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月影

世界并不缺乏风景,缺乏的是发现风景的眼光。我之外都是风景。我在风景里,我就是风景!--摘自散文《除夕的文博园》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10018
  • 开博时间:2010-11-06
  • 博客排名:第884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忆起芜湖的雨

三十二年前,刚过成年的红线,我从皖西南一个偏僻的乡村,揣着纯真、懵懂、梦想,闯入芜湖陌生的天空,高楼、街道、车水马龙、闪烁的霓虹灯,即使不带半分敌意,却全在我的认识之外停留,只有校园里的书香,多多少少透出丝丝熟悉的气息。

我在此居留四年,将青春尽情地挥洒进江城的土地,驿站里即便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也赚足了我流连的脚步,家乡在几百公里之外驻扎,由于长江流过,把家乡与芜湖相连,家乡的雨水时时流经城外,两地同属江南,却需要隔空对话,风的方向恰好错过,传递不了什么消息,可江南的雨水会产生特别的联络,只是难以分辨清楚,哪一滴水来自家乡?

不论是缠绵的梅雨以及细细的雨水飘落,还是夏季里急骤的雨箭,都将我置于特定的雨境,以雨说话。曾经贫寒的日子,失去了伞的遮挡,以瘦弱的身躯抵御风雨,毫不犹豫,义无反顾。此刻,我又在芜湖的雨中,不顾淋湿的头发和衣衫,抹去满面的水渍,踏中山路溜光的石板。追镜湖边飘过的柳絮,融进北京路的人流,蛰入薪市街、米市街古老的街道,听雨声在古街的瓦楞上敲响,与街边凝固的音符,共同演奏出雨的和弦。

我曾想一直在雨中奔跑,不想躲避,试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泰山之约

循着你的气息而来

藏在草木山石之间的气息

隐入雾霭松涛中的气息

风吹不走 雨淋不透

持续千年

撩我的心弦 诱我的脚步

某个上午的时刻

向上 攀梯次的台阶

踩脚下的坚实

放眼无边无际的辽阔

一呼一吸

心牢里囚禁的愤懑 忧伤

统统释放

看变小的山峰

在猎猎的衣袂下安眠

我想飞呀 乘着流动的山岚

将我变成一根轻轻的羽毛

                           2013、5、29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恋

水的精灵,与大地的爱恋,源自亘古的情缘。

晴朗的日子,抵挡不住天空的引诱和热力的蛊惑,向往天空的广袤、宽阔,决绝的背叛,不曾一丝留恋,不曾一次回首,远离爱的怀抱,执意背弃故乡,即便失去家的方向,向着天空飞翔。

浩渺的苍穹里,像迷失的孩子,贪恋无拘无束;像豢养的金丝雀,供人赏玩;像无根的飘萍,从未停止流浪的脚步,以千娇百媚的变幻,试图赢得天空的青睐,却始终逃不脱漂泊的宿命。

高远天空的寒意,封印了爱的双眸,蓄满如火山一般即将喷发的爱意,反被冻成永久的雕塑,任意肢解的身体,展开了另一种美丽,翻新着爱的表达,沉入冷静的回想,悔不当初的选择,痛彻心肺,隔着遥远,无尽的思念凝聚成片片水晶。

冷峻唤醒沉睡的心灵,解开爱的锈锁,摆脱长久的孤独,清醒中明白,爱只在大地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的灶火

从苍老的手上燃起的火焰

哔哔剥剥的声音还在响

此刻,我们集体归隐

二月寒冷的空气

比墨还要黑的夜色

不再回来

那些烧焦的痕迹

随他们怎么处理

最先消失的是脸上的红晕

依次是头发的黑色、皮肤的弹性

一切都留不住

没有什么能够永恒

只有一捧微黑的泥土

是渐渐变成的、褪变的磷火

在一个不确定的夜晚

访问子孙的梦境

                             2012、9、2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工地漫步

冬日的中午,偷得些许的空闲,独自在城区的边缘溜达,暖暖的阳光照着,漫无目的的我,悠闲的脚步,真想就这么一直走着,走着。下了城里水泥封闭的道路,企图躲开持续的喧嚣,踏上乡间蜿蜒曲折的小道,寻找那份难得的安宁。可什么都躲不开,被隆隆的机器轰鸣声吵醒,这是一片正在开发的工地,随意地折入,最初并没有觉着什么,只当是沙地之上的散步,偶尔回头,看身后的足印,深深浅浅,显示着沙地松软的程度。驻足审视,心被揪了一下,触目惊心的景象扑面而来,机器挖掘过的痕迹,简直是满目疮痍,随处可见的豁口,龇牙咧嘴,怎么看都像是被割开的肉体,凌乱的沙土、碎石,像乱抛的碎肉、碎骨头,低洼处浑浊的积水,像残存的血液,一片狼藉的地面,简直是鲜血淋漓,此刻,谁能感受大地的痛楚?我的心不断地揪着、痛着,脚步更轻,深恐踩痛了大地的伤口,身后留下的是浅浅的足印。实际上,我从此经过,仅仅是一次无关紧要的穿行,可我正在穿越大地的身体,是一次无意的伤害?还是一次刻意的攻击?我不知道,但至少我意识到了大地的痛楚。

人类一直以来都试图征服自然,从原始的刀耕火种到如今的机器轰鸣,从古代的大禹治水到时下的南水北调,从嫦娥奔月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慧娟妹妹

当初慧娟妹妹的父母给孩子取名时,取聪明美丽之意,小时候的确是个漂亮的小女娃,很有些像画中的女孩的模样,可是越长越普通,放在人堆里一点也不显眼,生在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慧娟妹妹肯定要吃很多苦,她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子女多,家庭负担自然就重,父母终日在生产队里挣工分,仍然有些入不敷出。父母属典型的农村人,存在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男孩子都上学读书,慧娟妹妹则没有半分机会,所以慧娟妹妹从七岁开始就几乎承担了家庭的全部家务,洗衣、做饭、浇园、种地,无所不包。责任制实行以后,人们从过去的厮混状态下解放,能够自由地支配自己的劳动时间,母亲本可以回归家庭帮助分担一些家务,可母亲又迷上了佛教,长年在方圆百里的寺庙、庵堂打转,不怎么着家,父亲不会做家务,兄弟们在学校读书,即便不读书了,家务上也帮不了什么忙。父亲对母亲没有什么办法,只得看着操劳的女儿叹息。何况农村观念中,女儿操持家务是理所当然的。

到慧娟妹妹成年,保媒说亲的人踏破门槛,父母就是不松口,需要留下她主持家务,直到大哥娶亲后才许配人家,这时她已经二十五岁,家乡的女孩子出嫁的年龄比她要小得多,像慧娟妹妹如此高龄嫁人的情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银秀嫂子

小时候的孩子特喜欢热闹,伙伴们在一起疯玩再寻常不过,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更是从不放过,尤其是嫁娶的时候,小孩子跑前跑后,不亦乐乎。银秀嫂子却没有给孩子们提供这样的机会,她来的那天,不仅没有半点征候,村里人竟然根本不知道,毫无知觉的人们到第二天才发现村里多了一个人。

据说当初媒人领余根哥哥去相亲,银秀嫂子完全看不中,看着余根哥哥瘦弱的模样,觉得哥哥身体不健康,倒是家里人相中了,定下了这门亲事。于是哥哥常去帮忙干活,哥哥的踏实肯干,勤劳诚实才留给嫂子不错的印象,俩人的关系渐渐亲近起来。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家里人反悔了,可能是知道了哥哥家的贫寒家境,因为哥哥的父亲早逝,母亲带着哥哥一起改嫁,实在忍受不了继父的虐待,哥哥才逃了回来,家里仅剩半间黑乎乎的旧房子,说家徒四壁一点都不为过。按照乡下的风俗,定亲是要让女方过门瞧瞧的,由于女方家人悔婚,事情一直拖而未决,银秀嫂子从来没有上过门,期间哥哥不断地去女方家,女方家人则不许哥哥进门,一直延续了三四年。

突然有一天,嫂子家人要将她许配另外的人家,嫂子坚决不同意,家人就把嫂子锁在家里不许出门,嫂子是在清晨乘家人不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趣之哄鱼

哄鱼在江南水乡非常普遍,大人小孩都干过。江南水域分布广,河湖塘堰随处可见,哄鱼的条件十分便利。哄鱼通常须在静水水域,,流动的水就需要具备特定的条件,如泥鳅之类喜欢向上冲击水流的鱼类,在流水的缺口安放一只特制的竹篓,开口向下,不影响水流的情况下,只留竹篓一个通道,鱼冲进竹篓,进去了就出不来,过一段时间取出来,将鱼倒出,继续。

哄鱼作业多数在湖塘边进行,设备极其简单,家里烧饭用的筲箕,竹篮子,穿上绳子,覆盖少量的树枝,以捣碎的蚌壳、螺蛳作为饵料,偶尔也用米糠、麦麸,最奢侈的才用剩饭,沉入水下,过段时间提起来,速度尽量快点,防止里面的鱼逃脱,取出鱼,再反复操作。这些设备都没有的情况下,可以用挑土的粪箕代替,由于粪箕属半开口的,必须简单加工一下,沿着粪箕外围用树枝编制围栏,高度以不影响提起的速度为宜,太高,提起时水量过多,需要使用很大的力量,水过滤的能力低,提起的速度一旦变慢,鱼就容易逃脱。实际上,最理想的工具是帐纱,密度小,软和,过滤水的能力强,提起轻便快捷,收获自然更为丰富。现在人们开始使用专门制作的笼网,放在水中,也不需要不停地提起,只要一次性收取就行了。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中的库尼勒沙山

半睡半醒的晨梦中,我像一阵轻烟一般飘进库尼勒绿洲,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远离人烟稠密的广阔,羊和马安详地散落在广袤柔美的草地上,走向绿洲的深处,草场包裹着一大片特殊的沙山,边缘地带分布着形状各异的石头,夹杂着大小不一的卵石,走在上面没有硌人的感觉,越往里,呈现的是茫茫无边的沙粒,从粗到细,中心的沙粒主要是粉尘状,正是在这里,矗立着一片沙山,由尘沙自然垒成,形状千奇百怪,有的壁立千仞,有的连绵起伏,有的斧凿嶙峋,千姿百态。

我在一个月光朗照的夜晚抵达,月光像银白色的雨飘洒,给沙山涂上月夜的色彩,漫步其间,轻柔的风带起尘沙,从我脚下飘过,享受如此美好的夜晚,欣赏着独特的沙山美景,几乎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不知不觉中,风渐渐变大了,空气中的沙尘越来越多,能见度越来越低,沙地开始流动,我在陷落,初时恐惧地挣扎,越挣扎,陷落的速度越快,迷乱中灵台还有一丝的清醒,感到挣扎是徒劳的,于是果断放弃,让自己慢慢回归平静,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调匀自己的呼吸,任由自己躺在沙尘里,将躯体放平,犹如游泳时仰躺在水面上一般,意识渐渐模糊,感觉人已经被沙土完全埋没,意识从灵台深处一点点地退去,直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开锦标赛

  

1重开锦标赛重开锦标赛

分类:桥牌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有不甘

不甘心,几乎每个人都遇到过,以前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随时随地都可能产生。

不甘心,总是因为心中存在太多的不平衡,没有达成自己的心愿,由此有人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也会有人在遭受挫折后陷入沉沦,可能也有人尽管心有不甘,却不愿付出努力,常常是牢骚满腹,甚或嫉贤妒能。

我们看到、听到的更多的是那些不甘心蛰伏的人,锲而不舍,坚持不懈,即使是面临难以逾越的障碍,常处困顿,他们依然昂首前行,对自己的心愿自信满满,想方设法克服困难,总会战胜困难,抵达成功的彼岸。这样的实例不胜枚举,像经历无数次失败,完成数目众多发明创造的爱迪生,历经磨难,誓将牢底坐穿,终于实现南非民族和解的曼德拉,历时数十载,勤耕不辍的著述立说者,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趟出一条致富之路的带头人,勇于战胜病痛,将生命的刻度拉长的绝症病人……凡此种种,其中有名人,也不乏普通人,不论何种人,他们都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过突出的贡献,正是因为如此百折不饶的坚持,社会才会稳步向前推进。

那些甘心沉沦的人,除了扼腕叹息以外,我们已经无法对他们说什么,因为他们已然放弃,即便内心还有点纠结、挣扎,必然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络鏖战

1网络鏖战

分类:桥牌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度出征振风杯

1二度出征振风杯

分类:桥牌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站上初春的四面峰顶

四面峰是城边最近的山峰,海拔高度五百米出头,春秋两季会成为那些喜欢爬山锻炼的人和游览的人之首选,最早的当在清明前后,春暖花开,去体验寒冷的消失,温暖的回归;最晚则到冬天结冰之前,将一年的丰富收藏,进入蛰伏状态。

今年的天气不知道有什么怪异,刚过三月中旬,气温就如同夏天,人们纷纷卸去了厚厚的棉衣,仅着单衣还觉着燥热。于是,作为最早的游览者,汗流浃背地攀上峰顶,凉风兜满衣襟,不知道有多么惬意。

天气晴朗,空气中甚少尘埃,极目远眺,东北西三面的高山连绵蜿蜒,花亭湖像一面明亮的镜子镶嵌在群山之间,湖面的闪光,带着耀眼的光亮,晃得你必须眯着眼睛才能看见,粼粼的波光就像穿着闪亮衣裙的舞者,跳跃、翻腾、舞动,随风而起的波浪与起伏的山峦衔接,在山与水的链接中,构成一幅独特的景观。南边是广阔的平原,夹杂着低矮的丘陵,如散落的馒头,将田野切割成不规则的形状,尚未进入耕作的季节,红花草还没有开花,与麦苗的绿色一起将广袤延伸,如此晴朗的日子里,目光一无阻挡,望见长江像一条缠绕的玉带,而大大小小的河流穿插其间,组合成江南水乡初春特有的影像。

四面峰几乎没有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贪婪的差异

贪婪源自人性中对物的占有,其实最原初的时候,人类面临的是物质的极度匮乏,没有什么贪念,个人的贪念会导致整个群体的消亡,不能存在贪念,也不允许有贪念,也许这就是“人之初,性本善”的出处吧,可随着财富的增长,人们开始了对物的疯狂追逐,贪婪的本性暴露无遗,自此以后,贪念就像吸食毒品成瘾一般难以戒除,历朝历代的贪官污吏,层出不穷,大贪小贪此起彼伏,前赴后继,即使是平民百姓也难逃贪婪的窠臼,为了争夺丁点蝇头小利,兄弟、朋友、邻里,怒目相向,反目成仇,争得面红耳赤仅仅是小儿科,大打出手、头破血流甚至闹出人命也不鲜见。

社会进步到今天,贪也在与时俱进,物质财富的高速增长,进一步诱发了贪念的极度膨胀,众人都争做金钱的奴隶,甘愿被物质奴役,于是反贪就成为了历久弥新的话题。

我们瞧见如今那些贪腐的官员,利用手中握有的公共权力为自己牟利,已经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只要逮着机会,大贪特贪,数目之大,令人瞠目结舌,而且毫不满足,唯恐比别人贪的少了,极其恰当地诠释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几乎无官不贪,上至高层,下及那些算不上官员的基层掌权者,漏网的是少之又少,就是有人遭到查处,后来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