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洋洋

在明媚的阳光下晒晒我一个人的文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395
  • 开博时间:2010-10-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北京,我来了

北京,我来了。 您肯容纳我这匆匆而过的游客么?就七天。

女儿来北京读书,我和夫人、二个外家姐姐陪着姑娘来北京逛逛,看一下北京的日出月落。

海口至北京的飞机三个多钟头后,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我们一下飞机,在北京工作的席利斌同学已在那里等候。北京的雾霾、天气干燥对我来说,不是媒体上所说得那样可怕。同学的到来,光阴荏苒,四川一别22年再重逢,反倒让我感觉北京的天气是如此的温暖!

同学轻车熟路,拉我们逛北京。高楼大厦在同学的车轮下一晃而过,北京的繁华俱奔我们眼底。“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儿时的歌声仿佛在耳边回响,天安门已矗立在我们面前。中年的我,还生出许些莫名的兴奋。

北京,我来了

办好住宿,我们去吃饭。同学似乎把北京的名菜都点上了,好丰盛。菜都没有吃到三分之一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叶之绿

上个月,种植在花瓶里的草,叶子都枯萎了。一个美丽的姐姐在微信上看到了,对我说放弃吧。这样的草,所有的叶片都枯死了,还能种活,那就是奇迹了。

 

 一叶之绿

 

 

一叶之绿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为相遇

微曦初露,海口天地一片澄明。师兄韦树武和我一路兼程,赶往柳絮师妹的小区取自行车。校友再度重逢,大家嘘寒问暖。在海南省博物馆集合,稍作准备一下,沿着海口滨江路出发了。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我们车轮下一晃而过,城市渐行渐远,乡间小道的小桥流水清风为我们伴行。沿途郁郁葱葱的绿色直铺我们眼底,树影婆娑,让我们一行欢呼雀跃,歌声仿佛穿过叠障的尘世,唱绿了石缝中的小草、路边的树林和农家墙上的青苔。经常参加徒步活动的师姐吴淑电发出由衷的感叹:“今天骑得很嗨皮,美景不断,不枉此行。” 

15公里我们到达香世界庄园,是我们骑行稍作休息的第一站。这里繁花似锦,是休闲好去处。春天到更是游人如织,人声鼎沸;珍稀植物制成的商品琳琅满目,休闲里的歌声袅袅,小草竞绿鲜花争芳。楼台玉榭,湖面波光潋滟;田垄上,小盆友叽叽喳喳声音在上空飘荡。远望,南渡桥如锦带,连接着河二岸;南渡江的河水蜿蜒温顺地流过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枕着望楼河读《望楼河》

    10月1日趁着国庆节长假,不顾海南的台风暴雨也要回趟老家,看望父母亲,顺便看看小妹妹。因我家小妹喜添个女孩。由于堂弟拆旧房子重建,搬来我家二楼住。由于他一家人多,又不知道晚上去哪里玩,我刚刚正要朦胧进入梦乡时,他们才回来。脚步声和孩子的嘈杂声,更深人静了,让我再也无法入睡。第二天只好来利国镇上我二弟工作的地方吃饭睡觉了。 

     

  二弟拿出来一个大信封,说是前段时间替我拿的《望楼河》杂志。我打开信封,里面是该杂志的第4、6、7期。封面封底的插图素洁,淡雅秀气大方。还没打开杂志,都让人隐约感觉到一缕缕文学馨香扑鼻而来,文学气息浓厚。打开杂志,里面有主编法戈的留言,我的小名还赫然其上,还有“雅正、敬赠”等等文人间的客套话,三期都有法戈前辈钢笔字给我的赠言,而且字法整齐端庄,但不乏刚劲有力。让我倍感亲切自然。我何德何能,得到主编法戈的如此错爱?我和法戈前辈未曾谋面,只是在天涯社区经过小男(吉训言)的关系,才让法戈前辈把贵杂志馈赠给我。真的让我诚惶诚恐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矿上行走

 

     当我面对你时,你的博大叩打着我跳跃的思绪并一层层地剥离—一仅剩下苍凉。你赤裸的胸怀坦坦荡荡地横亘在我的面前,矿岩迭叠,黑赭相间。矿山并不像晨曦和夕阳一样总披着一件彩衣,你只是真实地生长在太阳下面。你是经过千锤百炼、沧海桑田的地质运动而孕育生长的么?这悠悠岁月激起我发千古之幽情,思接干载,仿佛回到了十分遥远而又真实的远古。

 

    当我停下思绪时,我真真切切地成了开拓矿山的一个成员,行走在海钢的矿山上。十年勤苦近灯光,料不到无心插柳——1991年高考时为了不使志愿表留下空白,随意涂上的学校,却从此让我和矿山结缘。读了四年大学,去了许多矿山实习,似行云流水般淌走,没有在我记忆的地质构造带上留下明显的褶皱。或许是我没有真实地拥有它们的缘故吧!然而,自从来海钢后,这种感觉坦然无存。我和它恍若暌隔多年的恋人在蓦然回头相遇后,不再分离一样,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黑赭的矿石在阳光的炙烤下折射出熠熠的光环,诱惑着我的眼睛。矿山人栉风沐雨,挥汗如雨,凸现海钢人艰苦创业不屈的精魂,敲打我的心坎。“电工组吗?我是调度,# 31铲电缆烧坏。请派人来修理。”“电工组收到。马上派人前去检修。”对讲机里一片繁忙,十几分钟后,一辆汽车在田螺形的层面上环绕而下,半个钟头后对讲机又响起:“调度吗?找是电工组。# 31铲已修理好,马上送电。”我不是高明的剪辑师,但随意采撷的画面却令人荡气回肠,一缕缕催人奋进的激情在我的胸中流动。

 

    夕阳褪尽最后一片残红,我乘坐的车辆在螺旋形的公路沿阶而上,停在291倒装台。此时月儿从薄薄的云翳中游出来,清辉似尘。辆辆装载车繁忙地奔跑着,阵阵响声回荡天际。俯瞰采场,灯光一条条、一缕缕、一堆堆,逶迤蔓延。铲机、推机、钻机、电机车清晰可见,人声隐约可闻。放眼远眺,卧在山脚底下的楼群酣睡在红绿并芳的树丛中,影影绰绰,树影婆娑中摇曳出一缕缕灯光,和天空中点缀的星星联接起来。月光覆盖着楼房和群山,袅袅飘起白色的雾霭,氤氲着,透射出朦胧的光环。忽一阵风吹来,尘世中染上的满心浮躁,顿时偃旗息鼓,心旷神怡。

 

    面对一代代人探索的公式,我惊诧于其考虑因素的面面俱到。然而,这是钦定的经典么?正如艺术,惟有不沉囿于传统,突破樊篱,有创造性,才能迸发出灵感的火花,浇铸千古传唱的妙文华章。我在前人爆破成果的基础上任意驰骋,在我进行大爆破过程中,如有我一点汗水的话,我的心中总流出一丝丝温馨和兴奋。在震彻云天的爆破声后,炙热的阳光肆意烤熏着黑赭的矿石,矿石反射出熠熠的光泽,诱惑着我的眼睛。我抬起头,望着漏斗般的矿山,闻着腥腥的火药味,在螺旋形的层面上行走着,思索着生命的缘结。

 

(原载1997年12月11日《中国冶金报》第四版文学副刊;1997年荣获公司国庆征文一等奖)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在神奇的棋子湾上飞翔

                                                                          

     我们来到棋子湾时,虽然天公不作美,阴雨绵绵,烟雨蒙蒙,我们没有欣赏到沙滩雪白与天连成一片,有“万亩沙漠落海南”之美称的美景。然而海湾呈现S形状,湾长20多公里,一望无际,逶迤蔓延。我们穿过昌化镇居委会茂盛的森林,来到了棋子湾,沙滩雪白,如洁白的哈达锦缎在空中飘荡。浓云密布,太阳躲在阴翳的云层里,大海里波涛汹涌,风高浪急,浪花飞溅,云蒸雾腾,正在氤氲着。来时怀揣着的那种失落、消沉、颓唐接踵而来的感觉即刻烟消云散,荡然无存。然而海那边灰濛濛一片,什么都没有看到,象个巨大的帷幕笼罩着大海。然而这些没有影响大家的快乐心情,欢呼雀跃,大家踩在细软的沙滩上,昌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曾高文的棋子湾传说故事为我们娓娓道来:

心在神奇的棋子湾上飞翔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阳春三月的一个早晨,辰星、北斗两位仙人到这海湾,坐在巨石上,他俩一边享受凉爽的海风,一边下起棋来。两位仙人可谓棋逢敌手,直杀得难解难分,从清晨一直斗到中午,难分伯仲。其时烈日当空,炎热难耐,两仙人又渴又饿,可谁都不肯歇手,熬得满头大汗。此情此景被这里的渔民看在眼里,于是他们从船上拿来家人给他们的甜茶、酒菜给两位仙人解渴消饥。两位仙人接过食物边吃喝边在棋盘上拼杀,直到下完棋。他俩要重谢好心的渔民,可他们已经出远海了。为了表谢意,两仙人便把五色棋子撒到海湾里,令其棋子有的变成礁带抵挡风浪,有的变成五彩石块点缀海湾,好让渔民们有个避风浪之所,从那以后,海湾波平浪静,水清岩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张家界天门山

                                                                               

    借着去湖南学习培训的机会,因缘巧合,我们顺便游览了张家界的天门山。

  

    导游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姓罗,是个土家阿妹。她给我们介绍张家界的风土人情,张家界80%是土家族,还有汉族、白族、苗族等。天门山在旅游开发中,开发公司另辟蹊径,1999年请来世界飞机表演好手驾驶飞机,在天门山表演,并在洞口做精彩飞行,飞机转身盘旋穿过洞口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从此天门山名扬四海,确定了世界遗产旅游胜地的地位。让中华儿女自豪了一把。

 

     景区的门票258元,怪不得主办单位不把它放在我们湖南五日游的内容。我们坐在7.5KM的索道上,那是全国最长的索道,在上面俯瞰四面八方:各种各样的山,奇形怪状,形态各异,怪石嶙峋,下面九十九道弯的道路逶迤蔓延。我惊诧大自然的鬼斧神功,把自然风光留给我无尽的思量,人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让我顿开茅塞,心旷神怡了。

 

    在小罗导游讲风土人情时,看了旁边的风景,我都是无心听的了。不知不觉,我们已到达半山腰。

 

    刚下索道,天下起了毛毛细雨,但没有浇灭我们爬山的热情。哪有来到名山脚下不爬山的道理。我们跟一群韩国游客同坐一辆旅游车。来到了山脚下,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小罗导游找了个亭子避雨,我们打雨伞,开始了9999个台阶的爬山。雨越来越大,但是爬山的人如潮,令我这个不是很喜欢爬山的很受感染,继续往上爬。爬了1/3(爬到山顶才知道比例),风也越来越大。真的风雨交加。我正想打退堂鼓,同事鼓励我,我看了看上下山的游人,有十多岁的,有五十多岁的。他们都有这么的大毅力和信心,大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气概。这是我们人类克服大自然的信心。我又有何退缩呢?我稍一休息,继续往上爬,剩下五十个台阶左右时,我听到有人在山顶洞口大吼。我知道差不多到山顶,我一鼓作气爬上山顶。风哗哗刮个不停,雨也不甘落后下个不停。山顶灰濛濛的,什么也看不见。我在山顶,不敢再走一步,怕被风刮到山下去了。我大声的喊,心中祈祷我的家人和朋友幸福安康!  

 

    下得山来,导游已在那里等候我们好久了。回去时,我们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激励我前进的记忆

经海南省作家协会资格审查委员会审议批准,2016年发展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5人。现予公布。

  

  海南省作家协会

  

  2016年2月24日

  

  海南省作家协会2016年新会员名单(25人)

  

  赵   汶     麦   瑜     关义尧     朱文燕     龚重谟     陈正优     曹   阳

  

  杨本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我在外跟人唱了《知心爱人》

 

 

     9月8日,为了海南乡土作家年会添枝加叶,增添些气氛,我在晚会上点了一首《知心爱人》。主办方派来高大、美丽的女主持人跟我合唱,我们的歌声隐没在连绵的崇山峻岭里,可对爱人的思念没有办法躲藏,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弥加清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当歌词出现“我们彼此都保存着那份爱,不管风雨再不再来”时,更是让我心潮澎湃,在心海里掀起层层涟漪,我蘸满情感和美丽的主持人一起高歌。
  
  歌罢,我对女主持人说声谢谢,就离开了舞台,穿过廊廊相接的亭子,走到外面。赶紧拨通了爱人的电话:咪咪妈妈,你在看《非诚勿扰》吧?得到她肯定的答复后,我接着对她说,我在外面跟人家唱了一首《知心爱人》,你没有责怪吧。她呵呵直笑,她说这有什么呀,我在外面玩得开心就是了。还鼓励我以后有空多多练歌,我参加或者组织活动这么多,大家聚会唱歌时,没有几首歌唱给大家听是不行的。通好话,我心释怀。走在崖州古越文化旅游区里,淡淡的灯光把婆娑的树影,摇摇晃晃地映在小径上,抬头望蜿蜒起伏若隐若现的群山,满目蓊葱绿意。我没有心情再观看晚会了,就行走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尽情享受片刻难得的宁静。今晚你能在我身边,一起分享这旖旎的风景那该是多快乐的事啊。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如一祯祯图片,接踵而来,盘踞在我的脑海里。
  
  那年我刚刚工作不久,在我孤单的人生旅程上遇上了你。在你上班的医院,开始留下了我的足迹。我把殷殷之情融于我的脚印间,终于修为正果,我们结为百年之好,从此不离不弃。那一年三弟为了给村里人争利益,因土地的纠纷和外村的人打群架,被送到三亚农垦医院进行手术。爱人一坐车就呕吐,但是毫无犹豫请好假跟我赶去三亚,看弟弟,问询医生,为尽快治疗好三弟尽心竭力;多年前,二弟媳生孩子时,我们放心不下,得到爱人的同意后,二弟媳来我爱人的医院生产,我爱人悉心照顾着弟媳,直到弟媳康复出院;几年前,听说黄流医院和海口的一家医院合作,成立了乐东第二医院。三弟媳生孩子时,我征询了爱人的意见,她说黄流医院发展成如此规模,该值得信赖。接着我打电话给当时来黄流医院挂职当副院长的高中同学,他拍着胸脯向我保证黄流医院的技术力量。得到充分的肯定后,我放心三弟媳到黄流医院待产了。爱人跟三弟媳打电话嘘寒问暖时,只是聊些家常琐事,其乐融融;后来四弟媳将要生产时,他们顺理成章直接去黄流医院了。我们兄弟之间担忧焦虑的话几乎没有了,只是互问些相关情况,多了一份即将出生的是女孩还是男孩子的期盼而已;去年9月,小妹妹就要生产时,妹夫从黄流医院打电话焦急地告诉我们,妹妹腹里的孩子胎位不正,得进行刨腹产手术。我心即刻笼上阴霾,同时当机立断,建议妹夫马上送我妹妹到三亚人民医院。妹夫也同意了我的初步方案。爱人立刻反对,她说现在黄流医院也不错了,如果送三亚,路途上又要错过了一些宝贵的时间。在爱人对我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我斟酌再三,还是接受了她的建议。但我还是焦灼不安,从早上开始每隔一会儿就给妹夫打个电话,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到了晚上十点多,外甥女才呱呱落地,我心中压着的一块石头才跟着落了地。或许是我家兄弟姐妹太多,烦心事太多太多,让爱人牵挂得太多;或许是为这个家操劳太多。爱人积劳成疾,先后染上了二次大病。我们二个人都离开家乡在外工作,身边没有亲人。我颤抖地在手术书上签下了我的名字,在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post-66671-c43758f666b44ccd536dcef0bcfc3377-1.shtml查看全文>>

木棉花开梦里来

     漫山遍野的木棉花开,又映红了满山遍野。今年昌江文联组织的“昌化江畔木棉红”采风活动声势浩大,如火如荼地开始了。省内外文学、摄影爱好者荟萃云集,还邀请北京的著名作家、编辑来木棉花下讲学。几次活动,上午答应要到霸王岭听课,由于我有棘手的事情,中午就改弦易辙,匆匆忙忙直奔海口了。错过了一次又一次欣赏木棉花的机会,一年一度心旌已久的木棉花,就这样和我失之交臂了。只能欣赏版友在网络上发表的木棉花,没有亲临其境,或激动或兴奋的那种心情没有了,一切都很依稀,仿佛只是在梦里。
  来这里工作十多年了,我走遍了昌江木棉花开过的那些山山水水:多次去霸王岭,那里的树神树仙让我对年轮的浮想联翩,满目的蓊葱绿意,向我铺面而来,山高林密,飞瀑流泉,怪石参差,树影婆娑,偶尔还有声声蝉鸣。远处的崇山峻岭绵延不断,阻挡了我要穿梭远行的目光。特别是夜宿霸王岭,临窗凭眺,月朗星稀,月光覆盖下的绵绵群山,蜿蜒起伏不定,隐约呈现,一缕缕轻烟袅袅而起,清辉似尘。再回味刚刚游过霸王岭上那飞瀑的潺潺流水声,间或有人影出现在宾馆那昏黄的灯光里,声音隐隐约约,让人思绪飘渺,一切如白驹过隙。不知今夕何夕,忘却了人世间的烦忧,让人心旷神怡。那一年木棉花开,在广州工作的高中同学来到我们昌江,要来参观棋子湾和湿地公园。那天我们来到棋子湾,本来说好,多年不见,欣赏完蓝天白云,就回石碌。昌江和广州的同学一起聚聚,在木棉花下叙叙同窗情。然而广州的同学看到棋子湾的海水清澈见底,海沙细软且洁白如银;奇峰林立,重重叠叠,怪石嶙峋,浪花飞溅,云蒸雾腾。这些景物美不胜收,让广州的同学心潮澎湃心驰神往,就舍不得离开了,叫我们昌江的同学回来,不要耽误那朝九晚五的工作。他们就在棋子湾那里安营扎寨,晚上枕伴着棋子湾那汹涌澎湃的海浪声入眠了。那年木棉花刚刚开过,我带女儿一起登昌化岭,遍山秀岩叠起,峻峭壁立,树奇花异,云缭雾绕。那天我跟女儿登上山顶,在那里一起观看大海,树林村舍炊烟。如画的风景尽收眼底,一览无余。此时一阵阵微风吹拂而来,沁人心脾,让人神清气爽。想想女儿那时候才10岁,这爬山的速度,老爸爸都一点跟不上。女儿全然不顾老爸爸声声“慢一点,再慢点”的呼唤,一如既往地在险要的林间小道上攀爬。在山顶上,我们坐在一起吃着东西,想起女儿爬山勇往直前爬山的身影,一股股幸福之情涌上心头。这十多年来,虽然我脾气不是很好,但从未曾打过女儿。最严重的一次是女儿五岁时,无论我怎么样劝,女儿就是不肯吃一棵青菜,让我发过火,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不知不觉中,我也成了木棉花语“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的践行者。我们接着游览峻灵王庙,庙内香火缭绕,里面还有苏东坡撰文的一块断碑,是苏东坡亲临峻灵王庙时铭写。女儿在那里徘徊,欢呼雀跃。我用照相机把她快乐的心情一一记录下来。历经岁月的流淌,这些人生的精彩瞬间依然珍藏在我心里,一如木棉花那片片灿烂的红,越来越清晰,弥久浓香。
   这些旖旎的风景,以前在我的心海里掀起层层涟漪,没有根深蒂固地蛰伏下来,就稍纵即逝熟视无睹了。今年木棉花采风活动我没有参加,这些风景却似一祯祯图片,不可理喻地闯入我的脑海里,越发鲜活起来。春节过后,送女儿到海口上学。有一天我上海口看女儿,女儿说要回家玩时。高速公路正在修葺,来回坐车都不方便,路途长怕她劳累。我就对她说:“家只不过是一间房子而已,你回来干什么呢。你想家时,爸爸妈妈来这里看你就可以了”。我的话音刚落,女儿就斩钉截铁般对我说:“不。我要回家!” 或许家里有她儿时的玩伴、小学的同学让她割舍不下;或许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到蔡旭老师的散文诗集《生活流》、《沉淀物》

  今天下午,我打开我的办公室的门。门口有寄来二个鼓鼓的信封和一堆报纸。信封上的钢笔字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看着地址,我知道该是蔡旭老师给我寄来他的作品来了,真的是有些受宠若惊。我稍深呼吸一下,就迫不及待打开信封。先生的散文诗集《生活流》、《沉淀物》直扑我眼前。
  先生用他俊逸的钢笔字,在二本作品集上分别用他的网名对应我的网名,用先生的大名对应我的小名端端正正工工整整地给我留言。让我诚惶诚恐,激情澎湃。把自己激动的心情梳理了一下,就拜读先生的人生轨迹:先生1968年毕业中国名校,在先生那个时代,能考上个中专学校都已凤毛麟角了。我也曾经是个爸爸妈妈眼里的好学生,高考前曾经被老师、班主任叫我填报过名牌大学。但是高考后,我和它失之交臂,先生是国内名牌大学毕业。更是让我肃然起敬。怪不得照片上的先生儒雅,气宇轩昂,清癯俊秀。
  跟先生结缘是在网络上,确切是说在天涯社区乡土家园部落里。先生来到家园,热情洋溢,才华横溢,佳作不断,精彩纷呈,让我应接不暇。我作为一个小版主,为了文学家园的发展,积极给帖子留言回复,先生的佳作我都回复不过来。拜读先生那字斟句酌的佳作,字字珠玑。让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学同学打电话来了

               大学同学打电话来了(散文诗)
      
    
    刚刚从海口回来,我在路上来回跑了360又4公里。
    远方的大学同学电话又接踵而来了:哥们,我今天下午6点就要到海口了。
    只是在QQ上见面,或者在同学录见过彼此近来的生活照,我们毕业不见已是16年又4个月。
      
    忆往昔峥嵘岁月,您是系里书记,系杂志主编;
    我近水楼台先得月,当系文讯部部长,又当系杂志编委,外加我原来当的校报驻系里的记者组长。
    挂了一大堆虚职,我的文学苦旅从此开始。
    不知道是您的慧眼识珠,还是我的努力。
    我组织几次有规模的活动,老师和同学好评如潮。
    工作后,天各一方,您在原单位濒临破产,几经跳槽,甚至差一点山穷水尽,几经奋斗,柳暗花明。
    现在成了新单位的核心人物,四处寻找资源,寻求经济增长点;
    我却对单位忠心耿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义征弟弟

  3月25日晚我在三亚,我怕我一个人住宾馆太孤独,叫堂弟出来跟我聊天。他跟我谈起文学,说准备带他的近作出来给我这哥哥品析。真的让我诚惶诚恐。然而为了见我这个哥哥,匆忙中忘记带了。他后来寄给才女晓云君在乐东版里帮忙代发了。在乐东版,再一次捧读弟弟的作品,看来一个人来到世上,离不开、割不断的都是人的情感啊,弟弟的“它们都已长成臃肿的贵妇、丰腴的姿态里风情万种”,以柳叶榕托物喻人,就是褪尽风华,对斯人还是痴心一片,然而她已长成贵妇,我弟弟还只是个农民,偶尔在三亚打份工而已。身份已越拉越远、距离已是越来越大,自卑更是越来越强大。只好在诗歌里借物抒志了,真的让人触景伤情。 这个孤独的晚上,我就这样读着弟弟的诗作,也感怀我自己的身世,飘零一生的感情世界也是如此伤感,让人唏嘘感慨。历经这么多年,我才慢慢解读到吾弟精神世界的伟大,真的令人扼腕叹息啊。。
      
  为了更好地让读者解读我弟弟的作品,我就回忆一些过往吧:弟弟和我都是出生在农民家庭,年龄相仿。弟弟小时候文学才华就已出众,与众不同,而且聪敏好学;我的数学也出奇的好。又沾了他的光让我们二人闻名村里村外。但是
分类:散文 | 评论:21 | 浏览: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蔡小华散文集《草木安详如佛》

  今天中午女人在洗衣服过年,哗哗水流声掐断了我的睡意。睡眼惺松的我随手拿起小沙发上的一本书,随便读读。这是儋州的青年才俊、作家朋友蔡小华,网名 流云飞雁 送给我的精彩散文集《草木安详如佛》。名字起的好,我拜读了心能安详如佛否?对于衣服,是生活不够好,或者追求不够档次,我的衣服买时,就是营业员一再嘱咐我要用手洗。我有时也偶尔洗之,有时懒了也不想麻烦我家的那个女人,就一起倒在洗衣机里哗哗啦洗之。我心也能安详如佛;然而前几天替 钢琴情人 和 关山遥遥 代拿的书,打电话给钢琴,他说总在忙。不能让书尽快抵达他们手上,我的心就不能安详如佛了;昨晚终于送出了散文集《草木安详如佛》,那颗牵挂的心终于安静下来,可以如草木一样安详如佛了;昨晚走在街上,路灯璀璨,街头巷尾洋溢着花香和喜庆,走在花团锦簇的街头,兔年就要朝我们扑面而来了。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心里是否也洋溢着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那我心就安详如佛了;路摊一对卖水果的中年夫妇更是牵引了我的目光,男的高大帅气,一边搬弄着水果,一边用温柔多情的目光注视着那美丽的妻子。我的心情犹如灿烂的路灯散发出五彩缤纷的色彩。那一缕脉脉温情的目光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他们一直以来都是如此风雨同舟,相濡以沫、相敬如宾么?那我真的安详如佛了;我的目光又再一次回望,自从当上乐东版主,经受了版里的风风雨雨,仿佛看到了版友那渴求的眼神,期待的目光,焦虑而迫切的心。孰是孰非,而我却只能站着,无能为力,爱莫能助,内心布满了脆弱。觉得太多的语言是如此地苍白无力,只好如佛一样,好似阅尽了人间的苦难和沧桑,默默无言。我的心还能安详如佛么?
  
  我的心不能安详如佛,那就翻翻小华兄弟的《草木安详如佛》吧,韩国强文学前辈的序:“我刚刚上网时,流云飞雁是海南文苑的版主,是我的‘上级’”。韩老以一位长辈的宽大胸襟,优美的文字在我的眼前呈现。从言简意赅的精炼语言中,我知道了小华兄弟以前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初中辍学后边打工边靠个人对文学锲而不舍的追求,厚积薄发,所取得的文学成绩有目共睹;还经过个人的奋斗,最终成为公务员。让我肃然起敬。就是当上公务员,兄弟也戒骄戒躁,《台风过后》里,我仿佛看到兄弟在抗洪救灾中那操劳而繁忙的身影。2010年8月底,儋州版版庆,我代表乐东版,和昌江版的首席版主一起去参加。版庆聚会上有幸遇见兄弟,只第一次见面。得到您的热情邀请,要我们两个第二天吃个早餐。考虑到要见见韩国强文学前辈(韩老师到成都参加会议,当晚的飞机回来)勉强答应,跟韩老等等吃过早餐;大家到 飞雁流云 兄的店里坐坐,你们又热情邀请我们到韩老师的家坐坐,盛情难却。谈兴正浓,不知不觉到了午间,又再麻烦了兄弟再一次宴请。然而,您送书来这里给我们这边的文友们:记得您第一次送来韩国强老师的散文集时,我是一再嘱咐钟绍陵主席,您来时马上电话告诉我。可您却说工作忙就赶着回去上班了;第二次是送您的散文集。钟主席打电话叫我去取书时,我才知道您曾经来过。兄弟,我的心还能安详如佛么?
  
  还好,您就要跟我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了。以后或许能经常见见面,能聊聊家常了。如您在《生命的怀抱》里写的:在生命的怀抱里,一滴绿,都让人感动。
  
  愿我心安详如佛。。
       
    (2011 1 25作)
分类:散文 | 评论:9 | 浏览:44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081fc686a8f83398725cb638aae40e85查看全文>>

和儋州版的朋友喜相逢

    
  那天破雾晓虹,五音不全的我矫揉造作地背着一把破旧的钢琴,弹着《吾情未了》,《叶落初夏》,《掌心里没有永恒》等等我那些刚刚谱写但名不见经传的曲子。要到儋州寻觅我梦寐以求的情人,她是我遗落在尘梦中的红颜,还是传说中水岸名都的灵芝仙子?厚朴黄连的味道让我品味人世间的诗意盎然:路边的韭菜蓊葱,飘香的味道强词夺理地浸入我的肺腑,流云轻抚,飞雁阵阵。飞雁声声切,惊飞了我心中泅渡的一片流云。观云读景,我在异度边缘的心境中醉了,在那蓝天白云中。幸福是如此的简单易快乐 ,让一缕缕儋州的风捎去我亲切的问候吧:儋州八周年版庆圆满成功! 儋州的朋友幸福安康!
      
  此时小雨忽然滴哒滴哒地下,烟雨濛濛如期翩然而至,我是个户外新手,如同一个漂泊天涯的游客,观赏窗外接踵而来的景色:虞美人迎风而舞,杨柳依依,海南四季如春,一片春意荡漾。椰林海鸥,多想做一匹黑马,想飞向蓝天,停泊在我心灵的港湾;好想作篇赋予赠给儋州版。车徐徐到达了那大城,心也靠岸了。熟悉的街道,熟视的场景,记忆不新,好似我昨晚已曾经来过。
      
  9哥的车到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