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堂】

→『成』→『住』→『壞』→『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037298
  • 开博时间:2006-02-07
  • 博客排名:第145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1-20

冰释234白

2018-01-17

崛的后后v

2018-01-09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第968天

昨日今日。每日下午都降一場豪雨。如銀瓶乍破。不多時便雲散雨收。洗塵一般。

 

友人散盡。於丈室獨坐。取八德水琴。

 

八德水乃純陽琴一床。

 

試奏孤猿嘯月。起手不多句。室外便有孩童隳突呼嘯而過。待彈至中段。忽又神遊他方。幾近斷句。

 

雖極不工整。但為七月末某一日彼情彼境之記錄。

 

如此而已。

 

 

 

 

 抑或是最近手生得緊。覺得孤猿一直彈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覺。譜中取音也不易。從字句來看。或有可修改的必要。假使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子如瀟湘如梅花如漁樵之類。曲子經過千古前人磨合已達到幾近滿分的完美度。那麼孤猿一曲。似乎從作曲上來說為八十分。不過能將八十分的譜子彈成九十分的曲子。或許也算是一種追求和樂趣吧。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堂習彈 之 孤猿嘯月

古琴曲-孤猿啸月-宥堂-李祐心-20160819-钢弦-否卦琴

 

分类:習彈 | 评论:6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7天

近日彈的曲子:「孤猿嘯月」。

 

說起來是前天的事。友人帶來一套「二香琴譜」。老譜子。收在一個楠木的小書箱裏。正好自涇縣郵來了四冊錦面的空白折本。試紙抄錄譜子。便順手翻到這一曲。商音四段。與友人相約一起按彈。

 

初試之下。果然有趣。該曲之句讀取音。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喻紹澤先生。尤其想起了喻先生的佩蘭。閱至曲後註解果然寫著:「孤猿嘯月。未見刻本。江浙操縵家亦罕知其名。蜀人多彈之。古香師遊蜀遇舟性山先生所授」。

 

文中所說的古香師。即是蔣文勳的老師二香之一:韓桂韓古香(約1771-1883)。其「北至京。西走蜀。往來江浙數十年。凡遇名家。必虛心請益」。而喻紹澤先生從其舅父廖文甫學琴。廖文甫師從葉婉貞。葉婉貞師承葉介福。葉介福師承張孔山。蜀中重要的琴譜「天聞閣琴譜」光緒二年(1876)出版。張孔山為同修。葉介福為校梓。從時代跨度上來說。彼此琴人間交往或有可能。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但冥冥之中。我彈二香譜中蜀地性山先生所授的孤猿。應與古人絕無半點瓜葛感應。卻偏偏想起喻先生的取音用指。其中蜀風萬縷千絲。豈不值得擊掌玩味乎。

 

快意之下。今日便將四段彈出。全曲酣然。只是末尾有長句不可思量。欲尋他譜比對。在查阜西先生的存見古琴曲譜輯覽中。收錄該曲者有三:二香琴譜、琴學初津、鳴盛閣琴譜。翻了琴學初津。為六段本同名異曲。再欲尋鳴盛閣琴譜。卻發現杳無蹤跡。琴曲集成中亦無。查阜西琴學文萃中亦無。便只得求助江東兄。後獲悉。

 

鳴盛閣琴譜或在音研所中。此譜不分卷。林薰撰。光緒二十五年(1899)刻本。此譜曾為永嘉馬壽洛老先生的藏書。在音研所出版的「古琴書圖考」中只收錄了三頁。三頁中一頁便寫著商音孤猿嘯月的曲名。

 

看來暫時是沒有因緣能看到此譜了。那便只有將二香中作為一個孤本去彈。待他日再說。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6天

今年夏季的第一個颱風來了。

 

有只蜘蛛。比菜籽還小的蜘蛛。在攤開的書頁上。從一邊爬到了另一邊。那是一本禪詩集。大約。整個書桌便是它所認為的世界吧。

 

花壇裡。有另一只蜘蛛。在海棠與長春藤之間結了一張巴掌大小的網。兜住了一些落葉才發現的。給花噴水的時候。考慮再三。還是繞開了那些網。對於它來說。終究是不容易的。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5天

今年南方多雨。幾近洪澇。雨止。天氣便熱起來。古人謂之「苦夏」。

 

夏日裡。少不得蟬鳴。似乎沒有去年那麼多。花盆裡。紫茉莉與燈籠草即便沒人照看亦自顧自地生長。

 

想起竹夫人、青石板、大水潭和細緻包了邊的蒲扇。

 

硯池裡的墨香。是清涼的。寫字的時候。容易感受到自然風吹過皮膚的輕拂。

 

朋友推薦的參苓白朮丸。特意叮囑的水丸。水丸二字。似乎也特別適宜于這夏天。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4天

今日芒種。

 

每年的白蟻季。時不時地。燈下總飛舞著大翅的蟻。老房子刷新畢。全然一色的白墻。終究還是一面毫無修飾的白墻耐看。

 

歲星一匝。終於定制了一架琴桌。一米二長。五十公分寬。七十公分高。置於老房子的臥室中。房間裡只有一床一架。別無長物。琴桌靠在墻邊木地板上。夜裡試音否卦琴。斗室間聲振如雷。攏音效果頗佳。

 

近年來。往來丈室的全國琴人。及雖未謀面但琴聲交和的師友。頗多。一直懶散不及記述。亦恐每每詳錄有攀緣之感。多有不周。敬請海涵。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3天

從去年末開始的曠日持久地搬家。終於告一段落了。今年開始。仿佛雨水格外的多。雨日。淅淅瀝瀝地下著。收拾完老房子。從門廳的角落裡翻出一張十年前的琴面板。並不是很好的木頭。已經落滿了灰塵。思慮再三。終究還是帶走了。合斫為琴。算是一個紀念吧。

 

昨日朋友試彈。竟不壞。遂借帖中黃魯直之字。命名其為:「八德水」。并作歌曰:

八德水。清且漣。

良材合。德音宣。

假妙指。正心傳。

法聲布。等覺圓。

 

任何物。為之銘名。便仿佛沾染了人氣。有了靈魂一般。近來頗熱衷於此。將我的一方硯台。銘之「分鹿」。是以前朋友送我的廣東產芭蕉形小硯。大約是石英石。很硬。石質也一般。便拿來練手。分鹿是取覆鹿遺蕉的典故。且分鹿合字便為麄字。算是自嘲的一個小小的文字遊戲吧。并作歌曰:

莫笑鄭人覆鹿癡。

幻身作真幾人識。

貪嗔癡愛皆由我。

立地夢覺猶未遲。

 

另一方抄手硯。是舊石。不知年歲。作銘曰:

質比玉堅。形以端方。

上善之柔。中寓於剛。

 

平時裡。總用廢紙殘墨禿筆作遊戲之文字。大約是受以前某個老先生的影響。他總是說。樂趣總與物質的豐腴無關的。所以自己彈琴。大約從不究竟琴的好壞。弦的優良。這點平時朋友們往往帶來琴、弦讓我品鑒。而我只覺得好。也是這個原因吧。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2天

我與心經之緣

 

說起來第一次結緣於心經。還是垂髫之年。其時先君任職省外。家慈冗務杏壇。平時陪伴我的便只有外祖母與一書櫃的雜書。記得書櫃為深紅色。上有三層開放式的擱架。下有兩扇對開的拉門。且有四枚略外八字細腳伶仃的櫃腿。無雕花無線腳。樸樸素素。

 

因家中無人照管。家慈便托了熟識的小學校長。將我早早入學班中。大約是有人照應方便的意思。卻也跟著混了兩年。便多認了些個字。平日里。書櫃里翻東翻西。書籍便成了我僅有的玩具。

 

先是檢那些有圖的看。細細的線條畫著柳。密密的瓦、重重的簷下。總是站著長袖曳地的女子。外祖母說這是舊時的小姐。邊上矮一點的是丫鬟。外祖母是聽戲的。跟著她擠在黑壓壓的老奶奶人群裡看高臺上燈火通明。咿咿呀呀地唱著。活生生的小姐與丫鬟便被鎖進了書裡。或者書裡畫的又是騎馬的將軍。拖著長長的槍。被另個揚起雙斧的將軍趕著。一邊還扭頭往後瞧著。戲台上的鑼鼓便響起來。旗子和棍子舞得眼花繚亂。

 

最初的讀書識圖。便是仿佛與戲交織著。雲裡霧裡。分不出真切來。直至那些木刻的畫們被我描摹得滾瓜爛熟。才又去一行行看那些個方塊字。不認得地跳著看。不認得地多了。就去翻新華字典。那時候真真有這個心性抱著一部書慢慢地翻。往往一回過神來。天色已將暗。鼻間嗅著灶上米熟湯熱的煙火之氣。外祖母已在八仙桌上擺起了碗筷。

 

外祖母大人是篤信佛教的。案上總供奉著紅布簾幔的小龕。平時口中碎碎地唸著。蘇魯蘇魯。幼時不知什麼意思。聽得多了。大約覺得是和廊下餵雞呼喚一般稀鬆平常。看的經字也是豎版的。這與書櫃上的很多書很相像。只是字大了許多。一個個黑黝黝方方正正。擠得滿滿當當。

 

這時我對這些是毫無興趣的。偷翻過幾頁。被呵斥了一番。更加是興趣索然。而櫃子里的那些書。便顯得分外有趣些。封神演義是寫神仙打架的。這個山那個洞。走馬燈一般地出場著。祭起種種的法寶來。只是死得太快。不多時便一道魂魄。奔榜而去。水滸傳是寫好漢打架的。左一個右一個。總有些粗魯氣。最後全死了也不好玩。還有那個什麼初刻二刻拍案驚奇。印象中大人們總是悄悄地藏起來不讓我看。乘不注意偷翻了也不過如此。一堆不相干的大人故事而已。

 

那麼最愛的書。便是西遊記了。印象中封神演義是桔色的封面。西遊記是綠色的。上中下三本。繁體豎版密密地小字。小時候看書。是死讀書的那種。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看。那時候仿佛時光是漫長的。太陽升起來便總不見它落下去。西遊記三本厚書不知道啃了多久。渾淪吞棗般。看不懂的也找不到人問。就且讀那些好懂的。唐長老永遠是白胖的。豬八戒貪吃并總說些有趣的話。孫悟空的金箍棒是我想要的。妖精們也是有膽大的和膽小的。

 

這一日。就讀到了第十九回的烏巢禪師。烏巢禪師。難道不是鳥巢禪師印錯字了么。我狐疑著。明明寫著就是樹前的草窩。鳥孵的那種。大約就是寫錯了吧。我這麼想著。禪師道:「我有多心經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計二百七十字。若遇魔障之處。單念此經。自無傷害」。此一句。是說與唐僧師徒三眾聽的。卻也在我的心裡埋下了一枚小小的種子。

 

拗口的經文我自是沒有去注意。二百七十字數我亦沒有去數。當時看到這段。我只是疑問。鳥巢禪師認識豬八戒。說不認識孫悟空。後作了首詩。又是野豬石猴。罵了他們一通。奇怪奇怪。

 

之後初中高中。西遊記一書又一讀再讀。越讀書中疑問破綻愈多。想著只是作者粗心罷了。卻不曾想其中或有深意。

 

一晃十數載。某一年。外祖母及先君先後故去。心中大慟。於頭七之日。至滬上靜安古寺購買焚燒之錫箔。其時。寺中初建鐘鼓二樓。皆柚木構築。莊嚴肅穆。入得門內。忽心動回首。看見牌樓背面高懸四個大字:「為甚到此」。剎那間心下雪地般茫然一片。久久佇立。待回過神來。人流洶湧依舊。摩肩擦踵。殿前香煙徊繞。佛目低垂。

 

生從何來?死亦何往?為甚到此!

 

由是因緣。遂欲窺豹探求了斷生死之法。恰如當日之拐行猢猻。暫得人形。飄零四海……再至圓明講堂義工於圖書館中。得以閱覽經藏。并在那裡遇見了我的古琴恩師。開始了琴學之路。那便是另一個故事了。

 

自此。兒時一部「多心經」。正本溯源而為「心經」。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乎。

 

拉拉雜雜。寫了許多。打開記憶的匣子便撒落了一地的影塵。聽者莫怪。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堂習彈 之 秋江晚釣

秋江晚釣-宥堂-李祐心-否卦琴-2016-05-29_22-30

 

 

分类:習彈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1天

冬夜的燈下。聽一曲姚炳炎先生的孤舘遇神。

 

忽而覺得。每個琴人的內心。恐怕都是寂寞的吧。

分类:日誌 | 评论:2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3页/112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