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7203
  • 开博时间:2010-10-21
  • 博客排名:第2497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哮喘

每天早晨出门遛狗,总能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坐在小区路旁边一张自带的红色塑料凳上,应该是呼吸新鲜空气吧?

老太太的一张小脸布满着网状的皱纹,老年斑隐藏在这皱褶里,深陷的眼窝能放一个跳字棋。手如鸡爪。她的瘦真不忍心多看一眼。倒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消瘦,耗尽精华呢?前天我有意和她攀谈:“婆婆真瘦啊!有什么毛病?”

“哮喘。”

“现在哮喘能好。我家老爷子四十多岁开始哮喘,非常严重,如今用了一种英国进口的药,早晚各吸一次,彻底好了。”

“我也是四十多岁开始哮喘的,我也天天用药。”边说便从她放在身旁的纸袋里拿药给我看。

“这种喷雾剂不行,明天我遛狗时把我家老爷子用的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块钱

今天去药店买药,正碰上一个看上去六十出头的老太在和卖药的两位女士大吵其架。听了半天终于听清了——原来是老太在药店买了一盒药,老太回家发现有效期是十一月,她便来到药店要求退钱给她。两个卖药的一个高个一个偏矮,高个四十多岁,矮个三十多岁,两人一再向老太解释,你是刷卡的,不能退钱,可以换别的药。老太不依不饶,口口声声说她们服务态度不好,没有道理不退钱给她,你们不退钱我就吵下去,我有的是时间。她的胡搞蛮缠使矮个气得面红耳赤,忍不住地大声说:“己经给你解释了半天,你还要闹,没看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就是不能退钱只能换药,随便你到哪里去评理。”我也真有些看不下去了,小声对那个矮个说:你不要和她吵,一看就是个不讲理的人,你们毕竟还要在这里工作,要做生意。你来帮我拿药。”趁她给我拿药时我问她,“她买了多少钱的药?”

“十块钱。”

“才十块钱,我还以为几百块钱呢,为十块钱值得这样闹。还真有这种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想见发小(二)

先敏是发小中的一个。她1957年十七岁离家,我们从未见过面,也不曾联系,直到2013年我们才开始通电话。弹指间便是五十多年。

曾经在我们方远几十里的周边,我们四个算得上是四朵花,又稍有文化,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四个人讲得最多的就是要跳出“农门”。要外出找工作,哪怕去扫马路,也要自食其力。五几年军官吃香,好多女孩就是找了个军官随了军,很快离开了农村。先敏母亲开始张罗找人说媒,很快就找了一个部队的指导员,凭着彼此的一张照片,先敏就这样离开了家乡。

五十几年没和先敏联系,有自已的原因。先敏结婚后很顾娘家,时常有钱、物寄回来。我完小毕业后在家当了个小农民,小小年纪却把自己当个正劳力赚工分,每天披星戴月在外劳作,为了父亲的成分努力表现积极,在冰天雪地里修水库,打开冰下田挖禾蔸……自觉惭愧,高攀不起先敏,没给她写过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想见发小(一)

 

发小月娥是家庭落难时住在乡下的伙伴。两家相距三四百米。一起读的完小。晚上我们一起去队部给文盲上扫盲课还会提着石灰水去土墙上写标语。

那时我们一共四个发小,最大的也只比我大两岁,我是最小的。月娥有一米六出头的个子,白皙的皮肤,窈窕,是个漂亮女孩。

四个人算月娥家条件最好——中农,她父亲五兄弟,没分家,月娥父亲老大,管外勤,只做点轻松活。母亲管内务,不煮茶饭,茶饭由四个妯娌轮流。月娥从小没下厨做过饭、下地挖过土、上山砍过柴,只傍晚放学回来见过她牵着自家的大黄牛出来吃草。月娥放牛使我羡慕死了,觉得只有放牛手里可以拿本书看,做其他事是不可能看书的。对于看书我到了痴迷的地步,可是就是没条件让我看很多书。为此,在外做事时我经常偷着嘤嘤哭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点滴

 

  老爷子因牙痛发炎,半边脸肿得像发起的面包。在武警总医院挂点滴。

坐在老爷子右边的是个挂点滴的中年男人,左边是我,紧挨我是个武警总医院的战士。整个注射室全坐满了人——打针的和陪打针的。

武警战士上着迷彩服下穿绿豆色西装短裤高帮迷彩鞋。高个,体壮如牛。在打针的过程中,他对后面那个平台叫了一声,一会进来了一个战士,上穿黑汗衫下穿迷彩西装短裤。拖鞋。高个,清秀,一张小脸,很像个大学生。(也许是个大学生)进来的战士问他为什么来打?打针的战士一开口就是脏话,骂骂咧咧,我听了好久总算听懂了一些——意思是说他在哪里吃饭,喝了多少啤酒,弄得他上吐下泻,己经挂了四天水。进来的那个战士一直站在他对面只是笑笑,讲了—句话,“啤酒喝的太多也会拉肚子。”挂水的战士仍然不停地讲着脏话,似乎他很恨那个吃饭的地方,不用脏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爷子的怀疑病

    我在阳台上凉衣服,听到老爷子叫我:嘿,过来一下。这声音是如此熟悉,像磁铁一般吸引着我。我听惯了这声音,经常想到要是这声音没了我如何得了。

我走进老爷子屋里,此刻的老爷子光着膀子坐在书桌前看书。我走过去,“看什么书呢?如此卖力,连衣服都脱了。”一边翻看书的封面——是一本《新编诊疗常规》。

老爷子说:“不得了,我得了非常严重的病。”

这样的事,我屡见不鲜。他经常怀疑自己得了什么病。

“指给我看看,你得了什么病?”

“在这里。”

只见老爷子看过的地方都用红笔划了杠杠,叫肺什么菌病,(连病的名字我都没记住)我草草看了一下对他说:“我来念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场虚惊过去了

     昨天老爷子一早起来出去散了步。回来后,我煮了碗汤粉,汤粉里放了生姜,还有切得粉粉细细的酸菜、葱花,再加上点食盐和生抽,(没放油)这乡下拿来的手工米粉,比超市买的就是好吃。老爷子连粉带汤吃了不小一碗。我叫他刷过牙,他就去了自己屋里。

    这时我正在自己房里钉几个扣子,听到老爷子嘿了一声,我知道他在叫我。几十年了,他叫我总是用嘿这个字或者没名没姓的说声过来一下。我立马放下针线走进他屋里,只见他倒在床上,浑身发抖,说他好冷。我拿两条空调被给他盖上,他说还是冷。我又拿床厚被子给他压上,也没能解决问题。我立马把暖婆婆插上电,待好了放在他被窝里。然后很快泡了碗紫苏、生姜、红糖水让他喝下。跟他说:“你好好睡一觉,我一直在你屋里,不用怕。”

过了一阵,他说他要大便,我用尽吃奶的力气也扶不起老爷子。我只好叫钟点工——“小金,赶快过来帮忙!要把老爷子扶去大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折子补得难

工资折没补办到,我就像丢了魂一样,原本不想告诉女儿,只想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就算了。可是就是做不到。我打电话给女儿,一五一十诉说着经过。南南说:“工资折丢了不要紧,钱还在上面,有密码别人取不到,我先帮你挂失。”

说起来真是轻巧啊!

一件事没搞好我就放心不下,何况是工资折。我经过一天的考虑,作出一个大胆的选择——我打电话给南南:“南南,我要去铜鼓,我知道你不能去,我不能凡事都依赖你。我去找小金帮忙。”

南南犹豫了一下,居然答应了。

过了一阵,南南打电话来:“妈妈,明天小龚送你去。您要不要在那里住几天?毛毛千万不能带去,你照顾不过来,我会去喂它、遛它。想住就安心住几天。明天八点半出发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错不知出在哪里

 前几天带着三个折子去农行刷卡。我和老爷子两个工资折,孙女的存折是她多年的压岁钱我都替她存起来了,我便帮她买成理财。办完后,办事员递给我两个折子。我说:“我给了你三个折子,你帮我找找,是否掉在地上或垃圾桶里。”左找右找也没找到。一个劲地说我只给他两个折子。我百口莫辨,万般无奈。

另一个办事员看见我急得直冒汗,便对我说:“你回去找找,万一找不到就带本人来补办一个,问题不大,不要紧张。”

我飞快地回到家里,我根本不用找,工资折我从不乱放,它是我生活的源泉,对我至关重要。我马不停蹄地带着老爷子往农行走去,老爷子走路极慢,虽只有七、八百米,对他而言也是一次艰难跋涉。到了农行,我让老爷子坐在柜台前,我报了折子帐号,递上身份证。办事员在电脑上一查,说:“身份证号和工资折上的身份证号不符。又是外地的,我们没法帮你补办,你们要去原单位办。”

   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下父母心

   今天一早去遛毛毛,走不多远就看见王老太迎面走来。左手除了提个黑色垃圾袋还拿了包黄色小小的食品袋,时不时从小袋里拿出点东西往嘴里塞,当她走到我面前,我能听到她嘴里发出的咯嘣声。外加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她连忙将零食袋伸到我面前——“你吃。”

   “ 我不吃。”

    她有些许尴尬地飞快缩回了手。

    这时我看清那个黄色有条纹的零食叫咪咪,是用面粉做成比火柴棍子粗一些一寸多长再用油榨出,金黄,既脆又香,孙女小时候总是偷着去买着吃,那时五角钱一包,很受小孩子青睐。

     她说:“你跟我来。”

    我同她走到她的“工作室”门口,她从垃圾袋里拿出一包东西,是那种用竹片糊了肉再涂上调味品,红红的,用微波炉或油榨,味道不错,我曾经在超市买过一次。她从塑料袋里抽出一根——“给毛毛吃。”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4页/3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