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排毒

  

这是一段非常奇怪的生活

还记得那年青涩的脸颊,有着滚滚热泪的脸颊。

我一直一直在怀念,好的,坏的

揉折过的吸管

手臂上突起的牙印

麦当劳的番茄酱

翻滚着热气的操场

这些都是陪董昕赟度过的漫长的岁月

 

去商店付完钱后忘记拿走的钱包

焖米饭时忘记插的电源

挂在脖子上找了一天,急哭了的钥匙

取完钱放在银行自动取款机上的银行卡

我永远记不住的密码

过了这个夏天或许一切都会好一些,不再那么需要,也没那么渴求

分类:呓 语 | 评论:2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水账

  

 

有过这种感觉么?滔滔不绝的时候突然语塞,一个形容词都想不出了,我想我真的需要一本辞海,沫沫说的对我只是一个会说情话的文盲,但此话在她要我帮她写故事的时候就自动作废在她口中从文盲变成才女只是供需问题,看了《甄嬛传》的就都知道除了相互利用还有什么必要在一起?

 

今天北京的空气依旧污浊pm2.5都已经207了,人们似乎并不关心自己每天吸入的是氧气还是硫化氢,就像陈丹青说的:“管这些干嘛?活着就好!”我也只为我眼前的这一亩三分地纠结的死去活来醉生梦死,不予置评。

 

我天生少忧无虑,涩于言表也不善揣摩,爱祖国,爱人民,爱党,爱校,善到极致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赟:生辰快乐

  

质本洁来还洁去。

 

习惯了在生日的凌晨焚香,沐浴,像是很多年前那样赤条条的来到这里,伴随着微弱的月光把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清茶两盏,弄得这如黛的夜色也醉了,这副皮囊日益生发的温润滋长,而灵魂的修养却不足与之相配,愈发觉得惭愧。

 

典故:

父母只给我过阴历生日每年的大年三十,古人有云:“三十的娘子,十五的官。”小时候听老人们闲谈说三十的女孩儿命好,如果在古代这天出生的女孩都会被送进宫去当娘子或者妃子,每每至此她们总是一副骄傲的神情,可我至今都不明白嫁去一个需要乞讨爱情的地方怎么就是有命好?他不爱我也罢,如果不幸他爱我,那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千古唾骂的‘祸水’我感谢时代的变迁和婚姻法的完善,拯救了出生在年三十的我!

 

约誓:

分类:呓 语 | 评论:5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心疯。

  

         过早的被迫失去滤去了将来可能发生的矛盾冲突爱恨纠葛,转而造就了永恒的怀念,如果激扬的必将沉淀,那不可一世的也必将被洗掠一空,尘归尘,土归土。

 

         似乎又遇见了另外一种不明的感情。那是一种微醺的状态,看天比平时蓝,看水比平时清,就连令人很难直面的宇宙的空旷无意义似乎也不再那么令人绝望,知道后果我们无法负担,预知血肉模糊的分离,这就是一切美好的根源,也是一切痛苦的初始,我知道这和你们讴歌的爱情大相径庭,即使这样也不必讥讽。

 

          灵魂的孤独终于结束,可惜是在错误的时间,这是一种无法表达的玄妙,似有故

分类:某 某 某 | 评论:3 | 浏览:3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醒,独乐。

  

听说,有一种果实,可以在甜蜜中死去。


死去,有一段风景,荼靡后断桥上唏嘘。


唏嘘,有一片黑暗,只是看不见它而已。


 


哪里的空气华丽而不空虚?哪里的人情温暖却不灼热?


至今四季还未轮回,痛苦却已浅尝,如若时光做嫁衣我兴许已苍老,或许已死去。


但我在这片断壁残垣里画地为牢,自己亮起一盏黯淡的灵魂,这就是我九十九次失望后的第一百次美好的期望,我真为我自己是个天真的人感到悲哀,不对。。。是骄傲。


茶凉了,我不能再为你续杯。


 


独醒者的满腹狐疑: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不喜欢的那副模样,日子本该云淡风轻的可偏偏遇见后泥足深陷。

 

我握刃踟蹰的步履终是走进了那一片桃花的荒芜,劫数难逃。

 

我们都预感这是一种炙热而深刻的漩涡,却自愿纵身一跃,这就是宏观主义者理智的偏执。

 

无法冷静自持的反问自己,然而坚持,近乎执妄,可那又能怎样?手脚被束缚的人如何仗剑天涯?片刻的停驻已是赏赐和怜悯,何欲何求?

分类:某 某 某 | 评论:2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

  
  
  
  
  才话别,一世寥寥糜音落。
  
  赏,花飞花散,倚栏边听江月疯言话离别。
  
  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暮钟晚,琴声已归远。
  
  秋风静,凝香落入泥。
  
  望着你,模糊的视线,清醒又幻灭。
  
  晨曦里那一片片微光隐隐绰绰,飘零又滴落。
  
  望眼欲穿,穿透了一片荒漠。
  
  雁南去,愁心不来不去,不增不减。
  
  寒江斜,思念不凄不楚,不舍不恋。
  
  扬起回忆高涨了离别。
  
  惆怅别时花溅雪,来年相见春风寒。
  
  愁未散,总相伴,天烟淡柳枯聚散,相隔甚远,依相伴。
  
  窗前抱琴倾尽了所有思念,夜深,梨花月,烟花雨,唱不尽离别
分类:纯、文学。 | 评论:1 | 浏览:10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边载酒,死不瞑目

  在未成年最後旳尾巴終於平靜地撕扯掉血液中蟄伏已久旳死旳約束。
  
  远山,青翠,云懿,深白,似一支被嚼饶的心境,血肉模糊可却看不起你的面孔,只能悲伤的闭上眼用手画出你的轮廓,还故作洒脱的挥别离去,失去了以往的姿态。
  
  
  现实分割出另一个截面 灵魂变得分外清晰, 我看见了另一个我 面目狰狞灵魂扭曲信仰破灭, 抱着罪恶以及不甘活下来 你是否也看见另一个我?
  
  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去修炼,多么宝贵的时间和选择,有多少人能在18岁这么花季(滑稽)的年华给自己如此一击?有多少人能在一片唏嘘声里再爬起来接着不要脸的坚持下去?一边挣扎一边享受,这是一个多么自虐的过程!
  
  摇曳在笔尖的舞姿,是聚光灯下最浓烈的一抹艳红。
  
  午夜情浓,多少次的凝望,才换回破碎的记忆。
  
  一片片拾起,一片片粘连。
  
  如果我的开始便是在这沼泥里,最后吐露的芬芳是更加清雅还是泥泞?
分类:呓 语 | 评论:3 | 浏览: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还记得..

  蒲公英:
  
  那时很小,记不清有多小,只记得那是爷爷还活着,我还住在颇有些阔绰的皮革场,那里的白天太喧闹太嘈杂,拥满赶集的街道带着一种我并不排斥的市侩气息.
  
  我用小手紧紧的攥住爷爷伸出的那根手指穿梭在枝繁叶茂的人群中,旁边的背景不停更换向后快速移动略带雪花的嘈杂.唯一不变的是那个顶着蘑菇头的女孩,和那个身着灰布衬衣腿上套着那条洗的略微发白却没有一丝褶皱的黑裤子,黑色布鞋的老汉,那段日子是我最单调却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我爱看花,和所有女孩儿一样被花‘痴’了!我家老汉很懒不喜欢种花,为了酸碱中和他曾经带我去南山看花,一片一片的雏菊海星星点点的蒲公英,一条青灰色的石板桥连接着溪涧,偶尔会与牛儿羊儿温柔的邂逅,
  
  老汉惬意的躺在草坪上我坐在他瘦的凹陷下去的肚子上吹蒲公英,因为老汉说蒲公英的种子可以飞到天堂,然后软软的降落,现如今我依旧这么深信着,所以每当想起老汉我都会想方设法的疯狂吹蒲公英。
  
  我家老汉不爱说话,偶尔会看着犯傻的我
分类:惦。念 | 评论:0 | 浏览: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 始 化

  
  喜欢我本人的那些忠实朋友,都不喜欢我的文字。
  我早已知道并且也被孜孜教诲过,所以我的博客并没有太多认识人造访,这是我的幸运。
  
  
  因为我看起来是个快乐的人,快乐的笑着,近乎于傻笑,偶尔蹦出几个自嘲的词组来取悦身边的人,幸运的是每次都能换来他们的笑容,这让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更加乐此不疲的ciculate 。
  任朋友们怎样开玩笑,笑一笑也就过去了,这就是我无限扩展的人际圈,感谢身边所有爱我,且愿为我赴汤蹈火的人,是你们让我看起来这么快乐。
  
  事实上,我并不容易真的欢畅。
  也许只有这些言不达意的文字可以凌乱的表达,所以我完全违反了自然界定论“文如其人”原则,也许是因为这样那些才会有人嫌弃我的文字,并说它有着一种灰尘的味道,偶尔腐朽糜烂,偶尔伴随着血的腥气,总之就是令人泛呕。
  
  有一个比我还要敏感的男人说过,我的眼睛里纯粹嘈杂,还有一种巨大的恐惧从此我便害怕与人对视,总害怕他们窥走我的密码,那份和本人南辕北辙的抑郁
分类:呓 语 | 评论:2 | 浏览: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