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堂】

→『成』→『住』→『壞』→『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037462
  • 开博时间:2006-02-07
  • 博客排名:第145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18

慕虹生

2018-02-14

妃妃妃菲徘

2018-02-13

崛的后后v

2018-02-09

ty_1350460..

2018-01-25

冰释234白

2018-01-17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979

昨夜夢見住在天梯高處。一幢屋宇內。屋內有一認識的友人。天梯猶有高處。但是臺階盡無。已是能登最極處。屋外臺階上有一不認識的人坐著。與我同俯瞰著地面。似乎是淮海路附近的法租界。人間繁華之地。不多時華燈初上。忽而遠處一個小湖泊裏風雲驟起。一挑水柱扶搖盤旋直上。似有飛龍沖天。天空亦黯淡下來。我返屋中。燃上蠟燭二枚。再至門口透玻璃門而看。雲練倏息即至眼前。

 

易九五云: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九三又云: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不知九三學社是不是這個出典。很是有趣。

 

分类:日誌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978

北方開始下雪了。南方迎來了風的禮物:霧霾。早晨上課。為數不多的幾個學生。發現自己整理的譜子裏訛誤還是很多。又介於之前都是各色的紙張版本。並不統一。便起了重抄的念頭。

 

之前抄在花箋和折本上的譜子。是故意而為之。這樣很不便於複印。大約是給別人製造了點小障礙。於是學生便只有自行手抄一份。最早先的時候。很怕聽到別人說。上次給的譜子不見了再給一份云云。如此不愛惜的話。不必學也罷。對待琴譜雖然不必像古大德對待楞嚴經那邊剖膊藏之。但起碼的珍重之心應該是要的。重道則學必專。否則。老師和學生彼此浪費生命而已。有何意義。

 

突然能夠理解過去民間傳承中的種種艱難。學生和老師之間的尋覓是相互的。一個是求明師體解大道。一個則是戰戰兢兢既不能誤了他人的慧命更不能以盲引盲的責任。當下的種種。似乎將老師變成了學費的奴隸。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消災恐怕是沒那個水平便陪著學生消遣吧。另一種老師則是入得我門便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控制欲強視學生如奴僕。大有銅鑼灣總扛把子的威風。

 

不過有時候。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本身即是山雞。難怪齊聚山寨。

近日一友人。本是海外方士。卻誤落紅塵會中。僥倖得出。卻分外狼狽。故有此嘆。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976

因琴而重探民國白雲觀安世霖被焚案。正如其時上海靜安寺的“漢奸和尚案”。如太虛大師所言:實質在於主持及寺產之爭。一北一南。清淨之地攪了個海浪翻天。終究爲了“權財”二字。

 

君子不立危牆。道人遠離名利。都是明哲保身的道理。更何況這世道年景。保不齊又會出重返鬧劇。

 

有哪一種人。運動來前。立於檯面之上。運動來時。立於檯面之上。運動過時。立於檯面之上。東風西風。巋然不動。加官進爵。又有哪一種人。運動來前。獨善其身。運動來時。反動典型。運動過後。摘帽依舊罪人。更有一幫如狼似虎的人眾。窺伺著。期盼著。歡欣鼓舞著。天下大亂呢。

 

陽臺上麻雀們已經失蹤很久了。之前雖有碩鼠與之爭食。好在雙方進退有度。倒也和平相處。近來鼠雀俱無。皆因陽臺上來了新鄰居。一只灰黃的大貓。先前老在花盆裏遺矢。把土刨得到處都是。且遺矢粗壯異常。讓我起先懷疑大約是個人。在花盆裡蓋上東西也被撥到一邊。覆上柚子橙子皮也無濟於事。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最終還是逃脫不了每日“鏟屎官”的命運。直到有一天。帶了點貓糧放到陽臺上。第二天清早。終於見到了那隻禍主。它蜷縮在一角正酣眠。花盆裡乾乾淨淨。奇哉奇哉。只是此日後。貓和麻雀。不可兼得。有點遺憾。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975

忘記是哪位古來大德。曾立誓一生不住一寺。這裡不住不是居住的意思。而是不擔任主持的職務。因為無論是十方叢林還是子孫家廟。一旦在其位就必須謀其政。生出無數煩惱來。教界的老和尚往生走了。雖然想指定下任的人選。但恐怕還是得聽某方的干涉。於是一時眾生百態。八卦人士們足足看了一場大戲。

 

有人憤憤不平。其實何苦來哉。陽臺上的花草囿于花盆。人類囿于這個皮囊、囿于這個天地之間。本來既有無數的桎梏。又偏偏盼著黃袍加身。自投羅網無異。

 

眼見著有多少個機構。彼此間斗得跟烏眼雞一般。又有幾何人。削尖了頭想擠進這個修羅場。大抵爲了。不過是名片上多幾行字。身上便也仿佛多了幾分底氣。大旗子風中扯得滿滿。原來。何止米五斗乎。

 

《鳴鶴餘音卷》中云:蓋世功名、掀天富貴,不免被物馳驅。嘆南柯夢裏,斷送了、多少賢愚。這田廬,算人人有分,誰肯歸歟。

 

紅塵中經歷得久了。心不免浮動。終究要逃寂山裏。山中日久。待得道心堅固。再入閻世。且作一番磨礪。張弛之間。日暮影斜。南枝便見春消息。

 

一個人的潔癖。還是應該放在心裡。

——————————————————————————————————

 

結識的人多了。遇到的事也多了。其中不乏有意思的靈魂。但乏味可陳的也很多。大致檢出幾種如下:一種稱為社交型友人。他們重量不重質。凡是能叫出名字的。都要加為好友。輾轉託付也好。搜索偵探也罷。認識便是好的。大約類似某種收集癖。既然你認識的。我自然也要認識下。雖然之後便石沉大海般沒有半點交集。但若是你偶爾和他試著提起某人。他便會自信滿滿曰:喔他我很熟噠。即使之後發現他們並沒有他所說的那麼熱絡。二種是紅娘型友人。這樣的朋友往往都打了雞血般精神亢奮。實為能力型人才。或為老鼠會骨幹。見面便調查戶口般問詢你從事的工作擅長的領域認識的人脈擁有的資源。前後搭線。左右逢源。總熱心著撮合。想捏湊起一番大事業來。三種是朋黨型友人。此類朋友敵我意識極強。大約信奉著非我族類其心必誅的信條。在他們看來這世界上大約除了自己人剩下的都是敵人或潛在的敵人。拖上賊船了方是自家好兄弟也。

 

除上述三種又另有三種:其一為真水型友人。此類朋友或相隔天涯或同在一市。平日絕少見面。但相見如隔昨日。其二為冤家型友人。此類朋友平時小吵三天大吵不斷。往來多揶揄語。錦上從不添花。雪中往往送炭。第三種友人實在不好定義。記得某君曾過我丈室。落座無言。我亦無言。奉茶一杯。其飲一杯。我飲一杯。擺琴一床。其彈一曲。我摒息而聽。我彈一曲。他閉目獨坐。半日里往來。竟無一字。走時僅拱手告辭。此君雖三面之緣。各自飄零海內。卻可算我琴中知己一人矣。

 

倘若有好事者問:你當他知己。他可當你知己否?

我答曰:彼君之事。關我何事。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974

許久不見的邵琴君聯絡了一場舊友聚會。定的主題是她學琴十二載初心不改聖誕趴。在巨鹿路的綴百裘。結果下午陸續出現的有楊貽政、鮑卿、章純青、馮傑、張達諸君。朱鴻翔下午有事來不了。而蔡積悅君的答覆是不來。想來其實也是在意料之中。吃吃喝喝聊聊。下午的茶話會從二點半持續到五點半。合了影。擺了拍。陸續散去。

 

晚飯后。是另一場朋友的小聚。徐凌雲君早在月初便邀我參加她們的南音分享會。會上意外地又見到了老朋友。舟山的鄭雯嫣君和清角的周陽君。席上歌聲裊裊。琵琶清脆南簫婉轉。直至十點方散。

 

2017年的臨近末了。在音樂聲中愉快地結束了。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72天

處暑已過。

 

今年陽台上花盆里散落的紫茉莉長得并不茂盛。稀稀落落。連花亦沒有開幾朵。燈籠草倒是隨勢攀援。與月季、海棠各樣植物牽扯不清。不多時便結出了茶色的一個個小燈籠。

 

前不久去郭先生家。之前贈給先生的琴被保姆阿姨磕了護軫。本不打緊。先生卻感慨唏噓不已。為她帶去兩罐黑枸杞。抄經時以濟目力。閒坐了半日。聽她說過去的事。期間固定電話一直響起。都是各色廣告推銷。先生一律接了。我聽著電話一邊不停地擺手。先生微笑著。有問有答。最後推脫掛了電話。後來當先生感慨。人老了。老了的人是很殘過的。我突然覺得。那一通通接起的電話。僅僅是因為獨居的先生。是寂寞的。

 

昨夜。遠居山中的和尚。傳來一首靜觀吟。琴聲中有秋蟲的低喃。有天上飛機飛過的隆隆。曲末泛尾終一聲。絲弦戛然而斷。那一刻。和尚是寂寞的。

 

寂寞的琴人。很多很多。

 

想起廟堂之高的傳承大師們。他們參加許多的學術研討、演奏音樂會。言音皆為心聲。但誰能Get其實并不在意。他們是寂寞的。

 

又如開班授課的友人老師們。他們舉辦定期的雅集、講座。眾人雲集而來。眾人隨風而散。他們似乎也是寂寞的。

 

人類。寂寞的時候。才會真正地彈琴。寂寞。并不是一件壞事情。

 


現在文字寫得少了。連網站也登陸得不經常。突然發現一個很久以前的留言信息。是陌生人留下的。大約是讓我刪去某篇文章。留言寫得突兀。似乎沒有確指是哪篇。但從他的註冊用戶名可以揣測出。他想為師長諱。我想了半日。并沒有覺得自己寫了多麼了不得的事情。無非是親歷親聞的一些瑣事。大約。他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在我看來完全沒有必要吧。

 

我們存在過。僅此而已。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71天

一年一度地上海書展。與陶君及子騫赴展覽中心。人潮洶湧。卻都是愛書之人。

 

江東兄編輯的「掌故」一書及余欣老師的新書「中國畫入門 · 水墨山水」皆簽名發售。

 

今日忽經江東兄提醒。發現有趣的是。國鵬兄的千金名為芷卿。外甥名叫子騫。又聽聞有琴友的女兒名照雨。巧合舊時今虞浦東三傑之名號。奇哉。以傳琴人先賢之志。冥冥其中乎。

 

 第971天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70天

下午舟山石壺子與泉州一羽歌來滬過丈室。彈琴飲茶。

 

一羽歌君彈鷗鷺忘機。石壺子君彈鷗鷺忘機、漁樵問答、神奇秘譜本流水、春草堂本高山、思賢操。

元芳彈圯橋進履、鶴舞洞天。我彈孤猿嘯月、鴻門玉斗、瑞鶴引。

 

湘菜晚食後散。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9天

下午大奎君及六木過丈室。

 

大奎君彈漁樵問答、鷗鷺忘機。六木彈吳景略先生本及琴硯齋本二流水、瀟湘水雲。元芳彈良宵引、長清。我彈孤猿嘯月。用琴:霜鴻、雲雷音。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968天

昨日今日。每日下午都降一場豪雨。如銀瓶乍破。不多時便雲散雨收。洗塵一般。

 

友人散盡。於丈室獨坐。取八德水琴。

 

八德水乃純陽琴一床。

 

試奏孤猿嘯月。起手不多句。室外便有孩童隳突呼嘯而過。待彈至中段。忽又神遊他方。幾近斷句。

 

雖極不工整。但為七月末某一日彼情彼境之記錄。

 

如此而已。

 

 

 

 

 抑或是最近手生得緊。覺得孤猿一直彈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覺。譜中取音也不易。從字句來看。或有可修改的必要。假使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曲子如瀟湘如梅花如漁樵之類。曲子經過千古前人磨合已達到幾近滿分的完美度。那麼孤猿一曲。似乎從作曲上來說為八十分。不過能將八十分的譜子彈成九十分的曲子。或許也算是一種追求和樂趣吧。

分类:日誌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3页/11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