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第二十章 青年书生

  与两位中年人见过礼,杜逢时问:“两位可曾见到上官公子?”
  个子稍矮那位中年人道:“见过。半个时辰前上官公子就到了又一村,其后来了一名青年书生,与上官公子说了几句话后,上官公子与那名书生同时离开,不知去向。”
  这名中年人昨晚几乎没说过话,想不到今天先开了口,杜逢时觉得这人很阴沉,脸型瘦削,眼睛眯着,好像不喜欢正眼看人,皮肤很黑,大概是常年在外奔波晒的,山羊胡子梳理的很齐整,看得出也很注意仪表。他冲杜逢时微微一笑,说:“听说昨晚杜公子去了宋府,大概获得了石床的最新消息,已不必与我二人交换消息了?”
  店伙送上茶来,将桌上两位中年人喝剩的残茶撤下。杜逢时等店伙下楼,说:“杜某昨晚去宋府是为了了结秦府那件窃案,与石床无关。还未请教两位先生高姓大名?”
  山羊胡子中年人说:“在下姓林,名达远,新平人氏。这位是林某妻兄,姓程,名宏,乃望都人氏。”
  姓程的中年人向杜逢时点点头,说:“杜公子看上去有点心绪不宁,不知是因为连日奔波劳累还是遇到了疑难之事?”
  杜逢时摇摇头,说:“现在杜某已经顾不得劳累,疑难之事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鬼和野鬼

李村有个泥瓦匠叫李禄,活干的不错,但好酒。替人做活,工钱可以少拿,酒一定要喝好,常常是不醉不归。回家免不了要挨媳妇打骂,李禄不在乎,他的原则是:随你打骂,酒是一定要喝的。
  中秋后的一天,李禄到邻村做工,赶上主人也是个酒徒,一直喝到半夜才散桌。回家的路并不远,可李禄迷迷糊糊就在两村之间转悠,半天也没找到家,又累又困,就钻到一个草丛中睡着了,鼾声如雷。
  草丛下是座孤坟,立着的茅草有半人高,下面的枯草也有一寸厚,连坟前的木碑都腐朽断裂成了碎块,显然多年没人修葺照管了。坟墓中的野鬼被李禄的鼾声惊动,出来一看,立刻有了气:多年没人来烧香叩头送纸钱,没人来清扫我的“家”,没人来陪我说说话。今天终于来了个人,却是个把我的孤坟当做卧榻的酒鬼!
  野鬼忍无可忍,决定施以惩罚,一缕阴气便向李禄袭去,这招叫做有气无力,名字文绉绉的,刮到身上可不舒服,冻得李禄浑身哆嗦。时令已近深秋,夜晚本来就冷,再弄上阵阴风,谁受得了啊!
  可是李禄哆嗦了一阵之后继续睡,仗着身体结实,也仗着一身的酒气,没在乎。
  野鬼一瞧,嘿!真顽强!你再试试这个。又
分类:荒诞 | 评论:0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十九章 辰时赴约

  刚把锦盒放入怀中,身边出现了两个人,是两个年轻人。杜逢时吃了一惊,刚才想查看玛瑙雏鸽时他四下看过,附近没人,这俩人啥时候到的?自己怎么一点都没察觉?
  年龄稍长的青年向杜逢时一抱拳:“杜公子早!携带重宝于街上行走可要小心,刚才就有一人跟在杜公子身后窥视,被我二人惊走了。”
  杜逢时对这俩人有印象,昨天晚上见过,是石老先生身边那两位年轻人,不知道是石先生的子侄还是跟班?年长的那位大约二十五六年级,与杜逢时年龄相仿,年少那位看去不足二十,完全是个大孩子。杜逢时回了一礼,说:“谢谢提醒,杜某自会小心,两位怎知杜某身有重宝?”
  那位大孩子说:“杜公子刚将宝物装进盒中,我与师兄亲眼所见,怎会不知。杜公子所带宝物可是秦府失窃的玛瑙雏鸽,还是速速送回秦府为是,时下威州不靖,带在身边恐遭小人觊觎。”
  杜逢时苦笑着说:“杜某见四下无人才取出验看,不想还是落在别人眼里,两位一定是杜某一出宋府就跟在了后面,杜某却一无所知,惭愧!玛瑙雏鸽应交给胡捕头结案,结案之后方可送回秦府。”
  年长的青年说:“杜公子不知,昨晚秦府闹贼,胡捕头现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二四

  二四
  萨呼腾嘿嘿冷笑了两声:“哚桑,终于现身了,当我的手下受到袭击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
  哚桑:“我还以为萨呼腾法主和拉迈护法真有雪遁的本事,原来是来裕和图尔敦两人在帮忙。”
  萨呼腾:“来裕和图尔敦本来就是我的朋友,我让他们以行者的身份接近你就是要除掉你,可惜他们一直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哚桑:“地震的时候大家四散躲避,有两三名行者失踪了,你俩告诉我是六妖等人行凶,没想到凶手就是你们两个。”
  来裕叹了口气,满脸悲哀,缓缓地说:“修行太苦、太累,目的不过是为了进入天堂,人不摆脱自身这个躯壳如何进入天堂?我和图尔敦是在帮他们的忙啊,让他们提前结束苦难进入向往的世界,这是在做好事,却背上了行凶的罪名……”
  哚桑看了凌小小一眼:“明白了吗?这就是野兽的逻辑!你不肯下重手击伤他们,总希望他们知难而退,一旦让他们得到攻击的机会,就会像刚才那样,必欲置你于死地而后快,还要悲天悯人地说自己是在做好事。人不能以对待人的心态来对待野兽。”
  萨呼腾又嘿嘿地冷笑起来:“听说通道打开的时候会出现一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二三

  二三
  又过了几分钟,凌小小感觉不对了,这种雪丘连普通法师都压不死,何况萨呼腾和拉迈这样的高手,两个家伙一定有什么诡计,恐怕已经离开了雪丘。
  如果萨呼腾和拉迈也有在雪中潜行的能力就糟了,说不定已经潜行到通道的入口处了。凌小小紧张起来,隐身暗处的敌人的袭击防不胜防,是很可怕的,更不能让萨呼腾和拉迈从他的脚下潜进通道。他双手合十然后向左右展开,以“坎有险”之法击向通道入口前的积雪,必须击出一道横向的雪沟阻止对手向通道里潜行。
  刚刚在通道口前击出一条横向的雪沟,凌小小就感觉一股强风撞向自己,身体被抛起,斜着摔向左面的岩壁。他忙将身体收缩成一团,用“潜龙勿用”之法护住全身,这样撞上岩壁也不至于受伤。即将撞到岩壁上的时候,就听到耳边“轰”地一声,一个雷在他的头顶炸开,护体的乾元之气被炸散了大半。
  再运功护体已经来不及了,凌小小本能地闭上眼睛伸手往岩壁上撑去,明知无用,但也不能什么都不作。手臂还没伸开,身体就已经撞上了,凌小小心里一紧,感觉要糟,只要受一点伤,都会影响到自己的反击,萨呼腾和拉迈抓住机会再攻几招,不死也无力阻止他们进入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十八章 宋府疑云

  杜逢时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冬梅已经走了。他慢慢地穿上衣服,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似乎昨晚什么也没发生,又似乎发生了相当奇妙的事。他想起了庄生梦蝶的故事,庄生是弄不清自己是蝴蝶还是蝴蝶是自己,他杜逢时却是弄不清生活在现实中还是生活在梦中。这种感觉一到威州就有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很虚幻又很真实,似乎离自己很近又似乎离自己很远,他也就既清醒又迷糊,常常忘了自己究竟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已经醒了还是仍在睡梦中。
  叠被子的时候他嗅到了一股香味,禁不住将鼻子贴到被褥上用力嗅起来,这香味是冬梅留下的,看来昨晚的故事真的发生了……
  杜逢时有点愁,这意想不到的艳遇成了他的大包袱,以后怎么办?他想不清楚。
  想不清楚就不想,杜逢时最不愿意钻牛角尖,现在没办法的事情过几天可能就有办法了,他并不急。正要出门走走,他又想起冬梅昨天晚上说过的一件事,宋府前天晚上曾经闹贼,当时将贼擒住了,后来不知放了没有,第二天早上又发现一名侍女失踪,所以现在宋府是表面安静,其实戒备甚严,让杜逢时不可随意走动。
  这事有点蹊跷,闹贼和侍女失踪都是大事,威州城里应该传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二二

  二二
  雪丘当然困不住萨呼腾和拉迈两个人,立刻被击散,破雪而出的萨呼腾和拉迈满脸通红,眼睛瞪的溜圆,头顶升腾着热气,看样是怒不可遏了。
  对方施法的过程中和心绪不宁的时候都是防守薄弱的时候,机会难得,凌小小双手虚抱抬起,很想击起萨呼腾和拉迈面前的积雪化作冰水击打这两个家伙,在这寒冷的高原雪地中,水一落到身上就会结冰,两个家伙法力再高强也要被冻得元气大伤,至少在短时间内要忙于驱赶身上的寒气,顾不上出招伤人和向通道里闯了。正要施法,凌小小又改了主意,感觉这招法太凶,他在学校里跟同学相处的很好,没打过架,吵嘴的时候都很少,从没伤害过别人,有点下不了手。他认为自己任务就是阻止这些人进入通道,没有必要伤人,于是手势一变,用坎法中的“纳约自牅”之法攻向萨呼腾和拉迈,萨呼腾和拉迈身体周围的积雪再次翻涌起来,又将两人盖压在雪丘中。
  这招“纳约自牅”跟刚才隐身在暗处那人用积雪盖压萨呼腾和拉迈的招法很相象,都是激起积雪从四面八方向中间压人,不同的是,隐身暗处那人是抽空两个人脚下的积雪然后从四面八方向中间翻卷,形成的雪丘像一个大大的白馒头,凌小小的招法却是以萨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二一

  二一
  身旁有人影一晃而过,进入了通道,凌小小站立处距离通道口不足十米,急忙追到通道口向里面望去,里面空无一人,入口处的积雪也没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凌小小估计是接引使者带人进入了通道,别人不可能有这种神通,至于接引使者带进通道的是什么人?又怎样避开了通道外这些人的眼睛?凌小小就弄不懂了。
  回头再看萨呼腾和拉迈,距离通道入口不足五十米了,因为两个人过于谨慎小心,凌小小找不到攻击的机会。雪沟里的四名法师行进缓慢,还在七八十米之外,他们不使用法术清除雪沟里的障碍,估计在与六妖的争斗中法力消耗很大。凌小小准备先攻击雪沟里这四名法师,让这四名法师失去了战斗力就没了后顾之忧,可以专心对付萨呼腾和拉迈。正要施法,就见雪沟两边的积雪突然翻涌起来,将四名法师盖压在沟中。
  又是谁施的法?凌小小环顾了一周,还是没找到施法者,却见拉迈叫了一声,扬手向靠近通道口处的雪沟中施了一招雷。雷声过后,雪沟被雷击中的地方并没有出现深坑,反而将那段雪沟填平了。拉迈不会无缘无故施以攻击,雪沟里一定有人,而且这人相当高明,无声无息地就化解了拉迈的雷。可是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又如何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十七章 孤男寡女

  
  屋里漆黑一团,蜡烛已经熄了,杜逢时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多长时间,大概快天亮了吧?他想起自己刚才摸到的是光滑的身体,手上仍留着那种细腻软滑的感觉,心跳立时加快,身上也升起了一阵莫名的燥热,他惊恐不安地问:“你是谁?怎么跑到我的房间来了?”
  “杜公子错了,这是宋府,并非杜公子的家,怎说是杜公子的房间?”
  声音有些熟,杜逢时想起来了,叫道:“你是那个侍女!难道杜某走错了房间?”
  “杜公子没走错,是三少奶让小婢来服侍杜公子,三少奶说杜公子喜欢小婢,因为杜公子曾说小婢是美人,很欣赏,还说不该做了侍女,可是小婢就是做侍女的命……”
  “荒唐!荒唐!漂亮女孩谁不喜欢!喜欢就该……就该在一起睡吗?要弄出点事来如何收场!”
  “原来杜公子并不喜欢小婢,是开玩笑的,看来三少奶错了,小婢也错了。”
  杜逢时坐在那不说话,呼吸变得急促,感觉自己的心跳更快了,身上更热了,心里却极度地烦躁不安,他不明白宋府那个三少奶让这个侍女来陪自己到底什么意思?大脑快速地转了半天也没搜索出理由,没有理由就是阴谋,是杜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十六章 三粒药丸

  左侧有把椅子,应该就是杜逢时就坐的位置,杜逢时向那把椅子走去,到椅子边并不坐下,又向堂屋里打量起来。他觉得古代这堂屋大概就相当于现代的大厅,可面积并不大,布置的也相当简单,看上去空荡荡的。屋里除了自己跟这个被宋府下人称作三少奶的女子之外见不到别人,让杜逢时感到奇怪,古时男女单独相见不是犯忌的吗,怎么也该有两个侍女在边上站着吧?宋府这样的大户不会不重视礼仪的,这女子单独跟自己会面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女子见杜逢时不坐,说:“宋府简陋,慢待杜公子了,请海涵。”
  杜逢时慢慢地坐下,说:“三少奶请坐。你们威州确实不如我们未来国,我们那儿的客厅灯是用电的,比蜡烛亮几百倍;地面都是地板,像水面一样平,像……比你们这的案子还要亮;客人来了都坐沙发,不管是坐垫还是靠背都是软的,坐上去特舒服……”
  女子轻轻拍了下掌,说:“给杜公子看茶!”
  后边门一开,一个侍女端着茶具走了进来,放到杜逢时面前的茶几上,给杜逢时斟上茶又退下去了。
  这时女子才坐下,说:“杜公子深夜到访,请问何事?”
  “杜某听说宋老太爷病危,又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二十

  四妖冲到雪沟跟前,挥木杖击倒了三名法师。凌小小看出,近身肉搏法师们远不是四妖的对手,何况四妖是居高临下进行攻击,法师们毫无还击的能力。估计再有三招两式剩下的两名法师也跟他们的同伴一样了,但四妖并没将剩下的这两名法师击倒,击落他们手中的法杖之后便迅速向后退去。
  再看萨呼腾和拉迈这边,萨呼腾两手高举过头,身体在原地旋转起来,越转越快,成了一团蓝色的旋风。凌小小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估计威力不小,四妖不敢击倒剩下的两名法师,大概知道这招法术的厉害,不得不退走。
  退回原处的四妖和勃尼、云雾仙子几个人马上围成一个圈子,扔掉木杖,手脚像跳舞一般的舞动起来,每个人的身体周围便产生了一个白色的气团,六个白色的气团在扩大,与相邻的气团衔接,组成了一个白色的光环。看样他们对萨呼腾这招法术很清楚,是有所准备的。
  缠绕在萨呼腾身上的蓝色烟雾被抛到空中,成了一个巨大的不停旋转的梭子形烟弹,向围成圈子的六个人飞去。这枚烟弹跟两名法师抛出的烟弹很相象,不同的是萨呼腾这枚烟弹比法师抛出的烟弹大了几十倍,威力当然也要比法师的烟弹大得多。
  围成圈子的六个人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十九

  雪沟里的十二名法师出招了,他们以为向萨呼腾和拉迈攻击的是六妖几个人,立刻祭起两条裹着黑烟的火龙向六妖几个人击去。
  六妖和勃尼、云雾仙子八个人成一线站立,手里的木杖迎着火龙快速的舞动,火龙便在两批人的中间炸响了,火光和雷鸣之后,溅起了大片的积雪,夹杂着淡淡的黑烟和浓浓的水气。积雪很快飘落,黑烟和水气却在缓缓的扩散。
  六妖手里的木杖仍在快速舞动,勃尼和云雾仙子两个人则扔掉手里的木杖两手对着面前的烟雾不停的张合,中间的六妖便舞动着木杖穿过烟雾向雪沟里那十二名法师扑去,与法师们对打起来。凌小小定睛再看才知道,扑向十二名法师的不过是六妖的幻影,真实的六妖只是站在原地踏步。这种幻形术的高明之处在于,扑过去的幻影受六妖意念的控制可以做复杂的动作,对方很难辨出真假,不得不全力应付。
  六妖幻影的后面,烟雾也在快速地推进,向雪沟里的十二名法师笼罩过去。凌小小知道,幻影只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真正有攻击力的应该是幻影后面的烟雾,大概施放了冷香之类的药物。
  这边的萨呼腾法主和拉迈护法又从雪里钻了出来,拉迈喊道:“不要理睬那些幻影!小心烟雾!屏住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十八

  萨呼腾法主让六妖这批人先走看着理由很正当,目的则很阴损,因为他和拉迈知道通道口有人守护,却不告诉六妖几个人,如果六妖几个人将守护通道的人消灭掉,等于替他们扫清了障碍,反之就算是替他们清除了异己,不论结果如何,获胜的一方都将疲惫不堪,萨呼腾等人以生力军投入战斗,就成了最后的受益者。凌小小可不能让六妖几个人冲到跟前,那样自己的压力就太大了,他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合抱于胸前,以一招“来之坎坎”击向雪沟边上隆起的雪堆,雪堆上便冲起三个雪团,雪团冲起之后不是向前飞去。而是折射向勃尼身后的三个人的脚下。他要造成一种错觉,让六妖等人认为实施攻击的是雪沟对面的萨呼腾或者拉迈,只有引发这两批人的冲突,凌小小才有把握守住通道口。
  飞射过去的雪团在勃尼身后的三个人脚下击打出了三个脸盘大小的雪坑,勃尼身后的六妖眼疾手快,以手中木杖一点雪地,身体便腾越起来,没有摔倒,后面的两妖就差劲了,一个翻了两个跟头,滚到了一边,另一个横躺在了雪地上,将身后的几个人都绊倒了。
  凌小小在“来之坎坎”发出之后便换了位置,他跳进了那个一丈多宽的大雪坑。雪坑像一口巨大的锅,中间深边缘浅,趴在雪坑边上正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十七

  凌小小从雪堆里钻出来,发现自己安置的雪峰幻象已经被人破去,面前的雪地出现了一道200多米长的深沟,从小帐篷的方向一直伸向通道口,帐篷边那批人准备抢先进入通道了。
  应该将这条深沟毁去,但需要较长的时间,也要耗去较多的法力,凌小小只能用坎法中的“坎不盈袛既平”应急,摄取深沟两边被溅出的雪回填沟中,每隔10米填塞一段,在雪沟中筑起了七八道雪墙,虽然拦不住那些人,却能延缓他们行进的速度。
  有两个人踏雪向通道口行来,是高大的萨呼腾法主和那个矮小的拉迈护法,他们行进的很快,距离凌小小已经不足100米了。
  凌小小两手合在一起呈抱球状,阳气聚于中阴气环于外,向法主和拉迈护法发脚前推去,这是坎法中的“入于坎陷”之法,阴气中的阳气非常强烈,透过雪面在下面融出了一个深坑,而雪面的外表则看不出异样。萨呼腾和拉迈护法一起落进了雪坑,积雪好深,高大的萨呼腾法主也只露出了脑袋,矮小的拉迈则完全看不见了。
  凌小小乐得又差点笑出声来,可他不敢大意,急忙向另一块石头的后面挪去,落入雪中的两个人也有可能进行反击。
  幸亏挪的快,凌小小刚离开原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鬼节生日 十六

  十六
  积雪埋住了凌小小的大半个身躯,他张开两臂用手粘住身后的巨石交替向上攀升,把身体从雪中拔出来。雪是颗粒状,有小米粒大小,冲积到山下后很坚硬,凌小小体轻,双脚平踏在上面不会下陷,但不能行走,重心一改变准陷到雪里。他用乾法中的“或跃在渊”,把自己的身体想象成为雪面上的漂浮物,再轻踏雪面,身体便可以贴着雪面滑行了,这也就是使者带他在水面上滑行的技法。雪雾很大,凌小小不担心那些想进入通道的人发现自己。
  滑到了记忆中的小池塘附近,便看到了裂开的通道,通道口的积雪更厚,没有踏雪而行的功夫就没法进入。通道确实很窄,上面有一丈多宽,下面只有五六十公分宽,也不是直的,从入口处只能望进去百十米远,看不出究竟有多长。通道两边的石壁凹凸不平,光线又暗,想在里面快走也很难,如果碰到了对面的来人,就得一方贴墙站立,让另一方侧身通过,无怪乎那些图谋不轨的恶人没等通道打开就在做清除异己的打算。
  小池塘被积雪吞没,凌小小失去了观察的工具,他找了个露出雪面半人高的石块,把上面的雪压平压实,用离法融化中央的雪,一个小水镜出现了。雪雾正在消散,水镜里的景物还较模糊,凌小
分类:童话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