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淵塘

夏至未至,花開滿塘。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34276
  • 开博时间:2006-01-15
  • 博客排名:第2132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是个没有轻重缓急的人



我在家呢。大家都在风风火火跑宣讲、参加笔试,我回家了。其实是假借赴京找工作之名逃离,我是要去北京找工作的,只不过,主要还是为了逃避那个氛围。有人签了,有人就惴惴不安。有人月薪过万了,有人就张皇失措。有人接到笔试通知了,有人就懊恼自责。整个笼罩着一种要烧起来的焦虑。其实在学校每天也不过闲之无事,寝室里几位爷都淡定的要命,但是架不住大范围的骚乱,所以,我闪。
  


早就盼望找工作了,想着肯定是有趣兴奋的过程,没想到是这样的,大失所望。不过,或许出了那个圈儿,自己的寻找过程仍然可以是刺激好玩的。有点像模拟游戏,发出信息,等待一个充满膨胀力的结果,再准备,再出击,我都郁闷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焦虑。
  


刚从镜子前面一晃,发觉自己像个哈萨克斯坦大妈,还是中老年的。久没打理的蓬松头发,茄子紫的居家胖棉袄,领子上一圈白毛毛,为了保暖又方便套上的大红格毛裙子,漏出半截穿了五颜六色长袜子的小粗腿,拖拉一双又厚又软的棉拖儿,乌拉,舒服最好。怎么看怎么也不像处在找工作风口浪尖的人,就怕到时候大家都拿到OFFER了,剩我一人居家待业岂不显得我这青年太不要求上进。


话说我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轻重缓急的人。比如,填完表格,要赶快打印寄出去,平时奇懒的我在等待打印机开始工作的10秒钟里突然发现我家电脑键盘有点食物碎片,于是,拿起小刷子一笔一笔无比认真的开始扫键盘,扫完之后发现我扫的太干净了,某些按键太脏了不对称,于是又拿了块抹布几十块按键一个一个擦过去,顺带洗洗显示屏罩子、缠缠网线、抹抹电脑桌、倒倒桌下垃圾桶,等一切都很干净很和谐了,天黑了,快递也下班了。再比如,涂卡找铅笔,铅笔头钝了,我削完用的这支笔,一看,桌上还有两支需要削,一起把那两支削了,顺带视力范围所及的眉笔,眼线笔,彩色铅笔…全都削完了。


诶,也许我本来就是不适合紧张生活的人吧,只会减压不会加压。最近每天都是阳光灿烂,天又蓝又高,吃完饭就倚在窗户边晒太阳,好几回晒着晒着睡着了。提前过上退休生活,腰不酸腿不疼,看看花弄弄草,翻翻书做做饭,挺好。

分类:夜坐聽風,晝眠聽雨 | 评论:12 | 浏览:2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发明的,很精辟!






ROMANCE MATHEMATICS
Smart man + smart woman = romance

Smart man + dumb woman = affair

Dumb man + smart woman = marriage

Dumb man + dumb woman = pregnancy


OFFICE ARITHMETIC

Smart boss + smart employee = profit

Smart boss + dumb employee = production

Dumb boss + smart employee = promotion

Dumb boss + dumb employee = overtime


SHOPPING MATH

A man will pay $2 for a $1 item he needs.

A woman will pay $1 for a $2 item that she doesn't need.



GENERAL EQUATIONS & STATISTICS

A woman worries about the future until she gets a husband.

A man never worries about the future until he gets a wife.

A successful man is one who makes more money than his wife can spend.

A successful woman is one who can find such a man.


HAPPINESS

To be happy with a man, you must understand him a lot and love him a
little.

To be happy with a woman, you must love her a lot and not try to
understand her at all.


PROPENSITY TO CHANGE

A woman marries a man expecting he will change, but he doesn't.

A man marries a woman expecting that she won't change, and she does.


DISCUSSION TECHNIQUE

A woman has the last word in any argument.

Anything a man says after that is the beginning of a new argument.


SEND THIS TO A SMART WOMAN WHO NEEDS A LAUGH AND TO THE SMART GUYS YOU KNOW CAN HANDLE IT.




ps:开题结束。当作记事本用一下。

分类:夜坐聽風,晝眠聽雨 | 评论:7 | 浏览:1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倏忽入秋






秋天来得真快。到武汉的那一天还是三十五度的高温天气,让我这从二十五度里走出来的人宛如经历时光倒流,卖水果的小妹还热情的招呼,今天天气这么好,怎么没出去玩玩,立扑,额角三条黑线。不成想,第二天就真的降温了,唰的一下掉了十度,再也没热起来。昨天下了熙熙哗哗的雨,空气变得很凉,把感冒加疼痛的身体窝在被子里,穷极无聊的两个人聊着天凌晨睡过去,中途醒来一次,看天还黑着就又接着做梦,梦完一个长镜头,爬起来,已经是下午两点,饿的神。




前天点开月明楼的页面,发现又错过了七月七,而且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我总是记不得一些日子,总是在想起的时候才想起。其实,我应该记得的。某天实在很想很想喝咖啡,已经戒了好久,实在憋不住,跑到楼下奶茶店要了一杯曼特宁,和雀巢速溶没有啥子区别,挺淡的,但是一口气喝光还是有点解瘾。喝完仍然是心脏突突的难受,折腾到夜里好几点还清醒,瞪着眼睛想了半天生死之事,想得很悲怆,便不再想,数着绵羊睡过去,一只、两只……二百八十六只。




最近过得很宁静很惬意,假装不想要到来的一坨一坨事情,放轻松,过着很白痴的美好生活,温暖在触手可及的位置。最近把评论关了,来看看我就很好,想开的时候自会开。秋日清爽,心思也很轻松。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抹天空的蓝。

分类:夜坐聽風,晝眠聽雨 | 评论:0 | 浏览:10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BJ,88

   


Say BYeBYe to Beijing,然后回家。拎着厚重的棉垫子,皮箱,纸袋子装的琐碎,赶在中秋的前一天,回到家里来。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洗干净,再叠好放回里面,偶浅薄荷绿的巨大推拉衣橱站在一边,看着我把衣服拼命塞进狭小的皮箱,沉默无语。只一星期,又要回到武汉。在那边不知会呆多久,一个月,两个月?然后又回到北京,奔波,找工作。现在竟对什么都不再抵触,拎起皮箱来来往往只觉得虚热烦累,心中细小善感的忧愁已经不如从前那样随随便便就冒出头角。


光合作用书店。已经不记得多久没看过合心意的书,一闲下来总是顺手打开电脑,盯着屏幕到脖颈刺痛,太坏的毛病。那天和沐逛到这家有好听名字的并且有很多家分店家家火爆的书店,还是进去看了看。喜欢里面紧凑的气息,有很多站着的专注的人,书架是错落的,每种书只摆出一两本,有的已经磨起毛边,按类别挤在一起,就像自己架子上的书,分外亲切。狂喜欢里面卖的本子,每一个都好看,纸张摩梭起来有点粗糙,还是没买。书也没买,翻了两页,然后去海淀剧院看了一场震耳欲聋的演唱会,被爆炸式的气氛搞得很不宁静,买书的事情就此作罢。


短发。李慧珍在歌里唱,记忆里的她,有短短的发,爱笑的脸颊,眼神没有复杂,像个娃娃,不曾长大。忽如一夜春风来,每个美女头上都顶起一头短发,齐耳,稍稍往里扣,斜刘海,是我童年少年时期留过很多年的发型,呵呵。看得我心里很痒痒,灰常想把卷卷剪掉,斗争了又斗争,为了不被当成幼女,还是忍了。总要留点长大的证明。


蜜汁塘。芒果乳酪,巧克力慕斯,提拉米苏,冰咖啡,抹茶豆豆,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我尽情地放空,呼,这个店应该是偶滴。幻想过无数次,自己有一家温暖的小店。装饰得干净又快乐,窗口挂淡色布帘子,墙壁涂成很浅很浅的绿,笨重的烛台坐在桌子上,盘子画上美丽的花纹,铺厚厚的方格桌布。给每一种甜点都取好听的名字,放慢悠悠的曲子,偶呢,趴在台子上收钱兼看书,哇卡卡,再有一两缕阳光撒在身上,暖洋洋,爽呆了。不过鉴于可能性太小,偶已经将愿望缩小到结婚的时候某莲送偶一台高级烤箱,然后自学成才了。小H同学说我是小女人,是呵,我可以把生活过得很累很坚硬貌似很成功,但是我不想。人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成功也一样,需要用柔软宝贵的东西来换。


时光。在Q上遇见他,在BJ见到他,一段段的记忆很容易被叫醒。就像见到失踪了五年的鸭蛋,虽然彼此都已经不是原来青涩的样子,但是看到她手背上那颗浅棕色的痣,一下子所有的记忆和模样都涌上来,冲到眼眶里,酸酸的。这种感觉很难描述。他说,我比以前瘦了,阳光了,成熟了。算算也已经两三年没见,曾经的那些过往,已经可以被坦然的尘封在心里。彼此面对的,都已经是另一个人。

分类:夜坐聽風,晝眠聽雨 | 评论:10 | 浏览:1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朵深渊色


看到小兽的留言,好奇地打开那个网址,看看是什么让他想起我来。输入地址栏,按下回车,不禁莞尔。眼前一亮,赤色印花布的色泽打底,左下角一排钢笔竖体字【一朵深渊色】,是了,就是这样,不多不少,恰是脑海里勾勒了无数次的意境。嗯,小兽,这正是渊色的出处,与谢芜村的俳句【牵牛花啊,好一朵深渊色】。什么是深渊色,说不清道不明,但是他真真地开在心头,一个深渊色,把嵌在心里良久的那种感觉浅浅地一语道破。


在家“避运”休养的日子,每天把收藏夹里的博翻来覆去的看,看过,笑过,沉默过,然后点下右上角的叉叉。不知道为什么手指开始失语,不愿写,不愿留言,留下了,敲敲退格再删了去。是文字懈怠期?生活平淡的时候就失去了谈资与欲望。睡呀睡呀睡不醒,恼人的温热里上演着各种梦的碎片,很多失去的重新回来,睁开眼他们又不在了。眼皮的两侧,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不复重要。挣扎着从恐惧中逃离的那一分钟里,我不知道自己站在侥幸的哪头。是否还会回来,再见到你。


明天回到BJ,不知道我的一罐罐护肤品是否还要如上次那般被和谐掉,不管能否顺利通过安检,还是要带上冒一下险,我还没老,但是已经不习惯像20岁以前那样赤裸着一张脸见人,中气不足。仍旧要回到那个地方,我的声音注定会被淹没,只是我怕我不再会歌唱。


夏天还没来的中午,我伏在图书馆一层掉漆的木桌子上翻看鼠尾草的游记,阳光、美食、薰衣草、法国,香气从书本里一丝丝渗出来,在温暖和风里氲做一团。后来上网,愕然发现笔名鼠尾草的美食笔者原晓娟竟然已经患癌症去世,应该不过三十几岁的年纪吧,令人痛惜。博客并没有关闭,由她的丈夫继续写下去,慢慢的同她说话,告诉她儿子康康的懂事与长大,告诉她每日的生活,仿似她仍然在,不曾丢下他们。


他说,娟子,今天是康康考试最后一门。


他说,娟子,坐在那个小厅里,我在想,不知你是不是就是坐在这间屋子里,不知你吃了什么菜?


他说,娟子,这个晚上,我在机场里呆坐着,拿着电话,想给什么人打个电话,但是又不知给谁?不知说点什么?


他说,娟子呀,春天又来了。


他说,我们就是这样坐着,这样坐过一个温暖的下午。


永远有多远,他会一直陪着她么?他会这样一句一句,抱着回忆诉说到白头么?永远是完美主义者的信仰,现实是天边的风流云散。没有人会责怪向现实屈膝的人,就像没有人拥有一路的繁花。默默的祝福他们。文字还在,人却已经化作灰,鼠尾草,还有当时的米老排,还有一个忘记名字的少年,他们在文字里记下每一点抗争的痕迹,每一点好转,每一点生活中的美好,直到有一天,所有的评论变成了悼念,所有的人不再说期待更新,而是一路走好。文字里鲜活的人一下子不在了,再也不能写新日志了。每次一点点看过那些话,都会害怕的想,能活着真好啊。珍惜吧。


整日对着电脑,背疼得要断掉,少写两句,还是那句话,又断背了。

分类:夜坐聽風,晝眠聽雨 | 评论:10 | 浏览:1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2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