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928
  • 开博时间:2010-08-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短篇]丑角

  (一)
  
   我在一个非合法的马戏团工作,近期开始对扮小丑有点乏味,好好一张死板的脸硬是画成了白面裂嘴人妖,还得天天像猴子似的翻跟头扔香蕉的。这种戏码每天都在上演,害我患上了神经衰弱。
  
   我是个中日混血儿,六岁时就被亲爱的日本老妈子送到了这里。至于原因么,有点可笑。老爸的父亲,嗯…就是我爷爷,当时参加过抗日战争。听到老爸要娶个日本女人,就从床底下抽出了几十年前打仗用的砍牛刀横在门前,张着他没牙的嘴叫道:“你个兔崽子,敢让这日本娘们进家门,我不把她杀了就愧对了毛主席啊!”那时的母亲已经怀上了我这一孽种,在唇枪舌战,鸡飞狗跳,差点真闹出人命之后,老爷子总算在不让他们结婚见亲戚的情况下,秘密的允许我父母在一起。
  
   我在出生的时候,手术室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母亲默默的把我生下,也没有给我任何名字。因为我长的僵硬,不爱笑也不爱哭,只爱傻傻的望着一样东西发呆。其他人就都叫我呆子,包括爷爷。这不,整天呆子呆子,口木口木,言语麻木。我便到6岁都不会开口说一句话,家里人真以为我是个呆子,逼着母亲把我给扔了
分类:小说漂流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达摩流浪者

  我们在时光的流错中,

皆成了达摩流浪者。

在此追溯,反复吟哦。

却惊于不能言语。

步履重叠,

唯独遗忘了对视。

匆匆回首,

怀抱着太阳与星辰游移中的一抹侧影。

一瞥便是十年,

你说:那是旧梦,倾倒着过去。

分类:朽诗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色情乌托邦

  被车流奇袭的上海,岁月仓皇而逃。

窗外的雀依旧若即若离,像银线般划过半空,鸣叫不已。

抖落一身莫须有的罪名,有位作者写过:“我们是无祖国的人。”

我不住思索,如果有天我静息于床头,将生命之烛吹灭,我该去往何方?

在已过了近四分之一的岁月,免不了想淡泊一生,但也许还稚气,对外界的诱惑时常难挡,说这些也显的过早。

带着缺氧的脑袋,在清醒之际,尽量在此浅斟慢酌,磕蚀文字。一切藏于字里行间,难免可寄存些饥饿,用墨水饱腹,用笔缝合伤口。

有时觊觎解开死结,但动作太过笨拙,就干脆丢弃到一旁。不想做的事还是别做。

有时言语跃然溢出,却不想写于纸上,一旦想写时,又卡于一半,不知从何说起。所谓文字也需时令,不过如此。



这几天时而湿润,时而干燥的天气,让我睡眠不足,熬出了沉重如铅的面色,但还是反复
分类:言语过后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各一方

  这场变故是一滩永恒的死水,撑开了厄运。

虚伪蒙住了天空的眼睛,这时的生命都需要沉着,以免灾难眷顾。

电话的对面有个叫忙音的黑洞,发出风铃的叮咚。



T现在正与灵魂作挣扎,U昨天刚磕断了小指甲。

L倒了杯赫雷斯给R,D在厕所撬开了窗户的锈锁。

异想天开的脑袋,暗自窃喜的心脏。

断句,成章。

断句没有过程,成章没有结果。



种族歧视没有终结,白轻视黑。

黄,流亡在海角。



哆唻咪在背后藏了把水果刀,实图切断来往的人流。

电车里的哆唻咪,哭毁了图兰朵送的花手绢,融化了嘴唇上的红胭脂。

分类:朽诗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鱼尾

  是牵制还是相随,

是注定。

如果想逃避,

就祈求一个新的生命。

我逆流而上,我顺水推舟。

紧随其后。

是废铁,是装饰。

是无用。

是造作。

我从中分割。

是燕尾的偷猎。

但我不会飞翔,只会拨动流水。

如果割断,

前者葬身大海,后者无处可归。

但再怎么相连,依旧是个累赘。

我不寻求永生,

不寻求一个价值,一个名字。

我只渴望一枚灵魂,

还有一双能传达悲伤的眼睛。

分类:朽诗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