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380243
  • 开博时间:2006-01-19
  • 博客排名:第350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太阳寂寥地照着]

[太阳寂寥地照着] 和金黄的老虎黄洪光 这些年,我心茫茫,只适于做一份 东奔西走的工作。但我不像你,天天看到肉翅膀的飞机 我不在宁波,也不在湖北。我不在上海 不在泰州,也不在成都,我只在我这里,生倦意。 我也爱光明的女体,云雨调和的澄明之境,悲怆 但有花影。拥有百无聊赖的下午不如在春花盛开的黄昏 伸长脖子——让脑袋滚下来。太阳没有家,我和 我们没有前所未知的归宿,与苍穹。 我和她仍不能起飞。她是谁? 我的两个轮子一直在寻找你看到的那么多机场。 对准跑道,猛地一刹——我们带着惯性跑在人世上。 人世上,百风摇曳,五谷生香,没有痛感的人也在飞翔。 2010-5-10于泰州 [传奇] 金黄的老虎 这些年我爱你们 我有一颗病态的心 比濒死者更能宽恕 比伤心者更为悲怆 这些年,太阳就这么寂寥地照着 我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百无聊奈的下午 还有那些引发我爱怜的影子 她们早就消散殆尽 但忽然今夜到来 在这其暖融融的园子 在这星汉璀璨的苍穹 在一棵开满花朵的梨树旁 我白发苍苍 荒芜的心中顿时满透 2010.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樱桃花下的阿英,诗,歌,及图

西辞唱歌:http://www.songtaste.com/song/1152830/ 人 物:樱桃花下的阿英 [樱桃时节] 我轻轻地打开了我的忧郁 在风和日丽,怀抱不幸之时。 樱桃美丽不幸的面庞,被春光 浮起。    美丽的樱桃花开了。怀春的人们啊 染上愁云。一位诗人得了重病 无限茂盛的樱桃花下 我感到自己很好地开过了。    以本性粘连的泥土中,樱桃 为谁打上了薄薄的口红。诗歌和语言 染有它的苦味素。逝去的年华 美丽的樱桃,为我加快了生活的速度    平静中,轻香的灵魂徐徐降落 我得到它的重量,在低处行走。 人们啊,不要见花落泪,不要让缤纷往事 缠住哀伤的流水。    我昂起头,樱桃时节 短暂,逝去。一名少女 记住樱桃往事,和写诗的日子 她说,日子是惨淡的,我得到过幸福。 [一言不发的花瓣在长沙]    日子并不能仔细看清,它带着我远去 把一丝青云留在书页里 留在天边或对岸。我远去 苔痕青青,众鸟投靠了夜 和下边的树林 一席等候使衣带渐宽 至天明植入大地恍惚的阴影    一程又一程,江南与江北 一十八里江水飘浮,与相送 送生命里的一脉温柔,在春风中沉默 又于落日中浮现。 我痛心疾首,再次深陷苦闷不决的四月 而日子潺潺,青郁又缓慢 主啊,失去的,你要把它完整地归还
樱桃花下的阿英



一言不发的花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青蛙的诗:双龙会

那日梦醒,我以为自己还活在人世 眼前闪过村舍与陌田 我以为我去会见写作《<在桥上>的作者龚宜高》的人 结果土地上无一人走动,而空中的鸟类成群结队 返还寂寞家园 我大约在驶向中国南部,又似乎在远离伟大的皇都 文士、侠客、状元、宰相府,众多的河流 出现在泰州 ——江山易色,这里已是远远落后于祖国阳春三月的花田 青蛙在池塘边跳跃,要和我讨论 美丽与拒绝。负担与深入。 暮霭与建树。 猪圈里关着自我膨胀的猪。桃花驿站中独坐着一名挥毫 且哭泣的叛国者 再往前走,月亮大而圆 隐名埋姓的女文青、花魁、巾帼英雄挤在华联广场 买九九折衣物 我临时充当起寻访龚宜高的诗歌作者 问他为什么在愚人节分道扬镳,为什么在长江以北洗涮 肮脏的笔墨,为什么 是一只青蛙与之进行身心交流,为什么 在不同的疾病中称朋友为黄鹤与树木,为什么在哀伤痛苦的中心 身体可以独自快乐,为什么 土地可以将人物浮起,而尘世不经允许 不可无限沉沦 为什么每一世代中国的王都是孤家寡人,为什么 河流中分南北,丘山独占阴阳两界 为什么我问他,青蛙在夜里拼命叫喊:挂,刮,寡,剐 好像代替了他所有的回答 我不相信人人都经历这样的酷刑与处罚,转而转到陈堡镇 又于桥上站立——在古代,我可能是一名流云客 一会儿失魂落魄排列平仄诗句,一会儿 孤身一人,寻找自己的身影—— 也许我可以承认,我是一个在多个时代里 失踪的人 2010-4-30于泰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春天来到了苏州]

我的顶头上司曾经住在王洗马巷 我的蓓蕾发廊开在虎丘旁。 拔簪给你的人,喜欢你的招风耳 弹琵琶的人,喜欢你在大清晨送她油条永和豆浆。 她涂红面颊腮邦,她坐动车去到海边 她坐在永安影剧院,慢慢哭过一场。 我牵着她的手,横穿三香路 我觉得我在她的泪水里可称为江南第一泥鳅。 七弯八拐,这春天的河流如何夹得起来 何况沉下去的是诗词,浮上来的未必是身子骨。 有十几分新世界,有八九分旧中国 有二十,同三十几的人,从陆路到达邯郸城。。。 又转到瓜州、梁州、汴州、黄州、郴州、衮州、兰州、泰州 春风应当是这么吹的——我们在衣服不那么多的苏州。 2010-3-19于泰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邀友人聚而不得诗]

今春三月读后汉书,于其中找到一人物 这位号令天下的人被引诱着走进家乡的田野: 紫气东来,万象更新 我打扮得像春天的更始帝。 油菜花黄,但桃李花落尽 春风像一支起义军 追逐,嘶杀,那么多搁在肩膀上的事物轻飘飘落下 阳光照到地皇四年的永乐宫。 喝酒,打仗,封土,黄袍加身 花好月圆的时辰总是短得要命——突然拦腰一切 我没有可能再称你为夫人 我,居然西装革履离开了潜江小城。 总的来说,江山社禝关我族类 总的来说,朕,乃孤家寡人 独自走在家乡的田野,伟大的孤独捉住我 与平庸的哀伤合谋,要取我脑袋里的黄金。 说什么都不管用,说什么都太晚 画赤眉的,眉毛烧了;称绿林军的,绿林毁了 再不会有第二个更始,头掉在地上 再写诗,不会写成这个样子。 2010-4-9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在泰州看春天的燕子]

这个时代有这种本事,让最底层的人民 也有机会来到海陵郡,充任侯方域 一切都在重逢之梦中,不经意的花草,鸟类 也取好了名字。 而孔东塘在厨房拌凉菜,一只青蛙 在池塘苏醒。 绿叶重新回到大地,徐徐南风吹空多云的苍穹 仿佛可以在我们国家的两岸,静坐到天色黑尽。 将富春山居图拼接在一起,我们的邮政局长 是走得最快的一位兄弟。但愿他酩酊大醉 因为收益和官位喜极而泣。 天空蔚蓝,时不我待,越纯粹越忧郁。 那么多事情控制了我,那么多人以三四百种方式 对抗悲伤的意识和喜爱的肉体,国子监博士何曾例外? 我的国家也有自己的边境,但流水、树枝、鸟兽 写作者的孤独,常年突破国籍与家庭的禁忌。 这一切都在春天的鲜花中。她有树脂的清香 她有小鹿的心房。钱牧斋走到深水里 又琢磨起自己的诗句。 那边的燕子飞过又回来,虚掷着渐渐弱下来的光阴。 2010年3月21日星期日于孔尚任驻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说一说过去春花灿漫中的事情:徐狗三的活动半径

[说一说过去春花灿漫中的事情]           要说,就说那时春花灿漫   山水还小,倔强的父母坚持种着几亩   优良的袁隆平稻田        姐姐打猪草回屋,手中捧着打碗儿花   或一朵蒲公英   风一使劲,花就没了踪影       天总是要下雨的样子   我总是与人打架,头破血流   回到房屋矮小的家中        可敬的双亲,在村子中追打他们的儿子   不给他饭吃。夜深人静   姐姐牵着我的手说:还有我呐,弟弟        大舅扶着犁耙,将土地重新翻过   他吆喝牯牛的声音,以及黄鹂的重唱   在村子窜来窜去        回过头来说说我姐姐。她如今   早已是两女孩的母亲。去年回家的时候   坐在灶堂里,姐姐又向说及我们放弃的学业与打补丁的往昔              [晚霞中的红蜻蜓啊,童年时候遇到你]           家门前,种着几株水杉   和一棵善良、但不结果的花树   家门前,种着数十棵甘蔗、一窝洋姜   几乎不成样子的冬瓜、葫芦      春天已经过去,我的小姐姐   冬天仍旧遥远,我的小姐姐   那仿佛是最后一个夏季   我的小姐姐,梳着最后的羊角辫        兄长放弃了他的大学,父亲起劲在村东头   犁一垅菜地。河水永远泛着涟漪   一座叫杨家桥的桥,也于此间毁弃   走上桥的,此后是记忆        晚霞中的红蜻蜓,我是在那年遇见你   你忽闪着好奇的眼睛。仿佛我不是这个星球的   小屁孩。隔壁的莉莉一家,坐着东风车   也不知搬去了哪里        有如驴打滚,晚霞向西边,矮下去   家门前,种着几株水杉和一棵善良、但不结果的花树   1989年,从武汉飞到黑黑的家中来,我的兄长   带来一个人,她有飞来飞去的红裙裾 [徐狗三的活动半径]         一个著名的流氓,来自民间   他的癞痢头、蛤蟆眼和天才的阔嘴   像一条鞭子,对时代的贫穷极尽讽刺        天、潜、沔的民众既悲且喜,正如蔬菜中   没有盐,但生活中有徐狗三这个调料   他的跛脚,使人们觉得自己活得多么正常        他的长舌跟客蚂一样,常常伸向朱门和官场   被他吃到肚里的人间苍蝇,无能为力   化作令人作呕的蛆        他的胃口从未被饥饿破坏   他的唾沫吐满汉江两岸   荆州城外,他咀嚼着社会的公正与良心        无产者的智慧是拄着一支打狗棍浪迹乡衢   其财富,则是一张令政府讨厌的嘴巴   但又怎能捂紧村言野语        徐狗三向人们打开了话匣子:世间见闻   与他的歪理,像飞扬的江南柳絮   三教九流则合著出他的身世与掌故        上年纪的人还记得上世纪的事:   徐狗三在家中排行第三,却独自承担   狗一样的命运:被富人驱赶        被衣衫褴褛者同情。他的一双草鞋   在黄泉路上掉了,但他已获得   无数楚地的耳朵、顺口溜和打油诗        民间土生土长的怪才和金子   在路上死了。他的脸上有些笑容:   看来徐狗三亲近泥土,终于脱离了群众              (注:客蚂,江汉平原方言,即青蛙。徐狗三,传说中解放前民间人物) [形式主义的油菜花]           土地热烘烘的,春意烂醉如泥   临时抱佛脚的人,倒在土地庙中   不知如何扎进你深深   湿润的土地        你像个暴君,不允许梨花存在   也不允许桃花存在   排除异已   仿佛春天横竖只能是你的世界!      梨花落,梨花落了,我们得了坏毛病   花和尚有几两力气。媳妇怕了   带着一股春风   走东窜西        仿佛整个春天是你的!让人迷蒙着眼睛   我们无处可逃,只好埋头吃草   这平原深处,郁郁葱葱,同郁闷一样   不讲道理        “快乐,一天天过去。不快乐,也一天天过去”   我的身体,仿佛是黄金做的   你总有那么一段时令   折服我这贱骨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买旧书,听檀姜弹琴,聊天诸事

1月23日上午陪书童看宝光寺,后到熟悉的旧书店去淘书。中午坐公交车到成都,又找到一家旧书店,再买旧书。晚依约与哑石、李龙炳、一枝蓝兄见。哑石请吃苗家鱼。店不大,却安排有苗家女唱酒歌,一桌一桌地唱一过来,依例要被苗家妹妹喂吃一筷夹上嘴的菜,喝一盅自酿的米酒(柜台上装酒坛贴红纸条曰“真男儿酒”)。这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怕是真在苗家寨,这样的风俗也保留得不多了吧。



饭后即到隔壁的茶店喝茶聊诗。哑石说及修饰的元素最小单位是词语,然后是句度、诗节和整体,逐渐提升的难度,于我是不谋而合。哑石刚刚被柏桦叫到“今天”诗歌论坛发帖,从《考试诗》开始,才两三天即帖了三个帖,全被我和陈律等几位刚刚上任的斑竹置顶,被跟帖一大片,极引人大家关注。谈及许多话题,在此不一一列出。



晚与龙炳兄一同住一衰败客店,一如杜甫当时啊。这店离草堂不远。我们聊诗至深夜二时余方各自睡下。次日到百花潭公园,参与杨光和大姐等人名为“每月十五”文学社成立二十周年纪念与《每月十五》二十年作
分类:青蛙的日记 | 评论:3 | 浏览:1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旧书,听檀姜弹琴,聊天诸事

1月23日周六,上午陪书童看宝光寺,后到熟悉的旧书店去淘书。中午坐公交车到成都,又找到一家旧书店,再买旧书。晚依约与哑石、李龙炳、一枝蓝兄见。哑石请吃苗家鱼。店不大,却安排有苗家女唱酒歌,一桌一桌地唱一过来,依例要被苗家妹妹喂吃一筷夹上嘴的菜,喝一盅自酿的米酒(柜台上装酒坛贴红纸条曰“真男儿酒”)。这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怕是真在苗家寨,这样的风俗也保留得不多了吧。



饭后即到隔壁的茶店喝茶聊诗。哑石说及修饰的元素最小单位是词语,然后是句度、诗节和整体,逐渐提升的难度,于我是不谋而合。哑石刚刚被柏桦叫到“今天”诗歌论坛发帖,从《考试诗》开始,才两三天即帖了三个帖,全被我和陈律等几位刚刚上任的斑竹置顶,被跟帖一大片,极引人大家关注。谈及许多话题,在此不一一列出。



晚与龙炳兄一同住一衰败客店,一如杜甫当时啊。这店离草堂不远。我们聊诗至深夜二时余方各自睡下。次日到百花潭公园,参与杨光和大姐等人名为“每月十五”文学社成立二十周年纪念与《每月十五》二
分类:青蛙的日记 | 评论:0 | 浏览:6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库文信]农民儿子的长歌与短制(分行句子自选)


  
  
  
  自我介绍:在迷人的城市里(四行一拍)
  
  
  [一只青蛙临时工]
  
  我是读过书的人。我狠命上到初中。
  扛着蛇皮袋,多年前来到城市。
  那么多的工作任我选择。
  打灰浆,拖板车。吃大米馒头,每天有五块工钱。
  
  
  [那在城市里送命的人]
  
  一栋大楼矗立,偶尔会带走一或两个生命。
  老实巴交的杜明华,嘴角流血
  躺在地上,不再喊腰痛。
  明华,再没有人在公共汽车上,厌恶地避让你沾着泥灰的衣服。
  
  
  [恋爱]
  
  跟小麻雀恋爱,我喜欢她一整天在公园树桠上叽叽喳喳,不嫌弃我穷得叮当响
  跟我有说不完的话。
  跟櫉窗中的外国美女恋爱,因为她姿态高雅,不疑虑我的暂住身份
  也不打探我在上海深圳从事的活计,挣多少人民币。
  
  
  [城市玻璃]
    
  种地的农民没有饭吃,后来他背着蛇皮袋
  到来城市。好心的老板让他升到空中
  往下擦玻璃。
  玻璃上慢慢走过故乡的白云
  
  
  [在洛阳喝酒]
  
  满腹诗书的几位朋友,舟车劳顿,为牡丹花事而来。
  三教九流汇聚于洛阳城。
  张员外的儿子张生,跟父亲种过几年薄田。大伙儿没称他为农民工。
  家道中落,当个堂堂正正的店小二,既是一份职业也是混口饭吃。
  
  
  [说一说城市人裸脚大强]
  
  裸脚大强不裸脚,因为他不曾如我一般下到南方的水稻田,对水生草本植物有本能的喜爱。
  他在沈阳从事一项现化代的工作。
  对此,他十分厌弃。唉,这个卡夫卡!
  我理解他,他理解我,说明农民工跟城市人能交上真心朋友。
  
  
  [一只青蛙在城市跳跃]
  
  不知不觉远离了生养之地,愈来愈远的跳离。
  在过去,我是识几个大字的种田人
  看书读报,在网上贴写几行蝌蚪文字,如今我换了个活法。
  仿佛城市这座池塘,需要我这只臭名昭著的青蛙。
  
  
  
  农民的那些破事儿(四行一拍)
  
  
  [父亲与儿子]
  
  父亲念过几天书,解放后从放牛郎成长为一名大副
  由沙市开船到汉口。
  儿子念书念到初中,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一九九五年春,来到皇都祀年殿转悠。
  
  
  [一九八0年代最初的那几年]
  
  回光返照般地,我看见大片蓊郁的树林,被云朵和
  高大树木掩映的村堂瓦舍,翡翠似的湖泊堰塘,明亮的河渠
  农民奔波在希望的田野。
  这是中国最后的农耕社会,这是中国最后的田园景色。
  
  
  [一个生产队的二十几个青少年]
  
  先前,一一当上红小兵,围条红领巾。随后,升入初中
  有的,入团;有的穿喇叭裤,入了监狱。
  有的半途而废,进了广阔天地
  有的学起一门手艺,我坚持到了初中毕业,学写起诗句。
  
  
  [后来四个妹妹]
  
  我哥学名叫龚益传,我叫龚益高,还有一个设想中的弟弟
  叫龚益举。但是,龚益举一直没能出现
  接替他而来的是四个妹妹。
  家大口阔,一锅照得见影的胡萝卜粥常常熬到月亮由东方升起。
  
  
  [小风吹起]
  
  我记得我姐姐的美丽。麦秸草帽
  的确凉衬衣。
  手举镰刀,笑望落在后面刈麦的弟弟。
  一些小风矮下来,牛马小,天空高阔。
  
  
  [仲夏之夜]
  
  晚间,鸡鸭入圈,四周一团黑影,有路而不知高低
  有水而不知深浅。
  蛙鸣四野,人世间,仿佛有陌生的某物飘忽不定而不知远近
  有在土地上死去的人,重新出来劳作而不知歇息。
  
  
  [拖板车]
  
  太阳晒热了稻场上的土,鸡们在天凉的时候
  会去打个灰窝。
  在柏油马路上拉着一堆谷子的板车,猛抬头看见坐着公共汽车擦身而过的聂光群
  我漂亮的初中同学。唉,人间一晃二十年矣。
  
  
  [江汉平原那些不同季节的花朵]
  
  乡村一月桃李花,三月油菜花。
  五月洒满堤坡月季花。
  七月篱笆墙上木槿花。九月院中香桂花。
  十一月我们采摘白棉花,少不得看看霜中的野菊花。
  
  
  [农民的后现代迁徙]
  
  土地上的那些事儿,不再能维系一个又一个我这样的农民
  抽身出来,双手握上新的劳动工具。
  一座又一座城市何其大也,慢慢拥有了立锥之地,在其上
  悄悄建筑我子虚乌有的事业。
  
  
  
  [黄昏雨中抵达家乡]
  
  
  贴着低矮的麦地,暮鸟归林
  河水向西
  至穷处归入大江,大江向东,平日流淌无可诉说。
  
  年届六十,看田畴上一望无际农作物无数次返青
  归家的儿子,在暮色里
  认得此处曾有二人合抱的皂角树,认得原先的紫苜蓿地三百两纹银。
  
  跟随小舅罟鱼的洼地,现在栽种着油菜
  那曾不可逾越的巨大沟壕,如今淤塞像长裤被剪成短裤
  曾经追打红眼相拼的邻里,留下空空的屋台。
  
  兄弟相见,伸出远握的双手:
  你双鬓斑白,我双腮干瘪
  而我们的双亲仍然健在,坐在灶间张罗饭菜。
  
  走前走后,观看房前菜园屋后竹林
  听雨声模糊,又渐次清晰:
  寂静寂静,再无童年玩伴在黄昏时分,呼唤我的乳名。
  
  躺在小时睡过的床上,父母坐床边
  问起远方,和国家大事
  好像我为国为民身负重伤,又好像我历尽磨难回到家乡。
  
  雨声仿佛化开了一切郁结,活泼地在屋瓦上跳来跳去——
  时光远逝,又重回来:一对贫穷的乡村夫妻,养育着一名四处跑动
  天真烂漫的少年。
  
  
  
  下汉口(四行一拍)
  
  
  [一个人产生了气味]
  
  不再为无产阶级编织美梦。一个人仰卧万花丛中
  一个人耳欲聩的青春嘎然而终。潦草,掷笔
  小酒后,来到舷窗下
  一九七六,江水流,月亮面目全非,出入乌云像不工作的仙女。
  
  
  [怅然若失]
  
  从混乱的梦境中醒来,发现一头小型大象弯曲着橡胶鼻子
  躺在床上打鼾。解放牌汽车拖着马戏团在马路上上下腾飞,转弯,转眼
  空旷无人,只有春天的静树,油菜麦田。
  路经乡村菜园,黄蜂独来独往,霸占了最初开出的黄花。
  
  
  [大意失荆州]
  
  我们的船,经过了沙市,一说是两千年的三国荆州
  慢慢从身边流走。
  船舱里,白胡子老头走马,扁担客推兵,少妇掏出奶子
  塞满孩子的嘴。时候不早了,夜晚像碗面条,捞个干净水中再无可以看见的东西。
  
  
  [街道上]
  
  卖狗皮膏药的人走了,过来晃荡硕大胸脯的妇女
  问,萝卜几毛钱一斤。
  破破啷啷的班车进站,带来一担猪娃哼哼叽叽
  我的朱文颖老师,收胸缩腹,拎裙裾,孤独地踩踏着猪屎尿溺。
  
  
  [饮中李白]
  
  中短篇小说是一匹五花马,它带着我小跑,打蹶子
  与疾驰。日光强烈,江水浊眼
  五花马换来船中酒一杯
  哀悼,独白,月亮在船舱上空滑翔。
  
  
  [三十年重过黄鹤楼]
  
  仍然是一九七六年,家中来了摩舒尔客人
  水杯冒着蒸汽,厅堂里无人叙话,只好看画上的
  毛泽东主席。
  三十年重过黄鹤楼,抬眼望,龟蛇乘雾,隐隐人间一片喧嚣乐土。
  
  
  [江上行船]
  
  楚天漠漠,午后三刻太阳渐次偏西。江岸走着一列蚂蚁似的小人
  好像是,谙悉炮火对射的民兵。
  伟大的航船顺流而下,我立于船头撒尿并大声吆喝,看一白线
  化为断线珠子……自摆乌龙,仿曹操横槊赋诗。
  
  
  [江鸥]
  
  一只江鸥穿着短裤,在江面上飞。一只穿着短裤的江鸥
  我高兴这样写,犯这样的错误。
  可以增加,绝不允许减少。可以给江鸥加一条短裤,但不可拔光江鸥羽毛
  可以写字骂我,但绝不可以连同我的字一笔抹去。
  
  
  [江树低矮]
  
  袖了手,在江边胡乱行走,所遇皆诗经植物
  蒿艾枯败,江树低矮。
  天上的大王啊,此时没有雷霆,可以击毁我作品中
  横行于世的螃蟹。
  
  
  
  [秋兴一首]
  
  
  把竹篾递过来递过去,父亲和我
  扎着木槿篱笆。
  木槿开着紫色花花,高过人头的,被齐齐剪去
  放在篱笆中间,用竹竿竹篾死死扎紧。
  
  菜园子里,种了萝卜也种了莴苣
  长势还算可以。田椒还剩一点力气,开小白花
  另有懒洋洋的茄苗,挂着牛卵似的茄子
  深秋不懂爱情。
  
  我和父亲,有一句没一句,说及棉梗
  再隔几天就可以扯了。
  又说及田里的甘蔗与苎麻,吃在嘴里穿在身上
  都得流汗费劲。这个国家不知还搞不搞共产主义。
  
  我们都蹲着,有时也站起……天高云淡
  小风款款,仿佛没有我们一般。
  仿佛只有母鸡顺风觅食,被秋风吹开屁股,一只家犬
  好不容易在家门口遇上陌生人,开腔唱几声。
  
  父亲和我,说及村子里三两个有名有姓的人
  埋在地头里的二狗子他爹,做过土八路的。
  三婶家的大凤,喝过墨水的人,伏天喝了杀虫脒药水
  早先她扮过娘子军,与赤卫队。
  
  辰光过得真快呀,转眼太阳西沉
  水宝挑着一担红薯,水宝女人手挽提篮肩扛镢锄跟在后头
  隔一小会儿,小凤骑自行车打着铃铛出现
  叫一声孝哥哥,和时敏叔。是时天色暗下来,像一堆灰烬遮住了人间。
  
  
  
  梦中的泥土(四行一拍)
  
  
  [江汉平原上的那个村庄]
  
  那天一时蔚蓝,平原上只有如黛的远树
  烟霞灿烂。父母住的屋子多么平淡
  渐渐乌黑一团。
  群星涌现,看不见的人托着月亮这个银盘慢慢在天上走动。
  
  
  [月亮水光]
  
  新犁的地里银光一片。银光中,泥鳅,黄蟮,蚯蚓,客蚂
  甚至水蛇也纷纷出洞。那是只剩下肉体的沉重的夜
  萤火虫犹如梦魂,从土地身上浮起
  一名八百里外的农民,每每说出出生地的蛙鸣,与呓语。
  
  
  [深夜听布谷鸟啼鸣]
  
  牛头不对马嘴的岁月,有人割麦写诗
  有人种稻化蝶。
  那不长眼睛横冲直撞的日子里,天高地阔
  黑黝黝的人间,有睡不着的人听杜鹃断断续续的言语。
  
  
  [襄河二步曲]
  
  如果把江汉分为几段,将有一段称为襄河
  如果把襄河再分几段,将在那上面筑上两道坝
  
  江水改道,向北方流去。
  襄河边上有人写戏,写小说,写诗的人也有几个,弄不清二道贩子的混帐逻辑。
  
  
  [我是潜江人]
  
  万家宝同学弃世多年,我们还记得他是潜江人。
  我也是,只有我记得。
  被废弃的屋台,推倒的砖窑,砍伐殆尽的桃林,填平的池塘
  改道的河渠,哦,令我愁肠百结的土地。
  
  
  [复制一个自己]
  
  棉花麦子水稻油菜,从田野消失又回来
  贫穷的父母
  养着一个玩弹弓的泥孩子。鸟雀们从树梢上消失
  又从头顶上回来:破裆裤,福娃头,吵着上学流着鼻涕。
  
  
  [客栈留言]
  
  这是祖国的一片静夜,我想起我
  广场上坐着的同学。
  纳凉到夜半,罗衾不耐五更寒
  少了些讲鬼故事的伙伴。
  
  
  
  [走亲戚]
  
  
  嗅到一股放肆的气味,两棵臭椿
  站在门前,那么高大、笔直
  仿佛不知道自己的味道。漫长夏季每一种树
  在风中都留有一团飘浮不定的阴影
  
  奶奶的姐姐从阴影里迎出来
  用她的金莲
  她们搬出竹椅,坐在廊檐下说世上的事
  我所知道的世上事,是如何抓到臭椿上的飘虫和
  
  不知疲倦的知了。她们说着说着哭了,拿衣角抹眼泪
  屋台高,缓缓走下台阶就是河水
  阳光白得耀眼
  除了三五只鸭子随水漂走并没有什么走动
  
  后来亲戚们陆续出现了:大姨爹,二姑爷,二婶
  三娘,秋生哥,蓝衣姐,甚至还有一个
  叫春妮的妹妹
  我和春妮无事可干摘了些木槿花丢到河里
  
  傍晚时分,横岭生产队的广播响起,依旧是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听领袖指示
  像唐朝的百姓得到伟大的李世民,带领我们
  在国家崇拜中寻找安宁
  
  灯火依稀,天上亮着星星,看这人间忽远忽近
  至亲之人陆续故去
  这是埋入土里的:世间的酸涩、不平和冤屈
  这是四散开来的:从熟悉变成不知所终的陌生
  
  
  
  蚊蚋与晚风(四行一拍)
  
  
  [纳凉到深夜]
  
  多年前是一群人:奶奶,姑姑,婶娘
  姐姐、哥哥和大舅。
  以后是无穷的星夜,一个人慢慢迷失,摇着一柄蒲扇,有一下
  没一下,扑打身上的蚊蚋。
  
  
  [人世间的父子]
  
  民国三十七年暮春,祖父母相继生病。蚊虫在他们的脸上叮来绕去
  大概八个铜钿可医,但空着双手获一帘草席埋入土里。
  人民共和国某年孟夏,三松用板车从乡镇医院拖回尚有一口气的父亲
  阳光强烈,白布早早蒙住了难以瞑目的眼睛。
  
  
  [绝句]
  
  可能是经幡,可能是一堆黑石头
  打乱了你的步骤。
  可能是天太蓝,白云太低
  姑娘,你美丽,养着那么多多乳房的牲畜。
  
  
  [绝句]
  
  城市里种了那么多外国草,草坪上
  走过慢腾腾的剪草机。
  一生仿佛一场疾病,魂归故里再也不用舍弃、薅除――
  动过的新土最先长出本国草,有如壮年时胡须黑青,但日渐浓密。
  
  
  [绝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7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吃了我吧,美国

[给我几个镜头吧]    三月二十日,中国的春天 正在进行时 可爱的美国,在此时日,开始 把春天送往伊拉克    电视上世界的领导者,宣读文件 和讲话。自由的导弹 将引导伊拉克人民,在广袤的沙漠 和翡翠般的绿洲,栽种新的文明    那火光冲天的文明背景 映衬出精神抖擞的美国大兵:装备精良 年轻且英俊,却摇头叹息 尸横遍野的敌手,如此不堪,乃至一击    电视上只有可爱的飞机、导弹 航母、坦克与士兵 及脆弱的亚述人 没有残肢断体,没有血迹    处处领略你们的无处不在 你们国家处处令人憧憬:夜幕下 千里外,也能拍摄 或看清伊拉克土地上的米粒    那就请求美国自由媒体,给我几个镜头吧 你们热情翻开的伊拉克土地 你们针灸过后的战场,残椽断壁 及即将迎来民主的脸       2003/3/22 [印第安]    五月花号的朝圣者们,配备有武器 弹药。印第安 你老实谦让,不大听话的部分 将军带领士兵,会让他 变成“好”的印第安人    面对滚滚而来开疆拓土之士 印第安,你的黄皮肤红皮肤 不能有谴责与愤怒。印第安 你一直在退缩,神圣的美国之初 你仿佛是应予屠戮的异教徒    祈求有正义感的白人,尊重你的文明 印第安,还要注意不去将他们娇嫩的良心碰触 你奉献出处处飞禽走兽的平川 和森林覆盖的山岭。你的勇士与妇女 得到的回报是朗姆酒,不中用的小玩意 和坟墓    富兰克林,这位伟人说过: “如果上帝的旨意是要为大地的耕种者腾出空间 灭绝这些野蛮人,朗姆酒大概是天定的手段 它已经消灭了从前居住在沿海地区的部落” 印第安,在我的国家里,读着你的过去 我不寒而栗    要是印第安仅仅是生番 黑人仅仅是良种马匹,印第安 人人生而平等就是普世真理,只是当时不包括你 啊,革命的摇篮,把奴隶、印第安的土地 黄金,和印第安的血一块送了出去    你无力打开美国历史档案,印第安 神佑美国,在这块大陆上 创造孕育于自由的新国家,印第安 在隔离区里,将剑与火熄灭    美国啊,现在已是全世界的归宿 印第安,我不在你曾经的土地上做着美国梦 我相信,在这富得流油的国土上 美国为贫苦无告、流血、和有独立见解的人士 打开了大门       2002-4-15凌晨5时 *富兰克林高呼灭绝印第安人,乃屠夫也,堪称纳粹鼻祖。推而广之,富兰克林一直在他的国家传有衣钵,这是不是很恐怖。。。。任远,我这样说,对不对?这样说是不是很滑稽? [吃了我吧,美国]    这一阵子,我被美国搅得睡不好觉 或者情绪不稳。你们知道 一只青蛙也是胸怀天下的    你们知道,青蛙早从井底蹦达出来了 在公司里,偶尔讲两句美式英语 但现在我习惯于偷偷用诗歌建设我的国家    你们知道,我的国家是不存在的。 十二厘米深的江湖和海洋,不足以听取蛙声一片。 而穆罕默德的沙漠,和庄周的水稻田,都有可能落下美国炮弹 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把不存在的国家建设得像美国一般 枪炮声密聚起来,但所有的夜晚感觉起来都非常遥远 遥远处一片漆黑,偶尔一闪的亮光,使我感到还不在美国安宁的胃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2009年12期《西湖》杂志发诗8首


栏目主持人韩作荣:

龚 纯的诗写得潇洒随意,虽有些文白相杂,却不乏鲜活可感的诗的意味,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表达方式。在他的诗中,时空秩序被打破,过去与当下,社会与人生的变幻,不同生命的遭际和命运,都活在其慨叹与忧伤里。作品有较丰富的内涵,亦有几分江南才子般的文人气。







《当黄昏笼罩在巴基斯坦平原上》
《未及展开的往事》
《在一本书的废墟里》
《我们村子里最后一匹驴子》
《秋天的一些植物和事情》
《说一说过去春花灿漫中的事情》
分类:发表的记录 | 评论:1 | 浏览:7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鹤楼诗会2010·本草集》收2首





附录:《黄鹤楼诗会2010·本草集》目录

金之卷

于坚/苍山之光一秒钟前在群峰之上退去 谈论柳树 素馨花
翟永明/ 在春天(之一) 在春天(之二) 重阳登高
凸凹/登黄鹤楼,或中年议 事物,或河风吹来 声声慢,或我的海棠生活
杨森君/清水营湖 水洞沟峡谷
李元胜/因风寄意 佛图关小路 山水湖
娜夜/乡村 半个月亮
阿吾/大山和长江
沈苇/沙漠残章 风景:库尔德宁
姚辉/大路 雨
古马/罗布林卡的落叶
分类:发表的记录 | 评论:0 | 浏览: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北青蛙:诗三编


第一编:秋天说起家乡
第二编:夏日遥远
第三编:妖精的游乐场
————————————————————


第一编:秋天说起家乡



[黄昏雨中抵达家乡]


贴着低矮的麦地,暮鸟归林
河水向西
至穷处归入大江,大江向东,平日流淌无可诉说。

年届六十,看田畴上一望无际农作物无数次返青
归家的儿子,在暮色里
认得此处曾有二人合抱的皂角树,认得原先的紫苜蓿地三百两纹银。

跟随小舅罟鱼的洼地,现在栽种着油菜
那曾不可逾越的巨大沟壕,如今淤塞像长裤被剪成短裤
曾经追打红眼相拼的邻里,留下空空的屋台。

兄弟相见,伸出远握的双手:
你双鬓斑白,我双腮干瘪
而我们的双亲仍然健在,坐在灶间张罗饭菜。

走前走后,观看房前菜园屋后竹林
听雨声模糊,又渐次清晰:
寂静寂静,再无童年玩伴在黄昏时分,呼唤我的乳名。

躺在小时睡过的床上,父母坐床边
问起远方,和国家大事
好像我为国为民身负重伤,又好像我历尽磨难回到家乡。

雨声仿佛化开了一切郁结,活泼地在屋瓦上跳来跳去——
时光远逝,又重回来:一对贫穷的乡村夫妻,养育着一名四处跑动
天真灿漫的少年。



[秋兴一首]


把竹篾递过来递过去,父亲和我
扎着木槿篱笆。
木槿开着紫色花花,高过人头的,被齐齐剪去
放在篱笆中间,用竹竿竹篾死死扎紧。

菜园子里,种了萝卜也种了莴苣
长势还算可以。田椒还剩一点力气,开小白花
另有懒洋洋的茄苗,挂着牛卵似的茄子
深秋不懂爱情。

我和父亲,有一句没一句,说及棉梗
再隔几天就可以扯了。
又说及田里的甘蔗与苎麻,吃在嘴里穿在身上
都得流汗费劲。这个国家不知还搞不搞共产主义。

我们都蹲着,有时也站起……天高云淡
小风款款,仿佛没有我们一般。
仿佛只有母鸡顺风觅食,被秋风吹开屁股,一只家犬
好不容易在家门口遇上陌生人,开腔唱几声。

父亲和我,说及村子里三两个有名有姓的人
埋在地头里的二狗子他爹,做过土八路的。
三婶家的大凤,喝过墨水的人,伏天喝了杀虫脒药水
早先她扮过娘子军,与赤卫队。

辰光过得真快呀,转眼太阳西沉
水宝挑着一担红薯,水宝女人手挽提篮肩扛镢锄跟在后头
隔一小会儿,小凤骑自行车打着铃铛出现
叫一声孝哥哥,和时敏叔。是时天色暗下来,像一堆灰烬遮住了人间。



[心轻万事如鸿毛]


年纪来了,排比也就来了。看荷花莲叶,拜访山庙方丈主持
喝水撒尿,又去博物馆参观瓶瓶罐罐,跟画中人握手
与父老谈上上辈的贤达,下辈的风流,又述及下下辈在宗祠的喧哗
余生也晚,写的字都不是自己的了,袒腹赤足,歌笑贬弹
都不是自己了。有小癖,可称雅士
有固痈,可归入别才。频频光顾的二三客人
皆引车卖浆之徒,常常在祖国的怀抱为温饱发愁
偶有知识分子拿来一双破皮靴,和我比划着要凭此度过漫长冬天
穷乡僻壤美如画啊,但呆不住了。富贵之乡也麻烦不断啊
脚步不由快了三分四分五分
过得不快活啊,床上床下都在打仗,技艺如同广告商的一把刷子
在神州大地乱写错别字,搞得我心神不宁罗
弄得我血脉贲张
画院是不做重复建设了,老师都在使枪弄棒,独僻徯径
服装设计师何尝不是,圈点这里,又突破那儿
我的老头子也总是那么富于革命精神,在中国找不着的小村庄
紧跟国家形势,种了大豆又种高粱,养了乌龟
又养小虾
我画过几张草图放在抽屉里,父亲啊,哪天我可像财主一样
在家乡的湖泊边起几间房,一房推磨,一房拴驴,一房设琴,一房挂云雨帐
一房结蜘蛛网
我热望挖口墨池,上来一条鲤鱼精,我热爱渺无人烟的乡野
或许遇得上狐妖,吸我精气



[在蓉城想起万家宝同学]


那么大年纪了,住在医院里
战战兢兢握不稳笔
字写得不好看了,我天津的同学。

我潜江的老乡,那么年轻
十来岁登台唱戏
二十几,在他的笔下遇到繁漪。

我的青春曾经电闪雷鸣,但随白云苍狗
化为乌有。惟早年同学的数封书信
尚且留有过去时代消逝的音讯。

唉,文字还是那个文字,国家早已不是
那个国家。楚蜀两地
听人家吃吃地笑啊犹如一枝荷花,眼看着要败了而无端领受唾骂。

那么大年纪了,活着写不出字句
犹如地球这只热锅上的黑蚂蚁:
东方大亮,似有什么带着巨大阴影,悄然来临。

哦,我认出你的骨灰,我的万家宝同学
咱们俩有意无意
往遥远的家乡添了些东西。



[在二十年代的人们中间]


早年,我一穷二白,念书念到高石碑中学
一个叫董福珍的同学,喜欢叫我的名字
带给我几本文学杂志。

我们出墙报,墙报上有女生曹雪芹的诗
我羞涩地押着韵
墙报上,也出现了我的句子。

那时候,我常旁听一些演讲,用以跟上时代步伐。
万家宝同学,在台子上粘胡子
他的戏,也快写到男女感情纠葛了,而胡须
还没长出来。

老师们,都是日后的大师。
有的腹部柔软,一款围脖度过了隆冬
有的思想进步
用语文,秘密从事着研究。

不管怎样,更多的人盼望着恋爱
摸一摸女子的胸部
但亦有侠骨嶙蹭,离黍哀郢,一眼望过
湖北一带的麦子。

而我仍是一幅青蛙的丑模样,站在操场上
茫然四顾:春天就要来了
经过五十余年的活动
不要命的忧伤,缓缓上了心头。



[少妇梨安]


当我穿开裆裤的时候,她是少妇
梨安。

当我嘴角长毛偷偷喜欢英语老师的时候,她是
少妇梨安。

现在想起来有许多伤感,仿佛春天的枝叶
突然弹开。

……静静地坐着,吮一下螺蛳
吸一下蚌壳,不知道往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欢聚。

后来到酒吧里去,又沉默好久
最后热舞一场才离开……

我们都可以很安静,又都可以拼命地生出狂热
在两者之间寻找意义,痕迹。

以前以为生活应该在故乡以外的地方
便改变通讯地址,梨安也是。

哪知生活常常是一间又一间空屋
少妇梨安和我,有拔不完的钉子。

我们拔呀拔呀,像拖拉机在空转
无用地燃烧。

——转过2047年,我就已经老得掉光了牙齿
而梨安仍然可用一切美好的词汇,描述她没有办法的年轻。

这样说吧:少妇梨安是一个机器人
我是一具她若即若离缓慢衰老的肉身。



秋天说起家乡(四行一拍)


[与上海问路的农民兄弟谈此去的家乡]

家在安徽安庆。那一带的远山种豆箕。
沟湾水稻十月如黄金。
海子的家乡,秋风吹满了山冈
三千里外,我的爹娘,过着我所知道的越来越少的光阴。


[城市玻璃]
  
种地的农民没有饭吃,后来他背着蛇皮袋
到来城市。好心的老板让他升到空中
往下擦玻璃。
玻璃上慢慢走过故乡的白云。


[下江河]

鱼鳖鼋鼍,在下江河。
龟孙子,在下江河。
那一望无际的田野,红日烂漫
祖母秀儿泪人一般,出嫁前将那方田野一一望过。


[传说]

下江河里,有一种黑蝴蝶样的鱼叫杨婷婆婆
美丽,然不吉利。
有一种蜻蜓,常于莲花尖栖憩
我们小孩子叫它杨婷婆婆,它有什么身世,祖母叫我们不言语。


[农民家庭]

家中七兄弟姐妹,陆续长大成人,来到广阔天地
高音喇叭说,改革的春风吹遍了我们的田野。
一顶麦秸草帽,一件的确凉上装
背诵木兰词的姐姐,含泪回到种地的父母身旁。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可能是春天草木葳蕤,山清水秀,春愁遮住了边寨
可能是秋季草木寥落,感觉出山高皇帝远。
可能是鸡鸣于野,苍生有眼
可能是鹿死谁手,追逐人世尚不得知。


[菊花]

生于一九六八,死于二零四七。一百个秋天不足
七十春秋有余。
于小院备薄酒,杀花公鸡
一干人等念起他的诗句,歔欷不已。


[曾经的打工仔曾东升]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个被搅拌机
搅去一条腿的东升,从深圳回到曾岭村。
独立人间的日子,草木含秋
房屋颓圮,心间有话有如一口铁锅煮着几颗红薯,与玉米。


[国庆节]

放假回家的儿郎,见到爹娘。姊妹归宁
叫一叫胡子一把的兄长。
为国家征战的英雄,瘸着腿归还故乡,种黄豆,种高粱
仰仗闾里乡亲抬举,后半生喝进雄黄酒大约三百三十斤。


[在哪儿找家乡]

一想起家乡,我就犯愁:我的那个家乡回不去了。
我像个骗子一样,跟人说起我家乡的美丽。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
我跟人说起一个骗子骑电驴西去,湮没于一片晚霞当中。

(*语出赵禹圭〖蟾宫曲○题金山寺〗:长江浩浩西来,水面云山,山上楼台,山水相辉,楼台相映,天与安排。诗句就云山动色,酒杯倾天地忘怀。醉眼睁开,遥望蓬莱,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第二编:夏日遥远


[首先说说蓝天白云]


人死了,埋于地下。人活着
抬头望:蓝天白云
仿佛自己的骨头无斤两,世上的事
都不是我干的



[人世间的父子]


民国三十七年暮春,祖父母相继生病。蚊虫在他们的脸上叮来绕去
大概八个铜钿可医,但空着双手获一帘草席埋入土里。
人民共和国某年孟夏,三松用板车从乡镇医院拖回尚有一口气的父亲
阳光强烈,白布早早蒙住了难以瞑目的眼睛。



[国 家]


我好象是一个国家。国家天气不好,深夜里弄翻了被子
天空像床破棉絮。解放军扶着枪,坐在雨中写日记:
一辆坦克陷于月光之中。今夜我不是美国
西班牙,而是夜色中的伊拉克



[西出阳关]


西出阳关,我感到我们国家的荒凉
祖国江山不再是一位诗人说的,一半大腿
一半萝卜。那腾起的沙尘,像俩人完事后感觉到的
身子轻了许多。




夏日遥远(四行一拍)


[1]

一群又一群麻雀,飞向房屋、老树
和田野。一模一样的夏天,打弹弓,凫水
偷偷拉扯女同学。
姐姐按住我,在剃头挑子上剃了一个光头,而光头像个小南瓜。


[2]

桤木高大,枝桠翻越重重屋顶。湖泊泛光,岸边住着去年暑假时
见过的荷花,和她开机滚船的父亲。
有时天空乌黑一团,到傍晚,夕光猛然出现,歪歪斜斜拖在地上
好像我长大了可以满怀忧伤去见某人一样。


[3]

原先在五月的麦地挖半夏,后来转到六月的柳树林。七月天空一时暗
一时明,有这种对比:知了配合着大面积的闲云,判断树阴辽阔高低。
野韮菜、狗尾巴、朱蒡、苍耳
或沾雨水,或摇曳站立,它们开花仿佛没有意义。


[4]

清晨,大路上堆着几坨新鲜的牛粪。晌午,晒床上,鸡公跳将上来
拉下一堆屎。黄蜂在丝瓜花前晃呀一晃,亮明身份
又突然消失。池塘里住满长过一夜的蜻蜓,水葫芦
小风吹,心房颤动。


[5]

每个乡下人,都有一个自己的月亮。月亮变来变去
是自己的泪水是自己擦干净。
不知道未来的模样,不知道与谁发生关系。洗脸到洗生殖器
到洗脚板心,每一处都实在,不忘我,像民族主义。


[6]

天热,拖拉机突突响。放在门板上的洪家发有味了
乡亲们急急忙忙把他变成
一坛无味的骨灰。天空灰蒙蒙的,没有一片叶子翻动。
接着是暴雨,尔后是泥泞,想起来他已勿需下地。


[7]

雨后一切都是亲戚,蝉噪,鸟鸣
夜里青蛙叫喊。
总有几个日子睡得不踏实翻来覆去:梦中得了宝贝
老天像口大锅,蓝得忘乎所以。


[8]

南瓜花开了一天,黄昏慢慢失去知觉。小河水流得急
桥下的漩涡,显得婆婆妈妈。
砍树林平水塘,架电线开拖拉机,广播歌曲催人奋进
来到今日的楼上楼下——记忆有些霉斑,时间在生病。


[9]

搬张竹床在树下午睡,醒来太阳西斜,好像
已经过了一千年。
我们的楚国无踪无影……夕光中,一颗黑蜘蛛开始忙碌
落日壮丽,讲究,几次试图将它染红。

















第三编:妖精的游乐场



[是否看到一些灯火]
  

假如我尸骨未寒,躺在床上,半晌以后
将被放入黑暗。那悬着巨卵的雄鹿从空中飞过
一头黄金母狮子呆坐在橱窗中
你从火星上返回,迎面扑来一股人间的热浪



[一只乌龟的生活与爬行]
  

一只乌龟的故乡,在湖北。一只乌龟的故乡
在湖南。
一只乌龟的故乡,在山东,一只乌龟的故乡
在山西。一只乌龟成了你们的笑柄

 

[妖精的游乐场]
  

几个珠圆玉润的女孩子。和N个
女流氓。她们带来了猪八戒,赶走了孙猴子
留下了唐僧。她们把白龙马的屁股
打得红红的,她们拉扯欺负老实人沙和尚
  

  
[小花的时间碎罅]
 

小花停下来,作个记号:这是小花走过的地方
这是小树,花花草草。如有必要
还必须找到墙角跟,和一个男人
另外一个女人。
  


[下雨]
  

为了爱情,鲤鱼精现身在池塘里
为了天下的老百姓,在阳光中下雨
为你新种的玉米下点雨。为你在雨中奔跑下场雨
我没有什么想法,想说开去



[说个故事]


旅途寂寞,一个人进入村店,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4 | 浏览:112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明天最后一门考试,但打算通宵夜战

明天上午考最后一门课,倒不用担心,开卷而已。开心的只是,昨晚重修考试的英语大约是过了。接下来有所顾虑的只是论文答辩。

这些年来,一直不能却盼望固定地呆在一个地方好好地读书,而现在我却盼望着到异地去。也许可以继续写诗,也许可以练练书法,过一份安静从容的日子。

我的女儿甲流感了,已有数日,昨日考完与她通电话,担忧放下许多。
但愿女儿能不受任何影响,快乐成长。

今天不算寒冷,我打算下一夜棋,明天上午直接去上大,
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最后修订好论文,出差到江苏兴化去。


分类:青蛙的日记 | 评论:2 | 浏览:7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3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几个词

0明夷02019-09-20

海子选集

西辞唱诗2015-02-22

1970-01-01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