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那个奇怪的人,到底为什么好像一条狗呢?

  那个奇怪的人,到底为什么好像一条狗呢?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我不知道该以何种严肃的方式来评论昨天某官老爷的酒后狂言,那么我只能用这种娱乐的方式对那位老爷说一声,你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或者说连人都不算不上,整个就看着像一条狗。如果说狂狷无形是一份很好的投名状,那么对老爷们从骨子里的鄙视,也应该是每一位普通公民最好的投名状。权力无法得到中间独立机构的遏制,那么战争就是从普通公民和老爷们越来越多的短兵相接中开始的,这一点我丝毫不怀疑,所以不要总是希望每一位普通公民可以遏制自己的情绪,每一位老爷们也应该给自己建造一个独立机构这样的缓冲带,何必让轮回来的那么快呢?

 

    小时候看《大话西游》的时候,对那句:“你看那个人,好

分类:杂谈浏览:233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你为凤姐的绿卡续一毛,以示自己也不认命?

  你为凤姐的绿卡续一毛,以示自己也不认命?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ioheizhibai723

 

    我从未在人格上看轻过凤姐,因为中国底层人想要蜕变成被人尊重的人,确实需要一些不同于常人的路径,这就会给常人一种不同的视角,曰:哗众取宠。我们无论现在如何看待凤姐的蜕变,都无法规避,她始终是从一个丑角一步步的开始转为正角,那么我就有一个疑问与诸君探讨,人们眼中凤姐的成功,为什么是去了美国之后才开始的?又为什么人们愿意为凤姐的绿卡而掏自己的腰包?

 

    我在前几天的文中谈到,而今的凤姐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单打独斗,靠宣丑来搏名的凤姐,而今的凤姐是一个团队运作下的IP,这个IP的定位在博客时代就已经很成功了,我记得当时博客中很多留日、留美博主的文,分分钟都可以

分类:杂谈浏览:102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摔跤吧,爸爸:给你自由,独立仍靠你争取

《摔跤吧,爸爸》:当然给你自由,然独立仍靠你争取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昨晚熬夜看了阿米尔·汗的最新电影《摔跤吧,老爸》,比较尴尬的是,我并没有为阿米尔·汗第一部自导自演的电影贡献一张电影票,就用这篇影评来弥补一下吧。诸君可以放心的是,这篇影评会尽量少的剧透,尽量多的诠释这部电影所阐述的价值。我从看这部影片到中间部分,就已经想到了胡适先生的这句话:“当然给你自由,然独立仍靠你自己去争取。”

 

    对于男权社会气息浓郁的印度来说,女人们是否可以有梦想?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因为一个不可能给你梦想大环境的社会,这样的提问只能说最无厘头的提问。但如果有人告诉你可以,那一定是你最近亲的人,比如你的父母。但如果连你的父母都不会告诉你,哪怕大环境如此轻蔑女人,你作为女人也一定要拥有梦想或者说拥有一双可以让自己腾飞的

分类:杂谈浏览:7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别了奥巴马,接怼特朗普

   别了奥巴马,接怼特朗普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那位自诩跛脚鸭的总统,要走了。他说,他感谢所有的美国人,是他们让他成为一位美国的总统,是他们让他成为一个更棒的人,于是围观的美国公民高呼:“再干四年。”这位总统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之间不存在崇拜与被崇拜的关系,他们之间只有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这也许不是最好的政治,但一定是比把自己包裹的人们都不认识的政治要好得多。

 

    这位总统从一个普通人走向为公民服务的总统位置,他的信念只有一条:“只有普通人真正融入、团结在一起,我们才可以做出改变。即使在我作为总统的这八年中,我依然坚信。这不仅只是我的信仰,也是全体美国人的心声。美国的与众不同是我们能变得更好的能

分类:杂谈浏览:262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抗战8年改14年,认知中日战而不宣很重要

    抗战8年改14年,认知中日同时战而不宣很重要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今日,一则《中小学生课程教材全面落实“十四年抗战”概念》的新闻成为各大网站的头条,十四年抗战从辩论期迈入正式期,这是一个好的消息,一方面弥合了人们对抗战时间的不同认知,另一方面也将提醒每一位国人,长达十四年的抗战绝非抗日神剧那样无耻搞笑,我们当年与日本的差距以及现在与日本的差距都必须进行深刻的认知和反思。最为重要的是,教科书的改时间,也不能仅仅以改时间为目的,而是应当以14年抗战中,中日双方为何前期都战而不宣的真实史料为教育目的。

 

    八年抗战的时间表是从1937年七七事变后的全国抗战为标志,这一点是不为错的,但日本在193

分类:杂谈浏览:14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你喜欢自诩为老百姓?一种卑贱意识流入骨髓

   你喜欢自诩为老百姓?一种卑贱意识流入骨髓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很早就想写这篇题目,囿于机缘未到,一直没能写出来,今天这个欲望再次袭来,努一把力,试试看能不能写好这篇文字,与诸君共勉。从响应上层建筑的法制社会而言,普通公民们从骨子里摒弃老百姓这个自我认知,是促使上层建筑把法制社会的口号落实到行为上的一个必要因素。从要求社会公平的层面来说,我们每个人自觉祛除古代集权社会定义的卑贱身份,积极迈入现代社会的公民荣耀,剔除愚昧的自我认知也是必要的因素。

 

    作为一名新闻学毕业没多久的人,我特别反感任何一个官媒或者自媒体去称中国人为老百姓,这是一种极具权威意识中,对普通公民的俯视、蔑视态度,并且也是对普通公民在社

分类:杂谈浏览:117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也关心下脑残群众,文明对畜类无能为力

 也关心下脑残群众,文明对畜类无能为力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本来今天是打算回家的,但很多读者要我谈谈关于邓相超被打的事,这两天正好也有一个学校,学霸因女同学反驳其观点而对其大打出手的事,我唯一能够想到的是,“文明对于畜类无能为力”这几个字。不要觉得这几个字太刺骨,有句话说:“大多数知识分子更愿意帮中产以上的人说话,好让中产以上乃至特权阶层的人为低产的人办事,因为如果替低产人说话,很容易换来的一些脑残群众的打骂。”

 

    我每天的文字是恰恰相反的,我是更希望我的文字能被低产者们看到,除却五mao和mao左这些脑残群众们之外,值得庆幸的是,大多数思维没有被彻底颠倒的读者们还是很支持我的文字的。那么相对于权贵们和脑残群众,大多数知识分

分类:杂谈浏览:13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遇见霾星人,何以解霾?唯有逃离霾星球?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霾跨年的时代,我们都在霾星上相互惆怅,很多人萌生了走的欲望,于是又有很多人来教这些人应该怎么走?我们真的到了只有逃跑才能安顿自己和孩子们的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如果真的只有这个办法,那我们不用担心列强会来欺负我们,我们自己就已经被自己欺负死了,砖家们说:“要牺牲几代人来对抗霾。”总有一些狗屁言论,让人泪流满面,大抵如此吧。

 

    在教大家如何奔走他乡的人中,凤姐算是一个代表人物了,作为成功出走,又成功在美帝写方块字(代写?)的IP,文字是不是她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写出对中国有用的文字?我想这个IP上的文还是比较不错的。凤姐在教中国底层人如何逃离霾星的文中,谈到了在其他国家爱国的一些人,这些人说:“同样是一P执政,为什么别人

分类:杂谈浏览:97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康师傅与霾,那个女人说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康师傅与霾,那个女人说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1月1日对岸康师傅宣布解散,这对于对岸的人来说是一个期待的结果,而对于我们这边的人来说,只有一个疑问:“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吃到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我对这个疑问表示很不解,难道吃货们的世界也可以黑白不分?当然,我们的郑虎曾经说,在我们这的康师傅不存在用黑心油的问题,也许我们是我们比对岸更高级一些,所以对岸被查出了黑心油,我们这里并没有吧?想想三鹿的奶还有苏丹红的蛋、地沟里的油、以及皮鞋制的果冻、孔雀石绿的活鱼等等,怕也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就像我们的霾,它是有先进性的,比西方以前的霾善良和可爱如出一辙。

 

    很早以前,我听闻一个女人说过:“一次不忠,

分类:杂谈浏览:154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新年枪声:朴正熙最后的晚宴与韩国转型

   新年枪声:朴正熙最后的晚宴与韩国转型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元旦稀稀拉拉的炮声没落下多久,枪声就噼里啪啦震得举国洗耳,根据字越少,事越大的国情来说,我们普通人所经受的痛苦,在上层建筑中也蔓延得很厉害,我又想起了我华哥的那句歌词:“XX的未来到底会怎样?郑虎和公民(改)大家还在想。”

 

    简单陈述,今日10点50分许,某市会展中心发生一起枪击案。据一位案发时在某宾馆的知情人士介绍,当时正在二楼会展中心召开某市年底工作会议,某局长忽然拔出手枪朝书记和市长开枪,现场乱做一团,某局长随后朝自己头部开枪。事发后,三人都送往医院救治。

 

   

分类:杂谈浏览:118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伪文艺青年阵地失守?国产电影的自卑与超越

  伪文艺青年阵地失守?国产电影的自卑与超越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

 

    这些年来,很多人对时评人的阵地失守漠不关心,甚至还拿出一副,操咸蛋心有什么用的架势,认为一个人或两个人改变不了什么,认为得过且过是最没压力的状态。在这种心理主导下,最终还是会发现,郑虎的管制并不止步于时评人,包括律师界、医学界、商界、时尚界等等,最终包抄影视界,几乎各个行业都难逃被重新严密管制的命运,当一个群体失去声音,其他群体无动于衷的时候,所有群体失去声音也就相去不远了。豆瓣是以电影评论和评分为使命,而不是以社会为使命的伪文艺青年们丢失的不仅仅是阵地,还有观众们以后对必须伪装的影评一笑而过,是为失去市场。这不仅仅是国产电影的自卑与超越,也讲述着我们社会各个行业的自卑与超越。

 

  

分类:杂谈浏览:1166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不嫖浓妆艳抹的国影小姑娘,何错之有?

  不嫖浓妆艳抹的国影小姑娘,何错之有?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前两天扫黄又成功了,这两天“人日”又发飙了,然而我不想看国产电影,只是因为我不想做一个“影嫖客”而已,这并不是什么被恶评引导的缘故,而是被精心梳妆打扮过的艺妓,还是艺妓,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有些人花钱去嫖娼被定义为一种罪,人们花钱去看需要审查,需要规定,需要按照一部分人的喜好拍出来的片,这不是比性工作者更为低贱?性工作者好歹还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吧?去看这样的艺妓片,就算不得嫖妓了?

 

    一部不关注社会的片,不能给人以思想上的碰撞,我不知道这样的畸形文化环境,凭什么要有市场?就凭中国人多?就算中国人再多,也不能总用烂片来糊弄不是?我们讲市场经济,人们的选择就

分类:杂谈浏览:1053评论:7收藏查看全文>>

良家与娼门,40%回扣就算搞了个大新闻?

   良家与娼门,40%回扣就算搞了个大新闻?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之所以标题要开批“痒视”而不是医生,是因为我作为一名新闻毕业生来说,医生所收的回扣和记者们所收的红包、有偿新闻报道其实是对等的。医生无医德,是谓谋财害命。记者无记德,是谓屠人智慧。生命和智慧哪个更重要?对于老来多病的规律来说,大多数人在没有生病的时候,却总是被假新闻,真宣传包裹着,于国于民而言都是罪不可恕的一件事。现在“痒视”积极的监督医院和医生,我不避讳一些医药行业从二十年前问题就已经开始糜烂,那么“痒视”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赎罪又有多少呢?

 

    先来说说,为什么医生收40%的回扣算不得大新闻,我最近刚追完的一部剧叫《我心灿烂》,由王志文主

分类:杂谈浏览:32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请做自己的主人,莫沦为魔鬼的仆从

    请做自己的主人,莫沦为魔鬼的仆从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本来今天想谈谈医疗方面的事,但忘了今天是一个魔鬼崇拜日,想想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这上面,我知道写这篇文字是有风险的,但还是要写,毕竟有些思考还是应该有人来做,比集体盲目崇拜要好得多。我们可以思考一下,把自己的主交给一个魔鬼会让你更幸福?还是自己来主导会让你更幸福?我相信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会选择后者,那么在今天甘愿沦为崇拜仆从的人,要么是脑残吃瓜群众,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者。

 

    《遥远的救世主》中的两句台词,我始终是牢记于胸的,第一句曰:“杀富富不去,救贫贫不离。”这句话是说,任何人想要获取美好的生活,寄托于救世主权力下的赏善罚恶,善恶必将

分类:杂谈浏览:10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嘿,傻蛋们,我来教你怎样正确反圣诞节?

   嘿,傻蛋们,我来教你怎样正确反圣诞节?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这两天,清华北大十名所谓的博士联名抵制圣诞节,我觉得是一件挺好笑的事,圣诞节有什么好抵制的呢?无非是中国年轻人的又一个开房节而已,还怕被欧美的宗教渗透我中华大地?简直就是笑谈。我作为一名90后,对圣诞节在年轻人心里的地位是了然于胸的,在这里可以以一个准年轻人的身份正告所谓的博士和某些吃瓜群众,以及某些奴才们,别被一个开房节给吓得没自信了。

 

    即便想要反圣诞节,你至少也要弄一个中国圣人节吧?如果搞中国圣人节,我拒绝孔子的诞辰,我推崇墨子的诞辰作为中国的圣诞节,无论他的兼爱、非攻,还是他的尚贤(选举)都足以与西方宗教和政治理念相匹敌,如何恢复中

分类:杂谈浏览:1091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共76页/11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