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或孩子

行行重行行,天空总是一种颜色,有些微凉,飞往飞还,也许真的可以就这样,一直幸福幸福幸福地飞下去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8391
  • 开博时间:2006-01-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门铃
博文

之读

徐小赋《羽蛇》之读  


她带着业,生来便有罪。


她叫羽,属蛇。合在一起便成为羽蛇,远古的太阳之名。她一生都在病,终一生都在寻找那一味叫做爱的药。她乖戾,她独来独往,她一直漠然彷徨,但她能吸引懂她的人,虽然他们总是拒绝。当她被一生都梦想的母亲推上手术台推上世俗之案后,她终于得到了母亲的爱,然而,不知道手术刀切去的是她有羽毛的翅膀部分,还是有蛇的灵性的那部分,她实际切除了她的生命。


但是,无所谓了,反正爱她的男人和爱她的父亲,都已不在了,而爱她的女人——那个叫作金乌的同她一样有太阳名字的女人,像是她另一个自我的女人,已经在寻找她自己母亲的路上了。


母性的传说。女人的世界。男人们或早夭或羸弱或无奈或由勇敢变懦弱,一一缺席。同一个家族的不同女人在冥冥中不断的因缘际会,每一段命运的串联不约而同地绕向了同一棵血缘树。让人哭笑不得的宿命,荒诞,而无力抗拒。一个个远古的名字——羽蛇、太阳,金乌、太阳,玄溟、海洋,烛龙、神兽,却将宿命绕回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然后一一了结。


跟随着宿命走了。走了一圈又一圈,将青春年华抛却了一轮又一轮,再次面对已不再是当年人的当年人。他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多残酷的字眼,把一切都灰飞烟灭。可是,每个人都把这个词放在自己身上,一次又一次回味无穷:过去,当年,曾经,从前。是否意味着自己才是对自己最残酷的人?仿佛是的,那么多的人和事都淡去了,在什么都已不需要再计较的时候,和自己过不去的,只正是自己的心。


分类:闲观之,偶记之 | 评论:0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之读

深雪《爱经述异》之读


 


一人一段爱情。至少。
  绝色。迷幻般的美丽。深雪霸道地告诉说,这是理所当然可以拥有的。那么爱情呢?在拥有如此的加分点后,再加上一点智慧,是否也是理所当然?
       Amulet。一个美丽少女的美丽名字,解作护身符。绝顶的美丽,绝顶的气质,绝顶的聪慧,这些普通人的梦寐以求,在这里都只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因为她的爱情有一个不平凡的对象。这个特别的爱人,是五百年的僵尸,Eros伯爵。


她开始了爱情的战役,用尽了她的兵法。然而,她没有意识到,她在战役开始之前,在为这个吸血鬼温柔的一个笑而心开始疼痛时,她便已经输了。虽然他也动心了,然而他有一个牵挂了五百年的刻骨铭心,有一个令他自愿承受永恒孤寂的痛彻心扉,有一个一生可进可退的心的堡垒。而她却没有这些。她在找到退路之前便义无返顾地奔他而去,整颗心都忘了保留。


她挽留他,用计谋,用比一个少女所能用到的一切心计还要多的计谋,微笑是计谋,哭泣是计谋,温驯是计谋,鲜血也是计谋。温热的血用尽了,冰凉的泪用尽了,妖谲的毒用尽了,想捧住的不过是小小一份幸福。幸福如此让人忧伤让人痛,她不安时心会痛,她安心时心还是会痛。他用悲悯的眼神看着这个爱他的女子,她的爱情只是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心,再也不会叛离他所原本忠实的。他转身进入了五百年来始终孤寂的堡垒,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而她任由自己枯萎在他的脚下,流着泪烧成

分类:闲观之,偶记之 | 评论:0 | 浏览:8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尘下

行行重行行
天空总是一种颜色
有些微凉
飞往飞还
也许真的可以就这样
一直幸福幸福幸福地飞下去
分类:飘着的句行 | 评论:0 | 浏览:5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