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0233
  • 开博时间:2006-01-19
  • 博客排名:第350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里索斯 (Yannis Ristos) 诗选

  里索斯 (Yannis Ristos) 诗选
  周伟驰 译
  
  
  
  早晨
  
  
  她打开百叶窗。她把被单挂在窗台上。她看到白昼。
  一只鸟儿直视着她,映在眼中。“我是孤零零的。”她悄声说。
  “我活着。”她进到屋里。镜子也是窗户。
  如果我从中跳出来,我就会落进我的双臂里。
  
  
  
  几乎是一个魔术师
  
  
  从远处他调低油灯的光,他移动椅子
  而不接触它们。他累了。他摘下帽子,给自己扇风。
  然后,以一个拉长了的姿势,他从耳边
  造出了三张扑克牌。在一杯水里
  他溶解了一颗绿色的、镇痛的星,用银勺来搅拌。
  他喝下水和勺子。他变得透明。
  可看到一只金鱼在他的胸腔里游来游去。
  接着,由于筋疲力尽,他倚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分类:喜爱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8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后尘与教育]

[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后尘与教育]
  
   献给这个端午节、献给某某诗人
  
  小时候看河北梆子看得入迷
  不像在今天,在端午节领受当头一棒。
  看小香水、元元红的河北梆子戏
  他们真是高唱入云啊。
  其间带路党穿插进来,死去愚民
  一大片。
  看李桂云的演出,也是享受
  八九岁时,我父亲是宣化镇守使
  我和我母亲一起去看晋剧
  有人不断在戏里死去。
  上大学后,常和老同学靳以到广和楼看戏
  看侯宝林的老师云里飞的演出
  当时他们穷困,在天桥落地
  被达官贵人耻笑的人,笑得掉下泪来。
  在天津教书时,我看昆曲
  喜欢侯嘉宝的《林冲夜奔》
  反了人仍然走在祖国的江山之上
  有自己的唱腔。
  我欣赏曲艺,刘宝权的京韵大鼓
  有一时期,几乎每天听一场
  不像现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后尘与教育]

[献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后尘与教育]
  
   献给这个端午节、献给某某诗人
  
  小时候看河北梆子看得入迷
  不像在今天,在端午节领受当头一棒。
  看小香水、元元红的河北梆子戏
  他们真是高唱入云啊。
  其间带路党穿插进来,死去愚民
  一大片。
  看李桂云的演出,也是享受
  八九岁时,我父亲是宣化镇守使
  我和我母亲一起去看晋剧
  有人不断在戏里死去。
  上大学后,常和老同学靳以到广和楼看戏
  看侯宝林的老师云里飞的演出
  当时他们穷困,在天桥落地
  被达官贵人耻笑的人,笑得掉下泪来。
  在天津教书时,我看昆曲
  喜欢侯嘉宝的《林冲夜奔》
  反了人仍然走在祖国的江山之上
  有自己的唱腔。
  我欣赏曲艺,刘宝权的京韵大鼓
  有一时期,几乎每天听一场
  不像现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汪慧琳汪俊奇相遇记]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以致回忆起来一件普通事
  都成了诗。那时汪只有十岁
  其弟还拖着鼻涕。
  我站在他们家的船尾上,望沙垛的流水与油菜田
  是时阳历三月阳光是新的,而风景有些旧
  船似乎也划不远。
  我问小朋友姓名,又问旁边的小男生长大了做什么
  她用学校里学的普通话告诉我叫汪慧琳,她
  用胳膊催促小弟说出他的名字,汪俊奇。
  他们的奶奶穿着布袄包裹着头巾,边撑船边讲去年城里
  来的游人坐船给三十块钱,今天便宜了我们。
  我们是,一个湖北人,一个辽北人。
  我们是俩个老男人。未来汪慧琳必将成长为大城市的女人
  甚至可能在网上搜索到我的这首诗。汪俊奇也许不会
  他不玩虚的。
  弃船上岸,我们三男一女登塔观景,高低处的人互看
  想必小了许多。然而没什么好奇怪的,也没有什么好
  好奇的。收在眼里的物事仍然是平常看到的那些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所面临的世界]

  
  
  渐渐远离平缓的湖水与丘陵,升高又下降
  至泰州仅剩一地平线,抬头望见控告者似的落日。
  
  那被染红的乡居,被遗弃在大地上。又似乎
  因隐匿一名旧时的GONG党,而陷入暮晚的荒凉。
  
  河流淤塞像盲肠,河水泱泱转个弯,重新与我民办的
  世界接通,被扣留的货船送来黄金,和状书。
  
  我不允许我的鞋子潜逃或溜走。一棵柳树发起疯来
  却将我的衣服抛上树冠,可怜我争讼但坐错了屁股。
  
  借岁月余辉的名义,透过大气层俯视飞一名乡村少年
  飞奔在村道上,我回避着他在我的脑子里过久停留或借宿。
  
  年少时向左,向死而生时向右。我跟我自己
  还时常打斗。我跟我自己耍流氓,谈判,讲和。
  
  我跟我自己说,伏惟泣表,可恨我无可资调遣的千军
  万马。我不是我自己的皇上。漫游等同虚构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园记愁]

  
  
  无数个春天都是这样,小山羊长出胡子
  花猫跳上窗台,只留给你一条毛绒绒的尾巴慢慢摇晃。
  
  所有的动物走到那里都要停一停,就连一只旧画舫
  也愿意在岸边靠一靠,为桃园风光装模作样。
  
  转眼桃花所剩无几,空剩许多树枝。又过几夜
  树叶长长,流水放缓,不知为什么像耍过流氓。
  
  蝴蝶带来一个辅导员姐姐,她那么富有爱心手把手
  教我握毛笔摆POSE读史记,春困之际把我抱到床上。
  
  我的青春很快被雨打风吹去。我无奈地说起
  我的少不更事,粗心大意,祖国不再认为我是祖国的花朵。
  
  祖国也不再认可我为祖国的未来,我说我的故事
  老掉了牙齿。国家从不抢救叛徒,即使他生有几根胸毛。
  
  国家从来也不问,为什么要在全国各地种那么多桃树
  放那么多张床。国家从来不在乎我睡在哪里,露出自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人生事(外二首)

  寂寞人生事(诗三首)
  
  
  
  [寂寞人生事]
  
  
  摘苦瓜,掰棉花,去河里挑水
  唤鸡上笼。
  煎豆腐,炒腊肉青椒,喝稀饭,打开电视
  正演到日本人列队进入北平。是夜月光凄凉,像屈子在时候一样
  起了层白霜。
  庭中有树,偶尔落下叶子。纪云庙这时起身
  拉开门栓,查看户外动静。
  风中走着1999年的物事,可谁也不晓得。侧耳听
  好像和楚怀王二十五年的夜晚没有区别。
  可纪云庙还是看见两个国民在往坡下走,面目无法看清。
  我想这两个,假若是我,和作为读者的你
  我们往下看: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山峦隐约,必有一条线路通向
  迷茫年代。
  我们往下看,山崖竟无处置足,兄弟俩为争一把竹椅,滚下深谷——
  过了很久,纪云庙才抬起头来,天色已大亮:
  做旧的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gggg(四行一拍)

  
  
  [绝句]
  
  西向长安,春风吹来许多东西
  毛绒绒的柳絮,大楼。
  那高高矮矮的人群,有些是朋友有些是对手
  有些嘴里还说着现代汉语,有些已在唐朝死去。
  
  
  [绝句]
  
  在沪上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内外都有讥屑与谩骂
  我骂自己是块卵石沉在水底,是只动物
  无色无味浮在人世。在沪上
  我承受独一无二的自我讥屑与谩骂无劳他人牛马生涯。
  
  
  [绝句]
  
  在书店,人们以流行挑选而指向尊重与价差
  互联网上,以娱乐至死而吸引异性
  与眼球。遇见神仙的蜘蛛
  张网、补网、包裹食物,耗尽自己的春秋。
  
  
  [绝句]
  
  前前后后总会出现几个爬行与站立的人物,比如陈胜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泰州桃花坞:落在地上的果实

  【】
  
  
  这些人来桃花坞是干什么的呢
  来看桃花,桃花未开
  来摘桃子?不如当采花大盗
  但不是时候。
  来捡落在地上的果实?男果实是你的
  女果实是我的——像一个国家
  和许多个国家分配资源,也有弱肉强食
  也会褫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们每个人都不算太甜
  但都甜过。我们每个人都不算太苦
  可都是苦主。
  我们在桃花坞转圈,摸那些硬木疙瘩
  坐那些热板凳,挑那些偏僻的字眼,读那些新诗
  还真是舒服呀快活呀。
  觉得崔护喜欢的人,感伤身世太多,伤了身子
  又认为,孔桃花的国度收拾了旧山河
  即便是拆迁,也还有些记忆中的原物风貌在水中
  倒映下来。
  这样说,我们都不是逃命的人,坐船
  不会落入水中。
  也不是走桃花运的人,吃酒
  也不会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4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去往苏北平原的路上遐思与发愁

  【在去往苏北平原的路上遐思与发愁】
  
   前日晚,已确知一同乡诗人噩讯,悲悯不已。而今天据说是黄道吉日,仍因生计于沪启程,乘坐大客车一路逶迤向北,黄昏时分抵达苏北水乡平原。其间阳光明媚,坐车上时睡时醒,弥望窗外,似春光乍泄,又似冬去而春未来。是时节也,麦苗青青,河塘水位下沉,春树尚未见绿,一路上远近可望乌黑的鸦巢,倍觉人世寂寥而空阔。是以为记。
  
  
  一直在路上。经过万千座村庄
  一会是唐朝,一会是魏晋,一会是明清
  时睡时醒。
  
  土地寂寞,好像收走了村庄上的人群
  那些人世间的分岔与道口,只带来歧义与歧途
  据我所知的万物,也在夕阳下寻找回家的路。
  
  那明晃晃的夕阳,好像是最后一天的一样
  是欣喜又是慰藉,柔软的光芒越过馒头似的山冈
  与土堆,仿佛不够活命而无力分配。
  
  再无意于争夺分毫与一厘,那近于干涸的水塘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5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暮春的河水

  
  
  每个暮春的夜晚都无懈可击,让人重新想起
  两岸中欢快的河水,失败的花朵。
  
  大地的里程里,你若爱好旅途的陷阱
  一定倾力注入而满溢。
  
  两岸时而宽阔时而收紧,有如松懈的寂寞杀手
  发现进城后的敌对势力在深巷中,弄出动静。
  
  在平原的夜晚,你无力坦白——
  河里的船犹如勇敢的蝌蚪,令你惊恐颤栗。
  
  最多的时候是,经过兴化的田垛
  回肠荡气,美与叹息,温柔得不能革命。
  
  如何让日本人挑着膏药旗,在雪中行走
  如何使得你肉体的淤泥,埋进伙伴们的骨头。
  
  当暮春的夜晚,你横陈星空下就像为
  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空洞的地方徒劳神伤。
  
  古铜色的草,终变成黑黝黝的
  好像由西方来到东方。
  
  听说有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2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青蛙自选诗


  
  [邀友人聚而不得诗]
  
  
  今春三月读后汉书,于其中找到一人物
  这位号令天下的人被引诱着走进家乡的田野:
  紫气东来,万象更新
  我打扮得像春天的更始帝。
  
  油菜花黄,但桃李花落尽
  春风像一支起义军
  追逐,斯杀,那么多搁在肩膀上的事物飘飘然落下
  来到地皇四年的永乐宫。
  
  喝酒,打仗,封土,黄袍加身
  花好月圆的时光总是短暂得要命——突然拦腰一切
  我没有可能再称你为夫人
  我,居然西装革履离开了潜江小城。
  
  总的来说,江山社禝关我族类
  总的来说,朕,乃孤家寡人
  独自走在家乡的田野,伟大的孤独捉住我
  与平庸的哀伤合谋,取我脑袋里的黄金。
  
  说什么都不管用,说什么都太晚
  画赤眉的,眉毛烧了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青蛙自选诗


  
  [邀友人聚而不得诗]
  
  
  今春三月读后汉书,于其中找到一人物
  这位号令天下的人被引诱着走进家乡的田野:
  紫气东来,万象更新
  我打扮得像春天的更始帝。
  
  油菜花黄,但桃李花落尽
  春风像一支起义军
  追逐,斯杀,那么多搁在肩膀上的事物飘飘然落下
  来到地皇四年的永乐宫。
  
  喝酒,打仗,封土,黄袍加身
  花好月圆的时光总是短暂得要命——突然拦腰一切
  我没有可能再称你为夫人
  我,居然西装革履离开了潜江小城。
  
  总的来说,江山社禝关我族类
  总的来说,朕,乃孤家寡人
  独自走在家乡的田野,伟大的孤独捉住我
  与平庸的哀伤合谋,取我脑袋里的黄金。
  
  说什么都不管用,说什么都太晚
  画赤眉的,眉毛烧了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风一时多雨泽,在江都念诵诗句

  [在江都念诵诗句]
  
  
  那垂柳还保持着夏日的繁盛
  好像一片叶子也没有丢失。
  江面上,吹过渐次变凉变薄的小风
  让人想起,被大伙儿抛弃的杨广兄。
  
  那高高的宫殿楼宇变成了土堆
  那在土堆上打洞的土獾最后变成了人类*。
  那运河上的船,运来黄肠木
  宫女、泥沙,和将要死去的灰色军队。
  
  一道道闸门黑黝黝地挡住了往生的去路
  月亮挂在黄杨树上,好像是对诗人的
  奖励。但月亮已经毫无意义
  四周布满缓慢的楼群,和快速的人们。
  
  一天下午,没落的太阳就像一匹公马
  刚刚做完牡马手术,懒洋洋走到江都地头
  没了热力。与庄晓明陆华军曹利民喝了酒又一个人
  跑到暮江边,我胡乱念兄诗句,江水平。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罗尔迦、马地主与青蛙诗三首

  [小夜曲]
  
   洛尔迦/戴望舒翻译
  
  
  在河岸的两旁,
  夜色浸得水汪汪,
  在罗丽妲的心头,
  花儿为爱情而亡
  
  花儿为爱情而亡。
  
  在三月的桥上,
  裸体的夜在歌唱。
  罗丽妲在洗澡,
  用咸水和甘松香。
  
  花儿为爱情而亡。
  
  茴香和白银的夜
  照耀在屋顶上。
  流水和明镜的银光。
  你的大腿的茴香。
  
  花儿为爱情而亡。
  
  
  
  ——————听此诗歌地儿:http://www.songtaste.com/song/2260396/
  
  西辞坚持唱他的轻摇滚。其实,他若有意唱得流行一些,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他总是偏不。这首诗被他
分类:青蛙的诗歌 | 评论:0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3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五老峰

0明夷02019-09-16

海子选集

西辞唱诗2015-02-22

1970-01-01

197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