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傢大院

一朝夢醒何處是,誰生誰死誰浮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1570
  • 开博时间:2004-04-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江湖旧事]

江湖旧事
  文/骆驼方
    
  『水沙』
    
  水是江湖客。沙是史前钟。
    
  水是最初的天籁,最终的精灵,凌厉且妥帖。流过无数的城池,无数的王国,流过世间的繁芜,流过血与泪,流过歌与笑,流过堂皇与陷落,流过彼此之间的无数悲欢离合。阅尽云来云去,从不惊花开花落。
    
  沙是凌乱的脚步,岁月的笙歌,粗砺而蕴和。无处不在亦无迹可寻。飞越所有的天涯,将宿命掩盖,把岁月裹挟。静候天边,遥望红尘滚滚,邂逅马蹄声声后的一骑扬尘。沙是世间的真相,曲终的顿首。
    
  水与沙的距离,在一个回眸之间。
  
  『兄弟』
    
  兄弟是一个名字,生在凡尘,死后祭于圣坛。我高歌,你长啸,把故事盛满酒杯,且同编织一个醉生梦死的谎言;你挥剑,我抽刀,在山巅撕杀狂舞,在夕阳十分将远方的天空染红。俯身与昂首,都是一种决绝的姿势。
    
  兄弟,总有一天,我们
分类:随便一笔 | 评论:5 | 浏览:5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来的歌]


  2008年1月25号,是老爹的忌日;两天以后,是下葬的日子,也是我的生日,按阴历算的,一辈子都改不了。24号那天在水区给自己点了首歌,Beyond的《不见不散》,祝自己生日快乐,也祝老爹隔世安家,一周年。1998年买的这张专辑,心里感觉这是三子时代的颠峰之作了,后来又出了《GOOD TIME》,又觉得两张不分伯仲。我已等到枯干,但未感到绝望,完全是因你可以在旁;我会奏着哀歌,替你点亮烛火,你纵使一去不再复返。嗯,不见,不散。猜猜看该是Paul写给家驹的吧,痕迹应该是很明显,我很喜欢这首歌,和《遥远的paradise》比起来,模式化的印记少了一些,感情更真挚,也更成熟。这是一种回溯,一份思念,也是一个约定。
    
  24号开始往老家赶,路上一直在听《不见不散》和《回家》。前一个已经不用说了,《回家》发行于1997年,收录在《惊喜》里,我在第二年听到,来自于我买的一盘盗版《打不死》,其中还有《太空》,《声音》,《青马大桥》等。这首歌带有明显而浓重的,与它发行那年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相关的政治味道,但我不愿意去理会,对于我,这首歌有着其他的意思,很私
分类:随便一笔 | 评论:4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我们来生再叙,父子情仇

让我们来生再叙,父子情仇
文/骆驼方

你已经死了。

从二○○一年开始到二○○七年结束,几乎我的每一篇小说里都会死人。但我其实并未直面过死亡,有关死亡的质地、形状,以及它所代表的意义,也并不甚明了。

我曾经以为你的死亡会让我顿悟,但事实并非如此。却是在你离开后的日子里,我逐渐感到有些什么日益明朗,而我愈加接近死亡的真相。

也许死亡,无非就是走,就是去,一如你出差或者旅游,不过是朝某个遥远的方向去了。我曾经一度沉迷在这样的思维中,于是感觉里你便并未化为烟尘,被黄土湮灭,只不过是掩藏在世界上某个我目力所不及的角落。我就此流连于那些你未曾离去时的景象中,时而快乐,时而幸福。然而随着死亡那剩余部分的意义同样被我领略,这一切都奔赴幻灭----死亡虽只是走,只是去,只是离开,但却并不会再回来。每每意味到这一点的时候,一种生命中未曾经受过的疼便沉沉袭来。

我简直要开始憎恨一切了。


分类:随便一笔 | 评论:2 | 浏览:5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更漏子

更漏子
  
长刀冷,晚春寒
终老此生望断
    
尔飞花,吾塞鸿
天涯路不同
    
胡羌笛,吴侬语
送君凉洲一曲
    
纵千番,不是山
此间无江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7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鄉子·悼亡父

  
丙戌臘月十八日,父亡去。別後日夜,嘗自垂淚。憶嚴父往昔音容,悔爲子忤逆無孝。思此種種,扼腕垂首,悔愧難耐,悵恨縈懷。時值清明,賦詞一首,泣血手書,以悼亡父。
  
卮酒伴吟謳,重泉知否思念惆
  
何忍匆匆駕鶴去,幽幽,不待逆兒知回頭
  
  
別日應未久,音容難卻縈心頭
  
暗數重逢多少日,頓首,死生難測幾春秋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间已无黄家驹 C3

  [伍]。
  这件事成了我们互相疏离的起点,而彼此的决裂,源自长凯对南静的拒绝。
    
  19岁生日那天的南静,面颊绯红,酒到微醺,终于向长凯敞开了心扉。面对南静温柔的爱,长凯推出了两个人----他指着小太妹说,南静你看,她才是我喜欢的人;然后拉过我,“南静,其实我觉得中洋更适合你。”
    
  长凯以为自己办了一件十分漂亮的事,但其实他深深的伤害了南静,也羞辱了我----我最后的一丝隐忍终于被他毁掉。21岁的李中洋啊,胸肌发达,拳头坚硬,欲念很强,以为自己无坚不摧;21岁的李中洋,终于被触怒,那怒火来自偏执的爱和孤傲的心,十分猛烈,猛烈到可以烧毁十多年的友情。
    
  长凯让我失去了最爱的人,并伤害了她,于是我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我深切的知道,在这所师范学院里,只要你有脸蛋,拳头,钞票,或者胸肌,几乎可以在爱情,或者说是色情的战场上无往不胜。李某不才,除了脸蛋什么都有,于是我设计了一出耗时半个月的戏,用以向太妹分别展示自己的拳头,钞票,和
分类:宵小一说 | 评论:1 | 浏览:9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间已无黄家驹 C1

世间已无黄家驹
文/骆驼方
  
[壹]。
收到南静短信的时候,我正和长凯对坐,一人抱一瓶500ml的红星二锅头,就着花生米,猛吹。南静在短信里说,李中洋,我脱发越来越厉害,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不吃这些没完没了的药。看完南静的短信,我突然有些出离愤怒了,我扯着脖子对长凯喊:“你到底要拖累她到什么时候?”长凯抿了口酒,看看我,没说话。我明白,恋爱,婚娶之类的话题,在我们中间已不啻于一个禁忌。尤其我和长凯,我们都有对不起对方的地方,但仔细想来,似乎我对不起他更多一些,那多出来的一部分,是要他偿还给南静的。
    
我去北京探望过南静,她就住在位于得胜门外安康胡同5号的安定医院。那时侯她的头发已经稀疏起来,嘴唇干裂,面色苍白。我西装革履,愕然呆滞,看见南静对我微笑,几欲落泪。南静拉过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说,“李中洋,你变了,我突然怀念起你以前的模样。”
    
我以前的模样?我以前是什么模样?张扬,粗俗,傻B兮兮,纠集一批同我一样傻B兮兮的烂人,整天蛮横校
分类:宵小一说 | 评论:0 | 浏览:17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 发---念 冯 兄 立 业

短 发---念 冯 兄 立 业
文/骆驼方
  
  素喜短发,清爽洒脱。佛家说,发,既牵挂,若做不到了无牵挂,少一些,也好。却一直无法为这颗脑袋,找一双好手,一把好剪。
  
  初遇冯兄,正值复习当年,公元二零零三年初月一日,于地值街丽人岛店中。只一面之缘,便心生亲切。尤记冯兄略有纤细,皮肤净白,面带微笑,温文尔雅,与店中同事迥然不同。落座,待兄持剪于吾头上发端一阵翻飞,起身,对镜,大喜----简单,却不失雅致;干练,却绝不呆板,直剪出一个活脱脱的好少年!
  
  此后便钟情于兄之刀法,月余,便至店中,每必点兄名。偶有交谈,虽言语不多,却甚对秉气。
  
  零三年夏末,离乡求学,路途遥远,终不能如以往,时常拜访。然终不愿另有他人理吾发,每见发丝日益现长,心境也随之烦乱,只盼假期速至,再赴兄处。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三春三秋,转眼已成过往。间有几次相见,不过寥寥几句,利落下剪,总能一身轻松,心情大畅。
  
  然今
分类:胡言乱语 | 评论:1 | 浏览: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丙戌八月二十七,轩主生辰,是以为记

丙戌八月二十七,轩主生辰,是以为记
文/骆驼方
  
  我刚才又翻了翻前几天写的帖子,目的是计算一下时间。最后得出如下结果:2006年10月10日 14:41:00 的时候,你已经连续上网72小时有余,那么,到现在,72+24*7=240小时。我不知道一个能够连续240小时上网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但的确没想到,一个连续240小时上网的人,竟然还记得自己的生日。所以,我现在郑重的要求你向我道歉,因为刚才你告诉我,再过半个小时就是你的生日,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据说目今国际上最时尚的做法是不过生日,因为每过一个生日,你就会老去一岁。而你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我非但不以为你老套,还以为国际上最时尚的做法相当傻逼----其实不管你过不过生日,你该老去几岁,还是要老去几岁的。
  
  同时,我也是个对生日非常敏感的人。我几乎记得我的每个生日,每个生日的感触。我知道在生日那天,时间的流逝会出奇的鲜明,好像淋浴喷头下的你,闭上眼睛,感受水流降临,再慢慢滑落,直至剥离身体,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种感觉让我
分类:随便一笔 | 评论:2 | 浏览:6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菩萨蛮·为B某G生辰赋

……
  
  夜阑人静酒未倾,欲话生平却泪零。相对无言处,回首更踯躅。
  
  年来年又别,难觅当时月。浮生总如此,乌发变银丝。
  
  ……
分类:知己自己 | 评论:3 | 浏览:6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