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编余碎语

    这些只言片语,是存于博客草稿箱里的“鸡肋”文,也发在了新浪的博客,但是新浪也好,天涯也罢,都有那么多好文好帖,都有那么多让人牵挂的师友长辈,尽管“花心”,想必这个无伤大雅。在此,把我零散的文字,剁剁剪剪,敷衍于此。不为其他,只为存念当时的实感,权作自娱。师友们也不必当真,权当听呆者自话,看一眼热闹罢了。 

  
    年前收到湖南钟叔河先生让我代转赠性昌编辑的书,钟先生乃侠士,路过“山林”掷我一册《念楼序跋》,信中说感谢多年赠报之情。我复信时表示会请性昌编辑写点文字聊表心意。很快又收到钟先生一信,说不主张“组织书评”,自发随心的文字最好。不日性昌编辑致电,说钟先生寄的是旧著,不写也罢,回头电话致谢。看来“秀才人情一本书”或是“秀才人情纸一张”的往来顾然美好,但秀才人情不必纸墨更见性情。


  
   前段时间,从网络上看到一篇文章《回顾2011华文图书市场》,中云:两岸三地零售市场榜单表示:读者回归务实阅读层面趋势明显,买书阅读不仅仅是一种休闲方式,更多的人期待通过阅读理解并解释
分类:读书随笔 | 评论:2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三记之炸酱面与鸡蛋沫

   北京之行,还欠两记。没想到谢老师在新发来的“刊话”就捷足先登了,谈到了这次北京“蒋家大院胡同一小食馆”的小聚。小聚共七人,有胡桂林、止庵、谢其章、赵国忠、柯卫东几位老师以及报上王雪霞主编,我忝列末位。
  
   原计划定下午到京的火车,却赶上春运前的小高峰,四点多下车后直奔约定的“三联”,到那找到目的地,赵老师已在门口等候了。挑起厚门帘,迈过高门槛,进了小院,小屋,桌前几位老师都已就座,我们却是最后到的。在谢老师的玩笑与幽默中开场,落了座,便一路聊了下来,讲起报纸,书人、趣事。席间我只各敬一次酒,一切就随着老师们的逗嘴闲话纷纷下肚,这是我面对诸家,喝过的最随意的一次酒。
  
   谈话的内容忘记了,似乎也不太重要,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之一是因为我得了心仪的题签。套书的题签其实是我预谋好的。“煮雨文丛”这套书话集子经我手推介不下五次,但一直未能真正领略其味,读罢获赠的《聚书脞谈录》、《旧书随笔集》后,集全这套书作者签名本的念头更重了。趁这次小聚的机会,打算先从熟人“下手”——“解决”谢老师,呵。刚掏出书后未等说明大意,谢老师就说:“
分类:师友往来 | 评论:1 | 浏览:4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孔网2010书友聚会侧记

  四十杯酒少 书网友情长
  
   2011年1月8日,是农历虎年的腊月初五,离腊八节只有三天,这是北方一年中最冷的时段。而在北京四惠桥畔唐山大厦的多功能厅里,火红的主席台,火色的桌布,火红的地毯,一扫室外严寒,喜庆而贴心的场景一下子暖进入了人们的心房。
  
   这里说的人们,来自天南海北,全国各地,但他们有个共同的身份——网友与书人。他们是中国古旧书行业最大的网站“孔夫子旧书网”(简称孔网)上买书、卖书、发帖、灌水的旧书收藏爱好者、售书人以及爱书人。共同的爱好以及共同平台的交流,让他们聚首 “2011年孔夫子旧书网第五届书友聚会”。据了解,书友聚会其实已经走过了九个年头,只是今年举办的是第五届。在问及办活动的目的时,该网站负责人孙雨田(子夏)说:“办这次活动,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让网友近距离地交流一下,玩玩乐乐。”
  
   的确,这次被称为“玩乐”的聚会,内容主要以娱乐项目为主,分五个环节,分别是介绍与会书友和网站员工、互动游戏猜成语、趣味啤洒拍卖、书友聚餐抽奖和旧书拍卖。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孔网书友
分类:读书随笔 | 评论:1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与得

   感冒折腾了半个月,做什么也没心情。东拼西凑地涂鸦,似中学生应付老师的“作业”,颇有些“答对官差”的意思。原来计划做的事,大半未成,还接连出差子,倒有借口——发烧烧晕了。事实上,发烧很冤枉,它只是碰巧路过。
   先说第一个大的“娄子”:登重一篇文章,即黄恽老师的《张天翼与<士林秘笈>》。其实本来约了另一篇《查士骥拼图》,误以为已经下载了到文件夹的“士林秘笈”,校对时觉得眼熟又未查,又逢被当期拍卖专版替换转置下一期,就成了这种局面。更可笑的是我的记忆力,黄老师告知时,我还找出报纸逐期查对,竟忘了“士林秘笈”是今年悦读版刊黄老师的投的第一批文章。看来在对待和使用电子稿的问题上,需加倍留心。尽管电子稿缩短了编辑时间,也方便了排版,但是电子稿件的存档问题以及相关的分类问题、处理问题,也是时下编辑的一个全新而重要的功课。而在这方面报社最细心的张铮编辑堪称表率,该向他多学习。
   另一个错是,将赵国忠老师的《答某君》的副题书名记错了,该是《春明读书记》,而不是我记忆中的《春明好读书》。尽管赵老师传过来封面清样,但最终少了复印前的核实,而记忆是不可靠的。其
分类:编辑手记 | 评论:5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曲话:《赵氏孤儿》版本辑要

  
   ■王性昌
  
    电影版《赵氏孤儿》的即将上映,让这一传统剧目备受关注。其实《赵氏孤儿》在宋朝就已被搬上舞台,而且传有多个剧种版本。
  
    “赵氏孤儿”本事出自《左传》、《史记》,并见《新序·节士篇》及《说苑·复恩篇》。以上诸书载,晋灵公时,奸相屠岸贾杀忠良赵盾一族,更索其孤儿赵武,必欲斩草除根而后快。赵家门客程婴、公孙杵臼,冒死救孤,护之成人,终报家仇。
  
    此故事几百年来出现了诸多版本。
  
    宋元戏文版:《永乐大典·戏文》著录《赵氏孤儿报冤记》,《南词叙录·宋元旧篇》简作《赵氏孤儿》,《古本戏曲丛刊初集》据明金陵唐氏世德堂本影印,题作《赵氏孤儿记》。
  
    元杂剧版:《录鬼簿》著录《赵氏孤儿冤报冤》, 纪君祥撰;《太和正音谱》、《元曲选目》作简名《赵氏孤儿》;《也是园书目》别作《赵氏孤儿大报仇》。此剧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即有法译本,乾隆二
分类:读书随笔 | 评论:0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话里的生活与人情

   近上报上刊发了一篇桑农先生的《王成玉与书话史随札》,颇有些启发,也勾起自己对书话的一点想法。今日的书活,广义或狭义上定性定义似乎都难以服众,倒不如胡适先生所说“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抛却关于书话的所有框框,只是谈关于书有趣的文字,未必不好。
   书话的文字,书只是话的依托,而其内涵旨趣定在书外,或者说是在其述说的生活。读书人、爱书人不论是传统型还是现代型,吸引他们的、令他们痴迷的是,书中的道理或生活经历能激起他们的共鸣。那既是不同时代里人对同一事物的共同体悟,也是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或是来不及体会的生活感喟。而书与生活此刻并挷定成让人“痴迷”的文本。
   除了生活上的共鸣与收获,人情味的书写是调剂文字意趣的不可缺少因素。即使满纸真理,也易让人厌烦,只有通过书里人情世故,才能让文章鲜活。记得黄裳先生出过一本《银鱼集》,有人说是弄错了,银鱼是蠹鱼,设计者望文生义在封面上置了一尾鲤鱼。其实抛开这点外,道理型文字静谧如深潭,久视易生惧,而有了几尾穿梭游动的鱼,便增了几分灵气。人情于书话,正如鱼之深潭。
  
分类:读书随笔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望性昌编辑

   算来,性昌编辑离开报社已经有两个月了,周末,几个同事相约去他家里串了串门。
  
   王老师精神很好,而且较之前似乎胖了些,只是眼圈有点重。原来,王老师家拆迁的楼房近来要排队抽号等,这让初愈的王老师多少有些劳累。好在,事情都已经办妥,住新房也为期不远了。
  
   聊了会家常后,我们进了王老师的书房,三个深红色的书柜收拾得井井有条;明亮的玻璃橱窗,似乎诉说着主人的精心与爱护。最外侧的一橱是些常用书及其女儿买的读物。其中上排一角的一个景泰蓝古瓷瓶吸引了同事的眼球,其中一边的耳饰有些残破,而且瓶底看起来有些粗糙,但整体上是件品相相当好的艺术品。王老师小心地将它拿出来,笑着让我们给估个价。我们是纯外行,自然不敢造次。最后,王老师伸着一只手,说“五毛钱!” 着实让我们松了口气。他说,这是他几十年前在夜市小摊上买的,据说,也唬住过不少来过他书房的人。
  
   问他有没有什么好书,他拉开书柜门前的沙发,并说,咱们不是搞收藏,只是用来读,没什么特别的好书。但早年买的几套书不错,据说有的挺值钱。说着,拿出了一套是1
分类:师友往来 | 评论:9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藏书报创刊十周年高端藏书论坛上嘉宾讲话


  
  
  
  创刊十周年系列活动专刊 藏书报 2010年11月1日 第44期
  
  (更多内容请见当期报纸)
  
  
  
   编者按:
  
  
    在庆祝《藏书报》创刊十周年藏书论坛上,许多专家学者就藏书文化、藏书事业的发展以及藏书界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探讨,为了让更多的书友了解此次论坛成果,本报编辑根据现场录音,整理了嘉宾发言,在此与大家分享。有许多出席论坛的嘉宾,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发言,对此深表遗憾,同时也对所有与会嘉宾表示诚挚的谢意!《藏书报》本身即是藏家书友沟通交流的平台,欢迎大家今后在这片园地上继续探讨。
  
  
  
  
  
  
  
   傅璇琮:中华书局原总编辑、清华大学文史研究中心主任
  
  
  
    各位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藏书家”的标准说起

  在“藏书报创刊十周年庆典暨藏书论坛”上陈子善、止庵两位老师对“藏书家”这一称呼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让人印象深刻。无论是陈老师的“标准说”,还是止庵老师的“底限”观,他们观点的共同处是:藏书家是有标尺的。
  
  时下,藏书界、藏书人受到较大关注,本是好事。比如书博会主办城市“十大藏书家”的评选,以及各省、市地区各类藏书家、藏书状元的评选等,都是鼓励读书、藏书的有力举措。但放眼整个藏书界,把各县市评比出来的藏书家置于更大的背景下,很显然无论在量、质以及相关的研究读写方面,限定范围的地域概念就凸显出来。有时,在某些场合下前面的词语就隐身了。而且一旦藏书家成为了能带来名望、利益的头衔,也会涌现出一批“藏书家”,从而稀释了“藏书家”价值浓度。
  
   其实,对于“藏书家”的称谓还在态度。有人自封标榜,也有人不以为然。以这次藏书论坛邀请的嘉宾为例。北京的赵国忠、柯卫东两位老师,在征求如何属身份名称时,赵老师在电话里说,“说是藏书爱好者就行了,柯卫东也一样”。论坛活动当天,有两位去得比较早的书友,指着名单上的赵、柯两位老师,和我们说,“这应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苑路1号

   天苑路1号,是我工作的地方,也是许多藏书爱好者鸿雁传书的站地。
   天苑路,在石家庄不是主干道,而是偏隅西北一角,也正是在这个寂静的角落里,与天下许多爱书人静静地守望着书香。
   天苑路南面是石家庄的天苑小区,也是我们午餐觅食的地方。在这个小区里还住着报社的两位张编辑。
   报社的东邻居是“气味相投”的旧货市场——久益旧货市场,可惜的是里面并没有旧书。
   河北文通、皮革厂、永盛坊菜馆是西邻,将靠北的天苑路填满,永盛坊路口的西三庄街是通往平山西柏坡的必经之路,许多时候,见交警协管、打着双闪的车队呼啸而过,想必是前往西柏坡的各级领导吧。
   近来,寒潮来袭,报社门前的树木,萧萧落下,有点寂寞,有丝感喟。一束文字,权作这个守望书香的小报社素写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