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310167
  • 开博时间:2006-02-03
  • 博客排名:第27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春江烟柳

2017-08-16

青丘一狐

2017-07-05

素白女巫

2017-06-21

恻恻轻寒123

2017-06-19

yulinshuxi..

2017-06-18

高高-由走

2017-06-15

Celmisia_a..

2017-06-15

钟青芜

2017-06-10

kkakx

2017-06-01

草草天涯

2017-06-01

钓鱼舟

2017-06-0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十九

蘇零陵2009-09-30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逝水

可巧,近来晓星为我写序,翻出很多旧日记。而我也发现,这个博客竟然充当了我的日记的重要功能。

昨夜又与零陵回忆往事,十分感慨。简而言之:

不要轻易删东西,要做好备份,不要忘记密码!

山里的花树已经凋谢,是进入盛夏的前奏。疲于奔命的日常,多忍耐,多劳动,是抵抗诸事的唯一有效办法。

番茄开始结果子,栀子花沉默了,牵牛竟打了花苞儿。

2012年初春时,对未来很多期盼。那时的勇气,回想起来也很好。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蛰

周五晚上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后,大约消沉了一天。方才跟人讨论一部剧,都是琐碎的感慨,不是连贯的思考,暂时保留如下云:

 

不同的群体选择不同的文艺作品,也是一种“割裂”、“阶层分化”。有水平的人觉得反正脑残就是脑残,只配看脑残剧,我们自有高尚的文艺可以追求,脑残也是不能理解的,何必多费口舌。

然而我总是很忧虑善美、正义被嘲笑,恶俗、粗劣受追捧,认为文艺工作者还是有义务反省自身,“脑残只配看脑残剧”是不对的,应该创作高尚美好的东西,不说教化人心,至少应对得起自己的审美。

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50年代到70年代的巨大的创痛与荒谬,幼年时代活在一个“小型文艺复兴”“天真”“复苏”的时代,对民主抱有好感,笃信学习、奋斗,沐浴过港台文艺最后的光芒,也接触过东洋西洋美好的流行文化,并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开始本土文艺的创作——突然之间,我们意识到,本土文艺有着与我们理想不太一致的走向,最初,我们尚未彻底怀疑与失望,直到我们确信,本土文艺真的没有最糟,只有更糟。而背后,无不是我们这个时代价值观的缩影,这就真的可怕了。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最近一个月,过得非常混乱。

非常晚睡,非常晚起来。一切停滞,什么都没有做。

大概是在徒劳抵抗某种危机。

而危机总会到来,只有像勤劳的松鼠一样,多储存一点果实,才有可能度过漫长寒冷的冬天。默默等着,是不可以的。

 

分类:歲時 | 评论:1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说要下雪,但并没有下雪。

想来想去,还是博客好,清净,半封闭。朋友圈像拥挤的车厢,贴得太近,以及当中意想不到的心思。

山里起风了,和酷热的盛夏一样,此刻清冷的寒冬,我也非常喜欢。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南方

没那么讨厌自己的时候,会怀一下旧。

南方春天已至。在自己房间的时候很短暂,高中之后就远离了这里。

桌上的书、架上的书,好像都保持着当初的样子,一些很习惯的书当中,突然窜出两本陌生的面孔,提醒我忆起当初恶劣可笑的品味。

月亮一天一天饱满,看得我心焦。可怕的时间的流逝。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末

  

毫无准备的,家门口的樱花一夜之间全开了。游客非常多,太多了——《最高的离婚》里,光生不喜欢家门口的樱花,觉得有些可怕。我很有同感。

 

上午去爬山,在山头看到山中大片樱花。

 

晚上回来,有些凉。这季节很难穿衣服,冷热难测。水边的垂垂曳曳的花云美得令人感激。黯淡的街灯,不会夺去星月的光辉。朦胧中看到水上丰饶的花枝,春天真是好季节。

 

下周开学,又是新开始。

分类:歲時 | 评论:1 | 浏览:7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昨夜梦见和母亲去泰州开会,进了城门,沿河走了一道长路,进了一间礼堂。我和母亲不坐在一处,听到一半,只觉得十分无聊,也不大听得清台上的人究竟在说什么。于是悄悄离席。走了一段很长的台阶,看到一条大河,腿肚子不由发软。听得一人指路道,你往前走,总该走出去了。我道,我既恐高,又畏水,这路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得。

 

彷徨间,一轮金黄的月在茫茫潮水中升起了,辉煌的景色,我就知道是梦了。我从没有见过那么好的月亮,也不会有这么大,心里有些凄苦。在雾霭中走着,渐渐天黑了。突然想起母亲应该开完会,我该去找她。然而雾太浓,什么也看不见。挣扎着喊两声。遥远的听见母亲也在喊我,就放心了。

 

醒来好不茫然,下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梦到和你去泰州。妈妈说,你不去去过兴化么,所以梦到也不奇怪。她那头很热闹,说是朋友家的女儿订婚,正在看房子。

 

以前和家人一周联系一次,后来两三天联系一次,近几月来常觉得寂寞,几乎天天都要电话。我妈说,你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这么粘人?

分类:歲時 | 评论:0 | 浏览:1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又是北京的初秋。中午吃饭,保持在学校的习惯,会私下谈几句时事,交流一些观点。因为就两个人,所以话说得更直接。说过之后往往觉得更虚空,到底还是不谈的好。有时为某个问题焦虑,放大其影响,觉得可怕,无望。一出门,看到满街攒动的人,热闹极了。摆摊,挤公交,闯红灯,遛狗,打牌,超市排队。太热闹了,都很好,什么事儿也没有。
  
  如果一天早晨我起床,做饭,吃饭,洗衣服,坐下来看书,写东西,中午吃饭,下午继续看书,写东西,吃晚饭,夜里继续看书,写东西,洗澡,睡觉。如果我不上网,不看报,不看电视,那么我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事实上最近就过着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在日本时有一段时间焦虑,觉得自己对新闻不敏感,外头什么事都不知道。可是知道了又如何,知道的又是真实的么,真实又如何定义?所以,对于无能的、缺乏判断力的我而言,还是不如不知道的好。
  
  有趣的是,每次有了些热闹的时事,我都忍不住去看一个人的围脖。因为此人总能及时发表旗帜鲜明一以贯之的观点,有的令人捧腹,有的令人咋舌,有的令人摊手。总而言之,看看那些言论,就会让我更坚定,“还是不如不知道的好”。
  
  废话说完。
  
  今天晚上kaori来,她建议我写一写青山二郎、白洲正子、小林秀雄。下回写这个好了。
分类:春明 | 评论:3 | 浏览:30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来第六天

  回来已经六天,该生的病也生了,该吃的饭也吃了,得打起精神干活。这次回来深感体力不如从前,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很容易累,只好宅着。
  
  阳台上种了几盆花,长得都不好。渠天天上班,回来得晚,当然没什么工夫照看植物。碗莲一直长叶子,开花是不可能的。不过有叶子看也不错。
  
  前天在蔚秀园听王瑞智先生谈天,讲平房小院的四季。称二月大风,三月吃香椿,四月修房顶,五月槐花开,撸榆钱、满地尺蠖乱拱、雏鸟破壳、房顶扫落花,七月有大雨,八月吃瓜,九月存蜂窝煤,十月叶落,十一月大风,十二月有雪。节令变化极为明显。除了尺蠖很可怕外,其他的听来都很令人神往。看到园子里很多种满蔬菜的低洼都被水淹了。一问才知道这里以前都有水,五六年前还有荷花。这水从万泉河来,得花钱买。北大后来觉得不值当,就不买水了。只有未名湖的水还买,每年都得花十好几万。
  
  在北方租住的楼房里头种花,确实不大容易。小区住一楼的人家有种瓜菜的,长得很好。还有一大架牵牛,玫瑰色,花开得很轻艳。牵牛花里我喜欢宝蓝、纯紫色。
  
  楼下水果摊来了个新的女主人,脖子上有降火的紫色掐痕,眉毛拔得很细。以前活泼多话的男主人木讷不少。问,能切半个瓜么?男主人还没接茬儿,女主人就挑眉说,不行,得买整个。这时旁边有两个女孩子说,那么我们和他们分一个瓜吧。女主人这才去切瓜。买回去后吃,一点都不甜。
  
  今天中午去眉州东坡吃饭,点了东坡扣肉、钵钵鸡、蒜蓉空心菜、一屉包子、两碗米饭。菜上得慢,看扬之水《<读书>十年》(二)。菜上来,还不错。我俩却渐渐为一则新闻吵起来。我认为渠以新闻人的眼光,总会不自觉放大某些问题。渠认为我过度敏感,过度消极。说着说着怒起来,他还是优哉游哉的。我火气素来很大,当下不能发作,就提前离席。不过没有带钥匙,也没带钱,哪里都去不了,手里只有一本书。只好在路口等他。又惦记还没吃完的四个包子,心想他会不会记得打包。担心他在后头觉得丢面子,也不要包子了,又彷徨起来。这等妇女心境,实在徘徊。犹豫要不要为了四个包子返回去吩咐他打包。已见他施施然提了打包的餐盒过来了,慢条斯理的样子,我又乐了,赞美他做得对。回家吃了两个包子,继续和他辩,又提起他以前为了某个人捐款一百块的事。我所不满的有两条:一、那个受款人德行有亏,哗众取宠,你何必给他钱款,他也不缺这点钱。虽是小钱,你也可以用在他途。二、纵然那个人拿了钱做了有意义的事,那么也不仅是他一个人在做,他不过是借了自己的一点名头,做一点利于自己的事罢了。他的表演型人格让我很看不起。渠说,他承认那个人品德不佳,不过寄款只是一件小事,算是自己为那件事出了一点力。
  
  渠赶着上班,我让他把剩下的两只包子揣好,继续回去看书。他到单位后给我来电话,说我们辩论不是没有意义,只是我总容易暴躁。我听着大笑起来。他说,如果以后你去开会,开到一半因为观点不合而跟对方打起来,怎么办?我笑得更厉害。不过在别人跟前好像也不大喜欢争辩?然而脾气是该改一改。挂了电话又腹诽:你难道不觉得几年来我的脾气已然好很多了么?
  
  把那本日记读完,其中连篇累牍的山水游记非常无趣。
  
  雾蒙蒙的天,收了三个书包裹。有些论文集实在没什么可看的。《<读书>十年》(二)第121页十二月廿八日扬之水访赵萝蕤,赵曰“以前我总对我爱人说,看书就要看伟大的书,人的精力只有那么多,何必浪费在那些不入流的作品,耍小聪明,最没意思”,很对。
分类:春明 | 评论:3 | 浏览:2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瓶兒之死

  1
  (李瓶兒)下炕來坐凈桶,次後漸漸飲食減少,形容消瘦,那消幾時,把個花朵般人兒,瘦弱得黃葉相似,也不起炕了,只在床褥上鋪墊草紙。恐怕人嫌穢惡,教丫頭只燒著香。西門慶見他胳膊兒瘦得銀條相似,只守著在房內哭泣。
  
  2
  月娘道:「眼眶兒也塌了,嘴唇兒也乾了,耳輪兒也焦了,還好甚!也只在早晚間了。他這個病是恁伶俐,臨斷氣還說話兒。」
  
  “銀條”,“塌”“乾”“焦”,五字最佳。
分类:讀書 | 评论:1 | 浏览:19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除草

  原文:
  
  黛玉听了,转身就往厅上寻宝钗说笑去了。宝玉正欲走时,只见袭人走来,手
  内捧着一个小连环洋漆茶盘,里面可式放着两钟新茶,因问:“他往那里去呢?我
  见你两个半日没吃茶,巴巴的倒了两钟来,他又走了。”宝玉道:“那不是他?你
  给他送去。”说着,自拿了一钟。袭人便送了那钟去,偏和宝钗在一处,只得一钟
  茶,便说:“那位喝时那位先接了,我再倒去。”宝钗笑道:“我倒不喝,只要一
  口漱漱就是了。”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在黛玉手内。袭人笑说:
  “我再倒去。”黛玉笑道:“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
  为你想的到。”说毕饮干,将杯放下。
  
  ---------
  这段大好。可见袭人极知人意。与宝玉对话,以“他”指黛玉,一则亲昵,一则有隐秘的酸意。宝玉又以“他”指黛玉作答,“那不是他?你给他送去。”描摹极妙。袭人将茶端到宝玉跟前,必已见黛玉离开,又微嗔黛玉不在。宝玉为她指黛玉何往,又命其前去。两相答对,极可见人物关系,拿捏精准。
  
  袭人到钗黛跟前,云哪位渴了哪位先喝。不是普通丫鬟对主人的口吻。
  
  宝钗先喝半杯,又递给黛玉。袭人说要再倒,黛玉笑说也只要半杯。二人同饮一杯,极为融洽体贴。园中也止此二人可不相伯仲、互为知己,乃至肝胆相照。由此一杯可见。
  
  ---------
  最近大家都说甲、乙二人似有八卦。在食堂遇到甲,问,一个人吃饭?一起坐?甲犹豫笑道:不,还有丙在。
  一会儿我们看到,不惟丙,乙也来了。甲、乙二人并肩小坐,眉目往来,丙对面坐着,埋头吃饭。
  隐乙而明丙,妙啊妙。
  (写小说就得这么写不是么~~)
  
  ---------
  夜里非常饿,出门买炸鸡。一包就四块,路上不小心全吃了,到家又觉得饿。
  
  ---------
  潘金莲那只惊死官哥的白猫,毛很长,小说形容里头能藏下一只鸡蛋,非常妙。
分类:讀書 | 评论:1 | 浏览:18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行车

  最近对常用的自行车有了嫌弃的意思。旧,不好骑,刹车不太灵,骑着费劲。
  
  当初也是辆二手车。修过几次,一晃也三年。前几天下雨,路上摔了一跤,可惨。不怪车的事,是我没小心。不过摔过之后,车更不好骑。我几乎立刻就想买一辆新车。
  
  今天去龙谷大学大宫图书馆查资料。骑车过去。路上四十分钟的样子。资料比想象中乏善可陈得多,四十分钟也看完了。逛了附近一个旧书店,全是佛教方面的书,我完全不了解。过马路时被人拉住问西本愿寺怎么走。还好我刚从那过来,就指给她看。
  
  回学校,走在七条、清水五条、四条的时候,极为陌生。那种感觉极像出远门,不安。回到三条,二条,一条,心就慢慢的雀跃起来。拐进学校大门,就安心了。
  
  算了,自行车再用一段时间吧。我摸了摸车铃,像摸什么动物的脑袋似的。
分类:東瀛 | 评论:2 | 浏览:1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雨春雪

  昨日黄昏在灯市口书店,挑书时听柜台内两位聊天,说某某顾客进了门儿只是东看西看,一本书也不买就走了。隔天儿又来,又东看西看,又不买。
  
  六点关门,走出来找车。空气潮湿,我以为不会下雪。在工体一家重庆江湖菜馆(也就是顺风123,在重庆时很喜欢的一家)吃饭。上回来是去年三月,好像又涨价。水煮鱼九十八一斤,还是草鱼做的。我都没好意思问江团的时价。还是翠云水煮鱼好哇。
  
  而如今肠胃很不争气,吃了些辣,当时就觉得肺腑发痛。饭毕,外头不知何时下起大雨。一时半会必不得停,冒雨出去拦车。到家时地上已积了不少水。夜里胃痛,枕畔雨声不绝,睡得很不宁。
  
  次日起来,外头居然覆着雪。大太阳,檐下滴滴答答化雪。听说夜里三四点砸了好疾的一阵,清晨已停。
  
  中午去便宜坊吃鸭子,重油,肥美。因为已经忘了全聚德是什么味儿(上次吃还是三年前),所以没吃出什么区别来(老饕可以无视我)。我能辨别的也只有盐水鸭和烤鸭(哦,这个可怜人!)。只是肠胃更不舒服,晚上只好吃白粥。屋子里的暖气似乎在今日已经停了。山桃花快开了吧,玉兰花苞已日益鼓胀。
  
  这些日子,以度春假为名,过着异常闲散的日子。这个时候开始感到惘然,因为假期就要结束。努力读书啊,年青人,趁你还叫做“年青人”的时候。
分类:歲時 | 评论:4 | 浏览:3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梦里见到的人,天明时想与之见面。
  知道分别在眼前,到处寻找什么是可以留给对方的纪念。
  最后发现一只小布兔,长耳,青色条纹和服,静静在书桌上立了三年。
  墙上一张猫的照片。
  手帕包起来,要去见他。
  可是呢,他不在。以前每一天他都在,但是今天,他不在。
  啊,他不在。
分类:徒然 | 评论:0 | 浏览:3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暂告段落

  从去年夏天到今天,终于稍微松了口气。今天上午十点多交完论文,回家睡了四个钟头。醒来时看见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雪已经停了。神清气爽。起来去学校。和几位同学聊天,还了几本书,收拾研究室的书架。在这间屋子的两年时光很快要画上句号。当即将结束的时候,之前种种折磨似已不值一提,果然只有一笑了之。
  
  早上和父母电话,不大愉快。老生常谈,无话可说。他们是不大会笑人无的,只知道恨人有,故而时常忧心焦虑,我虽然劝过很多次,但也没什么用。
  
  晚上和同学出去吃饭,笑谈人事,很觉快乐。这不是结束,更是开始。
分类:歲時 | 评论:1 | 浏览:3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7页/11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