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6
  • 总访问量:4310579
  • 开博时间:2006-02-03
  • 博客排名:第27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清思匀匀

2017-09-15

春江烟柳

2017-08-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十九

蘇零陵2009-09-30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一周

  年后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近半月。论文已到尾声之尾声,只是不到最后一天,老师也不会放松。因而这些日子读书并不多,零零碎碎,不成系统。回想去年此时,倒是集中精力看了一些日本文学方面的书。当时虽生吞活剥,但多少也积了些印象,搭起个框架。再往深处细读,不致左支右绌,过分茫然。只是最初形成的概念很容易左右日后的判断,这一点需谨慎。
  
  昨日晚饭后与夏散步,谈及日本画。真正佩服的画家不多。看画是一条,看人品又是一条。因人废画,可能也是不大好的。
  
  上周末邀二友同登大文字山,心情畅快。本周也一心想着再去一趟,但时间总腾不开。今日天气不错,原本可以出去。但上午需在家等快递,午饭后径来学校,无心去山中了。
  
  这周读了《再造文明的尝试》。谈读书,谈人生,感触颇多。如“今日海内外学者对西学也有只取一瓢饮且所知颇深者,但仍跳不出西方‘新名词’的框框,离了这些新名词便无以言学问。更多的人是迷失在五花八门的西方理论之中而不能自拔。实际上,对西学要能入能出,有取有舍,必须中学有相当的根基。若无此根基,则〕取一瓢饮也好,一头栽进去想在游泳中学会有用也好,多半都只会达到一个邯郸学步,反失其故的结局。”至于“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也觉有趣。
  
  严耕望《治史三书》很好,有些话要记住,并持之以恒地实践。
  
  昨天读了井上靖薄薄一册《天平之甍》,讲鉴真东渡六次始抵奈良,建筑唐招提寺。文中少有波澜壮阔的情绪,字句都很朴素。寥寥数笔,也能将人物刻画得极鲜明。
  
  读梁思成《唐招提寺金堂和中国唐代的建筑》,有一段回忆往事:
  
  “当我执笔凝思的时候,一个童年的回忆又突現在我眼前,那可能是明治末年或大正初年的事了。我随同父母到奈良游覽,正遇上某佛寺在重建大殿。父母曾以一圓的香資,让我在那次修建中的一块瓦上写下了我的名字。半个多世紀过去了,我童年的綿綿心意还同那片瓦一样留在日本。我不知道当年是否到过唐招提寺,但是今天当我紀念鉴真而执笔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童年,回到奈良去了! ”
  
  读岚山光三郎的《文人恶食》与《文人暴食》,感觉一般。本周还看了是枝裕和的《后日》,改编自室生犀星的小说。恰又读到室生一生坎坷,清贫穷窘,自种果蔬等细节,考虑有空去了解一下他的人生。岚山所引室生的几句俳句都不错,很合我的胃口。
  
  听迟小秋《锁麟囊》,最后薛氏与家人团圆。先见老母,一句“儿的娘啊”,掩面哭泣。又见娇儿,上前搂住,一句“我的儿啊,见我儿不由我喜笑非常”,极为动情,催人泪下。
  
  粗略算了下去年的书费,比想象得要少很多。不买奇怪的书,不专求版本,也不会过分夸张。消耗大的还是吃喝玩乐。出一趟远门,买一件衣裳,所费金钱可抵多少本书。因此切记不可靡费。
分类:讀書 | 评论:6 | 浏览:2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寄信

百万遍的邮局太挤了,懒得排队,去家附近的一间。那里大概不怎么有外国人,用户也比较少。长日清闲,柜台里的营业员态度好极了(比百万遍的要好)。帮我挑信封,又问我这问我那。买了几套干支邮票。
  
出来后看到对面庭院墙头一只大黄猫,定定地看着我。我叫一声,它也叫。往复很多次,它背后是爬满枯藤的旧木窗台。南天竹的果子非常美艳。
  
真想家里的两只猫。

豆瓣又改版,让我不能忍。想起当初慢慢不用博客,转去豆瓣,是觉得那里界面简单、往来方便。如今算是越发的背道而驰。一家网站要做大,大概免不了如此,也就得罪一些老用户而已。愤怒的自可注销,能忍的忍一忍也就罢了。真是忍看旧友已注销,何时我也已注销。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2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节琐事

  新历一月是日本的正月,要吃年糕。有捣年糕(つき餅)和米粉年糕(練り餅)两种,常见的是前者,做法跟我们的糍粑差不多。吃法很多。可以切块儿烤熟,裹海苔蘸酱油,这个叫“磯辺餅”。可以切块儿和萝卜海带等物同煮,即大年初一吃的杂煮。关西地区吃白味噌煮的年糕。可以与红豆汤同食。可以蘸黄豆粉和白糖吃,叫做“安倍川饼”,是静冈的吃法。重庆街头的豆粉糍粑也是这么吃。
  
  奈良有一种吃法,是将汤煮的年糕捞出来蘸豆粉砂糖,别的地方的人会认为这样的吃法很奇怪,已经放在汤里了,怎么还要捞出来?
  
  九州有吃法是加糖加酱油,别的地方的人也觉得奇怪:又甜又咸!
  
  青木正儿说日本人的口味很单一。比如吃了甜的就不能吃咸的。加了辣的就不能加麻的。而中国食物的味道却复杂多层。
  
  我老家的年糕是用米粉加水揉而蒸之,“練り餅”与之相似。老家没有打糍粑的风俗,印象里糍粑在湖湘云贵川一带最多。年前得了御食园一袋驴打滚儿,其实这个和糍粑、麻糬的味道也差不多。都是糯米黄豆粉做出来的食物。不过驴打滚儿吃多了实在不舒服,噎得慌。
  
  我在家时也不大吃年糕,只是年节里讨个“高”的彩头,吃一两块就够了。煮粥煮饭时往往会蒸一笠年糕片,容易饿的精壮汉子们最好多吃几块。大人总是逼我多吃,印象里还为了这个吵过架。光阴无情,一晃四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了。
  
  蒸糕蒸馒头都是正月里很费劲的活动,全家上下一起行动,非常隆重。得用土灶蒸,据说对灶的考验也很大。幼时喜欢这种热闹,越大越觉得麻烦。这几年想必自家做馒头做糕的也少了,掌握此种技术的老人已经很老很老,没有精力。市上也有售卖的,多么方便。手工活儿难以保留,大概就是因为麻烦。我们讴歌手工的真心纯正,往往不大考虑手艺人的辛苦。
  
  08年在北京曾买了一堆橙子想熬点儿橙酱吃。熬了几个钟头,费了多少白糖,才得了一小罐儿。真是太浪费时间。
  
  去年暑假某日暴雨,忽而想做点什么吃的。趟着一尺来深的积水去菜市场。回来做了一些茄饼。花了一个多钟头折腾出的食物,虽然也获得赞美,但是,但是!半个小时就吃光了。
  
  主妇不易当,那些事情在我看来都是浪费时间的举动。我没有耐心,所以么,就是吃咸菜喝粥的命呐。
  
  大年初一在朋友的亲戚家吃到手工做的酒酿栗子,大个儿栗子在威士忌里泡熟,加点儿蜂蜜,美味之至。是那家主妇的作品,我离开时还获赠一罐,一共八枚。真让我诚惶诚恐,这种礼物太珍贵了。
  
  回校后想与同学共享佳味,不过罐子拧得太紧,根本打不开。请小师兄帮忙。他龇牙咧嘴用尽方法也撬不开。而在场只有他一位男生,无论如何都要维持男子汉尊严。末了当然还是打开了,众皆欢呼。
  
  年节里婚嫁生育的多,爹妈看着,又想我不知漂到几时,不免作急。人哪,有的时候总是羡慕没有的,没有的时候又总羡慕有的,永不得满足,不得安心。不能要求作父母的深明大义,只能想:权当我现在在积累做父母的经验,他们现在做的事,我将来不能做,就是了。一笑。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20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今儿是个大日子,为啥呢,萎靡了一周,突然有了干劲儿。下午去学校,跟师兄谈了论文的事。这还没完,晚上又鼓足勇气谈了以后读书的事。虽然没到最后云开月明的时刻,但至少,心理负担卸下很多。
  
  前天晚上穷极无聊登录了半年没登录的人人网。发现结婚生仔的同学又多了一票儿,秀婚纱、秀宝宝处处可见。不免感慨时光何其迅疾!
  
  我妈电话里说,表妹买了房子,结婚也不远。
  
  刚刚遇到小学同学,她说答辩已结束,已到南京准备和男朋友开始新生活。
  
  啊啊,好像,只有我,还在老地方。
  
  十二月三十一号去滋贺。
分类:歲時 | 评论:1 | 浏览:24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书

  本部图书馆的图书借期为一年,这么久,借回来的书几乎可以当自己的书。不过一晃一年,到了还书的时候,感慨时光迅疾的同时,也要反省此年读书效率之低。
  
  记忆力不如从前。记不住一些精确的东西,如年代、数字。一些感性、立体的东西能很清楚地记得。可能是某方面思维锻炼不足的缘故。没有经历过一些辛苦的锻炼,就没有某种能力。
  
  尝试增强记忆力。
  
  这两天降温,岛国多处降雪。京都也冷,前天早上飘了一点碎雪。腊梅花开了。茱萸和南天竹的红果。野洲川边有很多乌桕树,白色的果子像梅花。还真有梅花开了。水仙也很多。
  
  食堂常有一种食物,叫“大学芋”,跟拔丝红薯差不多,甜甜的,一碗两三块。我没大在意这个名字,以为是敝校食堂独有的东西,所以叫了这么个名字。不过无聊时查了查广辞苑,居然有这个词条。据说是大正时期东京大学生爱吃的东西。也有说法称昭和时期穷学生为攒学费做了这种食物售卖,故而得名。此物最早可能是中国传来,正是拔丝红薯。
  
  以后一定不能想当然地理解事物。不知道的东西一定要勤快地查一下。
分类:讀書 | 评论:1 | 浏览:27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沙锥

  昨天晚上和大白、龙猫在万达广场遇到一只受伤的鸟。初步认定为丘鹬,伤得很厉害,目裂羽乱,喙尖滴血。我很怕鸟,不敢去抓。如果一个人遇到,大概也是无奈地绕地三圈,袖手离去。幸好那二位在,徘徊街口拦车,终将病鸟送到动物医院。
  
  动物医院的大夫并不知如何治鸟,拍了头部的片子,作了简单消毒处理。夜里带回,喂白药粉兑的温开水。今天一早送去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大概能够活下来。
  
  那边的大夫说是沙锥。鸻形目鹬科的滨鸟。我认识的鸟很少,这次算多了一种。
  
  刚听那边说它的眼睛就那样,没治。其余无大碍,过几天可以放生。
  
  



中国鸟类野外手册

扇尾沙锥 Common Snipe

鹳形目 > 丘鹬科 > 沙锥属
CICONLLFORMES > Scolopacidae > Gallinago gallinago

描述:中等体型(26厘米)而色彩明快的沙锥。两翼细而尖,嘴长;脸皮黄色,眼部上下条纹及贯眼纹色深;上体深褐,具白及黑色的细纹及蠹斑;下体淡皮黄色具褐色纵纹。色彩与大沙锥、澳南沙锥及针尾沙锥相似,但扇尾沙锥的次级飞羽具白色宽后缘,翼下具白色宽横纹,飞行较迅速、较高、较不稳健,并常作急叫声。皮黄色眉线与浅色脸颊成对比。肩羽边缘浅色,比内缘宽。肩部线条较居中线条为浅。
虹膜-褐色;嘴-褐色;脚-橄榄色。
叫声:为响亮而有节律的tick-a, tich-a, tich-a…声, 常于栖处鸣叫。被驱赶而告警时发出响亮而上扬的大叫声jett...jett。
分布范围:繁殖于古北界;南迁越冬至非洲、印度、东南亚及菲律宾。
分布状况:繁殖于中国东北及西北的天山地区。迁徙时常见于中国大部地区。越冬在西藏南部、云南及中国北纬32°以南的大多数地区。
习性:栖于沼泽地带及稻田,通常隐蔽在高大的芦苇草丛中,被赶时跳出并作"锯齿形"飞行,边发出警叫声。空中炫耀为向上攀升并俯冲,外侧尾羽伸出,颤动有声。
分类:春明 | 评论:2 | 浏览:4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岳庙

公交车过朝阳门外,有一站叫神路街,对着的就是东岳庙。当街有一道三门四柱七幢黄绿彩琉璃牌楼,正间南北两面各有一石匾。北面书“永延帝祚”,南面是“秩祀岱宗”。在朝阳门外大街上站着,也只能瞧见“永延帝祚”四字。东岳庙是道教正一派的庙宇,始建于元代,供奉的是泰山神东岳大帝。
  
我对宗教方面的了解十分浅薄,看寺庙道观,不过是想领略一点民俗学方面的趣味,或者只是纯粹的看风物。《帝京景物略》卷二“城东内外”中有“东岳庙”条:
  
“庙在朝阳门外二里,元延佑中建,以祀东岳天齐仁圣帝。殿宇廓然,而士女瞻礼者,月朔望日晨至,左右门无闲阈,座前拜席为燠,化楮钱罏,火相及,无暂熄。帝像巍巍然,有帝王之度,其侍从像,乃若忧深思远者,相传元昭文馆学士艺元手制也。元,宝坻人,初为黄冠,师事青州把道录,得其塑土范金抟换像法。抟换者,漫帛土偶上而髹之,已而去其土,髹帛俨成像云。始元欲作侍臣像,久之未措手,适阅秘书图画,见唐魏征像,矍然曰:得之矣,非若此,莫称为相臣。遽走庙中为之,即日成。今礼像者,仰瞻周视,一一叹异焉。元仁宗尝敕元,非有旨,不许为人造他神像也。殿前丰碑三:赵孟頫楷书一,,孟頫弟世延楷书一,虞集隶书一。正统中,益拓其宇,两庑设地狱七十二司。后设帝妃行宫,宫中侍者十百,或身乳保领儿婴以嬉,或治具,妃将膳,奉匜栉为妃装,纤纤缝裳,司妃之六服也。宫二浴盆,受水数十石,道士赞洗目,无目诸疾,入者辄洗。帝妃前悬一金钱,道士赞中者得子,入者辄投以钱,不中不止,中者喜,益不止,磬所携以出。三月廿八日帝诞辰,都人陈鼓乐、旌帜、楼阁、亭彩,导仁圣帝游。帝之游所经,妇女满楼,士商满坊肆,行者满路,骈观之。帝游隼归,导者取醉松林,晚乃归。”
  
《日下旧闻考》卷八十八“城坰”中亦略录此,又有《析津志》云:
  
“齐化门外有东岳行宫,此处昔日香烛酒纸最为利益。江南直沽海道来自通州者,多于城外居止,趋之者如归。又漕运岁储多所交易,居民殷实。”
  
东岳庙始建于元代,历朝多有修葺。明正统十二年(1447)英宗主修东岳庙,历时三月,撰《御制东岳庙碑》。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东岳庙不戒于火,后清圣祖重修,有《圣祖御制东岳庙碑文》,撰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十一月上旬,满汉对照。《日下旧闻考》录此碑文,今亦可于东岳庙中见此御碑。到民国初年,据当时调查资料记载,东岳庙内尚存石碑一百余通。
  
上世纪五十年代公安学校曾选此处为校址,遂关闭东岳庙。公安学校有一首《同学歌》,颂曰“东岳庙深松柏高,碑林耸天故人骄”。六七十年代,东岳庙碑碣或损或毁,庙中原有的一千两百多尊神像也散失殆尽。因此如今在庙中看到的东岳大帝、帝妃及七十六司的神像均为近年所作,造像粗糙,尤其是七十六司诸像,设色、勾画都很不美,几近阴森吊诡。修复过程中并从原址地下挖出八十五通旧有的碑石,也就是今天能看到的东岳庙碑林了。
  
日本东方文化学院东京研究所出版过学者小柳司气太的《白云观志》,他也考察过东岳庙,所著《东岳庙志》附于书后。自序云:
  
“道教之行于支那也尚矣。其所说虽诞妄不可信者颇多。然亦自有与先王之礼教合者……昭和六年(1931)八月到于北平,瞻礼该观十六七回。或探古碑,或检殿内,或访之于古老,或质之于遗闻。又以余暇诣于东岳庙,逗留大凡五十余日。”
  
明清两朝,东岳庙亦为朝鲜来华使臣更衣之处。朝鲜使臣通常先在此小憩,再入朝阳门到下榻之所玉河馆。在他们的笔记中也有不少有关东岳庙建筑布局及祀神情况的记载,还有一些歌咏的诗章。
  
自瞻岱门而入,有一条御道直通岱宗宝殿,叫做福路。福路两边阑干挂满红色的福牌,颇似日本的“绘马”,有求学业者,求财运者,求健康者,名目不一。只是造型粗陋,并没有什么可看。福路两边各有御碑亭一座,分别是康熙、乾隆的御制碑文。亭前又分有铜特、玉马一尊,因是新造,亦无多可观。特是一种驴面、骡身、马耳、牛蹄的神兽,旧俗谓可治病。如今还能见到有人先摸摸自己,再摸摸铜特相应的部分。日本京都有祭祀菅原道真的北野天满宫,内有神牛一尊,也有病愈的功效。大人们还会让小孩子先摸摸神牛的头,再摸摸自己的前额,说是可以祈祷智慧聪明。
  
福路与碑亭东西两侧的回廊即是七十二司,庭院内是林立的碑石。东岳庙迄今仅存的元代碑刻是赵孟頫的《大元敕赐开府仪同三司上卿辅成赞化保运玄教大宗师志道玄教冲玄仁靖大真人知集贤院士领诸道教士张公碑并序》。此碑为纪念东岳庙创始人、元代玄教大宗师张留孙而作,广为人所拓,在不同的法帖或笔记中,被称之为《张上卿道行碑》《天师神道碑》《道教碑》等。据闻旧年每逢岁初,琉璃厂都会有人来拓此碑,留到庙会上发卖。现今此碑外围有一道玻璃罩,高处的字迹完全看不清,只能看到与人齐平高度的几行字,隔着玻璃尚可摹画几笔。庙中颇多紫藤、槐树,当月紫藤早过花季,垂下许多修长的青色荚果。夏季最多的是槐花,飘落满地,与碑石苍苔相映。回廊下偶有一位修行的道人路过,暑日溽热不堪,惟有鸣蝉不止不休。
  
《春明梦余录》载:
  
“元董宇定杏花园在上东门外,植杏千余株,至顺辛未,王用亨与华阴杨廷镇、高安张质夫、莆阳陈众仲宴集,是日风气清美,飞英时至巾袖杯盘上,人皆有诗,虞集为之记,周伯琦、揭俙斯、欧阳原功和其诗。”
  
元时东岳庙有石坛,绕坛皆有杏花,极为繁盛。张留孙的两位弟子董宇定、王用亨先后居之。虞道园《城东观杏花诗》云:
  
“明日东城看杏花,丁宁儿子早将车。路从丹凤楼前过,酒向金鱼馆里赊。
绿水满沟生杜若,暖云将雨少尘沙。绝胜羊传襄阳道,归骑西风杂鼓笳。”
  
到明代,城东花事渐衰,西郊渐盛。清时东岳庙已无杏花。《日下旧闻考》载:“杏花园今已无存。”
  
断碑罅隙间生出不少草本植物,有车前子、一年蓬。还有龙葵,这是茄科植物,别名乌籽菜、乌龙茄等,可入药。槐树的枯叶在风里飞旋落下,恍惚就到黄昏。不觉也有古今兴废的感慨。一个很小的孩子,由父亲领着将一张福牌系到福路的阑干上,蹦蹦跳跳迈出庙门走远了。
分类:春明 | 评论:5 | 浏览:7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夕颜

  五月中旬种下的一盆夕颜,不是葫芦,是旋花科的观赏类植物。昨天夜里回去开了第一朵,有很淡的香气。花瓣已经微微闭拢。我在花跟前惊叹,徘徊。真是漂亮极了。
  
  我知道天亮就看不到这朵花了,不免有些惆怅。但只有上楼睡觉。
  
  夜里睡得很不好,天刚亮就起来。下楼看花,果然,那洁白的花瓣已微微泛黄,温柔地皱缩在一起,闭拢成小小的一团。
  
  蝉叫得好响亮。
分类:草木 | 评论:0 | 浏览:37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植物绘

  


  
  大概就是从一盒马利国画颜料开始的吧,这一周忍不住画了一堆植物,现在兴趣还没有消减。这是周四以来画的一卷,居然有耐心画完了,从左到右是秋冬春夏。
  
  买了一把绿色的团扇,在上面抄了几句诗(你的手也太痒了!),是“去时栀子压犀簪”那首。背面应该画一朵栀子吧。
  
  这两天祇园祭,外头热闹得过分。昨天躲到滋贺住了一夜,夜里路过农田与山野,虫声蛙鸣,仿佛是回家了。
  
分类:草木 | 评论:6 | 浏览:40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暑

  午后坐京福线到龙安寺,若从北野白梅町出发,不过两站之遥。紫皮小电车摇摇晃晃,一会儿就到了。很大的雨,周围有很深的绿。夏季的雨天是好的,寺里难得人不多,路过镜容池,莲花和睡莲都开了。浅渚上有一株很大的栀子,满树白花。有白鹅和鸭子。石庭是适合发呆的地方,因为坐在走廊下吹风实在很舒服。
  
  数了会儿石头,最右边的三块中有非常小的一块躲在后头,所以无论怎么看都是看不到的,除非走到最右边的角落,或者站起来。
  
  寺里最喜欢的是镜容池。难得在京都找到这么空旷的寺院,再遇到这大片湖水,不用惊喜也无法形容了。镜容池从各个角度看都好,绕湖一圈,路过一间吃汤豆腐的庭院。看标价是很贵的。门口立了块牌子:本寺境内不得吃自带的便当,绿底白字,很有意思。有人泊舟湖上捞取过于茂盛的睡莲。白色花苞与半开的花枝夹杂其中,扔到卡车上去,并不顾惜。我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有人对我说:“长得太多了呢。”我答:“是啊。”
  
  回城坐的是巴士,转车时路过白峯神社。恰有七夕蹴鞠祭,围着一群很萌的小孩子。《枕草子》中写过“游戏”条:“游戏是,虽然样子不大好看,蹴鞠是很好玩的。小弓。掩韵。围棋。”(周作人译。林文月译的是:游戏之中,虽然模样儿不好看,但以蹴鞠为妙。射小弓。猜韵游戏。碁。原文是:あそびわざは、小弓。碁。様あしけれど、鞠もをかし。)
  
  看到竹枝上绑着小孩子的心愿。有两个人都写道:“希望AKB48解散!”
  


  
  


  2011年7月7日
分类:歲時 | 评论:3 | 浏览:3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苦夏

  大热天,凌晨四点半对面住的邻居就出门遛狗。天光薄明,翻夏目漱石的《虞美人草》,开篇是登山,背景在京都。“将菜花染作春色的亮烈阳光照见他触目苍白的样子”。又一段,描写京都风色:烟柳中温凉的清水洗涤白布,可以数清高野川中的石块。两侧山影逼仄,脚下溪水潺潺。山中春色晚,尚有积雪。都是很好的句子,苦夏读漱石是非常好的。
  
  黄昏大雨,去学校。栀子快开败了。在路边看了很久,要记住一年中我最喜欢的香气。晚上画了四幅小画儿。抄了妙法莲华经里的一句。归途中夜雨仍未停歇,看见夜光里的栀子。田中神社纸灯招摇。
  


  
  三室户寺紫阳花最盛时已经过去,我今年错过了两桩花事。接下来就该看莲花了。这要回家看才好吧。
  
  2011年7月6日
  
分类:歲時 | 评论:1 | 浏览:2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植物怪谈

  昨天睡觉前喝了点儿梅酒,就开始胡思乱想,比如:
  
  在女人的身体里埋牵牛花种子,然后花藤爬满女人的身体。后来女人变成了一种植物,其实很多植物都是这么变出来的。
  
  今天又买了一钵牵牛。当时刚从超市出来,路过小花铺。门内没人看店,植物也都挺普通的。不过我的动静还是引来了屋子里头的主人,是个胖子,一口圆咕隆冬的京都腔。市井男人说的京都腔真是太难听了,特别要命。我问他,这花开什么色儿?他说,不晓得!特别理直气壮,我有点生气,但还是买了。
  
  回到家就种花。昨天深夜在北白川畔偷了一大盆土,今天还用得着。昨天夜里种下的夕颜今天已经爬藤了,绕了三个圈儿。百合花突然开了一朵,房东太太把那盆百合挪到了廊檐底下。潮湿的梅雨天,云气随时都要散开似的。
  
  2011年6月19日
分类:徘句 | 评论:4 | 浏览:37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6月18日

  今天中午跟人吃饭,聊旧书店的事,得到一些非常有趣的信息。饭毕天开始下雨,到旧书店转了一会儿,买了两本文库本,青木正儿的《华国风味》和宫崎市定的《清朝》。宫崎和青木对中国的态度很不一样,虽然他们对中国都极了解。
  
  京都的绣球花已经开了,虽然还没有到全盛的时候。吉田神社参道旁的绣球很漂亮,房东家种的几盆也很好,品种各异。上次kaori来,说日本多见的是蓝色绣球,红色的相对少些。当时也只是就土壤酸碱性作了讨论。今天看到澜老师写的:“但长江中下游几乎都是酸性土壤,绝大多数为紫色紫红……日本的绣球花到处可见蓝色,大概是碱性火山岩分布更为广泛之故。”
  
  雨停后我跟那间书店的主人告辞。去学校的途中绕到花店,上个月就开始问他们有没有朝颜。他们说还没有。如今店里朝颜的品种仍是很少。店主说今年花期要晚一点,下周也许会更多。而我记忆中去年似乎五月中市上就有朝颜的幼苗出售了。最后买了一钵大花牵牛,一钵夕颜,一钵红花绣线菊。我的窗台很窄,外面没有露台,所以养花并不很方便。目前窗台上养的都只是小盆植物,水培和多肉为主。如果我想在窗台上养牵牛和夕颜……やっぱり無理でしょう?但我看到有一位邻居居然真的在窗台外种牵牛了。他把花盆放在倾斜约45度的挡雨板上——我们的公寓有两层,我们住二楼。要是住一楼种花很方便,外面就是花园,房东很欢迎我们种点植物。但二楼离地面甚远,种花就很麻烦,植物也很可怜。我五月初去滋贺住了一周,忘记把植物们从空调挡板上收回来。回来后发现折损石竹一盆、咖啡树一杯。继续说邻居家的花,花盆都不大,不知怎么就固定在倾斜度那么大的挡雨板上,外头还罩了一层网,便于牵牛爬藤。我看了非常眼红,想去敲门问他具体操作的方法。但考虑到那位沉默的年轻人至今连一句“早上好”都没跟我说过,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自己想办法。
  
  买了一盒HB铅笔和一个卷笔刀。最近想写铅笔的缘故是上上周到人文研,用了他们的铅笔,觉得比自动铅笔舒服很多。
  
  下礼拜如果有空考虑再过去抄一趟书。
  
  最近一周都没有怎么自己做饭。吃了好几天零食,有薯片、红薯条、果冻等等。吃零食是很坏的习惯,要禁止。但今天我又买了一袋红薯条,还有一瓶纪州梅酒。
  
  研究室的空调终于可以制冷了。今天下午其他人都不在,非常久违的寂静,又开始下雨了。
  
  


  路边的绣球花。还没有全开,今年还想去一趟三室户寺看绣球花。
  
  


  觊觎很久的枇杷,从它开花就想着结果。但每年,我下手速度都比不过乌鸦和附近往来的主妇。
  
  


  窗台上水培的豆苗,这是第二茬,已经吃掉了,煮了一小锅乌冬。第三茬大概是长不出来了。
  
  


  山栀子。大叶栀子还没有开,花苞裹得紧紧的,碧绿一管,还没有泛白。估计开花还得等一周左右。
  
  2011年6月18日
分类:歲時 | 评论:2 | 浏览:2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6月17日

  去教育部图书馆借了方纪生的《周作人先生のこと》,是一本文集,收了一些日本作家、学者写的与周作人有关的文章。比如武者小路实笃的,谷崎润一郎的,林芙美子的,佐藤春夫的,吉川幸次郎的,奥野信太郎的。还有方纪生一篇《周先生的点点滴滴》。周作人的四篇文章。
  
  还没有细看,最近欠了图书馆一堆书,在拼命翻。从图书馆搬书回来是很开心的,但是往往不能按时读完。临到还书的时候很是屁滚尿流啊。
分类:讀書 | 评论:1 | 浏览:2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

  进入六月以来,夏天的气息益发浓郁。夜里常有雨,养的几盆植物放在窗台上,随着光源的变化发生积极的摆动,很辛苦的样子。
  
  心里不太平静,有些莫名其妙的挫败感,总是觉得自己不够聪明,对人事的反应尤为迟钝,事后想想很是不忿。这两日去了田中神社,看了两回孔雀。白的那只开了屏,抖动的时候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很用力。蓝的那只拖着锦绣的尾羽,很冷淡。
  
  订了暑假回来的机票,这学期过得很快,大概是三月在北京停留得太久的缘故。
  
  一切都会好的。
分类:歲時 | 评论:5 | 浏览:24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7页/11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