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091
  • 开博时间:2010-08-23
  • 博客排名:第5728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胡说

  无事可做的时候,心慌;事情繁多的时候,心累。
  
  面对无头绪的一团麻线,心里愁肠百结。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
  
  经过的事情,没有时间后悔,就成了泡影。昨天的泡影和明天的泡影。
  
  
  
  热衷于这样的游戏,一次又一次被追逐、被放弃。追逐是结束,放弃是开始。
  
  我的心在冷与热的两极,交替。承受转变的弧光,一种抛离的眩晕,让生命的空间充满黑。
  
  
  
  
  
  子在川上,逝者如斯。江上不渔,清者自清。
  
  浊虫萌动,银河里妖娆。献媚、送抱、喜欢爱。
  
  
  
  
  
  爱是毒药。接受、喜欢或做,做不同的爱,也没关系,渴了就喝吧。既便——鸩,又有什么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靠近遥远

   一棵秋天的树,在春天里渴望爱情。
  
   树站在马路边,看苍茫的天,由白到黑的过程,简单的重复。他在乡村,看着多少新房子变成老屋,看着多少熟悉的面孔消失,细嫩的哭声变得浑厚;看着童年被扛在肩膀上,少年的莘莘学子结伴同行,再到青年天马行空浪迹天涯。树目睹了很多风景。包括一个个小而温馨的乐园变得枯草凄凄,人声寂寂。树在乡村的路上,开始孤独。他等回家的孩子,因为越来越多的孩子离家而去。仅仅有的几个老面孔,也开始匆忙,不再在他的身边,抽烟、唠嗑、晒太阳。
  
   马路边的树,想放弃孤独,要离开。他作好了挥手的姿势,向每一个来往的人或车,告诉他们带他离开。离开故乡,故乡不再是眼中的故乡,梦中的故乡,山多了伤口,溪水已枯竭。树作好了招手的姿势,他用力于一种倾斜。他背朝故乡的山,向灰色的远方望去。他开始又有了新的希望,靠近遥远。那里会有他的期待他的春天和他的爱情。突然之间,树有些忧伤,每次都是这样,他选择一个地方,认为可以安放他的生活与希望,他努力寻找跋涉,费劲周折到达希望之所,等陌生变得熟悉之后,他的快乐越来越少,他看到的是雷同,是假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轻或重

  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一)
  
  相遇的必然,是多次偶尔的结果.
  
  外表的谎言,掩藏着晦涩的真相。
  
  逃避的恶俗,是身体深处的根系。
  
  放荡的性爱,是萨比娜头顶的圆毡礼帽,源远流长的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她对爱的重视,用一种轻盈的态度。
  
  她爱,所以她离开。
  
  特蕾莎手拿《安娜.卡列尼娜》作为道具,来吸引她的爱情,或者梦想,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势,把自己飞蛾一样投入火海。
  
  她把生命中所有的重量,加在托马斯一个人身上。连呼吸都变得谨小慎微。她做三个梦,万千耗子猖獗;无数裸体女人行走在游泳池边,她是其中的一个,动作不协调会被手持枪支的托马斯击毙,特蕾莎自己也不例外;她在以往羞辱的生活里,无法争脱。所以,她总是在睡眠状态下,紧握托马斯的手。这让托马斯确认:跟一个女人做爱和跟一个女人睡觉,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几乎对立的情感。爱情并不是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信之外

我每天都在一团麻的乱忙:工作的事,工作之外朋友的事,朋友之外自己的事,(譬如一个人爬爬山,散步或看书)还剩一点点如面包屑般零碎的时间,用来亲近孩子。我的生活便如此四分五裂开来。这种所谓的忙忙碌碌等同于碌碌无为。浮躁本身不是生活,是因为一颗忘恩、自私的心。
  
   我拥有世界上最温暖的亲情,却经常视而不见。父母亲那种深层的关心、爱护,潜在母亲含怨的唠叨里,藏在父亲淡漠的眼神里,我以这样的理由忽视甚至忘却他们的爱。以至于我繁忙的日子里,轻易便遗忘回家的路。我没有主动给父母打过电话,大多数的时候,是他们在我忙或不忙累或不累的时间打来说些家长理短,我总是简而言之,三两句便结束了。母亲每次都小声嘀咕,又不是浪费你的电话费,省什么省。父亲就会在一旁劝:孩子忙,别有事没事捣乱她,她有空就会给咱们打来的。说实话,我也会在适当的时候往家里打电话,不是因为不忙了,我总是一个喜欢没事找事的人。只是在自己馋嘴病发作的时候,会打电话让母亲提前做好自己喜欢的饭菜,匆匆回家一趟,嘴里塞、手里拿、袋里装,象日本人刚刚扫荡归来。父母知道我要回去,两个人哪儿也不敢去,专等我回家。一进门,上上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百变的你

  a
  
  你是只单纯的百灵鸟,有着可爱的声音。
  
  你的笑容,闪着金子的光彩,斑驳一地。谁不经意一瞥,以为林荫里,阳光轻飞的羽毛,心尖上的舞蹈。
  
  热情是杯咖啡,浓浓的香,氤氲。覆盖我浅而薄的眼睛。
  
  一起行走在春色里,等待百花开。
  
  
  
  b
  
  小屋烟雾弥漫,包裹孤独。看见了你的颜色,蓝。
  
  那首歌还没唱出来,对面山上的姑娘已经离开。暮色渐次苍茫,夕阳憔悴。
  
  习惯了简朴的生活,瘦椅薄床,淡饭清茶。有旺盛的绿,在狭小的白瓷盆内,疯长。
  
  是的,怀有梦想,每天都有阳光。
  
  是的,拥有阳光的心情,每季如春。
  
  春天的脚步,蕴藏十八岁的香。
  
  蜗牛的清晨和黄昏,对于世界,没改变模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病了。不知道什么病。
  
  满心焦虑,患得患失。坐立不安,又不知所措。
  
  不想面对任何人,逃避环境。不想说话。每天清寡道人一样,与世无争。
  
  心绪却波涛汹涌。想深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像鱼落沙滩上时的窒息,不顾一切的释放。
  
  分明感到了背后的一根细绳,牵着我。狠狠地拽着,千钧一发,整个人被凌空提起,纤弱的琴弦危在旦夕。
  
  拼命赶路,拼命离开。年复一年,我仍在庞大的五指山中徘徊。走不出凛冽的风景。
  
  什么是对,又什么是错。活到了今天,不明白。一刻前的光辉被一刻后的黑暗笼罩,我是个邪恶之人。
  
  跋涉是生命的美,家是归宿。总在途中的风雨,是漂泊;总在家的栖息,是雀的悲歌,把简单聒噪的日子作相同的拷贝。
  
  不能回头。选择不同的路有不同的结果。判断很多时候取决于眼睛而不是心灵。
  
  敬仰神。相信神。他的子民他会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的声音

  花开了,落了。重新
  
  萌芽。三月
  
  如约,而来。带着
  
  去年的风声,一切
  
  安静。你步履
  
  轻轻。把春天最深的笑
  
  停泊在明眸里
  
  3.8日是花期
  
  岁月老去。你留万分之一的
  
  纯情。守候
  
  渺茫的归期。誓言早已苍白
  
  风景在风景之外
  
  遥远着凄美。三月八日
  
  这个春天的节日,鸟儿会在
  
  想像里,飞跃花红柳绿。不需要
  
  礼物,不需要祝福
  
  这个日子,只用来
  
  想你——青春的光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浒山寨

  龙虎山
  
  大宋仁宗嘉祐时
  
  疫病万死苦无医
  
  洪信出使请天师
  
  倒骑黄牛不相识
  
  伏魔大殿太尉揭
  
  青烟直上九重天
  
  惊现天罡地煞星
  
  从此风云转突变
  
  
  
   景阳岗
  
  峰峦叠嶂,山色空濛
  
  茅草屋里的酒家
  
  招旗飘荡。书云:
  
  三碗不过岗。
  
  阳谷县的酒呵
  
  沁心得香。
  
  凭借七尺儿郞的豪爽
  
  拼命灌肠十八碗
  
  跌跌撞撞,上山岗
  
  毡帽披在肩,风中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聚会

   参加同学聚会,看到好多同学都混得有模有样,我却凄凄惶惶,和老公在小城的夜市卖麻辣烫。收入低微,平日里舍不得吃鸡炖肉,逢年过节买一些回来,儿子站在锅边流口水。饭桌上老公说不喜欢吃肉,夹给我,我闻着这诱人的香,呆一会儿,也说不喜欢吃肉,夹给八岁的儿子。这次聚会本来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桌小娟一次次地召唤,当初我们俩的交情最好,也只好答应。小娟是我们的班花,现在风韵犹存。丈夫是县城质监局局长。看着老公一个人忙里忙外,儿子在洗一大堆的碗,我犹豫不决。儿子说,放心去吧,这里有两个男人呢。一会客人不多了,我就做作业。老公说,等你回来!
  
   我走出了家门,圣天酒店是高级酒店,走进包间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小娟叫我坐在她身边。一入座,小娟就和我亲热地攀谈起来,说流行的服装,说时尚的烫发,说名牌的化妆品。问我的化妆品是哪个牌子的,我回答郁美净。她正喝着茶,喷了一身。我看着满桌眼花缭乱的菜肴,很想放开肚子大吃一通。碍于小娟的谈话,不方便总是动筷子。趁这个时候,我吃口鱼,小娟说鱼不新鲜。吃口鸡,她说鸡太老。喝口汤,她说油腻。我难为情地喝茶,听小娟说她的钻石手链有多少克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里的罂粟花

   你说,你很想我。我信。因为我每天也在想你。你说,过年的时候很开心,我却有酸酸的感觉。我不知道,是我对幸福理解的不透,还是对幸福理解的过于深刻。
  
   摸着你的脸,我一腔悲伤。爱你,却不能在阳光下。你笑着对我说,这已经足够了。我的贪婪和你的满足形成鲜明的对比。最后,你总是乐观的离去,我失望的回来。
  
   如此的反复过后,我想放手,漫长的思念与等待,让梦也开始厌倦。原来,我承受不了这生命之重。可话一出口,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
  
   挨了几天自伤后的沽沽血流,我想,这又是何必呢。
  
   女人啊,你的名字就叫多情与脆弱,无论你表面装的多么刚烈,骨子里透着的永远是柔弱情怀。
  
   很想把这些话说给你听,那样你就会明了我每次见你流泪的原因,可是,又不想增加你的歉疚。一个男人应负的使命已重压在肩,怎么忍心让本该轻松的话题变得沉重。
  
   优柔寡断是我人生最大的败笔,可老天赐给我们千丝万缕的情感纠葛,谁又能挣脱得了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