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0233
  • 开博时间:2006-01-19
  • 博客排名:第350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修改月亮前后产生的歧义

  
  
  
  
  1.
  
  这山高,那山低
  
  月亮出现在这里出现在那儿,并无半点嫌弃。
  
  
  
  她不厌其烦地出现在各个地域,包括你乱糟糟的床上
  
  她白的黑的不淫秽,每晚变换旁的人孤独够不着的思想形体。
  
  
  
  
  
  2.
  
  她走她的路,你在你的自留地干你的活计
  
  无产阶级关心其成员谈“对象”,解决“个人问题”。
  
  
  
  现存的事物永无止境地转移:从交错的地铁看见一名美丽少女
  
  素颜一闪——来到地面上,看见她过了青春期在天边滑翔。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蛙自选诗十二首

  
  
  
  
  [蹩脚剧本片断]
  
  
  剧本是这样写的: 大幕拉开,火车站里摆着一把长椅子
  (小生扮山人背行李上)小生四处找座位。
  剧本就是这样写的:每天火车都有变动,每天火车窗
  都经历变化(丑扮贾客背行李上)。
  
  每个人都在那里假装:停、坐、行。(小生问介)为何南来?
  丑回答不出。丑欲言又止,放下背上的包袱。
  这是上世纪的第四十个年头
  火车在过去的舞台上喷出出发时的烟雾(烟雾将所有人淹没)。
  
  剧本是这样写的:一个人始终在台上打转
  他哪里也去不了。
  火车带来了满舞台的人物(外摇手介)(副净取酒、菜下)
  大幕慢慢合拢,现场灯亮,用五分钟失去时代特征。
  
  
  
  [当黄昏笼罩在巴基斯坦平原上]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蓼花]

   ——和宝珠兄
  
  
  眨眼间,大半辈子就过去
  相聚与离别,已不像年轻时既有风中混乱之身
  又有零落的泣痕。
  
  大半辈子过去了的红蓼花,在纸上画来
  总是由红到白。如秦观,如苏轼,如写诗的男人怅怅地
  写下句子,感叹他的落魄与不可翻身的运命。
  
  心中恼恨,兀自潦草起来,快马加鞭
  到泄气时便泄倒在地。这世上的良人感到天旋地转便知晓
  他身边正有无数的红蓼,犹如寂寥知道了寂寥。
  
  抬眼望,北湖生蔓草,秋水脉脉斜阳好
  似从此远离了男人与女人的战争。谁也不许问:哪年月的衷肠
  终变成愁肠。你采摘了红蓼花来?
  
  言不由衷的秋天,将落叶铺排在大地上
  水边,总能见到红蓼的中国身影,她是姐姐,又是母亲
  是治疗又是救赎,如同拐杖把虚无感强烈的身躯扶起。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4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转告苏浅(一)

  【请转告苏浅】
  
  
  
  请转告苏浅,我已知她从北非回来,我不想同她讲话
  我在世上呆了无数年,在深秋染了不浅的黄色
  年届不惑,还是一个呆瓜
  
  请转告苏浅,地球不停地转啊转,带着许多人碰在了一起,这是
  呆瓜开的一个玩笑。如果天空就这么不知所以地蓝下去
  我可不可以傻傻地等,试一试和她撞在一块的运气
  
  请转告苏浅,给她写的诗的人我看都太过煽情,包括转告人你
  诗像割不掉的尾巴吗?你们看,我的尾巴你们看不着
  我藏着掖着,像瓜还没有熟透,有细小的茸光
  
  请转告苏浅,她是一张白纸,但我看诗
  把她写得到处都是。北非那么动物,那么多黄沙
  只有诗在白纸上生生死死
  
  “天黑了,我们都在里面”
  请转告苏浅,午夜的大连漆黑一片,就连一个傻瓜也觉得
  她苏浅太浅,在那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转告苏浅

  
  
  请转告苏浅,我已知她从北非回来,猛然换了人间
  和语言。北风一路浩浩荡荡追到北京,这个人红
  那个人黄,翻看人家的衣襟与背景。
  
  地球不停地转啦转啦,出来一个人指东道西,山峰与植物
  有高有低。在中国,高高低低的人有时候会像蚂蚁
  络绎不绝地来填写履历。
  
  每一次举手都不算数,每一回濯足档案袋里都有记录
  几张纸载明这反对平庸的一生:心有大爱
  走过的河山遍布儿女私情。
  
  有时眼前同时出现短暂与永远
  夕照落在山冈上。我觉得我爱得多么热烈
  一晃树枝就再也没有重量。
  
  
  
  2010-11-4
  
  
  
  
  竹枝词.过小河
  
  心地澄明,但天空时高时低
  需出门看天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授奖辞:漫漫秋色中再次传来万物叫床的声音

授奖辞:漫漫秋色中再次传来万物叫床的声音

 马力

 漫漫秋色被我们总结为小桥、流水、落叶,并且年年都要重叠一次。今年的“硬骸年度最佳诗人”,我们授予苏浅,她重叠在前四届得主马力、四分卫、黄沙子、湖北青蛙之上,成为2010年深秋硬骸中文网最漂亮也最颓伤、最绚烂也最零落的风景。

 我们认为不管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诗歌奖项,其实都没有多大意思,最多就是表达了一群小范围的读者,一帮小众,对某个诗人的作品的喜爱。但我们还是坚持每年找一个这样的诗人出来,颁奖给他或她,模仿年年都要重叠一次的小桥、流水、落叶。前年是桉树,去年是小叶杨,今年是水边的菖蒲,明年是土卫二上的间歇泉。也许它们在漫漫秋色中微不足道,但是我们喜欢,好比臭豆腐,有些人就好这一口。

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苏浅的诗歌,被发表,被传播,被评论,被收藏,被转载,被复制,被吟诵,有一帮我们这样的小众在喜欢她,学习她。苏浅的诗歌带给我们阅读的喜悦,这是我们授奖给她的最大的理由。

分类:评论的路径 | 评论:0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转告苏浅]

硬骸网决定颁年度奖给苏浅,苏浅时在北非,多位朋友写诗《请转告苏浅》等等,各位妙趣。俺在苏浅返回国内后,才速成一首,略有示意。



[请转告苏浅]


三千年里,不断有人物达到扬州
靠岸,饮马,花银两,看乔木与灌木普遍地
露宿秋天的街头。

这时节,我们的人生都有了些凉意,何况生活是活人的事情
白光之中,看见苏哈丁墓,无数片枝头的树叶
没有技巧地落了下去。

一朵开过的琼花已经移向别处,匆匆生长的松针
放慢了速度。你不要在年纪轻轻的时候打听苏浅藏在哪里
老天在上,泡沫翻滚,促使风景与港口成熟。

促使一个明媚的女人,甜一甜就老去
她不曾爱过你。你在远方爱她,爱得无声无息,忘乎所以
爱得身体发蓝向上卷曲。与没有思想的云抱在一起。

不要指望在那么蓝的天空下,下一季使浅浅的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2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间活动】

  

国庆节我国又有嫦娥二奔月
人家美利坚为便于观看嫦娥和地球
早于我们几天发射怪牛。
人家日本有更好的空间摄影技术
扬州街道上的几片枫叶有几分红亦可成像分析
亦如亲眼所见女体盛。人家韩国懊恼不已,推测俄罗斯的螺丝
坏了自己的好事。
怎么说呢?像中国的农民争先恐后搬到城市
晚上不看月亮了,还咏个P的月亮诗。
越是文明国家打仗越多打仗准备越多
又不能独霸天下眼睁睁看落后国家在屁股后亦步亦趋
施放烟幕弹。所有人都向前走啊不能回头
踏上不归路。
我若写诗我将迷失于修辞,现在是转弯的时候
而飞船转了弯竞相围着新星球打转
而烽火三月中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绉波纹迎客棹
又有中国小媳妇从枝头掉下来
不再给文学青年惹事。
在孤独的星球上,活得不耐烦的人盲目地发出无人查收的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的夏日

  【最后的夏日】



最后的夏日由前院转到后院,其间越过屋子、飞经的鸟雀和枫杨树。过道上
年轻的女性带走大片的知了声。黄昏的步子迈得多快呀
犹如血洗的战士丢盔弃甲——每一片叶子都曾经喧哗,每一片叶子都睡在凉风之中
不
可能轻飘飘给你送来王贵,与李香香。那两条肥胖的蚕虫
经不住黄金灿烂的暮霭气氛而打盹,而而是用于转折搓揉他们为一股绳子,拉长了
放在无为与忘我的两树之间。




【夏天扁担长】



这是身后的世界,微风款款
吹着衣裳
但人在别的地方,听歌曲,下台阶
打鸡蛋收集蛋壳,斧凿书籍收集简册
张开嘴收集雨水,游泳寻找屈平:
楚王啊江山不稳,你要的人都站在宫殿里
束紧了腰带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前]

我正在午餐室里喝咖啡,一只孔雀伸长脖子 进来喝汤。 她的裙子好像被一阵大风吹反了一般,我说你 别这样。 一只白头鹟也钻了进来,啜着嘴巴 向我讲述穿过的缓慢山冈,风不吹,树枝不动 又有画眉跳着舞旋转着进来,她打开旋转三分钟的微波炉 那里有她的热骨头。 天啦,她不应当叫小三,她应当给乔琪朱当女友。乔琪朱 是什么东西呢,他看着镜子里他的三只脚 像一幅一动不动的三角架,稳稳当当地活在第八个 晚上的礼拜五。气温三十七,湿度七十五 有时安娜喊我快来用种子填满她,但在午餐室她像只绿鹦鹉 飞上了高脚凳。我们可以谈谈吗?为什么 我们不能热乎乎地拥有我们青春时代的懒被窝 越是爱着,越是羽毛乱飞 裸体而立。 我爬到山顶上对云雾许愿,大幕拉开 看见狗屁不值的山水印刷品。 我找孔雀聊天,你如此愤怒,说看见了她 丑陋的光屁股。 我许愿永远不要记住被枪打的那一刻,琳达许 降落到我面前。 我正津津有味翻阅卡佛 这时午餐室里什么鸟人也没有,咖啡喝光了,餐盘早 被阿姨悄悄撤走。像一只斗鸡 堵在门口,琳达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7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苏北兴化行(四行一拍)

[] 说话间到了苏北乡水。起先是油菜花,后来是小麦黄了 迅速老死的两个季节,刀子插进来。 那么多白花花的河水四处流淌,它不是为你流的 也不为我而流。 [] 此地的农民也会说到施耐庵,总要写几个红杏出墙的婆姨 水面宽阔,郁闷的众兄弟们打将起来,落草为寇好不快活。 水乡泽国里编几个故事,故事里又杀几个可恨之人 举杯一饮,胸间就多了一块平地。 [] 据说这儿是昭阳将军封地。自板桥到一九九八洪波涌起 青蛙蹲守门楣之际,少了些许水墨意趣。 如果我是楚怀王,我会让我的妃子们歇息,不打让我松土的主意 独裁者都是诗人:风生水起,狄花飘荡,覆盖看风景的人民。 [] 红瓦寺的老和尚如此流氓,以致于天王老子不答应 一把火烧了大雄宝殿和他的净室。我辈小心翼翼,不牵别的姑嫂的手 不拉人家婆姨的衣,活在里巷缝隙。及至秋高气爽 即挥别进入天上大雁行列,别以为我是令人烦忧的燕雀。 [] 每日傍晚青蛙总是极力叫喊,有何怨屈?每个晨昏鸟儿们 总是热烈讨论,永恒不变,食宿问题。 东南亚国家农历五月落日何其庞大,你依然生活平淡 腰痛,失眠,忍受果腹之需与老婆对屈平的抱怨。 [] 摽有梅,其实七兮。此地亦有渐渐成熟的小个子桃李 从周庄到陈堡,都是生理。 天地炎热,不可站在街头久等,也不可磨破被单 空有微风吹过树枝的等候。 [] 去邮局寄出书信,碰到一只热情的蜣螂 打好洞,在滚粪球。 穿过一片榆榔树林,碰到数不清的野蜂 追逐着一头白猪。唉,这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愤怒。 2010年6月6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8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书余文字][蔡氏百年家谱事略]


  
  
  民国二十四年(乙亥年冬),蔡加薪组织过一次修撰家谱活动
  费银三百又八十三元,成书十
  兄弟四人各家藏一本,后,过继蔡加传门下的蔡世武
  得藏一本,其余族人藏六本。
  
  庚寅年庚辰月,蔡加薪被划为地主成分
  失宅地四百六十七亩,得偏屋二间,所藏家谱不知所终
  蔡加火失地七十又三亩,仍住三间祖屋
  蔡加相失地十又五亩,仍住原土瓦房。
  蔡世武得地十又二亩,跟亲老子蔡加薪划清界限。
  
  丙午年癸巳月辛未日,蔡加薪死。蔡加火跟在人民群众后头
  游行,呼口号,向孙女婿交出绘有蔡伦像的宣纸家谱八册
  被张文明付之一炬。蔡加相所招女婿宋大牛亦革命
  将家谱扔进了自家灶堂。
  
  革命烈士遗属蔡世武,将所藏家谱前页尽去
  惟留蔡加传之页光宗耀祖。其独子蔡申学九岁
  已能挖半夏,捡牛粪,是为族门之大幸
  宋大牛后生二女,取名蔡申英蔡申琴嫁出灰台村。
  
  庚申年己卯月壬辰日,蔡申学娶李玉清,后生独女蔡慧珍
  响应国家政策。一页家谱已无人关心
  抓村妇们结扎,方是蔡申学操碎心可上房
  可揭瓦的头等大事。
  
  庚寅年戊寅月庚子日,蔡慧珍由京城回家了却蔡申学心愿
  办二十三桌出嫁流水酒席。
  蔡加薪、蔡加火、蔡加相已无后人来贺,令
  蔡世武平添了几分落寞,与灰心。
  
  
  
  
  
  
  2010-5-30于泰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灰台村命名史]

一位通日语者领着一支军队 来到枝角村。 他们寻找一名没穿军服的国军 亦说是叫蔡加传的共党分子。 这只军队的首领挎着日军刀 有些晃眼。村民们曾发现他会讲几句中国话 引用一两首唐朝诗句。但命令的传达者仍是点头哈腰 留学归来的曾繁盛。 他们叫来治保主任宋通财交出破坏分子 和隐匿者。日本军官很快削去了他的脑袋。 他们让宋维锦打开三进三出的宅门 只找到花白胡子的私塾先生张顺先和一十二岁的 二姑娘宋仪嫣,以及刘婶婶刘芳夏。 有长工往苜蓿地里跑,但被长枪放倒 有在水塘边饮牛的人,被摁入水中,只冒出 一串泡泡。 往地里挑大粪的李狗儿放下扁担 乖乖地随大队人马,走进打禾场。 他们是裁缝宋维春一家,补锅匠宋昨秋一家 蔑匠宋印心一家,豆腐坊伙计张五怀、张五仁兄弟 佃农宋维礼、宋维生、宋世堂、宋世波、宋世亮、宋世霜 宋纪智、宋纪家、宋纪远、宋纪圣、宋纪戴等等 及其婆娘、子女,共计二百又二十六人。 宋世堂被叫了出来。他长得气宇轩昂 有一双明亮的十九岁的眼睛。大姑娘宋仪娥喜欢他 但他立刻就掉了一支胳膊。 通日语者将宋世堂的哀嚎声盖了下去 他对枝角村民们说着不良的汉语。 二百五十一人站在那里,咽着各自嘴中 恐惧的唾液。 春光明媚,空中燕子翩翩接近头顶 蔡加传死了一般再没有出现 摇摇晃晃的村民们,自此再没有说出话来。 直到今年清明节,我才去了一次灰台村 对。枝角村只剩下灰烬和屋台 那高处的屋台为蔡姓人家种满金黄的油菜 我又去看过当初堆满村民尸首的裤子坑 它泛着波光,有尖尖小荷钻出了春天的水面。 2010-5-29于泰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成年累月的跳跃]

[成年累月的跳跃] 在泰州我找到几方鱼塘。我不是说我 在那里跳跃。我是说有女子潜入水中,有花衣服浮水上 我挺一杆渔枪看得神思恍惚,青蛙把凄凉的歌唱跑到别的地方。 (娥媌出靡蔓,廖落人不欢) 我不否认我也是浪里白条,光滑但有粗糙的把柄 意欲阻挡女子在水中穿行。我的渔枪晃得孤独,耀眼 又好像取的都是卿卿性命。 (娥眉扬玉泽,雅舞凌七盘,闲僧似初睡) 以上都是玩笑话。其实我多躲在林子里 远远地张望。女子白,也有一小块模糊糊的黑,泰州 有一种说不出的,没用的夏日安康。 (方驾扬清尘,濯足洛水澜,蔼蔼风云会) 慢慢地我与洛阳取得一丝丝联系,有时摇桃花扇 热,脱下假扮书生的长衫。有时画竹子,眉毛由浓到淡 水草由直到弯。 (离合非有常,譬彼弦与筈,愿保金石志,慰妾长饥渴) 草稿里的美人鱼被揉成了一团。小妈妈,小妈妈 有时我和青蛙在夜里窜来窜,只是胡乱叫喊 渔枪生锈也只是自己把玩。 (四节游若飞,芳草久已茂,佳人竟不归) 舒而脱脱兮,有池塘有河流有渔枪有古老的汉语 把我们串在一起,好像所有人都带着爱的伤病 她拉扯我遮蔽身体的衣襟。 (飘风不能回,渊鱼仰失梁,征鸟俯坠飞) 2010-5-27于沪上泰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赠刘君方平]

兄气宇轩昂才高八斗,做个平头百姓实在 可惜了。想那屈子峨冠博带干什么来着 在皇都生闷气,跑到江边哭泣不如戴顶文士的帽子 一生不举。 想来兄家酒钱多,不为稻粮谋而院内只植无用的花木 守着腐儒的清高又是干什么,兄甚少涉足青楼,无丝无竹 无肉那当是何等寂寞,为见朋友畏畏缩缩在月亮底下 还写诗算不算是个过错。 兄为洛阳人氏,初夏日牡丹花开令人下体震颤,那唐朝 薄薄的衣衫迟迟遮不住富丽的春愁,兄早年如是看杨柳: 年年攀折意,流恨入纤腰 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梦旅,明朝向南岸去,弄扁舟,涉草地? 采莲藕?当初兄说春风吹渐落,一夜几枝空。年少时认识的姑娘 哪可能永伴你成长。当唇上有髭须脚板长毛之时可曾有人问你生辰八字 娶何氏,育何子,卒年几何,可曾有人提前问你 月夜宽衣,谁嫌夜短,梦偏多? 以我平生所念,兄有所爱必有所研磨。那长长久久的小事 无有记载。兄看过的云朵不像我看过的被描绘成 卫生巾似的虹彩。兄看过的月亮不像我看过的被两只脚踩过 心地寂寞,面目模糊。 2010-5-20上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22页/3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五老峰

0明夷02019-09-16

海子选集

西辞唱诗2015-02-22

1970-01-01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