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4310908
  • 开博时间:2006-02-03
  • 博客排名:第27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大毛1971

2017-11-20

清思匀匀

2017-09-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十九

蘇零陵2009-09-30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松鼠

大風刮起來的時候,我在地上撿葉子和果實。
好大的銀杏葉片,比巴掌還大,像張開的裙裾。
像一只準備過冬的松鼠。我要把果子和葉子留下來寄給你。



就像這樣子。
分类:歲時 | 评论:4 | 浏览:20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日

11月24日
近午时分出门至六条之风俗博物馆。观六条院之模型,寝殿造结构可爱。偶遇妇人一位,轻声讲解紫姬源氏故事,又云十二单配色中最爱者乃山吹色。
风俗博物馆结构简单,空间很小。其后过薰玉堂、西利渍物店。有腌渍樱花,美貌胜于其味。下午至岚山,过西芳寺而不入。辗转铃虫寺。阶上红叶美甚。远方山影重叠,气象开阔。寺内不知有何活动,人头攒动,未入其内,往嵯峨访落柿舍。穿过竹海,名曰筛月林,山翠染衣。落柿舍已至闭门钟点,求告舍内妇人,获允入内。山光如墨,灯火醺然。有竹筒蓄水,淙淙有声。归途中亦过筛月林,又遇墓园一片,天色全黑。月光自林间倾泻,果然筛月。

11月25日
整日都在奈良。看鹿,访东大寺、正仓院、春日大社。在春日山以辨别石献灯所镌日本年号对应之我朝年号为乐。七五三节方过,神社内多有盛装小女儿,长袖簪花,很可爱。夜里回京都。

11月26日
晨起于哲学之道散步,游客很多。入法然院,过后山墓园。忘记携带花束。访内藤湖南、谷崎润一郎、与谢野夫妇等数处。午后于二条寺町通一保堂饮茶。木窗外银杏黄叶簌簌
分类:東瀛 | 评论:3 | 浏览:2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嵯峨

  午后行到岚山,桂川之上流水汤汤,浅渚水草丰沛,荻芦雪白,鹭鸟成群盘旋其上,山中枫叶初染,光影金碧。
  
  到西芳寺,寺门半掩,门口告示云:非书信预约不能入也。有一对夫妇从札幌远道而来,摇头曰遗憾。嗒然而返,至铃虫寺。又往落柿舍。
  
  在深林中迤逦而行,终至落柿舍前。已过下午五点,草庵柴扉已闭。我徘徊其外,门内妇人微笑抱歉云:“今日开放已结束。”
  
  我叹,啊,已经结束了啊……
  
  她望着我,最终轻声笑道,只有五分钟——可以么?对不起……
  
  我说,可以。
  
  庭中柿树枝梢果实零星,竹筒滴水有声。投句箱依然如旧。我要写下什么句子么?说此夜山色温润,说庵中灯影清美?
  
  妇人道,嵯峨野的枫叶都红了,真美啊。你看——
  
  天色已晚,山影如墨染。我告辞,门边又有一队游客。妇人循例抱歉道,今日开放已结束。语罢阖门。篱下山茶盛放,坠落无因。
  
分类:文章 | 评论:5 | 浏览:20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村松园

  宫尾登美子《序之舞》是以上村松园为原本写的小说。小说后来拍成电视剧和电影。上村松园初期成名作有一幅《序之舞》。看这篇小说,倒可兼作八卦索隐。此外,京都腔亦可玩味。
  譬如开篇就是「こっちへ入っといやす」。
  我很喜欢宫尾登美子作小说的方式。开篇都举重若轻。譬如《笃姬》开篇一段即是讲樱岛的雪。这样的叙述方式很适合女性写作者。平实,冷静,克制。我很想学习、尝试。
  十一月来国立近代美术馆有上村松园展出,今天下午有一场传统发髻解说与展演。我因一场冷雨而拖延不去。大约只能下周再去了罢。
  此外,又开始写新小说。
  买了两盆菊花,目前养得很好。
  如果冬天太冷,考虑买个烧灯油的炉子。
  2010年11月18日
  
分类:讀書 | 评论:2 | 浏览:2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日

前日到南区图书馆借书,走的是偏门的林荫道。黄叶纷纷,柿树枝头挂着经霜的红果。乌桕叶渐渐红了。碧蓝的天下飞着乌鸦与鹰隼。我前面有一对母子。母亲齐耳短发,着黄栌色格子和服,鼠灰色披肩,高底木屐。小朋友牵着母亲的衣袖,跌跌撞撞道,妈妈快一点,快一点哟。母亲笑,是,是,快一点,快一点。扑嗒扑嗒走在木叶满覆的道中。

昨日清晨又是大雨,近午天晴,空气清润,“完全像一个稍稍删改过一番的春天”(汪曾祺《老鲁》)。又去吉田山,有一树红叶在阳光下,红得很清澈。背阴处的叶子尚是青色,没有染红。夜里又去山里,松影里一钩弯月,漫天都是星星。

今日天要阴一些,隔壁邻居不知何时已搬走。走廊一片空旷。这一年来已搬走了两户邻居。第一对夫妇是因有了宝宝想换更大的屋子。这刚刚搬走的一对是因无法忍耐一楼潮湿的地气。后山渐有染红的霜叶,层层叠叠有似蒙了薄雾,看着很喜悦。研究室没有人。不知谁清扫了屋子,地板上洇着薄薄的水迹,十分清洁。抄《心经》,晚上带给一位朋友。

2010年11月13日



昨日在吉田山中



白小姐(在北京),近日反复梦到它……
分类:歲時 | 评论:7 | 浏览:2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降温

  昨天还是清润温和的天气,昨夜却忽而降温,今天上午有很早的课,起来大风袭面,啊,真的冷了!
  
  最近忽而变得勤劳起来,发愿要自己做吃的。昨天吃的是:金针菇,香菇炒青菜,青椒煮鲭鱼。再次感慨做饭其实是很容易的事。
  
  今天下午报告结束,甚为雀跃。物候干燥,皮肤感觉不佳。考虑明日去买新一种面膜。
  
  要对自己好一些,再好一些。
分类:歲時 | 评论:4 | 浏览:2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成的生与死

秋成的生与死


上田秋成在国内的名气似乎得益于一部《雨月物语》。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菊花之约》,脱胎于范巨卿鸡黍生死交之故事,讲赤穴和丈部二人情谊深厚,相约于某月某日共赏菊花。赤穴在应约当日被领主困禁在城内,无法成行。为成全许诺,遂剖腹自杀,魂魄千里赴约,一如尾生抱柱信。

享和元年(1801)九月,上田秋于摄津国西成郡加岛村之加岛稻荷神社内敬奉和歌集一部。是年秋成六十八岁。此集即后来的《献神和歌帖》。秋成幼年孱弱多病,养父在此神社内祈求神灵赐予秋成六十八岁之寿。故活到六十八岁的秋成在此还愿谢神。和歌集中有一段:

“余稚龄罹患恶痘,医云无生路矣。先考不堪悲泣,走此神祠,以丹诚乞助命,还家倏然出九死。而经旬日乃愈。因是诣拜数十载。寿六十八,全赖神之御灵矣。”

溯及元文三年(1738),五岁的秋成患痘疮。医曰无治,养父上田茂助深夜步行十余里至此神社祈祷。秋成生于享保十九年(1734),是妓院私生子,并不知其父为谁。四岁母亲过世,被纸油商岛屋的上田茂助收养。江户时代的日本人无论上下贵贱,最可怕之病症莫过痘疮。这是江户时代排在首位的夺命疫病。据飞騨国某寺庙记载数据,其时患痘疮者近七成为幼儿。秋成同时代将军德川家齐有子女五十五人,凡长大者均患痘疮,其中有二人因此而死。小林一茶长女亦殁于此疾。医家香月牛山著《小儿必要养育草》(元禄十六年,1703)载:“痘色转赤为好也。”因有在痘疮周围涂抹赤色之俗。

秋成虽逃过一死,却留下右手手指短小之残疾。晚年所著《胆大小心录》中有“无力执笔”之句。有推测云秋成身体之残疾很大程度影响其文学创作。京都西福寺藏陶工高桥道八造秋成像,双目圆睁,圆头圆脑。

宽政二年(1790)十二月十六日,秋成给京都的友人画家松村月溪写信,曰:

“病夫春来手腕痛楚,至夏略有好转。而突患目疾,至晚夏左目失明,读书写字遂成废人也。由此书信往来甚为辛苦。总之无非久疏音信而已。”

又有“岁五十七顿失左明”句。

江户时代日本眼疾甚为普遍,盲人众多,各大眼科亦流派纷呈,竞争激烈。当时常见眼疾除却白内障,有淋菌性脓漏眼,夜盲症,结膜炎,眼睑缘炎,麦粒肿等。多半与营养失调与生活条件恶劣有关。此外痘疮麻疹后遗症导致眼盲亦属不在少数。

其时秋成正与伊势松坂的日本复古国学家本居宣长激辩学术。宣长长子春庭此时亦患眼疾,宽政三年(1791)到尾张国海东郡当时最负盛名的眼科医生处治疗眼疾。宽政六年亦失明,遂习针灸、精进国学,著书立说。这位眼科医生后来亦为秋成看过病,亦属奇缘。

宽政九年(1797)十二月十五日,秋成之妻阿玉遽亡。是年秋成六十四岁。后于《夏野之露》中写道:

“妻廿一岁来归。去年冬以五十八岁之龄先我而去,乃因常年多病之故也。”

宝历十年(1760),阿玉嫁给秋成。第二年秋成养父病逝,秋成继承岛屋。开始学习和歌。三十三岁凭《诸道听耳世间猿》《世间妾形气》等闻名。明和八年(1771),一场大火家财尽失。永安五年(1776)出版代表作《雨月物语》,被誉为日本怪谈小说顶峰之作。秋成狷介暴躁,多年来妻子一直默默侍奉。宽政元年,阿玉之母与秋成之养母双双辞世,秋成归咎自责,认为自己十分不孝。夫妇二人均受重创,阿玉落发、发愿心,法号“瑚蓮(王旁)”。而今辞世,秋成极为悲恸。文中有曰:

“妻已化作野地孤烟。”
“何以在此悲辛年月弃我而去。”
“老来畸零,起卧俱伤悲。”
“起卧独自一人,常有幻觉,思念彼人在眼前,无限悲伤。”

妻子死后,秋成难耐寂寥,几欲自尽,徘徊于大阪、河内一带。宽政十年(1798)春,秋成右目亦失明,只能依靠老婢与养女维持日常生活。此种绝望于《麻知文》中曰:

“如此四月廿日,另一边光明亦失,无比悲哀。”
“悲辛忧愁,不知今日之后的年月,如何居留世上。”

不过在大阪寻访名医治疗右眼未成,左眼却意外复明。文中狂喜之言曰:

“岁五十七顿失左明,六十五又及右眼,侥幸逢神医,得左明。”

复明的秋成在《山雾记》中描摹夏季夜空月洒清辉,极尽喜悦之情。

后来秋成开始使用眼镜。当时眼镜相当昂贵,同时代的泷泽马琴晚年罹患与秋成相同的眼病,亦配眼镜。

晚年丧妻的秋成甚为凄凉。与人通信中有如下字句可寻:

“病中足痛,不堪远行。”“老衰已极,记忆浑无。”“芋头数块,辱受纳,春宴珍味可致。”“海苔并干萝卜皆为好物也。”

丧妻之痛与眼疾折磨,秋成求死之心益重。妻所葬之菩提寺在南禅寺山内之西福寺,即今之南禅寺草川町,我曾数番路过。享和二年(1802)二月,六十九岁的秋成于西福寺内红梅树下自作坟茔。

文化五年(1808)十月二十八日,与友人通信中写:

“老夫,去春来,因疝肿苦恼十分,疏于问候。”

翌文化六年(1809)六月廿七日,秋成在友人羽仓信美宅中过世,年七十五岁。如愿葬于七年前于西福寺自作之红梅树下坟茔中。

今年是上田秋成去世两百年纪念。京都国立博物馆有专题展览。亦亲见高桥道八所作秋成陶制坐像。两百年似乎并不太远,西福寺之红梅至今犹自岁岁开落。(文/苏枕书)

2010年10月31日星期日
分类:東瀛 | 评论:1 | 浏览:2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之古本祭

天气预报中十四号台风终于同京都擦肩而过,今日起来收到的讯息是:

预计中的大雨不会到来,天气将逐渐好转。今日宜出行,大吉也。

那么秋之古本祭也不会受到影响。今天是古本祭开始第一天,午后去知恩寺,道中人流攘攘。有紫阳书院,欧文堂,其中堂,赤尾文照堂,竹冈书店,キクオ书店,ヨドニカ文库,ふみ书店,萩书房,三密堂书店,井上书店,福田屋书店,谷书店,津田书店,与去年无有太大区别。规模并不是十分隆重。就在知恩寺旁的吉冈书店没有在寺内摆摊,而是将书架书台挪到街边,书价比平日低,想来也在古本祭的浪潮中。

地上犹有积水,也许昨夜落雨,人在梦中没有觉察。气温略有回升,阴天,层云中偶有光缕露出,樱树枝头红叶簌簌。枫槭还没有红透,松针浸满雨气,很清香。因穿着冬日的棉袄,很温暖,懒洋洋,像佛堂阶前的猫一般。

有关书市总是有温存美好的记忆。零八年秋季,零九年秋季。今年虽也在北京,却未来得及去看。买书似乎不是最重要。喜悦的是同行人相傍游赏。如今两度古本祭都是独行,总会想:如果她在,大约会喜欢这个。又看道中铺了红毯的坐台,想,如果她在,可以在这里坐会儿。

古本祭最大的好处是书价比日常都低。譬如竹冈书店,这间书店离我住处极近,每日上学都要路过。多售文史艺术类书籍,颇讲究版本年代,价格不菲。我虽常去店里逛,却一本也没有买过。倒是不远的善行堂要亲民得多。善行堂是小本经营,去年才开张,古本祭中还没有一席之地。

主人是一位花白头发的大叔,趣味在旧书、电影、谣曲上,店内装修简洁温馨,木书架,分类极明晰。营业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到夜里八点。大约大叔也是爱睡懒觉的。店里文库本很多,便宜得很。雨天步行去学校,总要去店里转一转。大叔为人温和谦慎,店里没有客人时都在看书。我曾拜托他找一册颇难得的书,他也很认真地照办,虽然迄今尚未找到。

古本祭上有小型拍卖会,略显冷清。有「本の病院」,即旧书修复。上午十一点半到午后两点半营业,有洋书修复、和书绘本修复、布面折本修复、和纸书面与文库本之改装等等。请到的是制书专家世儀義夫(せぎ よしお),网上也有他修复图书的视频。圆乎乎的大叔,很和蔼的样子。

下午还有事,匆匆一逛。低价如五百元三册的图书、五百元十册的文库本,都不乏好书。虽无地坛书市铁皮车推廿四史的盛况,还是很热闹。一旁就有宅急便的摊儿为蠹虫先生们装箱,服务好周到。也有丽服长袖的女子款款而至,手指掠过书籍,翻的是手抄佛经。梳两根辫子的女童由父亲抱着在儿童书专区翻看绘本。都是很可爱的事。挑了九册书,有芭蕉文集,一茶论,中日谈判秘话,上田秋成集等等。买书需克制,意思到了就好。明日天气如果合适,便再来一趟。










分类:東瀛 | 评论:4 | 浏览:1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芭蕉的生与死

欲谈松尾芭蕉,自然不可不提“俳谐”。俳谐一词原意“滑稽”。室町末期出现俳谐的连歌,即趣味滑稽的连歌。连歌是日本独特的诗歌体裁,最初是两人联句作和歌的游戏,始于平安末期,全盛于室町时期。二人参加为“两吟”,三人参加为“三吟”。第一人作五七五长句一联,为“发句”。第二人作七七短句一联,为“胁句”。第三人仍作五七五。以此类推,以七七句结尾,联成百句。发句必出现季语,是为铁则。此发句即为今日俳句之原始。

连歌往往于静肃氛围中创作。因连歌素来崇尚纤细华丽之美,用语限于《古今和歌集》《后撰和歌集》《拾遗和歌集》。而徘谐连歌则多作于酒筵欢场,与正式连歌有别,故传世记载较少,有《竹马狂吟集》《俳谐连歌抄》等。以俳谐连歌为母胎,江户初期形成“俳谐”这种新体裁。遂有贞门俳谐、谈林俳谐两大门派。前者提倡俳谐之娱乐性与教养性。后者掌门为大阪天满宫连歌师西山宗因,主张俳谐的滑稽性,用语自由,将谣曲词句化入徘谐,被尊崇古典派的贞门俳谐斥为邪道。在日本,连歌师的地位远高于俳谐师。因连歌师受到和歌创作的修炼与教养,熟谙《源氏物语》《古今和歌集》等古典权威作品。宗因将民间谣曲之文句作成俳谐,无怪世人惊诧。《好色一代男》的作者井原西鹤便是谈林派门人。

而将俳谐从和歌束缚中真正解放出来,使俳谐成为独立文体的,便是后世称为俳圣的松尾芭蕉。

芭蕉生于伊贺国的上野,在家乡一直生活到廿九岁。在这段时期里他是藤堂新七郎家的武家奉公人。十岁前后担任藤堂家嗣子良忠的随侍。良忠师从京都北村季吟学习贞门俳谐,号蝉吟。芭蕉对贞门俳谐耳濡目染。宽文年间芭蕉用俳号曰宗房。当时以宗房为俳号的人有很多。芭蕉之句最初被收入宽文四年出版的《佐夜中山集》,是年二十一岁,有两句入集:

“月明之夜旅宿焉,绯樱绽放思暮年。”

宽文十二年三月,廿九岁的芭蕉踏上前往江户的旅途。其时廿九岁可比今日四十岁,已届中年。

当时大名所辖区域内的领民并不能任意离开领土,否则以逃亡论,兄弟连坐。因此芭蕉到江户必有保证人。日本对芭蕉生平研究众多,有“忍者说”,茂吕美耶亦作文论述。谓芭蕉到江户后没有就职于任何藩国,无固定收入,先后又有五次大规模旅行,大抵是他从事忍者之职,四处探秘。

芭蕉究竟是否为忍者今人不可判断。而可以确定的是芭蕉很快在江户俳坛占有一席之地。芭蕉名号甚多,天和年间用“桃青”之号。因追慕李白。“李白”“桃青”——也是诙谐的趣味。

延宝五年冬,京都有名的俳谐师伊藤信德到江户。翌年春,信德与芭蕉、山口素堂三人作百韵,出版《桃青三百韵》。

延宝八年(1680)正月,芭蕉作发句云:
“啊,春啊春,大哉春也,大哉春。”

这是仿米芾《孔子赞》起句云:“孔子孔子,大哉孔子。”

延宝八年(1680)十月,三十七岁的芭蕉突然从繁华的日本桥移居深川,当时深川还是人迹罕至之地。夏目漱石在英国留学时给正冈子规的信中写,“我现在住的地方好比是东京的深川。因住宿费低廉,地段自然不佳,甚为萧条”。明治时期的深川尚且“萧条”,遑论芭蕉所在的年代。芭蕉在到江户的八年间内,广交游,多吟句,立门户,是世所公认的徘谐大师,门人为他建立芭蕉庵,可谓顺风顺水。此番移居颇令人费解。留下的句子有:

“深川冬夜之感
橹摇波荡,断肠凄清独泫然。
富家食肉吾吃菜根,困顿也。
雪之朝,独食干鲑。”

俳句与和歌素来难译。将俳句直译为汉诗意思差了很多。那本是吟咏时一唱三叹之句,譬如玩《百人一首》,用悠长抑扬的音调念出长长短短的句子,并非汉诗的工整端正。周作人感慨“俳句翻译,百试不能成,虽存其言词,而意境迥殊,念什师嚼饭哺人之言,故终废止也”。他能译出“露水的世,虽然是露水的世,虽然是如此”,尚有此叹,更不用说旁人。丰子恺译《源氏物语》虽然被周作人评为“茶店说书”,但其实也很好,尤其是文中的和歌。譬如“夕颜凝露荣光艳,料是伊人驻马来”,“寂寞闲庭春雨久,可曾遥念故乡人”,冲淡清新,个人认为要比林文月译本的楚辞体和歌可爱许多。

天和二年(1682),芭蕉居所遭遇大火。有“顿悟犹如火宅之变,而生无所在之心”之句。“犹如火宅”出自《法华经》“三界无安,犹如火宅”。芭蕉素有“旅人”之形象,大抵这场大火也是他走上旅途的原因之一吧。

天和三年(1683)六月二十二日,芭蕉母亲过世。芭蕉十三岁丧父,至此双亲尽失。贞享元年(1684),四十一岁的芭蕉踏上“野曝纪行”之旅。他殁于五十一岁,此间十年,大半都在旅中。

天和年间的芭蕉穷困潦倒,作品多受杜甫、庄子影响。

“野曝纪行”从江户出发,沿东海道西行,到达故乡伊贺国,略作停留,又访吉野山。历京都、奈良、名古屋、美浓、尾张等地。在名古屋停留一月,出版《冬之日》。年末再返故乡。经大津、桑名、热田、鸣海。《野曝纪行》中有“寝于马上,残梦月远茶烟起”之句。

贞享二年(1685)四月末,芭蕉回到深川的芭蕉庵。贞享四年(1687)八月中旬,芭蕉踏上第二次长途旅行。自江户经名古屋、伊势、伊贺上野、奈良、吉野、大阪、须磨、明石、京都,所得诗文编成一册《笈中小札》。

“岁月为百代之过客,逝去之年亦为旅人也。于舟楫上过生涯,或执马辔而终其一生之人,日日生活皆为行旅。”

这是《奥之细道》的开篇,也是我十分喜爱的一段。元禄二年(1689)三月下旬,芭蕉又在旅途,前往东北与北陆,历时五月余,行程两千四百公里,作成《奥之细道》。

五十一岁的芭蕉最后一次走在途中。元禄七年十月十二日,因病于大阪过世。临终前留下的是:

「旅に病で、夢は枯野をかけ廻る」。

“病在旅中,魂梦萦回于枯野。”

芭蕉一生未婚,无子。晚年追崇俳句「かるみ」之意境。即平和冲淡之美,是为诗坛新风。死后蕉门历经分裂、复兴,后又有与谢芜村并小林一茶继承衣钵。

今年初夏在岚山,行到落柿舍。这是蕉门十哲之一向井去来的屋舍。写完《奥之细道》后,芭蕉曾在此停留近一月,作《嵯峨日记》:

“京都有向井去来别墅,位于下嵯峨竹树丛中。近邻岚山之麓,大堰川之流。此地乃闲寂之境,令人身心怡悦,乐而忘忧。去来性疏懒,窗前荒草离离,不加芟除。数株柿树,枝叶纷披,遮蔽房檐。五月,雨水渗漏,铺席、隔扇霉气充盈,几无寝处。户外,树影森森,殊觉可喜。此一地清阴,乃去来送吾之最佳礼物也。”

院中有诗碑,其上云:

「五月雨や色紙へぎたる壁の跡」。

“五月雨脉脉,色纸壁上显斑驳。”

那也是梅雨天气,青苔苍苍。有人往投句箱中放新作的俳句。如今俳句似乎成了极好作的东西,伊藤园绿茶有俳句大赛,获奖的句子印在茶瓶包装纸上。偶尔看一眼,觉得很一般。又有英语俳句——想是一种“文化交融”,我却以为趣味不大。又譬如汉语作十四行诗,大抵是略有格式的自由体诗罢了。

冬月白山茶初开,黄昏散步于山道。见白发老妇垂首观花,默诵默吟,在纸上写着什么。我路过,她似乎很不好意思,拢了拢纸张道:

“在写俳句呢……但作得不好。还是山茶花好啊。”

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

分类:東瀛 | 评论:1 | 浏览:1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雨

雨天,拖到下午才去吃饭。和即将毕业的一位同学聊天。谈到一位患抑郁症的朋友。又说近日睡眠不佳,多梦多虑,眉间肌肉痉挛,深以为苦。渐及时事,可笑可叹可悲可鄙,无可奈何。今年国考人数又创新高。譬如两千五百人竞争一个职位。举全国之力经营一城一地,失据失衡,必不得长久。又提《机器人瓦力》中的一幕。彼长叹曰,我以后还是做生意吧。这个年代做生意是最好的。

我们常常会说起毕业考公务员的同学。有些已结婚生子。令我等孤家寡人羡慕不已。哦……房车俱全,还有媳妇孩子!而和他们聊起来,他们又道,其实我们一生已经这样。想来想去还是读书的时候好,你们不知道我们多羡慕你们。

这还是墙内墙外之叹。

同学不准备读博,因家里给他计算,读书几年纯属消耗钱财。如果这几年工作,那么可以挣钱。里里外外差得太多。这笔钱你知道能做什么?买房、娶媳妇、养小孩、看病。

“就剩下读书人的心而已”。同学笑。在这个时候,说什么“读书的幸福”“理想”“渴求”都很苍白。

没有安全感的年代啊。
2010年10月28日
分类:東瀛 | 评论:4 | 浏览:16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降温

  近日奄美大岛遭暴雨袭击,昨日天气预报又说要大幅降温。一夜大风袭卷,清晨起来,磨砂玻璃窗外晨光蒙蒙。仍有风,响亮的晴天,果然很冷。碧空澄澈,北面天上乌云堆积。洗晒衣物,出门吃拉面。自从上周六吃了令人郁闷的荞麦面之后,疏水道旁的一间几十年历史的酱油拉面店成了治愈我荞麦面恐惧症的所在。

新一周又开始。以周为计算单位划分时间,实在过得太快。

譬如:借图书馆的书。借期为一个月。大约为四周。四周——太短暂了。于是月初刚借的书,还没有读完,倏尔又至月末。叹。

和朋友约好这一段寒流过去,要去爬大文字山。

2010年10月26日
分类:歲時 | 评论:6 | 浏览:17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日

  秋天到了,气温日益降低。
本周三小说《有信》初稿完成。
昨天到吉田神社还愿。
新一番的生活持续朝前,压力总是生活的主题。
下午从图书馆回来,遇到L师姐,她怀孕已七月。去年学会上见过一面。时间过得好快。看她大腹便便缓步去图书馆,又生命运之叹。
无论如何,已上此途,便安心顺命吧。
分类:歲時 | 评论:4 | 浏览:20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藤袴

吉田山上有一片神社群,夜里灯点起来,没有人的时候去,会很美。

一直走下去竟可到真如堂。一侧是墓地。山门寂静,径直走到本堂阶前,佛殿重门已掩,木台前有两盆近人高的植物。凑近了看是泽兰。日本叫做“藤袴”,フジバカマ,秋七草之一。《源氏物语》卷三十即名“藤袴”,汉文译作“兰草”。本卷之名是因夕雾向玉鬘赠送一枚泽兰,并咏和歌云:

「同じ野の露にやつるる藤袴あはれはかけよかことばかりも」

汉文译作:

兰草长秋野,朝暮露同尝。望君生怜惜,只言又何妨。

夜里有雾,云气氤氲中是一弯上弦月。常夜灯的石座上伏着猫,一路看见有六只,我走得很近时它们会轻轻叫一声。

转身踱回学校。

一年四季,一日十二时,任何一刻看到的风景都不同。譬如柿叶泛红,枫叶犹碧,满山灯火零星,秋虫唧唧,有哀愁的趣味。

分类:草木 | 评论:6 | 浏览:2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秋

  开始写一个长篇。秋天是讲故事的好季节。
这几夜的月亮都很美,下弦月,残月,弯弯的,很大,浮在云海里,像小舟。
借了寿岳文章和寿岳章子的书来看。寿岳章子写的京都很深情。
功课很多,秋燥,幸好没有流鼻血。
不能想念北京,好像是隔了很远很远的时间一般。其实刚到这边不足一周。
也会去看星座运程什么的,看到好的话会很开心:哟,真不错。
有唱衰的也不着急:哼,骗人的。
远离人群……很好。
分类:歲時 | 评论:4 | 浏览:2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晚

夜饭前姑姑叫我去喝酒,说是新酿的葡萄酒。我跳起来说要去。赶过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月亮很好。乡下灯火零星,葡萄园正当收获季节。池子里有菱角与藕。不时有鱼跃出水面,鳞片在月光下一闪。噗通掉回水中。河畔有船,不知哪一年的夏天,与兄姊们解缆登船,行到莲花中去。船头堆满莲实,莲叶亭亭高过人头。如今乡下很不热闹,年轻人大多进城去,也找不到划船的人,我更不敢独自行到草木萋萋的水畔。姑姑的婆母在往酒桶里塞葡萄。很甜的葡萄,我在一旁拈起来吃。桌子摆在院子里,有风,黄狗静静卧着。稻花开着,在夜里有很薄的香气。菱花也开着,莲花是看不到一朵了。蝈蝈在豆棵下面叫得极响亮。而只是觉得静,渐渐黄狗伏下头,枕着前爪,似乎是睡着了。

新鲜的菱角很美味,花生也是。螃蜞的流黄真诱人,对半斩开,拿姜末烧酒腌了就好。奈何近年愈发不敢生食水产,忍一忍没有动筷子。

回家的路上睡着了,啊我仅仅是闻了闻葡萄酒……而已。
分类:歲時 | 评论:7 | 浏览:2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7页/11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