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弓博客天涯名博

“救月有矢救日弓,世间岂谓无英雄?——吴承恩”张弓搭箭,快意恩仇,作为职业写手,宁可说不出真话,也决不说假话。如果有传统媒体下载发表,请告知我:pei2866@163.com,并按标准及时支付稿费,谢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41
  • 总访问量:9601075
  • 开博时间:2006-02-08
  • 博客排名:第8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天一蓝2019

2020-06-03

wldg

2020-06-03

冷自知胺

2020-06-03

小奋青滤pe

2020-06-03

若芊我芊n

2020-06-03

小雄鹰2012

2020-06-02

费尔奇圆

2020-06-02

新水半塘

2020-05-30

天空绿橙

2020-05-29

童海林

2020-05-2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又是美兰区?还是换物业?

     成立一位业委会可以,但谁叫你们换物业的?换物业可以,急什么?夏威夷小区业委会主任因为换物业,两次被抓走,两次被拘留,付出了惨重代价,经历了漫长时间,最后才换了物业。换了物业,这位“二进宫”的业委会主任感叹,因为在美兰区,我们太难了!

      果然,又是美兰区,还是换物业,海南电视台“直播海南”报道了忍无可忍的业主驱赶老物业这事。

      报道说,3月26日晚上10点多,记者赶到玉和家园小区时,美兰区政府和辖区的民警、司法所等工作人员已经在现场协调。记者看到,小区大门的墙砖已经被推倒,众多业主守在这里,想要换上新的大门。而一旁的保安室和小区的照明灯都被海南万居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给断电了,小区里一片漆黑。

      业主林先生说:“万居物业在这里尽量想办法扣业主的钱,13栋有一个防盗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派出所警察被警告冤不冤?

       说到做到,一查到底,面对网民的呼声,上面派出的调查组,经过长达几个月的认真调查,再三权衡,最后拿出了处理意见。武昌区公安分局中南路街中南路派出所一位副所长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一位执行的警察给予其行政警告处分。

       无可否认,这可是真是一查到底了。如果网民还要继续刨根问底,那就只能继续往下追查,可能会处理到当时在岗的门卫、炊事员和清洁工、临时工了。

      有人对这个处理结果不满意,说一个基层派出所哪来的这么大的能量?有人给这个执行的民警叫屈,说他是执行命令,怎么让他出来担责了?有人甚至说以前心疼李文亮,现在也心疼这个小警察了。

     其实,我们再冷静地想一想,当时武汉市公安局发布的新闻通稿,说的是对的8个涉嫌造谣的人进行了训诫,怎么最后只是处理了一个派出所副所长,一个办案警察,也只是撤销了一份训诫书。还有剩下的7份呢?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山留与后人愁

      每到周四的时候,居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在海口广播电视台兼职做了一档“天天有报读”电视新闻点评节目,小日播,每天得打卡上班。不过,自从去年开始周五成了“优秀教师访谈·对话名师”特别节目,我每周就相当于休息三天了。多了一天,感觉不错,宅在家里,一晃就又是下周一。

       其实,我很早就退休了。退休前后的 感觉是不一样的,至少,不需要每天点卯,没人在你眼前晃来晃去,没人通知开会,年终不需要写个人总结。别看平日里我们假装很忙,其实忙过了才知道,很多事都是瞎忙,做的无用功。忙起来对社会进步没啥帮助,不忙了这个社会也不缺什么。

       一次,我接到一个电话,内容就是最简单的“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反问一句“你办公室在哪?”对方很牛地回答:“领导办公室在哪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混的?”我大怒:“老子混到现在,已经没谁敢这么给我打电话了。你这王八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谓“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一篇《仇恨能防疫吗?》微文,三天时间点击量近10万。这个数字让我倍感欣慰,因为这个时间还是善良人居多,人们还是厌倦了仇恨,希望有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毕竟,有人以斗争为乐,有人以团结为荣。人与人之间,真的不一样。

      不过,文章结尾一句“八亿人口,不斗行吗?”让很多人纳闷了,有人跟帖,问其中有什么梗?有人反问,不是十三亿人吗?还有五亿到哪去了?

      闻言,我哑然了。一是为我们这一代人悲哀,当初接受的教育,现在怎么都没人记起?殊不知,这是在当年的《人民日报》报眼上,经常出现“最高指示”,是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金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当年我们面对领袖发誓,世世代代牢记您的恩情,确保千秋万代永不变色,怎么历史刚翻过去没几页,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陌生了?

      回顾过去,我们接受的就是一种斗争的教育,“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官”字为什么两个口?

      仓颉造字,很不简单,“官”字两个口,“兵”两只手,哪怕一次次推出简化字,但就这两个字始终没动过。

       自古“官”字两个口,寓意多多。有说官员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上面说一套,下面说一套;还有说啥都是理,怎么说怎么有理;有走哪吃哪,吃哪都不用自己掏钱;有嘴大吃四方,到哪都不买单;有大腹便便,官样十足,还有哼哼哈哈,捉摸不透等。

      “官”字两个口,再加一顶官帽,这就构成了“官”的全部,管好官员,除了管帽子,还得管他们的嘴巴。以前公款大吃大喝,管了几十年,都不如一场疫情管得彻底,官员们回家吃饭了,酒楼饭馆歇业了,大家宅在家里苦熬,如今快要熬出头了。

      以前不让官员吃,现在又提倡官员带头吃,各地官员下馆子,居然成了当今的头条新闻。据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20日,至少有海南、江苏、湖南、青海、广东、河南、安徽、浙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仇恨能防疫吗?

       从小时候,我们接受的就是一种仇恨教育。当时我们恨台湾,因为蒋介石要反攻大陆;后来我们恨美国佬,因为他们侵略朝鲜;再后来我们恨刘少奇,因为他反对毛主席;然后恨苏联,因为他们在珍宝岛跟我们打仗……

       有了仇恨,就有了目标,就能团结起来,共同对敌。于是,我们在仇恨中长大,对周围常常充满了敌意。这种警惕性甚至用到了家里,小眼睛瞪大眼睛,看谁都像暗藏的阶级敌人。父子反目,兄弟成仇,阶级斗争,无处不在。人与人之间,只剩下争斗,看不到友好。

       后来,我们渐渐不再这么说了,但我们的思维方式还沿着惯性,有意无意,还在继续。电视剧最受追捧的,除了宫斗,就是家斗。妃子争宠,婆媳争权,最近的人也成了最危险的人。有人猜测,现在年轻人恐婚,大概被电视剧的误导了。结婚本来是美好的,怎么就成了邪恶和恐怖的?

       眼下防疫,人与人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省与省之间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换物业这事让人很失望?

      转眼,海口新世界花园度假村业委会选举已经满一年了!一年来业委会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换物业。一年时间换不了一个物业,这件事让很多人深感失望。

       最感失望和的恐怕是业委会,还有那些投票支持换物业的大部分业主。原以为少数服从多数,换物业是小区业主自治的组成部分。没想到,成立业委会可以,但换物业不可以。这事很多人想不通:如果业委会换不了物业,那成立业委会干什么?如果换物业要一票否决?那干脆不准换物业好了?如果物业费是政府拨款,那你不准换物业就不准好了?业主掏钱,但不准当家?

      再感失望的是我们某些官员的认知能力。说来荒唐,最先想否决换物业,某些官员给出的理由居然是投票的格式不对,没有一个票的样子。尽管人们提醒,现在都实行电子投票了,连纸都看不到一张了,怎么还局限于票有一个票的样子?谁给这个模板?刚开始人们以为只是笨,后来才知道其实是坏,既然否定不了就推迟,有权就任性,因为狼要吃羊,总要给个理由吧?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官司成了一场闹剧?

      一场官司,从下午3点到夜里7点,围观的听众都精疲力竭,想必坐在审判台上的 法官也会很累的。据说有的法官活活累死,经历了几场官司后,现在信了。

      2020年3月19日,海口新世界花园业委会换物业,被4个原告以投票有假的由头,告上法庭,一审输了,3个上诉,二审终审。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也许是老物业最后的机会,相信他们会严肃一点的。

       防疫期间,法院对出庭人数控制,业委会这回严格按要求,去了5人,3个业委会成员,两位业主,辩护律师就是业委会的常务副主任。

      手续很繁琐,一行人终于进了法院。听到人声嘈杂,扭头一看,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分类:图片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还能好好活着吗?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唯一的奢望就是好好活着;现在最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发现自己还活着。活着我们就得继续活下去,就得干活,就得挣钱,就得养家。

      一个家庭如此,一个地方也是如此,一个国家更是如此,现在除了武汉,各个地方都开始复工复产了。虽然我们都还戴着口罩,但是明显感到,春天来了,在海南甚至夏天也已经来了。

      在海口,小区不再继续封闭管理,虽然保安每天继续还煞有介事地测体温,但明显看出,动作很勉强的。门口的街道上还有路障,有带红袖标的在那里把守,但他们也漫不经心起来。一些商店开始陆续开门,虽然来的人并不很多,一些酒楼的老板在微信群里推送外卖,一些做旅游的人开始了做微商,一些门店挂起了转让的牌子……

      原以为我们14天可以下楼,后来又说再加14天吧,眼看到,到了3月的中旬,下个月能解脱吗?原来预计夏天来了,疫情会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谁记得武汉人民被困了多久?外地人也许要算算,但武汉人却在度日如年。方方日记感叹,武汉封城已经54天,一副扑克牌都打完了。

       可不,从2020年1月23日算起,至今天刚刚54天。人们担心,一副扑克牌该不会打成一桌麻将牌吧?

      痛定思痛,人们至少得等待痛苦过去。如今,武汉人民还在痛苦中煎熬的时候,不在武汉的人开始歌唱武汉人民所承受的痛苦了。

     一首歌叫《方 舱 医院真神奇》,歌词欢快,曲调也欢快,歌唱的孩子也欢快。生生把一场人间惨剧,歌唱成了一次人间喜剧。

     歌词全文如下:

        方 舱 医院真神奇,治病救人教舞技。为战病魔想办法,各地医护献

分类:时评 | 评论:2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真的“太难了”

      “我太难了!”2019年的网络流行语。人们万万没想到,没有最难,只有更难,刚刚开始的2020年,居然比2019年更难上加难。

       武汉封城,全国紧张,我们难,武汉更难。已经过去的难成了往事,往事不堪回首,回忆很难;正在经历的是当务之急,度过眼下,日子很难;即使看到转机,转机在哪,期待很难。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难点,煤油大王可能跳楼,捡煤渣的老婆子可能冻死,覆巢之下,真无完卵。

       武汉一位作家,写了“封城日记”,写出事来了。每天写作,已经不易,每天说真话,就能不易的。看作家的作品,就事论事罢了,没想到,这么多人群殴这个作家:你成天宅在家里,凭什么什么都看不惯?你是厅局级官员,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一边享受到体制的好处,一边攻击这个体制,你还是人吗?有本事你去当志愿者亲自干一把啊?

       这些问题,都是哪跟哪的事啊?宅在家里就不能说话?说话不也是一种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如“隔离”成了商机?

    前不久,有不少短视频,有人没戴口罩外出,就在自家不远处,被路口的人不由分说,强行带走隔离了。

    有人担心,如此隔离,难道隔离能赚钱?假如能赚钱,那隔离该不会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吧?

    有人释疑,说隔离是政府掏钱,没有商机的。

    如今,收费的隔离果然出现了:

    媒体报道,3月8日,吴先生从泰国回国探亲,经社区沟通后,前往安徽枞阳县指定宾馆进行14天集中隔离观察。但入住时被收取了9800元隔离费用。一天700元,价格不低。

     浙江明文规定,“对集中硬隔离人员隔离期间发生的住宿费和餐费,由实施强制隔离地政府承担,具体标准由各地结合当地实际合理确定”。

      但一湖北男子自拍视频称,其返回浙江省慈溪市集中隔离,一行五人向酒店支付14000元的房费。慈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了解到,不同隔离点收费标准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也来猜猜廖君

      说实话,我很不想蹭廖君同行这个热点的,一是因为我和她不认识,虽然在同一个空间里住过,但时间不一样,从未见面;二是在自媒体汹涌而来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忍耐等候,就像我年初二在家门口回不了家一样,网上居然给我安了一个“矢弓大闹海口”的热搜。有时候,当人们不和你讲理的时候,你偏偏要讲理,其实你就是不讲理。

     不过,有一些知道我的人问我,你知道这个人吗?你怎么看这件事?甚至有人不怀好意地揶揄,要是你,你也这样做吗?

     于是,我也只要猜猜廖君记者了,说猜猜,是因为我尽管能拿到她的联系方式,但没直接联系过她,而且也不想这个时候打搅对方。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这个名字会不会成为敏感词?更不知道这篇稿子能不能发出来?发出来了之后又能留多久?诸位想看赶紧看吧。

       我要猜的第一件事,就是廖君遭受轰炸的几篇通稿,重点是“人不传人”和“传唤8人”的稿件,从专业的角度上看其实没错。因为这两篇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告,也光荣?

   谁说打官司是不得已?打官司在海口新世界成了常态化,这不,成立不到一年,新世界业委会接到了三份起诉状。

   2019年8月,第一份起诉状被告是新埠街道办,诉求是撤销业委会,业委会是第三人,3个原告。

   2019年10月,第二份起诉状被告是业委会,诉求是撤销业委会换物业的决议;4个原告。

   2020年3月,第三份起诉状被告还是业委会, 诉求又是撤销业委会,5个原告,老物业居然成了第三人。

   按照这个趋势,估计反对派策划今年9月份第四份起诉状,原告应该有6个人了。

    有人担心,按照这个惯例,节约使用原告,每次只增加一人的递增数列,如果原告每次都不重复,每年设计两场官司,2021年需要原告15人;如果坚持10年到2029年,将总计需要250人出来当原告。看来,组合原告的难度很大。有意无意,这个数字很吉祥。

    有意思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告,光荣?

       网上有这样一则段子:男的遇见邻居:“大哥,忙啥呢?” 大哥答:“打官司”。男的说:“打官司,原告被告?” 大哥:“原告。”“原告好啊,光荣啊!”大哥怒道:“光荣啥?光荣啥?恁嫂子被强奸了”。

       过了几天,男的再遇到大哥,问“官司输了赢了?”大哥丧气地说:“输了!”邻居吃惊地问:“原告还输了?”大哥答:“恁嫂子收人家钱了……”

      第一次听这个段子,是新世界的老孙用河南话讲的,当时笑没笑记不得了,但“原告光荣”几个字,确实让记住了。

      前不久,老物业当原告,把我们几个做业委会热心的业主一块告了,第一次坐到被告席上,也没请律师,一群人对老物业的一个律师。那律师出示证据,说是被告和老物业签的“管理公约”。拿到手,发现印泥居然还是湿的。当即我问法官,律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8页/49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