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望

尘质摇动,虚空寂然。愿新的一年里,莫将手段误做目的,莫使细故充塞生活。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39143
  • 开博时间:2006-01-15
  • 博客排名:第7624位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1

费尔奇圆

2020-03-31

小奋青滤pe

2020-03-28

gxpcm

2020-03-23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生长,死亡,和遗忘

莫名地想起阿哲。

于是到这里看看,打开他的博客的链接。

竟然变成了“此账户出现异常”,内容全部消失了。

此账户当然异常,阿哲已经死了十一年了。

可是,就因为十一年没有主人登录,服务器就屏蔽甚至删掉了全部内容吗?

仅仅十一年啊!

就完全抹去了一个人的信息,才十一年啊!说好的互联网有记忆呢?

阿哲!你差不多就全部消失了,阿哲!

我不愿意承认死亡,然而近来的世界有着太多的死亡。

新生命在一天天茁壮成长,同时有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在不正常地消亡。

 

一茬又一茬的人啊

消失的是谁

新来的又是谁

一边生长,一边枯萎

一边枯萎,一边遗忘

一茬又一茬的人啊

人啊!

人!

是你!是我!是我们爱着的人!是爱着我们的人!

生长,死亡,

和遗忘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32

球球

如果妈妈在生你的时候死去

你要知道,妈妈是爱你的

人间虽有很多不如意

但它依然美好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31

I dreamed of you for the first time.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4

什么好吃的都不能吃,被气哭了。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17

上周婆婆回去了。重新开始做饭,很开心。

all i need is a simple life.

越多接触法学,越感觉简单的关系非常美好。我常常对学生讲,两个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是最简单的,加上一个主体,法律关系立刻变得相当复杂,太多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交织在一起,是民法最大的魅力,也是我在内心深处最为鄙夷的。

这样讲对球球很不公平,oh,i'm sorry. 不过你当然知道,这是完全不同的。

 

曾经担心过几天概率问题,最后发现我的运气还没有那么的“好”。

 

度过了又一次阿哲的冥诞,悲伤总萦绕于胸,九年,亦难以拂去。我不再探讨死后的世界,毕竟再多的假设也无从证明或证伪。只是想,只是想这时光流转,人世无常。某此别后,江湖两忘;某此别后,阴阳永隔。有的人,记得起最后一面;有的人,连最后一面是何时何地都早已忘却了。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生离和死别又有多少区别呢?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16

在这一周婆婆来了。来做每日三餐,很辛苦,很细心,很安静。

但我逐渐丧失了对生活的控制,变得不自由。像个废物。

我又害怕,如果球球最终没有来,我是不是亏欠了许多?

以前生活是我自己的,现在我越来越像个行尸走肉,一个载体。pity.

而似乎陷入其中的每个人都是这样。

 

心存感激,但不喜欢。

就像我很难让大一的学生完全理解为何赠与行为是双方法律行为需要两个人意思表示达成一致才能成立,而非单方法律行为,赠与人不能单方决定赠与合同的效力,他们没有办法完全理解为何受赠并非单纯获得利益。

这是年轻的大学生们很难真正学好法学的根本所在。

 

然而我要担心的,远远比这要多得多。

生活哪里有一劳永逸?即使死亡也可能毫无办法。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15

应该是上上周的事了。用五天时间写了两万七千字的论文,终于在deadline之前弄完结项课题。一方面佩服自己,一方面想,以后再也不把自己逼到最后时刻了。

写论文的时候是安心的,比整日惴惴不安的强多了。

可惜之后又开始懒散~sigh~~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4

秋接近尾声,遍地是梧桐的落叶。落叶,从黄绿到金黄到褐色,再到干枯的深褐,从眼前弥漫开去,仿佛一条斑斓的河。只是这河,将在深秋迷蒙的阳光里,慢慢变成一成不变的深褐色吧。

14

 

肌肤一样的质感,血管一样纵横的脉络,血液一样渲染的渐变的颜色,又脆弱地呈现出死亡的真相。

哪怕是大自然如此精妙的艺术品。

昨夜又想起阿哲。九年了,再没有更新的博客不知哪天会永远消失在网络的漩涡里,就像原本活生生的人被时空卷走一样。

我忽然想起大二或是大三的某一天,收到他的来信,夹着几张照片,他在信中说:“这是我的女朋友,是不是很漂亮!”飞扬的文字都在欢乐地笑啊。

一切都在变化,一切,一切。奔跑在一条必然的路上,期待一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13

周日去医院检查,等待验血结果的时候,就在医院的各个楼里到处溜达。

人生百态,医院里集中了愁苦呆滞的脸。

这次去的是儿童病区和急诊区。

儿童病区是乌压压的人,候诊区坐满了,满满的大人和小孩,有的是两个大人带着小孩,甚至三四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大多是女人。大概山东的男人们都在上班赚钱吧。

奇怪的是,很安静,当然没有小孩的欢笑,但也没有小孩的哭闹,每个人都静悄悄地坐着,似乎在虔诚地等待。也或许,是我的记忆出现了偏差,片面地忽略了声音,只留存了更为惊心的影像——那些愁苦的呆滞的脸,即便是小孩子。

我悄悄对球球说:你看,这就是人间,是人间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你仍然好奇,就来吧。

就来吧,看看生老病死,春花秋草,看看产房的泪水与欢笑,听听急诊区的哀嚎,再瞥一眼落地窗外热烈的阳光和金灿灿的树影。

就来吧!这绚烂而沉重的人间。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

如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发现你曾经熟识的那个人仍然保持着曾经的习惯,保持着曾经的爱好,爱着曾经爱着的那类书、电影、电视剧,你是会欣慰地微笑,还是无奈的摇头?

时光没有带来什么变化。

我曾经喜欢变化。未知的未来才充满神秘和惊奇,才能让人提起兴趣往前走。

而今喜欢伤怀,越发希望周围的人和事物保持不变,然而每一级的学生都在改变。

 

我不知道。

这样也好。

 

就像这天涯的微博,三年过去了,所有的功能还是原样,这让我觉得,我从未离开。

从未离开。

这样很好。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人入梦

天涯已经没落了,博客更是没落。

但我因此庆幸。写在这里的,无人可见。就算自己,也会很快就忘却了罢。

方,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梦见你。

 

我也很奇怪,夜夜有梦的我,为何一向“唯梦闲人不梦君”。后来我想,大约你是我珍藏在心底里的珍宝,小心翼翼,即使梦中都不舍得碰触吧。

而昨夜你居然入梦,你知道,实际上,我有多开心。

梦中都是往事,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往事——也许它们确实实在在地凝固在岁月中,所以入梦时才如此地清晰生动。

我看见你的眼睛,黑得像深潭,灵动如宝石,连同嘴角边微微的弧线,隐含笑意。你又是这样看着我,我知道那笑意背后,是你发现的一个大秘密——关于历史的,或是关于数学的,或是你在自己已经历的不长的生命中突然发现的某个有趣的人性。

你点点手中的钢笔,我熟悉的那一支,里面是我喜欢的深蓝色墨水。你低下头,浓密的短发干净清爽。你开始说话,你的嗓音比一般的男孩子更清越,但你刻意压低了声,就似乎变成你我之间的低语了。我喜欢这样隐秘的气氛,我也知道你知道我喜欢,这样真好。

这样真好,即便是我同你生个闷气,你就悄悄地,沉默而无辜地用那双清澈的黑眼睛看我,然后再默默低头,把个孤寂的背影留给我,慢慢地走,于是我就偷偷地笑,用力去拍你的肩膀。

我至今还记得那种触觉,是棉布的温暖细腻,蓝色棉布的沉静、宽广和灵动,就像你本人一样。这让我在之后人生中的无数瞬间偶尔失神,想起那样的触觉那样的颜色,那样的你,那样的感觉。这让我平静,而平静带来的是安全感。

直至今天,我仍然喜欢棉布的衣服,和蓝颜色。

我很感激我们初中的学校,定制的那款校服,它早就在搬家中遗矢,却无往不在我的记忆里,引导我购买衣服的习惯。

就像你,方,你是我最初的心动,让我平静、安全、欣喜,无往不在我的记忆里,引导着我爱慕的对象。他们每一个都是你,每一个都不是你。

而你,也应该早就不是你了。

你是我记忆的一部分,是记忆和想象创造的影像,你是柏拉图理想世界中的“模板”。而我因此感激你,感激你的存在,和留给我的珍宝。

想一想,你的生日要到了。多年未联系,祝你快乐。也只能在这里祝愿。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半年

  

习惯了微博之后,极少写长篇大论的博客了。就像课上得太多,忘记了写论文的感觉一样。

但写字的冲动总会偶然冒出头儿来,止都止不住。

开学一周,每天四节课,一直说一直说,嗓子冒烟,极不习惯。漫长的暑假中嗓子似乎是用得最少的器官。旅行的时候,用眼睛看,用嘴来吃,用腿走路,用心记忆与怀念。在家的时候,用全身去海边奔跑,用脑子想象故事,这是最快乐的日子。

我和小孩子们说,老师我性格这么内向的人来当老师,也是蛮拼的。他们就笑,似乎觉得讲台上神采飞扬的我说什么内向是在开玩笑。也许,那样的空茫苍凉的底色,连自己都常常假装忘记了吧。

越来越爱上民法。对于有轻度强迫症和抑郁症的人来说,搞遥远的宪法实在不合适,还是现实点儿的民法比较靠谱儿。某辉喜欢说“当一切终成法史”,我更喜欢说“没有什么会真正成为历史”。

然而民法有其固有的“缺点”,对于天天研究它的人来说,会潜移默化地改变性格。从凡事无所谓到喜欢锱铢必较,这与民法精细化的规则分不开。所幸有这么多年积累的反思能力,大约这是性格中最为宝贵的东西吧。

上半年去了一些地方。五月初因燕丽嫁给了贵州人而去了趟瓮安,那个曾以某重大群体~事件而文明的小县城。看得出那里应曾经是个山清水秀之地,可惜如今到处都在拆迁施工盖楼,燕丽老公家里那个藏在某山脚下的小院落也将被拆除掉,也许不久以后就会在原地矗立起一栋栋山脚别墅,里面住着富贵的旁人。回家之前,在贵阳市内匆匆转了转,找到了见面不如闻名的甲秀楼。贵阳应该是个很安逸的城市,可惜既没有形成省会城市应有的格局气势,也失掉了曾经(大约)的秀美气质,让人颇觉怪异。某辉曾经点评过我对其他城市的这种“偏见”:你去哪儿转一圈儿,回来总会总结成“还是没有照照好”。不知这是种自我满足,还是颇有些郁结作祟。不过家里确实是个好地方。

暑假里去了重庆成都西安,几个城市各具特色,妙处甚妙,缺点也甚明显。而西安已经面目全非,着实乏善可陈,惟榴莲便宜,至今念念。生命常常在于体验,所以旅行的意义也不仅在享受乐趣。

这几日看中海边一套房子,五层带阁楼,露台可见海,距最好的沙滩浴场咫尺之遥,价格亦便宜,忙碌一整天,终因某法律问题不得我心而作罢。多虑者必有所失,只可保内心安稳。不知是好是坏罢。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续

当这个打击到来的时候,我严重怀疑其原因是我自己水平太差。当我进一步查找原因,抽样调查了近四分之一名单之后,我只能说,是学校太无耻,是那些权力垄断者太无耻。以前仅仅对其高大上的外表和隐隐的虚伪做作有一点点抵触,现在则是彻底的反感了。

螺旋,是个奇妙的东西。当转了一圈以为回到原点,其实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点,这大概可以用来解决“祖父悖论”,螺旋贯穿于假想中的平行宇宙之间。现实点儿说,它也可以解决生活中那些看起来的悲催——你以为自己又一次摔在原地,其实你已有所进益。

是的,进益,因这一切只是手段、方法,而绝对不是目的。莫将手段误作目的,这新年时对自己的告诫,诚为真理。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

算来今年四月份应是最为忙碌的一个月,却在刚刚过去的宝贵的一周里没心没肺地偷闲看了几部本格推理小说和几部纪录片。当然我也可以自我安慰说看纪录片是为了学英语记单词练听力说口语,读推理是为了练习逻辑思维能力哎呀谁说跟研习法理没有潜移默化的联系!

既然这样,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这周末有院里的教学比赛,极讨厌这种表演式的东西,当然也可以按照上一次的思路,拿个二等奖是木有问题的,但又如何对得起自己心底里深深的厌烦?那么好罢,就来一次崭新的形式,改头换面彻底颠覆,让自己开心吧!咦,大概参与的学生也会很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下周末有人大的考博复试,当然,如果可以进复试的话,那么英语,那么笔试,那么专业面试,那么英语口语,OMG,统统一次都来吧,不成功便造人!(某辉: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豪迈赤裸裸。。。我:老大,你也不算算娘子我今年贵庚几何了。。。)

下下周末过去之后,便是去往贵阳的飞机。那么遥远的距离,火车要爬行近40个小时(还不算我在中转站望眼欲穿等待的漫长时光),我从未想过会有朝一日跑去那里——那个毫无存在感的省份,那个只能用“呵呵”来形容的省会,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停!丽说:贵阳空气好得很,鸟儿尤其多,到处拉屎。我:。。。好吧,谁让你嫁给个贵州人呢,姐姐我出血本打飞机也要去参加婚礼啊!

五月初,大四的小孩须毕业论文定稿了,所以整个四月份,要常常收到他们****(此处省略若干形容词)的论文稿件,我其实很想选择吐血加无视,然而前者自伤身体主观不乐意,后者显然客观上无法完成,遂认命。

OK,最后衷心祝愿悲催的四月快快过去吧!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居

  

最近太多事,忙得心力交瘁,又看到国内一幕幕惨剧,愈加烦闷不止。

我与学生说:法律不仅仅是纸面上的文字和知识,每个法条背后都是沉重的生活和血淋淋的现实。不论是刑法、民法、诉讼法还是环境法,它像空气一样必不可少,也无处不在。

这座城里有清新的空气,有常常是蓝色的天空,我多么希望不要有人去伤害它。

而西安似乎还是老样子,又有太多已不同——到处已建的在建的楼,灰蒙蒙矗立着,应和着同样灰蒙蒙的天空,雾霾压城,人心亦同样灰暗。我很庆幸我早已离开了它。

还是这片蔚蓝的海,能带来满心欢喜安谧。

 

分类:雁过无痕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6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