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8586
  • 开博时间:2010-10-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三留问题

今天,一个组织来我们这里调研“三留问题”

三留: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孩子。

我想这个问题是时代发展的产物。关注,并不能解决三留问题,所引发出来的系列问题。

现在村庄里常居住的人,大致是这样一种情况:一个60岁的两个老人,在家带着两3个孩子,种5亩多地。这样的家庭组合在一个占的比例达到60%多。除此之外,就是妇女在家种地,领着孩子,这样的比例能点到30%。

国家的对农政策,真的是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多。拿精神方面的来说吧,我们这里的行政村全部都发放的有电脑,文化书屋,音像设施。投入使用的村寥寥无几。

我呈经去一个村,看他们组织的广场舞。当音乐想起来的时候,奇奇怪怪的舞姿扭动起来。那些动作看起来,有些可笑,但是我笑不出来,我深深的感觉到,那扭的不是舞,那真的是寂寞!

留守老人的内心空虚感,没有这些留守的妇女强烈。老人,除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外,对于他们的生活,还都是满意的状态。因为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一直延续下来的。他们也没有想过去改变。

有时候,面对一些事情,滋生出来的事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祭文------写在父亲两年之际

  

 

四季的轮回,又一次进入了寒冷的十月。

两年了,时间的流水并没有把我心中的伤痛抚平。父亲安睡在灵床上,双目紧闭,口里衔着一枚铜钱的情景,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梦里,以至于使我无数次在夜里都会轻咬着被角抽泣。

父亲给我的一生让我永存感激。但是这种感激父亲并没有给我回报的机会。人生的短促和悲苦,大义上我全明白,面对着父亲我却无法超脱。老人讲,人生的光景几节过,前辈子好了后辈子坏,后辈子好了前辈子坏,可父亲一个好也没有赶上。

某天,回到那个村庄,有位大伯问我:你爸快一年了吧!我笑着说,快二年了。他说,这么快啊,感觉才走一年。然后,他讲到了父亲总总的好。我一句也没有接茬。因为我知道,话一出口,我肯定会泪流满面。两年来,不管在任何场合,提到父亲,我还是会泪流满面。我不想在别人面前流泪,特别是父亲为此服务三十多年的村民面前流泪。

父亲离开二年的时间里,我很少回到那个村庄。因为那里总刺激着我心中的某处。我自认放下了一切和父亲有关的恩怨,但是一个场景,一段话在我的心里会滋生出来某种东西,让我无法忘却,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

  

起风了,变天了,心感觉一下凉了。

看到一篇文章的题目:你是谁,从哪里来。仔细读了这篇文章。内心很感触。是的,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走向何处。

最近很多人在谈《黄金时代》这部电影,看了萧红的简介。时代真的很有魔力,一个人的人生该怎么书写,离不开时代这个魔爪。看了拍这部电影的导演许鞍华的访谈录,她说:她有做萧红的心,但是没有做萧红的胆。许鞍华至今未嫁。也是一个很有特色品质的人。我喜欢这类女性。

从萧红想到了许鞍华,也想到了文艺女青这个定义词。我总在想,等有一天,我瘦下了,我就穿着那些标榜文艺女青的衣服,那衣服在我看来,就有一种仙镜的感觉。

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定义自己。有人给我的定义:外表文静,内心狂野。有人给你的定义是:大大咧咧,活泼。呵呵,其实,我现在挺喜欢知性这个词,但是不属于我,文艺女青年也不属于我。

我是谁,这个问题是很模糊的。

我将走向何处。有人说,不要在晃了,你都多大了。是啊,我多大了?有次朋友用手机给我照像,她看着手机对我说:再也照不出你以前的感觉了。我老了吗?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挥别小长假

  

小假就这样结束了。明天就要上班了,时间老是让自己产生错觉,仿佛昨天才是十一。不想去上班,有很多理由,那个地方让自己越来越陌生。尽管从来没有怀疑自己的驾驭能力,但是越来越不喜欢思想上的周旋。

政治就是四个字:妥协和平衡。

昨天值了一天班,在村里跑了一天。真是东边点火,西边应。田间的大姐这样告诉我:还田没有钱。拉回家,你们又搞什么清洁家园,房前屋后不让放秸秆,你说不烧了,又咋办?

其实,烧秸秆这个问题,三年以后就不在是问题了。今年秸秆还田的面积比去年都增加几十倍。

发展,一个没有责任心的地方一把手,是不会把这个问题放在首位的。

时间的隧道,把人不知不觉拉到了晚秋。林语堂这样讲过:大概我所爱的不是晚秋,是初秋,那时暄气初消,月正圆,蟹正肥,桂花皎洁,也未陷入懔烈萧瑟气态,这是最值得赏乐的,那时的温和,如我烟上的红灰,只是一股熏熟的温香罢了。

晚秋来了,冬天也不远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动了我的奶酪

  

第一次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是几年前,确切的说是七年前。现在想想,当时看这本小说,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东西。当时也只是读读而已,有些东西,当时的自己并没有领悟出来。

今天回头看这本小说,同样的内容,不同的心境,读出不同的味道。

“奶酪”是个比喻,你可以把它想像是你的一份工作,也可以是金钱、爱情、幸福、健康等等。

生活在这样一个快速、多变和危机的时代,每个人都可能面临着与过去不同的境遇。就像自己,成长这么多年,生活在一瞬间改变了。父亲去世了,一切都变了。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这种改变,让你的内心必须强大才能去适应。在茫然无措的日子,呈经也追问过:谁动我的奶酪了。经过“失去”的痛苦,“决定”的两难,“失望”的无奈,最终你会发现,生活的迷宫很大,但是你不要滞留在其中一角安身立命。

不畏惧改变,勇往直前。随着奶酪变化而变化,并享受变化吧!

摘录奶酪墙上的话:

       1、变化总是在发生:他们只是不断地拿走你的奶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俳 句 雪小禅

  

 

⊙ 春天是性子急的女子,语速快,还未听清是什么,已经尘埃落定。春天又是马不停蹄跑过的青春,刹那就过去。

⊙ 历经万种千回,尝遍百种毒草,那个最适合你的还在彼岸。

⊙ 持续恨一个人比持续爱一个人要难很多。因为恨需要动用最内心的邪恶,张力更大。所以受伤亦很大——恨与爱都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 春天的倾诉方式是铺天盖地的开花。无所顾忌的开。都有些任性和不要脸了。可是刚刚好,因为是春天。

⊙ 不被人认知认可是正常的。赏心只需两三枝。最深的孤寂是一个人雪夜私奔,最终陪伴你的只有你自己那颗有时荡漾有时寂寥的心。

⊙ 林志炫的声音好。空透、禅意。远远听上去,似明人倪瓒的枯山水,不动声色中,俱是清凉的悲意。

⊙ 八大山人的好在于不画给别人看,他只画给自己看,别人懂不懂他无所谓。正是这笔下的任性,才有了下笔的决绝。

⊙ 林怀民已把舞蹈跳绝了,他说高处眼亮,那必然是的。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语

  

又要下雨了。最想做的事情是听着雨,睡上一天的觉。

院中的玫瑰花瓣落了满地。在院中仅有的空地上,母亲对我说,明年这个地方种上什么花,那个地方种上什么花,她还压了好多玫瑰花枝,心怀希望的等待着明年。明年,会是什么样子?我从不幻想着什么,但我又总是希望着什么。每天疲惫的对待工作,但又在工作中获起寄托。这就是一种矛盾。明明你爱着,你确不能说;明明你心里很苦,但你确笑的很甜;明明你很脆弱,但你确坚强的扛着;这像着秋景,明明是成熟,但确是老去。

一抹寒意,一枚落叶,终醉倒在仓促而又迟缓的脚步里。一切,那么仓促,一切,又那么的坦然,无滞留的迹象,更无匆忙的诉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月

  

八月初九了。八月因为有“年怕中秋”这一说法,所以这个月感觉过的很快。

问父亲也离世的朋友,过节了,会想父亲吗?朋友说,时间长了,也就那么回事了。我还是很思念父亲。每晚梦到领着父亲看病,我都会紧张的醒来。我内心里对在医院的日子,想到还是会怵的。

昨天弟开了辆新车回家。虽然车不是什么特别好的车,但这辆车让妈和两个小侄女特别高兴。妈的高兴和小孩子的高兴是不一样的。妈的高兴是:父亲离开的日子,我们的家没有趴下,也没有让人瞧不起。

父亲最后的日子,把家里的经济状况带到了冰点。清楚的记得,医生问弟:白蛋白还打不打时,弟把头扭向了我。一针540,每天一针,这种药是不报的。那一刻,我没有犹豫的说:打。三叔对我说:顾生不顾死,不该发的钱不要发了。父亲的表弟又对我说:这是你父亲留给你最后的发钱机会,不要心疼钱。

我现在庆幸自己当时做的选择,要不今天我一定会后悔。这也应了那句话:钱没有可以挣,但是人呢?

八月,有的人模糊而又清晰,有的人清晰而又模糊。最终,我们都会落在岁月的尘埃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葱岁月

  

昨晚几个小伙伴去吃八月节的囤聚饭。吃饭期间,讲到了重前那青葱岁月。

那个时候,真好,她们这样说。

是啊,从长发变成了短发,认为已经到了应该干练的年龄!

从直发变了卷发,认为已经到了妩媚的年龄!

时间真是匆匆,太匆匆了!

她们说,怀念那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怀念刚学会打麻将那会的日子;怀念分享恋爱时愉悦的心情;怀念只是怀念了。

经历了下岗,经历了再就业,经历了买房子,经历了离婚,正在经历着孩子的教育,父母的赡养。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正在这帮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这帮朋友身上。

皱纹在每一个微笑的脸庞上跳跃。生活尽管有很多的不容易,但是每个人都在怀着积极的心态,努力认真的生活。

她们说:日子会越来越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降

  

单位里调人了,空降。

周围有人说,同人不同命,像我们这样在基层辛辛苦苦干活的人,到了退休弄个正科就不错了。的确如此,在这个小小的乡政府干了快15年了,还是副科。起点高的人,在县直某个办公室,干一两年就是一个副科,下乡就是正科。又赶上了学教路线活动,三年内不准提拔,那好,单位缺人了,上面就下来了,因为人家已经是正科了,不存在提拔。

“在领导周围服务,领导看到着,而我们离领导远,领导看不到。”基层的人,总是以这样的心态面对空降的干部。现在想想,为什么基层有些人干工作没有劲。因为出成绩很难。前一阵搞社区,单位里把全部的精力全放在社区上了,房子盖好人,但是卖不出去,单位里的领导班子又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卖房。上面领导来检查,又对领导说,房子卖的很好,老百姓对小区非常认可。老百姓家里有几亩地,你让他住楼房,方便吗?

现在好了,社区不在那么热了,又搞小城镇综合提升。基层工作真是包罗万象。在基层干了15年,感觉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手有钱,口有饭。百姓,对你今天的这一套,明天那一套,没有多大的兴趣。

下村开民主生活会,百姓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2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