作家,靠稿费很难先富起来;二是他吃住行都很简单,看不出像有钱人;三是平日里手头捏的很紧,做派不像有钱人。

      但是在年前,也就是2020年1月16日上午,晓剑做了件事:个人向海南师范大学捐资1100万元设立“晓剑文学奖励与扶助基金”,并捐赠了大量的个人藏书、书稿、字画,在海师大新校区图书馆筹建晓剑书斋。

      此举让我大吃一惊,晓剑不仅有钱,而且还很舍得。由此可见,判断一个人也没有钱,还真不能凭经验了。晓剑作为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有钱人,我问他是不是“裸捐”,他回答说“还留了一条裤头”。看来,隔“裸捐”也就只有这点底线了。

      我认识晓剑,是因为海南电视台做一档“老爸茶坊”的谈话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武汉封城满月日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今天是武汉封城满月。一个月过去了,武汉人民还过得好吗?

      武汉是最先封城的,人们还记得这个日子,后面还有许多地方接着封城,除了他们自己,别人大概都记不得封了多久?啥时候解除了?

      不管别的地方哪天解封,海南已经开始陆续恢复开工了。这并不是海南的决策者胆有多大,这是因为如此一刀切的封城,时间长了,谁都扛不住。早就有段子归纳,感染上了,2%的死亡率;没饭吃了,100%的死亡率。所以,海南提出重点工程复工率要应复尽复原则,发展还是硬道理。

      当然,面对疫情,人们也在思考,防疫除了封城,还有别的办法吗?封城除了一刀切,还有更精准的方式吗?隔离除了硬核,还能不能更人性化一点?防控是必须的,防控如果过头,不计成本,不讲方式,成了败家子,这还需要,还能持久吗?

      武汉封城,只是关门,但有的地方开始了挖路,阻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国家与老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声也悲。武汉一位肺炎患者的遗书,感动了天下人。遗书说“我的遗体捐国家”,于是,媒体称之为“七字遗书”。

       其实,这份遗书不止七个字,后面还有“我老婆呢?”

      有人遗憾,问为什么不说“11个字的遗书”?作为一名中文系的学生,一名曾经的语文教师,从标点符号来看,前面7个字是逗号,话没说完;作者的重点其实在后半部分,结尾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死者有什么放不下的,不是国家,而是他的老婆。

      不知为什么,我们的媒体只管公布了前面的7个字,隐瞒了后面的4个字.也许,作者还有编辑认为,前面7个字是正能量,算高大上;后面的4个字则儿女情长,有损我们一直宣传的正面形象,不说也罢。上网搜索,网上的有些截图,居然还真把后面的4个字涂掉了。

      这份11个字的遗书尽管短得不能再短了,居然还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死的人怎么活?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希望,但不是一种必然。因为有很多大难不死的人,后来活得很艰难。

      人类与瘟疫的斗争,每一次都是人类胜利了。证据很简单,如果人类失败一次,人类就不存在了。所以,千古艰难惟一死,但活着往往比死去更艰难。

      网上有一条让人心酸的段子,画面上是戴着口罩,急匆匆赶去上班的人。旁白是“假如感染上了,只有2%的死亡率;如果没饭吃,是100%的死亡率。”更有跟帖说:“你没穷过,不知道贫穷更可怕。”

      武汉封城快有一个月了,雨水已过,惊蛰快来,大地正在苏醒,尽管我们还不得不蛰伏在家,但更多的人 在考虑,不死的我们该怎么活下去?

     有人调侃,有吃有喝,还有网络,这样的日子,就是一直

分类:时评 | 评论:3 | 浏览:1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难当前,注意表情

      团中央刚刚上线的“江山娇”和“红旗漫”只活了两天,有行家点评,说是关键时刻这虚拟偶像用错了表情。武汉还在生离死别,全国还在大难当前,这个时候出来煽情,那不是找骂么?

       确实,当全国人民都被新冠病毒留置,微信朋友圈里爆出的画面让人潸然泪下,这个时候,谁还有心事去陪你苦中作乐?江山多娇,红旗漫卷,这好比深更半夜叫唤的公鸡,出来早了,不杀你杀谁?

      很早时候,有一首很流行的歌曲,歌名叫着《血染的风采》,董文华唱的,很煽情。但是,在前线的军营里,家属们不得不联名叫停这首歌。因为他们实在受不了,大喇叭每天唱着“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

       前几天,微信上的一条视频让人感动,盐都自贡的市委书记送别来湖北支援的医护人员,叮嘱他们,“一定要回来,一个都不能少!”老公追着汽车叫喊:“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疫当前,该做什么?

      弱弱地问一句,有谁知道“江山娇” 和“红旗漫”是谁吗?

      这还真应了当前一句“手慢无”的俗语,如果不是百度还没删除彻底,很多人都不知道,2020年2月17日,共青团中央宣布,共青团旗下的虚拟主播“江山娇与红旗漫”正式上线。

      很快,江山娇和红旗漫就消失了。据悉,这是被网友给骂死的。有人感叹,现在的读者口味高了,队伍不好带了。

      无独有偶,一则《湖北疫区一线记者的困惑:问题都捂着,丧事当喜事办?》也很快被删除;网上对让女性医护人员剃光头的新闻一片骂声。现在,一些还在一线采访的记者都很困惑,读者爱看的不让写,我们写的读者不爱看,大疫当前,媒体该做什么?

      其实,媒体做不做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孝感戴红袖标的人进家砸麻将桌,不是媒体报道的;新冠病毒的源头到底咱那,也没有媒体报道;浙江邵逸夫医院支援武汉,到底遇到了什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闭关读胡适所感

      今年这个鼠年的年,可谓过得空前绝后了。自驾车两天回湖北,回来开了3天,然后在酒店隔离12天,回家后宅在家里又有了12天了。今后还要宅多久,谁心里都没底,还是安心读书吧。原以为自己读了很多书,但真的静下心来读书之后,才发现以前读书和现在读书的感觉真不一样的。

       在酒店读完了两百万字的《南渡北归》,书中用了大量的篇幅谈胡适。胡适在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中间都很有知名度,但我们对于胡适很多时候是站在批判的角度看的。记得当年在大学,老师介绍胡适,引用最多的就是这样一首打油诗:

      两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戴个红袖章,就能打砸抢?

      防疫就是战争,面对疫情,很多地方很多人都行动起来了。有的县宣布进入战时管制,有的村设起路障,更多的是出现了很多戴红袖标的志愿者或者是执法者。应该说,这些都是不得已,都是为了大家好,中国有个习惯,就是只要目的是为你好,手段如何并不重要。

       但是,网上一则视频刺痛了众多网友,三个人戴着口罩在家打麻将,几个戴着红袖章的人进来,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砸了电动麻将桌。稍遇反抗,立即几个大嘴巴子。有人追溯,事情发生在湖北孝感。

      其实,这样的视频还很多,江苏有将居家隔离的人家大门用金属焊死,戴红袖标的人见到没戴口罩的人上去就是几耳光……

      有人感叹,这些人开始膨胀了。看标题,似乎防疫战胜利在望,这些人居功自傲,他们目的达到了,手段就放开了。就好像当年清兵屠城一样,攻破城池,放任打砸抢三天,一是灭了对手的士气,二是也算给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冠肺炎的几点思考

      武汉起源的新冠肺炎,大概也该开始到了拐点了吧?要不,全国人民的这个很长很长的年,过得都要憋疯了。往常我们爱说痛定思痛,现在痛还没有过去,趁现在还闲着,咱就闭关思考好了。

      思考之一,这新冠肺炎到底是哪来的?梳理一下,说法多多,最多的是武汉海鲜市场的野味来的。如果真的是野味带来的,那么卖野味吃野味的绝不仅仅是武汉这一个地方,越是偏僻的乡下,越是贫困的山村,卖野味吃野味的越多。如果野味如此凶猛,源头更有可能以农村包围城市,从山里漫延到平原。当然,如果把源头归罪与野味,这对于管理者的压力是感觉最轻松的。

      思考之二,全国封闭到底应该点赞谁?从武汉封城到全国人们都宅在家里,这个动作很快,很猛。很多人都夸,这只有在咱们中国,才能做到,这要是在自由散漫的美国,想都别想。不过,这更多的是证明我们的人民是最好的人民,除了服从,别无选择。善待人民,珍惜民力,走到这一步,其实是与人民无关,但最后还得人民买单。不惜一切代价,我们都是这个代价。

分类:时评 | 评论:2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口新世界谁是赢家、

      自从正月初二夜里渡海回来,很快就到酒店参加集中隔离;期满后拿到“结束留观告知书”回家,继续宅在家里,又快10天了。如果从年前自驾离开新世界小区,算来有一个多月没在小区转悠了。

     一大早,微信群里发来很多照片。看了这些照片,我不得不思考,海口新世界花园从去年7月开始决定换物业以来,长达8个月时间过去了,4个月成立了业委会,8个月没有换成物业,至今老物业与业委会还是势同水火。算算,谁是赢家?

      有人说,老物业是最大的赢家。因为他们不想走,不肯走,果真就没有走。呆一天算一天,赖一天是一天,每天两万元的物业费不一定收的到,但水电加价,汽车进出,还有广告收入,甚至幼儿园土地租金等,就这些混日子足够了吧?     

      其实,老物业原以为赖在这里好过年,预收半年甚至一年的物业费,直到混不下去了就拍屁股走人。管它什么黑名单也罢,黑物业也罢,反正咱就一家公司一家楼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慰李苹伯被火(胡适)

一十月十一夜,莘伯所居被火,尽焚其所藏书若干卷,及其 年来所经营之《安徽白话报》。予闻而悲之,乃作此诗:

牙签一万卷,毛瑟三千支 ,

一朝付劫灰,一炬无复遗 。 

我始闻此言,低回有所思 ,

我思此幸事,宜贺奚足悲? 

主人且安

分类:诗词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献媚也是个技术活

     《长江日报》万万没有想到,几篇个人署名的评论,居然抢了湖北和武汉换帅的风头,引来全国的一片叫骂声。说实话,有时候叫骂也是一种宣泄,骂出去了,心里缓和多了。憋了这么久,总得让人有个发泄的地方吧。

      有人猜测,作为武汉市委的机关报,长江日报自然要听头头的,发这样献媚的文章也许是不得已。不过,关键时候,临阵换帅,武汉市的主要领导不可能没有感觉,这个时候,傻子才去吩咐或者是暗示自己的下属去写这样逆行的文章,他们能混到这一步,也不纯粹靠的是运气。我估计,写这样的献媚文章,很大程度上是作者的个人主动,也就是网上人们调侃的“自干五”。附带说一句,“自干五”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党”的简称。如果谁要是连“五毛党”都不懂,那就没法对话了。

      不可否认,媒体中混进来了一些人,或者是一批人,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在认真琢磨领导的意图的。有文件有通知是一回事,没文件没通知则自己分析,自己判断,如果有哪一篇文章正中领导的下怀,领导青睐,说不定一下子就发达了。所以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在祸害海口新世界花园?

      到了2020年2月13日,怅然若失,因为我们年夜饭都来不及吃,奔回海口,就是盯准了这个日子。这个日子是海口新世界花园3个业主状告1200多名业主一审败诉之后,海口市中院确定的终审开庭的日子。可惜,两天前的2月11日,法官来电话,说开庭延期了。延期的理由是3个上诉人提出了法庭调查取证申请。什么时候开庭,法官一下也说不清,能解释的只是这是他们的权利,我们得走程序。

      这个程序,起源得很早,早在2019年7月23日,就有新埠街道办的领导神神秘秘地告诉业委会人员,不是有人告了你们么?我这手机上都收到消息了。不过,这位领导始终都没展示自己的手机证据。

      两天以后的7月26日子夜,业委会主任收到了美兰区法院送来的传票;同时,远在几十公里开外的新物业恒辉公司,也收到了由政法部门送去的相关材料。理由很简单,进入司法程序,一切保持原样。

     法庭的开庭之日,选择在2019年的10月7日。这样,新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2019

曾经,我们诅咒2019,

这一年,我们吃不起猪肉。

 

如今,我们怀念2019,

这一年,我们还有需求。

  

2019,我们也住过酒店

那是在遥远的南美洲。

 

2020,我们还要住酒店,

这是在海口的家门口。

 

2019,我们只有埋怨不满,

没有恐惧,也不需呼救。

 

当年,美国才是我们的对手,

如今,对手忽然遍及全球?

 

当年,我们学习,我们奋斗,

如今,我们坚守,我们难受。

 

过年,过得我们成了困兽?

发烧,烧得我们成了死囚?

 

我们一边对湖北严防死守,

我们一直在呼喊武汉加油!

分类:诗词 | 评论:1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逼湖北车在高速公路流浪?

     有人叫苦,湖北车牌现在成了过街老鼠,哪怕你一年都没回过湖北,也逃不脱各地对湖北车牌的围追堵截。

     网上一则消息抢眼,湖北天门的肖先生自1月8日离鄂跑长途运输,去了福州、深圳、贵州等地,在高速上度过除夕。到1月25日左右,湖北疫情严重,身在四川的他没有货拉想要返鄂,但他的湖北车牌已经寸步难行。经历各种服务区不让进、高速路口不让下的他,开始在高速上“流浪”。

     于是,肖先生的车流浪到了陕西汉中,汉中的交警动了恻隐之心。这样,他被允许将车停在服务区暂住,一天只吃一顿饭,一等就是10天,期间交警陆续来探望他。肖先生叫苦说,这种在车上吃不饱睡不好的生活已持续近20天,加上无法回家的心情,50岁的肖先生在和这些帮助者交流时数次流泪哭诉“我太难了!”

    网上搜索,现在还没有肖先生回家的消息。媒体还说,这样的结局“很暖”。

    网上继续搜索,湖北省领导在1月31日的时候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8页/49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