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73094
  • 开博时间:2010-08-21
  • 博客排名:第2127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仓更过去是落荣

 仓更过去是落荣

 

 

 

 

 

        ——说起仓更,大抵人们都知道,因为“仓更板栗”,在我们这个地方,可谓是家喻户晓。但是说起落荣,人们知道的就不多了,再加上村寨整合,人们乱改地名,把落荣改为“老王坡”,硬生生地切断了人们的记忆——落荣,似乎也不存在。

 

 

        再走,再走,走仓更过去,仓更过去,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是落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进扶贫

  

  这是一九八二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成立以来实施的一场史无前例的行动。行动的名称叫"援建"。援建的目的就是帮助边远贫困山区的群众发展生产,搞活经济,让边远贫困山区的群众摆脱贫困, 走向富裕,在二0二0年,同步实现奔小康!于是,在云贵高原,就有了各种感人至深的扶贫故事,也就有了他们的-------

 

 

                   西进扶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佳珍与她的二百五十三位"幺儿"

  

"幺儿",这是贵州、云南、四川农村对自已亲生孩子的爱称。 

       在这里,叫"幺儿",在其他地方,喊宝贝。

       在孩子想念妈妈的时候,妈妈的一声"幺儿",包含着对孩子的多少爱,妈妈的一声"幺儿",直喊得孩子泪流满面。

       在贵州西南的南盘江畔,在那个叫做册亨县坡妹的地方,有一个年仅29岁的年轻母亲王佳珍,她用她那浓浓的母爱呵护着全镇253个留守儿童。在这里,每一个山里的孩子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在这里,每一个留守儿童都是她的"幺儿"!

       "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坟头

  

坟头

 

 汪海

 

 

母亲走了,父亲也走了

他们是一起走的

在那个初冬的季节

 

 

胞兄二哥也走了

他一个人走的

在那个吃棕子的黄昏

 

 

父亲和母亲葬在了一起

二哥葬在旁边

他们的坟头都长满了巴茅草

在迎风摇弋

 

 

我跪在他们的坟前

哭,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

模糊了双眼,天空

有半圆的月亮升起

 

 

钥匙丢了

我打不开家的门,那是心灵的钥匙

黑夜

包裹着我的身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庆来的“朱面条”

  

 

重庆来的“朱面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代需要道德模范 时代呼唤道德模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一些“明星”的“端”

  

 

也说一些“明星”的“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 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 梦

   说 梦
  
  
   汪 海
  
  
  
   近读已故作家戴厚英的散文《脑离》,细述梦中际遇,时而浮现脑际,又让人噤若寒蝉。大抵,是人都会做梦。我也爱做梦的,白天入睡,白天做梦,夜晚入睡,夜晚做梦。只是有时清晰,有时模糊罢了。
   今日中午小睡,亦做了一梦,梦见天降暴雨,我居住的城市的一条街道“水漫金山”,我在齐膝深的水里艰难而行。四顾周遭,无一人,只有一二辆“的士”疾驰地从身边掠边,撩起一串水花。我是招手“打的”,那“的士”是不停的,只顾的在水中去了。恍惚间,又遇某杂志社女编辑站立在我面前,她说我的稿子因一传说,被一好事之人纠缠不休,问我若何?梦中我似有些生气,大声嚷嚷着“不发了,不发了,这个县所有的稿子都不发了。”
   然而梦醒来,仔细一想,现实中确有其事。因我前一段时间“走基层”,在涉及到一古镇的时候,我用“记者现场出像”的方式引用了一段与这个古镇名有关的传说,不想稿子一出来,便遭到了一群人的纠缠,在那个县里说东道西,以致“政府过问”、“政协讨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蔗香的温度

   蔗香的温度
  
   汪 海
  
  
  
  
   蔗香是热的。这里温度高,仲夏,可达到四十二度。
   这里属于贵州西南的最低海拔,不足三百米。滚滚而来的南北盘江在这里交汇,形成红水河。翠绿的湖面,由西而来,徜佯着往东而去。四周巍峨的群山,高高低低的,皱褶着,弯弯曲曲的,蜿延着,耸立在湖的两旁。
   湖的北面为贵州,南邻着广西。我乘舟逆水而上,那个叫做蔗香古渡的,便俯卧在贵州岸边。
   传说这蔗香原来是不叫做蔗香的,古渡也不叫蔗香古渡。在明代初期,人们把这里叫做奢香,古渡叫奢香古渡。后由于避奢香夫人的讳,便去“奢”的“大”字,改名为“者香”。新中国成立后,这里盛产甘蔗,亦在1951年,便将里更名蔗香,古渡亦为蔗香古渡。
   上世纪末,我独走盘江,从北盘江而来,从南盘江而来,舟来水流之间,我便来到了这蔗香。远远的望去,但见古榕葱茏,古古的蔗香,便在这古榕与绿叶之间,若隐若现。进得古镇以来,那清纯般的如瓦舍、草舍、亭亭而立的吊脚楼,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