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6081
  • 开博时间:2010-09-1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让我知道你是谁(转载)

   让我知道你是谁
   薛原
  
  
  网络时代的稿件往来的确是方便了。方便的另一面自然是不方便——一篇篇“文件”排列在“收藏夹”里,若不及时处理,很快就成了“文件”的海洋了。作为副刊编辑,每天从信箱里收到的投稿文件自然很多(信箱是印在报纸专栏上的),因为信箱是公开的,所以每天也收到大量的垃圾邮件,每次打开信箱,总是尽管的“取下”备用的稿件,然后就是整页面的选定邮件,删除删除。因为若不及时删除,很快信箱就爆满了。尤其是周一,因为隔了两天,收到的邮件就更多。其实能用的文章很少,少到不到10%,就是说,为了这不到10%的可用的稿件,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邮件处理上。副刊编辑是我喜欢的工作,也许浪费在处理邮件上的时间就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吧。信箱里每天能收到多少邮件呢?平均在400封邮件左右,周一要多些,能达到600甚至800封。一周下来,信箱里的邮件可想而知。起初觉得奇怪,有些很偏远地区的邮件是如何知道我的信箱的,后来在网络上一搜,明白了,原来有所谓的网络投稿地址大全之类的,把各地媒体的副刊编辑刊载在报纸上的电子信箱都一一列出来。这比起以前通过信封邮递(即便是打印稿也不可能分投太多家报纸,总不能打印上百份吧),要方便多了,抄送的地址可以没有限制,于是,信箱里的邮件自然每天源源不断地涌来。
  说起来文章来的越多越好,但其实未必,有些人几乎每天都发来新作,他(她)把投稿当成博客写帖了,即便再是高手,也难保证天天写出的文章都是适合副刊刊载的文章吧?一般掌握了规律,也有了经验:若是几乎天天都发来邮件“附件”有大文的,这样的文字其实更适合他贴在他自己的博客上。一篇文章几次反复发来的,不必再去细看,直接删节就可以了。最匪夷所思的,有一位作者,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几乎是天天,都源源不断地发来他的大文,不是一篇两篇,有时候一天三到四篇,不是发给一位编辑,而是我们几个不同专栏的编辑,几乎同时能收到他的大文。记得还在“网络发稿”之前,曾给他回过一封短信,建议他用写十篇文章的精力和时间,写一篇,这样也许效果能好些。但此作者显然要比我们想象的执着。到了网络时代,他的邮件天天像泉水一样涌来。给他的信箱设置了拦截,但没有用,因为人家不断变换信箱发来。想想很觉得诧异,这么多年,一篇文章也不给他刊载,仍继续投稿,这样的精神真令人佩服——其实,换个角度,他不知道他这是在骚扰别人吗?
  其实说远了,我想说,写此帖的原因是一点感慨:因为许多网络上发来的文章,都不留作者的地址,甚至都没有作者名字。这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在邮件上都写着或自动标注着作者的联系方式和通信地址,但是当时“附件”下载了,邮件就直接删除了,当编辑文章时,发现没有作者名字和地址;第二种是在邮件上就没有标明,觉得是老作者,是“熟人”,编辑早就知道他的大名和地址了。其实,若作者知道编辑的信箱里每天充满这么多的邮件,或许他就理解,其实每天面对收到的稿件,下载下来放入备用夹中,其实当时并不打开看的,即便看,也不会细看。等到编辑稿件时才会细看,这个时候,若对面一篇没有作者名字和地址的稿件,根本不知道是谁发来的。信箱里也早删除了以前的邮件。对于这样的文章,怎么办呢?只能放弃。有些作者说,发文章不为了稿费,编辑自己留着就是。其实说这话的人,显然更不适合给副刊投稿,因为你的稿费与编辑没有关系,文章发表,自然编辑要填写上作者的地址和真实姓名,若没有这些,这篇文章就无法编辑上栏。编辑是没有办法截留你的稿费的。报社会根据作者地址发上稿费。
  以上所说的是面对自由来稿。其实现在还有一更严重的,就是每天从MSN或QQ上发来的文章。MSN和QQ都是编辑留给作者或如同行或网络上朋友的,这种情况更多,也许对方以为你和他(她)很熟悉了,怎么会不知道是他(她)的文章呢?尤其是一些很“熟悉”的“网友”,往往上来一句:“有文章发你”。刷,从MSN上发过来了。他(她)肯定以为你马上就打开了他(她)的大文,知道他(她)是谁,其实,我实在是辜负了这些朋友的信任,因为等我打开时,若没有名字和地址,我仍然一头雾水,譬如今天上午要编专栏,打开“我接收的文件”夹里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书蠹杂录》,文章行云流水,一看就是一位书友的大文。但却没有名字和地址,是谁的呢?我根本不知道。“我接收的文件”都是从MSN上传来的,自然都是“熟人”,这样的“熟人”有多少呢?我查看一下,我MSN上连接的“熟人”有260多位。就是说,每天我在MSN上,意味着至少有200多人可能发来文章给我,即便是十分之一吧,每天至少也有20多篇,这些文章都是谁发来的呢?有专业作者和网络写手的,有出版社和出版公司负责宣传的,有同行的。若是不留名字和地址,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是谁呢?
  其实,越是同行,大家越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文章:文章完成后,在题目下写上自己的署名(笔名),文章结束后在下边一行留下联系地址,真实姓名。
  有些人喜欢在文后留下长长的自我介绍,其实用不着,你只要留下你的真实姓名和地址就可以了。
  对于没有名字和地址的文章,只有一种处理方式:删除。
  
  
分类:文章转载 | 评论:0 | 浏览: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荷花》

  《荷花》
  
  沿岸随风飘吧,渐渐地
  总会和风一样远去
  滋养荷花的淤泥
  微弱的肥沃,流过小渠
  流过江河,最终被月亮留在小塥
  
  “所有的欢乐来自大地,
  离了她就没有喜悦”
  ——切•米沃什如是说
  而教诲呢?所有的教诲
  摇晃着,没有喜悦,没有悲悯
  经文都刻入花瓣
  等月光的宠幸,或许鱼群会知晓
  全部的弥音都发自地底将醒的沉睡
  
  2010-12-15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荒芜》(外一首)

  《荒芜》
  
  我有一片松树林,茂密苍翠地长着
  祖辈父辈耕种的土地里
  有我的七分地荒着,杂草丛生
  没有播种,没有浇水
  
  属于我的那片松树林
  也渐渐地被人忘记了,而事实是
  所有的松树林都被淡忘了
  新安大河两岸长着的松树呵
  
  谁家的孩子站在公鸡山顶
  凝望着,走远的风吹乱了毛发
  与我荒草遍地的七分田地
  艰难地划上了等号
  渐渐地,也被忽略了
  
  
  《芦花》
  
  芦苇的芦,德富芦花的花
  在一片沼泽地
  在一阵远道而来的风里
  苍茫的白,浩荡的白,扑面而来
  
  阻挡一些搬家
  阻止正在此时争吵抢夺粮食的蚂蚁
  还让一去不返的人停下脚步
  仰望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作《吐鲁番》2010年第4期

  跨越大漠的新疆人 陈文友(陕西)04
  顿悟吐鲁番 刘新贵(新疆)15
  2009,在伊犁 西 洲(新疆)19
  《乡愁》里的人文品格与爱国思想 苏震亚(甘肃)22
  像水一样流淌 佟晨绪(河南)24
  胡适的锋芒 王吴军(河南)25
  鼠与猫 邱德美(新疆)26
  “邑”的漫思 王新旻(云南)27
  伊犁的蓝 程 静(新疆)28
  凤凰古城的韵味 刘迎春(新疆)30
  人淡如菊 潘姝苗(安徽)32
  温暖的白菜 刘文波(山东)33
  父亲在远方 毕 亮(新疆)34
  奔流在血管里的歌 钱国宏(辽宁)36
  疾驰的鞋子(外一篇) 衣 水(河南)37
  伊斯坦布尔走笔 陈少华(海南)39
  崇敬土地 陈开心 (云南)40
  辛酸的试用期(外一首) 何永飞(云南)41
  一个农民的脚步(外一首) 苏黎明(甘肃)41
  追求真善美的沈鹏先生 伊德尔夫(内蒙古)42
  二姐 李付春(山东)44
  阿不来提·买买提明的家乡情怀 刘 强(新疆)46
  散落在雪夜的母爱 尉克冰(河北)48
  闹洞房 (外一篇) 陈永林(江西)50
  磨刀老人 谭现锁(新疆)53
  上等人埋头苦干 赵倡文(河南)54
  官瘾 刘奇叶(湖南)55
  男人也有女人不懂的东西 深山悠虎(湖南)57
  父亲的“外遇” 清 山(山东)59
  饿(外三篇) 崔 立(上海)62
  月光中的女人 洪 放(安徽)67
  民工黑皮 余显斌(陕西)73
  
分类:发表记录 | 评论:2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刺槐花》

  我打落的刺槐花呢?
  都被过往的青春藏到了哪里?
  旧时阳光照过的残墙,有些斑驳。
  杂草丛生。
  落过的雪,下过的雨,在夜里都融到了槐树叶里,枝干日加遒劲。
  种树的人,当年无意刻下的字,字迹更加分明,早已无法淡去、抹掉。
  多少个等待花开的夜色里,月亮走你也走,谁能说清什么时候成了一种习惯。
  多年里,多年的月色里
  许多人都远了,走到一个没有刺槐的村庄或城市边缘,
  却分外地想念着不停走着的月亮,以及和月光一般白的刺槐花。
  
  2010-12-11
  
分类:散文诗 | 评论:1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15

  12月10日,校对副刊年选散文诗部分,校对《散文诗作家》。
  我写的亚楠获得长白山国际华文散文诗大赛一等奖的消息,今天《乌鲁木齐晚报》见报了。谢谢袁老师。
  晚上看《德富芦花散文选》。听说德富芦花很久了,很多我敬仰的作家也都很推崇他,却一直没想到看他的书。
  看李娟的《阿勒泰的角落》,这本书刚刚出版四个月就再印了一次。今年可以说是“李娟年”了,今年的李娟现象,也让很多偏远地区的写作者看到了一种希望,酒香是不怕巷子深的。其实,文学无所谓中心,所谓的中心只是针对发表阵地而言。
  12月11日,可以忽略的一天。
  12月12日下午,伊犁作家李凌的散文集经过层层波折终于出来了,送了一些到单位给我,请请我转交一些给副刊的作者。新书付梓,很值得高兴的,况且还是一本质量很不错的散文精选。
  晚上把副刊年选的散文诗部分校对完了,录入了昨夜用手机速记下的散文诗一章,顺便写了首短诗,读《德富芦花散文选》。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1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14

  12月2日,一日无事,书也看不进去。
  12月3日,上午去新华书店转了一圈,收到《安庆日报》沈天鸿老师的博客纸条,说明天副刊发我诗歌三首。这还是第一次在《安庆日报》发表作品,当初就是因为看了那上面的副刊才开始尝试着写作的,距今也有好几年了。
  下午开始下了大雪,一直持续着。晚上看《阿赫玛托娃诗文集》。
  12月4日,上午和张老师去了次公园,拍了些雪景照片。《安庆日报》发诗歌三首。
  12月5日至12月8日,装了网,就光顾着上网了,也没怎么看书,东西也没好好写。收到发有与《海子相遇的数个瞬间》的《城市晚报》样报。收到子愚兄寄来的发有我组诗的2010年第十一期《牡丹》两本。12月5日的《兵团日报》发随笔《搬书之累》,12月7日的《安庆晚报》发散文《念桐城》,这篇文章原来的题目是《我所忘记的故乡》,写于几年前了。
  12月9日,收到了青岛日报报业集团寄来的70元稿费,说是十月份的稿费,没收到样报,不知道发的什么稿子。应该是《青岛日报》的薛原老师从我博客里选的文章。校对《散文诗作家》2010年第2辑,校对副刊作品年选的散文诗部分。读董桥的《文字是肉做的》。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3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13

  毕记43
  
  11月30日,晚上电脑系统崩溃,前两天写的毕记全部丢失,我也差点崩溃了,一同丢失的还有几个刚开个头的文稿。11月20日《安庆晚报》发刚写作时写的《遥远的油桐》,11月28日《西安晚报》发随笔《搬书之累》,以上有晴岚和尚、凡怡老师告知才知道的,在此记之。
  收到千岛兄寄来的11月17日的《中学语文报》,发诗歌两首。收到合肥晚报社、乌鲁木齐晚报社、绿洲杂志社、浙江林业杂志社寄来的稿费各为100、27、70、120元。
  晚上读完了苇岸的《大地上的事情》,真好,尤其《大地上的事情》、《我的邻居胡蜂》、《作家生涯》等几篇尤好。
  看《苦雨斋谈》以及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说来惭愧,一直很少读小说,今后将准备系统地读一些名著充电。
  12月1日,上午到伊犁师范学院去办事,经过几番波折,总算办成了,无端地,生出了许多感慨,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是也。
  今日《合肥晚报》发去年写的《赛里木湖》一文,谢谢程堂义老师。
  在单位看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的《天山游记》。晚上读李野光翻译的埃利蒂斯诗选以及勃洛克的《知识分子与革命》。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3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12

  11月25日,这世道,往往可以从小事觉出世态炎凉及人走茶凉之感。编明日见报的副刊,其中有从伊犁走出去的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的专栏,这个专栏的名称煞费苦心就是想不出,最后以“听风拾韵”定之。
  晚上又去双辰大酒店赴酒场,在座的都是伊犁文学界的老师。老师们对我之抬爱及关照,当铭记。回来作小诗《童谣》,并开始读董桥的《没有童谣的年代》。其中“小书店比大书店温馨,旧书店又比新书店神秘。”
  以及“书和朋友更是老的好。”实乃经验之谈。
  读《苦雨斋谈》。读《唐宋词选》(夏成焘、盛弢青选注,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年11月第1版、1981年6月北京第3版)。
  11月26日,编明日见报的读书版,发有谢其章先生的《书的未来已与我无关》一文,谢先生是藏书大家,这样的文章从他手中写出,自有其独特的感受。晚上写完了为纪念《新疆农业大学报》出刊600期而作的文章。这份报纸,是我接触新闻和文学之始,与我有着重要的意义。
  晚上读董桥的《没有童谣的年代》及周作人《苦雨斋谈》。读从网上下载的韩石山先生的文章。
  11月27日,白天一直在读谢泳的《杂书过眼录》以及周作人的《苦雨斋谈》,后接到邹岳汉老师短信,中午到单位把文榕的散文诗给邹老师发过去了。
  晚上参加聚会,聊得甚欢。回来开始读苇岸的散文集《大地上的事情》。这是很早就想读的一本书,一直买(找)不到,看的是中午下载的电子书。记得第一次知道这本书,是在洪放老师的文章里。后又从一本散文选集里读到它的《大地上的事情》的部分篇章以及《我的邻居胡蜂》,很受震撼,就期待着读到他更多的文章。
  
分类:买书记录 | 评论:1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11

  毕记41
  11月22日,白天突发奇想,整理一下这几个发在QQ空间及博客里的毕记,花费几个小时整理完毕,六个月竟也有两万多字了。
  张老师收到了第十一期《牡丹》,发诗歌十四首,子愚兄告知一首都没删,甚为难得。
  接着读《旧时书香》。在《悼念没有风景的书店》中提到的台湾钟芳玲的那本《书店风景》很想找到一读。
  读周作人的《苦雨斋谈》。
  11月23日,收到《新疆经济报》、《太原日报》、《伊犁日报》以及广州《南飞燕》寄来的稿费。中午吃饭前连带前些日子收到的稿费一并取了,共720元。下午又接到州地方志办公室打来的电话,《伊犁地方志》今年第三期发了我两篇小文章,让我去领稿费,共110元。
  晚上校对新一期(总第五期)《散文诗作家》初稿。看董桥的《旧时月色》,其中《南湖;芝瑛》中有“吴芝瑛是桐城吴鞠隐的独女,嫁入小万柳塘之后,人称万柳夫人。她确实能诗,书法也好,瘦金体尤其秀妙,手书佛经得慈禧赞赏,名重艺林。”这里的桐城当是我的家乡了,明天上网查查看有关吴芝瑛的资料,桐城白梦老师写过一系列桐城文化人物,不知是否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1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10

  11月18日,继续看董桥的《这一代的事》以及周作人的《苦雨斋谈》,开始看李小洛诗集《偏爱》(南方出版社2009年出版)。
  董桥的《回去,是为了过去》有“国不破,故乡才是故乡,可以随时回去追寻旧梦,讨个意外的惊喜。抗战一胜利,颠沛流离的中国人经历了一次结伴还乡的乐趣,在断瓦颓垣之中辨认亲人的泪痕和笑语;山河无恙,来日的甘苦总算有个凭藉。到了一九四九年的剧变,海峡两岸的中国人从此几成陌路,乡不成乡,国不成国,古老的家山倾诉黯然变质,心头抹不掉的是仓皇避亲的旧事。”的句子,读之,耐人寻味,亦令人心碎。
  给新农大马志强老师安排的作业开了头,取名《梦想开始的地方》,虽俗,却也道出了实情。
  11月19日,中午到阳光旧书店转了一圈,失望之极;没有中意的书也就罢了,那个只有一间房子的书店,如今就像一个垃圾收购站,什么都堆在里面;伊犁已无可买书之处了,新华书店买起了鞋子,旧书店作为收破烂的仓库,文化沙漠正在一点点侵吞绿意,盎然绿荫,终会渐渐成为历史,而被人怀念。
  下午下班看到西域阳光书店,就进去看了看,这是第一次去这个书店,基本都是新书,寥寥几本旧书也是要价奇高。在这个书店发了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的8卷本《鲁迅全集》,要价每卷20元,虽不高,但感觉版本不好,印刷也很差;这样的书店,去了一次,断无再去第二次的想法。在网上看到目录,《安徽文学》第十一期发了首小诗,同期还有桐城作家洪放、许松涛等老师的散文大作。
  读董桥的《这一代的事》,读到《藏书家的心事》一篇中董先生把对书的感情比作男人女人之间的感觉,绝妙,读之让人忍俊不禁却又在深思,话是这么说:字典之类的参考书是妻子,常在身边为宜,但是翻了一辈子未必可以烂熟。诗词小说只当是可以迷死人的艳遇,事后追忆起来总是甜的。又长又深的学术著作是半老的女人,非打点十二分精神不足以深解;有的当然还有点风韵,最要命是后头还有一大串注文不肯罢休!至于政治评论、时事杂文等集子,都是现买现卖,不外是青楼上的姑娘,亲热一下也就完了,明天再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倒过来说,女人看书也会有这些感情上的区分:字典、参考书是丈夫,应该可以陪一辈子;诗词小说不是婚外关系就是初恋心情,又紧张又迷惘;学术著作是中年男人,婆婆妈妈,过分周到,临走还要殷勤半天怕你不够体贴;政治评论、时事杂文正是外国酒店房间里的一场春梦,旅行完了也就完了。
  11月20日下午,看完了《这一代的事》,董先生的文章,很多让人忍不住就想抄下些句子慢慢吟诵,比如这样的句子“这里的旧书铺古玩店很多的长巷短街原是灰濛濛的,艳阳下看着委实寒酸,秋雨一来,反倒有些韵味。这时,随便跨进一爿旧书铺,经常会碰到三两老头,围坐在乱书堆中,人人一副京华倦客的神情。他们说一口考究的英语,浓茶香烟,闲谈梨园掌故,市井人情,藏书趣闻,乍听恍如翻读前人的笔记杂著。(《访书小录》)”,如一本钟爱的茶水,回味许久。继续读董桥,这次是《旧时月色》(胡洪侠编,江苏文艺出版社2003年出版),光看着书名,就想读下去。
  脑子乱乱的,写不出文章;以阅读来排遣浮躁,在这样初冬阴沉萧瑟的下午。
  晚上,文友聚会。回来继续读《旧时月色》,“读不读书时隐私;炫耀博读,反倒浅了。……博读固好,一辈子能潜心读通几十部自己喜爱的好书,其实也够用了。”一语惊醒了我,也教训了我。
  读《苦雨斋谈》以及杨方的诗集《像白云一样生活》(作家出版社出版)。
  11月21日,中午木玄虚到单位来了,把借他的钱还了,拖了几个月,真是惭愧。朱一卉老师告知11月19日《江海晚报》发《搬书之累》。
  下午听李想说老冯在军垦路摆书摊,趁着把版子给领导看的时候去赚了一圈,顺便把何老师的书还了,没想到在书摊却碰见了他。老冯的书摊钟意的书很少,唯有鲁迅全集的第九卷和第十卷有点心动,觉得价钱有点高,未买。
  在单位看美国作家写的《读书毁了我》,真是一本好书,里面那些漫画更是耐读。
  终于正点下班了一回,晚上接着读董桥的《旧时月色》,读得很慢,此种文章本应细细品读的。起笔开始写《孙伏园散文精选》的读书笔记,写了几句,原先的感觉荡然无存了,键盘下也敲不出一个字来,只有放放日后再写。最近作文,常有这些感觉,很多文章开了个头就写不下去……
  晚上正读到《旧时月色》中《访烟波飘渺之楼》、写小诗《在书的光影里如释重负》时,发现窗外正下很大的雪,忍不住开窗凝视,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景境闭门夜读,实为一种幸福。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1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孙伏园:他走了,副刊死了

孙伏园:他走了,副刊死了

作者:徐百柯

  孙伏园(1894—l966),浙江绍兴人,著名副刊编辑、散文作家,文学研究会发起人之一。  
  如果《晨报副镌》的编辑孙伏园不出那趟差,也许《阿Q正传》会写得更长。
  鲁迅被孙编辑“折磨”了两个多月,有些想把连载中的阿Q结束掉的意思。但孙伏园认定:“《阿Q正传》似乎有做长之趋势,我极盼望尽管宽心地写下去。”说过此话,孙伏园出了趟差,由另一位编辑代理编务。鲁迅便在1922年2月12日的报上发表了“大团圆”一章。等到3月底,孙伏园返回北京,阿 Q已被主张“惩一儆百”的“把总”枪毙一个多月了。
  其实,阿Q本就是被孙伏园“催生”出来的。据鲁迅回忆,“他(孙伏园)来要我写一点东西,阿Q的影像,在我心目中似乎确已有了好几年,但我一向毫无写他出来的意思,经这一提突然想起来,晚上便写……”
  从1921年12月4日开始,《阿Q正传》在孙伏园编辑的《晨报副镌》上连载。鲁迅说,孙伏园“每星期来一回,一有机会,就是:先生,《阿Q正传》……明天要
分类:文章转载 | 评论:0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09

  11月11日,读韩石山先生的《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以及止庵先生的《六丑笔记》,看到昨日《新疆都市报》发文化特写《伊犁“花城”:芳名由来》。
  11月12日,继续读《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六丑笔记》,今日《新疆都市报》都市小品栏目发《搬书之累》。
  11月13日夜,读完《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颇有些话要说;读完《六丑笔记》,止庵先生的文章,名不虚传,甚喜欢,并开始读其《苦雨斋识小》。
  11月14日,接着读《苦雨斋识小》,重新开始读周作人的《苦雨斋谈》,此书系同乡前辈舒芜选编的《知堂文丛》之一,由天津教育出版社出版。
  11月15日,接着读《苦雨斋识小》、《苦雨斋谈》。上午书友老何到单位来访,并赠送《文史知识》1984年第7期,以及巴人的《遵命集》,北京出版社1980年出版。老何是伊犁为数不多的爱书人之一,他的书定是他所爱,不敢夺人所爱哦,却又推辞不过,过几天,还是请老冯转还给他。
  11月16日,上午收到甘肃《民族日报》李萍老师签赠的其散文集《爱有多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收到老诗人高炯浩老师寄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2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守拙园记08

  10月25日晚,坐火车去乌鲁木齐后转车到洛阳再到江西新余参加今年的副刊年会,在车上读鲁迅杂文集《华盖集续编》(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5月出版)。
  10月26日一早到乌鲁木齐,下火车后到南门新华书店、南门阳光书店去看看了,顺便替游牧天山老师找寻一本他急需的书,可惜去了两家书店都没有。上述两家书店都甚好,书好,服务人员的态度也好,伊犁的书店与之相比,相差何止千里。从这两家书店出来,又去了乌鲁木齐中山路红旗电脑城旁边的巷子去找上大学时经常去的书摊,所幸书摊还在,但由于还较早(上午11点),还未开张。就直接到舅爷爷家去吃午饭了。下午到新疆经济报社去见了邵平,从他那里出来,又到中山路的书摊去看看,这次开门了。挑来挑去,心仪的书还不少,但想着之后还有许久的出差路程,就只挑了本《孙伏园散文选集》,百花散文书系之一,林呐、徐柏容、郑法清主编,1991年5月出版,书品八成。作为编辑家、文学活动家的孙伏园,广为人知,但其文集似乎出得很少,能买到一本其散文集,也算难得了。
  晚上乘车去洛阳拜访余子愚兄。
  10月26日晚至10月28日早,一直在火车上。在车上
分类:守拙园记 | 评论:4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题跋之《当代的耐心》

  韩子勇的书,在《当代的耐心》之前有过一本。就是2004年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新疆鲁迅文学奖书系之一的文艺评论集《文学的风土》,当时在2006年的全国第十六届书市上,韩子勇签名售书,还在新农大上学的我前往买了一堆书,其中就有《文学的风土》。
《当代的耐心》听说已经很久了,作为韩子勇的第一本书,意义自然不一般。此书出版时,韩子勇还是在国内崭露头角的青年评论家,而后获得鲁迅文学奖,再然后到现在高居自治区文化厅党组书记的高位,文章的风格也与之前大不相同了。
2009年10月19日去阳光旧书店还书,无意中在书架上发现了此书,毫不犹豫地购之,内心甚喜。
《当代的耐心》由新疆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达坂文丛中第三种书。前两种分别是《上路的日子》和《一个人的村庄》。《上路的日子》至今还未见过,作者是就不大知晓了。但《一个人的村庄》却是非常有名了,还在安徽上高中时候就经常看到各种刊物转载其中的文章。当时新疆人民出版社出得此书后,被海南的《天涯》隆重推出后,迅速火遍了全国,它的作者刘亮程也因此书而暴得大名,从而从新疆迅速地走向了全国,成了“二十世纪最后
分类:题跋存档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2-25

mukj049

2020-02-24

小奋青滤pe

20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