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一兵的履痕

只要睁开眼睛,就有风景在等待。转载博文内容请与我联系:chaoyjipin@yahoo.com.cn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3719
  • 开博时间:2010-09-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从流动的汉字里,阅读一个能在歌声中遇见巴顿的——一




  
  我直称这位能在歌声中遇见巴顿的男人为“一兵”,其实有两层含意。一是其真名确确实实就叫一兵,贵姓敬,名一兵,敬一兵;二是其真实的身份除了作家和学者(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出版了《虫草》一书,被公派留美后,一直受聘四川大学哲学和心理学的客座教授),也确确实实就是一兵(当然这是以其谦逊地自称为老兵而言)。但此时我说其是一位跨世纪的一兵,那是确确实实的,百分之百没有丝毫的虚夸之意。
    
    具有和谐互动的天赋
    老实而言,我对敬一兵的散文并不陌生,早在认识其本人之前先认识他的散文。但我对他在散文中所具有的(在我个人感觉里可以说是很独特的)那种能让“音乐与文字互动”、“感性与理性互动”、以及“认知与认
分类:经典转载 | 评论:1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歌曲是一支传神的画笔

  


  ——英国著名歌星斯汀演唱的《心之形》歌曲随笔
  
  
             敬一兵
  
     2011年1月18日是我在的这座南方城市罕见的一个寒冷日子。阴霾的天光,低温,雨夹雪,还有游荡在街头巷尾的刺骨寒风,对身体形成了围追堵截的态势。什么事情都不想做,除了围在火炉边,或者躺在被窝里回忆。事实上冬天就是一个适宜回忆的季节。冬天的所有元素,都把一个人的回忆,逼指到了温度上升的这条线索上。我的回忆就是在这条线索上游走的时候,与贝松导演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里令人心碎的问题少女玛蒂尔达不期而遇,然后跟随她一起走进一片温暖和煦的阳光中,看着她把她恋爱着的那个已经死亡
分类:音乐影视 | 评论:0 | 浏览:5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九:杜鹃花

  


  在大凉山里,无论羊肠小道通向哪里,走着走着,一团团一簇簇的杜鹃花,就会在眼睛里,灿烂绽放,一头连着山岗岩石的寂静,另外一头,却扎进了夏天蔚蓝色彩的光亮中。寂静与光亮,是一尘不染的词汇,天堂里才有。杜鹃花就是天堂。难怪只要伸出手去触摸一下花朵,我的心里,就会少了杂念的喧嚣,多了恬淡的安静。
  
    走进杜鹃花的天堂,就是走进了俭朴、清醒、冷静、旁观的世界。花在记忆,叶在旁观,枝干充满了时间绵长的忧思。从根到叶,到花,到种子,到照在灌丛身上的阳光和吹拂的风,都是野生的气息,都是走在死者遗物边缘的景象。每一次把自己的脚,放在大凉山的土地上,我都会被杜鹃花,拖进这样的姿态包围中。事实上,我一直就是生活在死者的包围中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八:黄菊花




   黄菊花
  
              ■敬一兵
  
    老董搬进了新房子。入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托人把一幅黄菊花的照片,挂在墙上。他虽然双目失明看不见,但他的心,依然能够看见墙上的黄菊花。
  
    过去,黄菊花的照片,一直放在老董装衣物的箱子里,与他,还有他的父母一道,挤在租借的那间仅有十来平米的小房间里。如果不是当年和老董一起当铁道兵的战友找到了他,然后搀扶他来到有关部门,让他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盖了十几个公章的证明材料,流着眼泪述说了自己的困难,别人还真不知道,这位曾经的英雄,甭说享受什么特殊待遇,就连起码的安身之地都没有的事实。落实了政策
分类:小说存档 | 评论:0 | 浏览: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2010年发表文章的情况

  1 《碣石风》杂志2010年第1期(总第9期):王玉梅散文精读 。
  2 《丽江》2010年第4期:开在心里的秘密之花。
  3 《岁月》杂志2010年第8期:疼痛的祖先。
  4 《海中洲》2010年第5期:仰望星空。
  5 《都市》2010年第11期:舌头上的成都。
  
  期间我还有许多书评文评被作者收入同年出版的书籍中和被有关报刊转载就不例举了。
分类:日志 | 评论:0 | 浏览: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七: 寻找失落的灵魂

  


  寻找失落的灵魂
     从四川向云南迁徙,是我命中注定的路线——题记。
  
    没有料到,一场大雨的冲刷,让卧在路两旁的景物,躺在路中央的车辙,像今天这样,清晰地成为了即将展开的一次迁徙中,我要寻找的线索。雨水,在路上开出了一朵朵苍凉白净的花朵。鲜活的绽放过程,不费一点力气,就闯进了我的眼帘,牵引着潜伏在记忆里的痕迹,隐藏在骨骼、肌肤和血液里保存的遗传记录,随了花瓣的展开,逐一袒露出来。
  
    这些开放的线索之花。
  
    弯弯拐拐的岷江边,被黑黝黝的沥青一寸一寸覆盖的路面,依旧呈现出骨感强劲的书法味道,在我的眼睛下,笔直地伸向了川西平原的成都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六:红蜻蜓

  


  她的名字不叫红蜻蜓。可她总是喜欢穿一身红色的衣服到处跑,别人都叫她红蜻蜓。
  
    我一看见红蜻蜓,就会联想到蓝蜻蜓。蓝蜻蜓飞累了,一般都选择远离尘烟的水泽降落,很少驻足在草尖上,更不会停留在我竖起的一根险恶引诱的手指上。而红蜻蜓就不同了,它们轻而易举就会被引诱,停在草尖上,甚至人晾晒衣服的绳子上。她此刻就安静地停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向我述说她的情况。我与她总共只见过两次面。这次是第二次,与第一次见面,时隔二十年。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了我的电话号码,但我相信,凭了她曾经是峨眉电影制片厂《电影作品》杂志的编辑身份,她是有这个敏锐嗅觉的。她不仅知道了我的电话,也知道我在写成昆铁路的长篇小说,甚至还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4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五:坨坨肉

  


   刀耕火种的习俗,决定了彝人的文化和历史,也决定了他们用坨坨肉来驮运历史的习俗。老实说,吃上几次坨坨肉,成了我沿成昆铁路,一次次来凉山彝族聚居地采风的主要诱惑。我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错过了许多次彝人婚嫁、生日甚至出殡的事情,自然也就失去吃坨坨肉的机会。起初常常为此跌足叹息,自伤命苦。久了,也就认了,知道天下好事如果我碰上了,是福气,碰不上,是理所当然。凭什么王羲之的兰亭雅聚要让我赶上,李白的桃李园夜宴要让我碰上呢?这样一想,自然就心平气和,即便对坨坨肉,我依旧大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感慨。
  
    眼睛没有福气看见的,只好用想象去追踪揣摩。嘴巴不能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四:永远的忏悔

  


  穿越岩浆浸袭、火山喷溢和地层断裂活动沉积形成的四川西昌、攀枝花至云南元谋一带的攀西大裂谷,我再次看见了旭日的辉煌,也再次看见了成昆铁路,从人类的蛮荒走向文明的精彩,更看见了乌黑的钢轨,在太阳血红的光焰下,静谧地趴在山峦的肌肤上,一遍又一遍地把我母亲的感念,我的精神血脉和母亲时常对我说起的那些死难者,深深地呵护与守侯。攀西大裂谷绵延的山峦,不息的河流,怒放的木棉和索玛花,还有蛇一样蜿蜒的钢轨,我在注视它们的时候,它们也在不停止地转过身来,转过面庞,用回望的目光触摸我。我们之间,有一根解不开的情结。攀西大裂谷是这个情结的骨髓和细胞。在我们的相互对望中,所有淀积的元素,都显露出温暖的柔性色彩。在那个吃不饱饭的饥饿年代,渐行渐远的旧人旧事,凭借这条深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采风或者回忆之三:轮廓




  我的记忆,是一个轮廓,盒子一样的轮廓。轮廓外面的人在苍老,季节在变换,时间像河水一样在流淌。轮廓里面,夏天的太阳永远照在大凉山的土地上,行走在土地上的人,怎么也走不出三十多岁的光景,更不会像花朵那样凋谢,然后从我的眼睛里消散。
  
    郭眼镜就是一个不会像花那样凋谢的人。
  
  
    他住在我记忆的轮廓里,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北方过来的冷风,吹落了玫瑰的花瓣和梧桐的树叶,却吹不白住在记忆轮廓里他的一根头发,只要太阳一升起,他的脸上就会准时发出绚烂的笑容,终日都看不见一点惶然不安的痕迹。他和他的恋人,就是挂满了这样的笑容,一道进了凉山,支援成昆铁路建设。恋人天天在作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3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