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鬼节生日 十五

  十五
  地震发生了,地面在剧烈地抖动,抖得让人不敢喘息,山坡上的大石块在翻滚,碎石在迸射,沉睡多年的高原雪山醒来了,似乎认为自己身上积存了过多的尘埃,正忙于修饰自己的仪表。凌小小隐身的巨石很稳固,替他接下了那些翻滚的石块和迸射的碎石。接着便是雪崩的呼啸声,奔涌的雪潮从峰顶往下倾泻,顺着山坡滚滚而来,眼看就要压到凌小小跟前了。
  这又是凌小小没料到的,他在电视里见过雪崩,在他的概念里就是某个雪峰出现了“滑坡”,部分积雪向下滚落罢了,不会有多大威力。他忘了这次雪崩是地震引发的,震区内所有雪峰的积雪都在倾泻,比平时雪崩的规模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滚滚而来的雪潮峰头有数丈高,速度也快的惊人,距离很远就能感受到推过来的气浪。不躲开不行,会被汹涌的雪潮卷走,然后埋进数丈深的雪里,躲也不行,别说人没有疾冲而下的雪潮速度快,而且也受不了那些因地震和雪潮气浪推动的大大小小石头的打击。凌小小没有选择,背靠巨石迎着雪潮峰头张开两手,以坤法中的“直方大”之术将雪潮的峰头向小池塘的方向引去。
  坤法中的“直方大”是借力使力的法门,凌小小借用的是身后巨石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十四

  十四
  老家伙站到了一边,那十二个人立刻分成两组,每组六人,衣服有红有黑,排列的顺序是,黑黑红红黑红。黑衣法师手持绿色的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法杖,红衣法师则举着还没点火的火把。凌小小思索了片刻便明白了,黑为阴红为阳,黑黑红为雷,红黑红为火,雷行火上便是雷火丰,构成了丰之法术。两组各六个人便构成了两招雷火丰,是想等通道一开,其他人都向通道口拥去的时候一举消灭。好狠毒!十二个人合起来的力量是相当大的,下面走火上面行雷,其威力可想而知。怎么办!凌小小这点法力怎么能跟十二个法师合在一起的力量对抗?
  凌小小抬头在小池塘附近搜索了一会,立刻有了主意,他发现池塘边的几块石头很特别,棱角分明,质地坚硬,是由一粒粒的白色晶体凝结成的,让晨晖照耀的直闪光。凌小小用离法获取了一块排球大小的石块的幻影,向那十二个法师移动过去。石块的闪光幻影快速地击向一位黑衣法师的面部,那个法师急忙躲避,其他法师也转动身躯离开了原来的位置,阵势乱了。凌小小用意念控制石块的幻影绕着十二个法师乱转,吓得几个法师把手里的法杖和火把都扔了,抱着头在地上乱滚。好玩!好玩!凌小小玩得高兴,忍不住大笑起来。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归原始(一)

  五一前后结婚的人真多,像我这样不喜欢交际的人都赶了三份礼。其中一份是二婚,是一位姓王的老同事,离婚已近十年,因为小有积蓄,离婚后的日子就过得不怎么安分,同居对象就换过五六个,还要隔三差五地出去泡泡小姐,现在突然宣布结婚,真有点出人意料。
  老同事结婚是不能不捧场的,别人家的喜事可以过去看一眼扔下钱就走,老同事的婚事就不敢这样马虎,不大吃大喝一顿是脱不了身的,因为几百个来宾中有好多熟面孔,每个人张罗上一口就不得了,最后打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大睡了十几个小时都没缓过乏来。
  酒醒之后也明白了老同事为什么要结婚:因为积蓄消耗的差不多了,再胡闹不起了;因为年龄大了更需要相对稳定的家庭生活;因为这些年随出的礼钱太多要想法收一收……
  看来婚姻家庭生活仍然是多数人生存的基本需要。这东西已经维系人类生存发展繁衍历程上万年了吧,该算是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体现。
  可是我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随着文化的丧失,生存压力的增加,工作岗位越来越不稳定,子女抚养费用越来越高昂……婚姻家庭生活恐怕也会很快地远离我们。多则一两百年,少则五六十年,人类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民的胜利

  药家鑫判了死刑,这是网上的消息,很振奋人心,尽管网上关于药家鑫之死的言论乌七八糟的很多,可药家鑫毕竟被判了死刑,这是一场平民的胜利。
  平民胜一次不容易,有史以来就不多,所以弥足珍贵,值得张灯结彩地庆祝。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古今一理,本没什么好讨论的,可是狗屎教授居然有了“钢琴论断”,狗屁律师居然弄出个“激情杀人说”,还有人在网上发文说什么药家鑫是自首啦,药家鑫很优秀了,药家鑫向受害人家属下跪啦……将人残忍地杀了,还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自首不等于没杀人,别说他的自首不能成立,就是真的自首也不足以作为减刑的理由。最荒唐的借口就是“优秀”,优秀就该杀人吗,不优秀就该被杀吗?是不是不优秀的就不算人,就没有人权?这借口明显在告诉我们等级差,明显说明他们只把自己当人把别人不当人,明确地告诉我们法律面前人和人不是平等的,要看“优秀”还是“不优秀”,所以李刚的儿子撞死人之后才敢高喊“我的爸爸是李刚!”因为他认为自己很“优秀”。
  我不优秀,不但没有车开,更不能开车连撞五六人之后还能有政府来买单。没有人划分中国现阶段的阶级,但我知道,中国现在有贵族,有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改随想之——取缔高中

  教改本不该是我这小百姓讨论的问题,所以只能随想。胡思乱想的权力还是有的,将这些写入博客供文友批评,自得其乐而已,读者大可不必当真。
  中国的现行教育分成四大块,即幼儿教育、初级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中等教育的主体就是高中,从教学内容上看缺乏独立性,知识的实用性更匮乏,因其作用就是学生训练考试能力的场所,知识的传授当然不会重视。其存在的价值往好了说,相当于大学的预科,是接受高等教育的一个准备阶段;往差了说,就是中国教育没落的根子,是引发各种教育疾患的毒瘤。
  现行高中教育对学生的伤害是极其严重的,多数学生苦不堪言,曾见一名高二学生成绩并不坏,但受不了压力就是不上了,弄得学校老师和家长焦头烂额,为孩子转了学才让其坚持下去,但学习已是应付,成绩越来越坏,最后还是放弃了升学考试。还曾见一名学生写作文每个句子都要带上“tamade”,老师统计说有三百多个,将孩子的家长找到学校说孩子“这种行为相当反动”,其实不过是一种宣泄,他们心中的苦闷老师和家长想过吗。还有一个学生,高考一结束就带着自己的课本上了房,在房上将自己的课本一本一本点着了往下扔,是宣告自己苦难的结束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脑残电视剧的经典力作——雪豹

  近几年电视剧看的不多,因为好的太少,胡说八道给人灌浆糊的太多。其实很正常,就像好的小说、电影、戏剧很少一样,充斥艺术市场的多是平庸之作,这也是一种中国特色,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真正的艺术家毕竟不多,另一方面是官方的管理“高明”,这是无可奈何的现实。
  电视剧平庸不是错,题材和内容荒唐一点也可以忍受,但要弄到脑残的地步就可悲了,会熏染的缺少头脑的部分观众成为脑残,本就脑残的那部分电视受众更加脑残……
  《雪豹》该称得上是近年来脑残电视剧的经典力作。说它是力作是因为篇幅够长,洋洋洒洒地弄了四十集,消耗的人力物力应该不少,浪费掉的钱财足够我这样的小民百姓活上几辈子。说它经典是因为它满足了所用脑残的条件,不论是题材处理、人物刻画、情节铺垫还是细节描写,弄得一塌糊涂,不佩服都不行。
  断断续续看了三四集,无法看完,要从整体上来评论还真没资格,只能说说片段,我想通过几个片段也足以说明问题。
  我最先看到的《雪豹》是一组会议镜头,大意是八路军某独立团正召开有地方同志参加的工作会议讨论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粮食问题,因为粮食缺口三百万斤,急需解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十五章 夜访宋府

  杜逢时向走过来的胡淦施礼,说:“胡捕头到了许久了吧,为何迟迟不肯现身?”
  胡淦说:“两位公子高明,连胡某早就到了现场附近都知道。”
  上官英说:“不仅我和杜兄知道,估计现场那几位看客也知道,所以没有轻举妄动,不然我和杜兄很难应付。”
  胡淦问:“可看出这几个看客的来历?”
  上官英摇头:“都不是威州人,两个长衫中年人最可疑,是否跟宋府有关系?”
  胡淦说:“威州看来要成为风暴的中心了,这几个人物都不简单,到底想干什么?威州有什么吸引了他们……杜公子可有发现?”
  杜逢时说:“有点发现还需证实,详情有时间再说,杜某必须马上去宋府。”他将玛瑙雏鸽和药丸的事说了一遍。
  上官英有些担心,说:“这石姓老者我是知道的,每年必来威州,据说是位讲诚信的商贾,但这药丸一定对症吗,石姓老者又没见到病人,怎知就能药到病除,世上哪有包医百病的灵药?”
  杜逢时说:“无论如何杜某都得去宋府走一遭,这药丸能治病,事情就简单些,就算把人医死了,宋府也不敢把杜某怎么样。”
  胡淦说:“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十四章 交换消息

  杜逢时只好拱手施礼。说道:“如果杜某猜得不错,阁下三人当是外地来的商贾,不知作何生意?拦住杜某何事?”
  老者回礼,说:“老朽南京人氏,姓石,乃福远绸缎庄一名管事,敝庄在威州设有分号,威州所用布帛半数以上来自福远,这里也就成了老朽每年奔波的一个站点。昨日刚到威州,就闻听杜公子的大名,据称杜公子在府衙之上泰然自如,侃侃而谈,所说未来国之事让府衙上下惊心动魄,曾以身着之裤证明身份,该裤款式奇特,文理怪异,无论织工与缝纫皆非人力所能为。老朽一生沉迷布帛绸缎,足迹遍天下,见闻不谓不广,但此等布帛闻所未闻,心甚疑之。老朽愿以千文为酬,求睹此裤。以开眼界。”
  杜逢时笑了,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让他想起了表兄石小磊对赌石的痴迷,王一鸣跟何尔对收藏的痴迷。看来痴人哪个时代都有,大概就因为有这些痴人不懈地追求和探索社会才得以发展。杜逢时收起笑容,突然觉得表兄石小磊并不可恨了,还蛮可爱的,现在一定发现石床丢失,不定急成啥样子,真是对不住这位表兄,要能找到石床,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谢罪。可是还能找回石床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争夺的对手越来越多,弄不好自己真要老死在这个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愚蠢而自私的抢盐风波

  昨天下午我跟许多愚蠢而自私的公民一样也满世界地去买盐,因为家里的食盐真的不多了,如果几天之内食盐的销售不能正常,家里恐怕真要闹盐荒。
  结果当然是一无所得,转了一个小时没有买到一粒盐。新闻倒是听了不少,感想也冒出来很多。最大的新闻是:抢购食盐仅仅是一中午的事,九千六百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地几乎同时发生了抢盐风暴,其信息传递之快,行动之统一,规模之宏大,影响之深远,都堪称世界之最!
  现代科技最伟大之处从这里显现出来了,好在只是哄抢食盐,假如哪一天某个好事者再造个谣言,说全世界可耕种的土地都受到了污染,以后生长的农作物将无法食用了,那会引起多大的恐慌!恐怕一个小时内全国各个销售点的粮食都会被搬空,更要闹出很多命案了。
  这个时代太脆弱了,大众毫无心理承受力,不知道真的发生了灾难会是什么样?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庸俗化的学说

  似乎所有需要大众了解的学说都庸俗化了。没有办法,不庸俗化大众就没法接受,这是现实的需要。
  比如太极拳,大众健身用的“太极拳”跟传统武术的太极拳就是两码事。梁羽生先生曾在其武侠小说中解说过这件事,说是太极的支派主要是丁陈两家,外传拳法始于丁家,因为要恪守不得外传的祖训,传时便做了改动,将架势放大,成了一种健身用的运动。其他支派也仿效丁家,外传拳法时也就失去了其本来面目。我想这绝非全部原因,因为太极拳的普及是个大众化的过程,徒弟不可能严格筛选,拳法中的精要即使师傅愿意教徒弟也未必学的会;外传又要求速成,摆个架势容易,弄明白气血的运行太难,师傅也没时间进行个体调教;学拳不仅是要学动作,更要学拳理,不教拳理就等于没教拳。根据上述理由我们知道大众学的“太极拳”并非太极拳,了不起算作庸俗化的太极拳,与真正意义上的太极拳有天壤之别。
  在中国历史上,孔子大概是第一个将学说庸俗化的名人,比如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子张问仁,孔子曰:“能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易经》

  《易经》是一部奇书,一般认为是利用卜筮的形式而赋以哲学的内容。可惜很少有人读的懂。
  金景芳老先生在为工人出版社版的《周易大辞典》作序时说:“自《周易》问世以来,历时几千年,据我看,真正能理解它的,只有为它作《传》的孔子一人。其余学《易》的人,或理解其中的一大部分;或理解其中一小部分;或全不理解,而添枝加叶,妄生异说,以至于纷纭轮囷,五花八门,弄得乌烟瘴气,令人如入五里雾中,益发不明真相是什么。”
  说孔子是唯一读懂易经的人,我很怀疑,因为《易》原本只是一些符号,卦辞爻辞是后加上去的,到了孔子那个时代又加上了大象小象文言这类解释,说孔子是用儒学的思想阐发了易学绝对不错,真正看到了易的真相却未必。历史上真正抛弃了文字而读易的真有,就是三国时的管辂,史称管辂就郭恩学易,数十日中,意便开发,言难逾师。学未一年,郭恩反从管辂问《易》及天文事要。管辂对易的理解是“夫善《易》者不论《易》也”,“《易》安可注也”。他的意思是《易》很难用言辞解释,也不宜用言辞来解释。
  那么该如何来学易?我的理解是需把那些符号转化成头脑中的图像,然后去探索图像本身以及图像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十三

  十三
  岩壁上只记录了乾、坤、坎、离四种法门。乾、坤是法术的基本功,乾乃纯阳之法,其性健,是自强不息的修身法门;坤乃纯阴之法,其性顺,是借用自然力的技巧。坎、离是两种基本的应敌手段,阳气出于中,阴气形于外,是坎法的要领,反之则成了离法。
  原理并不复杂,凌小小的灵智已经打开,学得很快,他琢磨,雪山是天险,恶人无法越过,打开的通道是地险,利用周围的自然环境便可以阻敌。《易》曰:“坎险也……天险不可升也,地险山川丘陵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险之时用大矣哉!”阻挡那些不该进入香巴拉的人主要靠坎法设险,那么,岩壁上又记叙了离法的目的是什么?《易》曰:“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平正,乃化成天下。”丽有妆饰之意,就像周围的雪峰,因为阳光的照耀而披上了金辉,雪峰的本体为阴,环绕的金辉为阳,正是应用了离的方法。凌小小发现离法也是用地上的,他用意念力调动一座雪峰本身的阴气和外围的阳气,这座雪峰的表象就被“复制”出来了,使用坤法试着移动这个表象,雪峰的边上就出现了一座雪峰幻象。成了!凌小小兴奋之余却发现这个幻象与实体相比看上去了有点虚,很容易被识破。略一思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十二

  十二
  “好家伙!这帮人更邪恶!竟然要把他们之外的所有想进入香巴拉的人都消灭!”凌小小感觉这批人将是自己的主要对手。不用再往远处看了,这局面就已经够混乱的,用什么样的办法阻止他们进入通道?用什么样的办法阻止他们残害异己?凌小小焦急地绕着泉水转了个圈子,他什么办法都没有。
  向东方的雪峰看去,雪峰被后面的太阳照耀得更加明亮,表面的金辉也更浓更艳了,回头再看泉水边的光洁岩壁,凌小小大吃一惊,上面的彩色薄雾消失了,映现出一片文字来,是金文(也叫钟鼎文),凌小小在书上见过这种文字,知道要读懂这东西不下几年十几年的苦功不行,现在凌小小却读懂了,在他眼里,跟看惯的现代汉字没什么区别。
  乾坤屯蒙需讼师比……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得载物。……
  《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生死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
  这是《易》!凌小小虽然没读过,但他知道,《易》是中国历史上最难懂的一部书,曾有人说,古往今来只有孔子一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十一

  十一
  小帐篷是贴着岩壁搭起来的,帐篷边上有一个半人高的平坦石块,一个穿着豹皮短袄的中年人和一个穿着白色皮袍戴着貂皮帽子的矮小老者将这个石块当成了石桌,正在上面展开一张地图进行讨论。穿豹皮短袄的中年人很高大,脸色黑红,看上去很剽悍,他问那个老者:拉迈护法,这次通道打开的时间到底有多长?
  被叫做拉迈的老者:回法主,老朽刚用太乙数推算过,这次打开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时辰,动作要快,稍微耽搁就出不来了。几百年前通道打开要一两天或者几个时辰才会关闭,后来打开的时间就短了,而且是越来越短,估计50年后再次打开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这个法主看来就是勃尼和云雾仙子说的那个萨呼腾。他问:这是什么原因?
  拉迈:天机难测。
  萨呼腾法主又问:经过通道进入香巴拉需要多少时间?
  拉迈:一刻钟,如果有人阻拦就难说了。怀有各种目的想进入香巴拉的人太多,被重重险关淘汰掉的有十之八九,闯到这里的仍有30多人,恐怕也是有史以来人最多的一次。通道狭窄,想进入的人多,必然要发生冲突,就要耽搁时间。
  萨呼腾法主: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鞭炮千万禁不得

   有人呼吁禁鞭炮,我想,鞭炮千万禁不得,影响国计民生啊,就像汽车禁不得,香烟禁不得,酒禁不得一样,禁了这些中国还拿什么发展经济?每年点几把火不错,枯燥乏味的生活就多了几分作料,炸死几个人怕什么,中国不是患在人多吗!希望炸死的都是有钱人,就用不着进行第二次土地革命,搞什么打土豪分田地了!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