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蛛丝上的红男绿女 第八章

 第八章 吃你没商量

19
  辛成争不过丽丽,只好退居二线,把饭桌上的领导权让给了丽丽。丽丽又把点酒点菜的权力交给了榆城铁马。榆城铁马矜持地搓着手:“刚下火车吃啥都没胃口,我看就来六个菜吧,六六大顺吗,我这样出门在外的人不能不讲究这个。”
  丽丽:“少罗嗦,想吃啥就点啥,我很少请客,你别错过了机会。”
  残雪:“我已经点了两个,你点四个就行。”
  榆城铁马继续搓着手:“真不好意思让丽丽破费,我这人在吃上并不讲究,差不多就行。小姐!小姐!”
  站在吧台边的服务员没有理他。
  榆城铁马向服务员招着手:“小姐!小姐!”
  服务员还是不理他。
  丽丽:“这家饭店里没有小姐!”
  榆城铁马指着服务员:“她们不是小姐是什么?”
  丽丽:“服务员。你是不是找小姐找惯了?这儿小姐也有,你要到歌舞厅去找。”
  榆城铁马:“真麻烦!服务员!服务员!”
  服务员走了过来:“您来点什么?”
  榆城铁马:“梭子蟹有吗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九章 生死一线

  声音很年轻,还有点熟,杜逢时却一时想不起那人是谁。现在没有时间想也没有时间问,杜逢时跟着那人就跑,他别无选择。跑出去百十步,身边那人突然扑倒在地上,也把杜逢时拽倒了。
  杜逢时刚倒在地上,那个有点熟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来了:“往路边爬,别弄出声音。”杜逢时跟着慢慢向路边爬。路面是湿的,散发着泥土的腥味,好在没有积水,离路边又近,几下就爬到了一棵树下。那人贴着一棵大树站了起来,示意杜逢时也站到树后。杜逢时刚刚贴着树身站好,便听到前面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脚步声有点错杂,说明来的人不是一个,至少是两个。
  脚步声越来越近,杜逢时后脑勺贴在树干上,脸向侧扭,斜着眼睛向路上看去,路上越来越近的黑影是三个,一人在前二人在后,搜索着从杜逢时和方林的身边走了过去。过去十几步后,三个人站住了,低声交谈了几句又往回走。
  杜逢时紧张的要命,伸手推了那人一下,用手比划着,意思是“快跑”,那人抬手晃动两下,意思是“不行”。杜逢时想,这三个人明显是听到了声音过来查看的,没见到路上有人一会还不得到树下来搜?他又推了那人一下,用手比划着,意思是“不走不行”!那人伏在杜逢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八章 窗外人影

  茶送上来了,是两个粗瓷的大碗,碗黑茶水也浓,看上去就像烧糊的菜又添水做成的汤。
  络腮胡子起身走到杜逢时身边,说:“在下知道,杜公子最关心的莫过于石床,但以杜公子一人之力想找回石床恐怕比登天还难。起码在下得到的石床消息就不比杜公子少,而在下手下有上百名兄弟,杜公子却是孤身一人。”络腮胡子伸出左掌,杜逢时那块精工表又出现在他的掌心,络腮胡子说:“这本是杜公子之物,在杜公子被押入大牢那天晚上却到了在下手中,请教杜公子,此物有何用途?”
  “这是手表,看时间用的。”
  “手表?时间?”络腮胡子摇摇头,说:“在下不知手表、时间为何物,但杜公子此物颇像罗盘,该有定位功能。只是此物不同于大明罗盘,其中有小针不停走动,拉开边上的小东西就不走了,用手一扭又可以调整位置,有点神奇。”
  杜逢时笑了,说:“看时间就相当于你们看沙漏刻度、看时辰,只是比你们的工具精巧些,精度高得多。”
  “哈哈哈……”嘶哑的大嗓门又吼了起来,震得杜逢时真想捂着耳朵往外跑,他用力摆着手叫道:“就是一块手表吗,有什么好笑的?”
  络腮胡子不笑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七章 络腮胡子

  车停了,这回是到了地头。杜逢时搞不清跑出了多远,到了什么地方,听声音就知道人不少,不是贼窝也是强盗临时聚集之处。
  陈文陈武将杜逢时拖下了车,扔在地上,周围响起一片哄笑声,接着杜逢时被一群人围了起来。杜逢时闭着眼,脑袋晕晕乎乎,耳朵里轰轰响,浑身又酸又痛,他需要休息,调整思绪,好应付即将到来的麻烦。
  “这就是那个什么杜公子?像条死狗,我还以为多大本事呢!”
  “人家可是未来国的秀才举人,精通什么新知识新科技,能断案会下棋还懂医术,可别小瞧了人家。”
  “他懂个屁!”咣咣,杜逢时的大腿上挨了两脚:“我看之小子就会招摇撞骗,装腔作势。”
  “刘成和麻三失陷就是因为这小子的诡计,得好好收拾他,先把他吊起来!”
  “不用,我看先把他当个球踢一阵子再说!”咣,杜逢时胳膊上又挨了一脚,疼得他喉咙里哦了一声,下巴还没合上呢,想叫都叫不出来。
  “放肆!都围在这干嘛,散了散了!让你们去请杜公子就是这样请的吗?把人抬屋去!”一个嘶哑的大嗓门喊叫着接近了,围着杜逢时的人立刻散去,大概是头领来了。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粟裕的随想(三)

  中西方军事学的较量
  中国军事学曾经很辉煌,但明代王守仁之后,直到清末,再没出现像样的军事家。原因很复杂,首先在于官方,比如嘉庆朝的名将杨遇春和杨芳,学习军事主要靠的是《三国演义》这部小说,可以想象当时对军事知识的控制有多严。但到了清末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出洋学军事和在国内办军校蔚然成风,不仅有了北洋军阀控制下的陆军大学、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天津水师学堂,多数省份都办有自己的陆军小学,民国后各省为培养地方势力又先后建立讲武堂,比如朱德的母校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刘伯承毕业于重庆陆军将校学堂、李宗仁白崇禧都出身于广西陆军小学、叶挺毕业于广东陆军小学……
  清末,冷兵器时代已经结束,洋务运动成为主流思潮。洋枪洋炮既然带着“洋”,军事上的崇洋媚外就成了最合理的事。所以清末、民国的军校虽多,教授的都是洋军事,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是参照德国与日本的军事教育,教官和科队长也多聘留德、留日的学生。后来的黄埔军校校长老蒋是留日回来的,教练部主任李济深毕业于陆军大学,主要教官多来自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可谓一脉相承。
  由此我们知道,民国的军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六章 被劫出城

  杜逢时将两个制钱扔到那只刚抹过鼻涕的黑手里,没有去接那块表,他说:“那位叔叔是谁?他在那儿?”
  抹过鼻涕的黑手攥着两个制钱收回,将钱放进破烂的衣袋之后又向来的方向指去:“我不认识。就在那儿。”
  向进来的巷口看去,有人影不时闪动,该是马路上的行人,没发现可疑的人。杜逢时想到了三个人,两个是破庙里的老乞丐,另一个是昨晚出现在凶案现场的彪悍青年。两个老乞丐在他沉睡时将他洗劫一空,连裤子都是后来讨回的,手表当然在他们手里,面前这孩子活脱就是一个小乞丐,老乞丐跟小乞丐结伙也是最正常的事。但知府大人已经明令捕快缉捕这两个老家伙,他们还敢在威州城里随意走动吗?真有点不知死活!两个老乞丐很有可能是横岭强盗的探子,他们不敢来,盗伙却敢来,那些盗伙认识自己吗?如果猜测正确的话昨晚那个彪悍青年该是横岭强盗的首领之一,他是认识自己的,如果是他,面前这个乞丐般的孩子所说的“一个叔叔”就不是谎言了。杜逢时冲那孩子摆下手,说:“走!带我去找他。”
  孩子转身引路,走得很急。杜逢时不急,慢慢在后面跟着,孩子已经走到了巷口,杜逢时才走了一半,被孩子落下了二三十步。那乞丐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法律进校园是一项长期而艰辛的工作

  根据统计,全国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的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占全部刑事犯罪嫌疑人的比例,2000年为6.7%,2001年上升至7%,2002年上升为8%,2003年升高到9.1 %……那么现在如何?没见到权威资料,网上有人说,我国青少年犯罪率已经达到18%以上.其中团伙犯案达到了85%以上.并且有逐年增长的趋势。
  不论资料的可信度有多高,我国青少年犯罪率在逐年增高却是事实,这是教育的失败。但这教育并非单只学校教育,还有家庭教育,还有社会教育,我们哪一方面都没做好。
  现在最糟糕的恐怕就是家庭教育。建国初期,旧式的家庭教育体系彻底崩溃,但我们并没有相应地建立起新的家庭教育体系,当初可以理解为没有能力,几十年之后的今天仍然处于家庭教育的无序状态,真有点说不过去。在家庭教育上,以往,我们除了利用旧式家庭教育的余韵,更多的是借了多子女家庭的便利,大的带小的,小的再带更小的,孩子们也便长大了。那个时代的父母孩子虽多,在家庭教育上却比现在的独生子女父母省心的多。大孩子带小几岁的弟弟妹妹并不吃力,因为孩子的知识贫乏,他能理解并信服敬佩的是比他大几岁的孩子,哥哥姐姐的话常常比父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粟裕的随想(二)

  粟裕将血腥的战争打成了艺术
  由将帅的经典战役拍成影视剧的,粟裕雄踞第一,不但国内无人能比,国外也没有对手。我看过的就有电影《南征北战》(52版)、《南征北战》(新版)、《红日》、《战上海》、《黄桥决战》、《淮海战役》《济南战役》;电视剧《七战七捷》、《英雄孟良崮》,《红日》、《豫东之战》、《济南战役》等。
  粟裕在战场上创造了很多经典,有些战役可以用神奇来形容,让我这样的军事外行都看的赞叹不已,那么对通晓军事的人来说其魅力有多大就可想而知。被称为军神的刘帅说:“粟裕将军百战百胜,是我军最优秀的将领”,“自视甚高”的林彪也曾感慨“粟裕尽打神仙仗。”“他打的仗我都不敢下决心。”
  “神仙仗”的评价恐怕比刘帅那句“百战百胜”来的更高。但1948年的豫东战役期间,刘帅对粟裕还有过这样的评论:“打这样的大仗,我是做不到的,没有这样的胆识,没有这样的气魄。”看来刘帅更具有识人之能。
  原来是胆识和气魄过人,这就是刘帅和林彪都自叹不如的原因。粟裕的胆识和气魄究竟强到什么地步,豫东战役不久之后的淮海战役给出了答案。淮海战役不同于辽沈和平津战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五章 精工手表

  有官员在场的酒宴是乏味的,大家低头吃喝,很少交谈,特别想说的时候也把声音压得极低,几十人的厅堂里还不如现代社会的一张酒桌上热闹。
  姓张的通判和新任推官还算活跃,端着酒杯挨桌走动,跟熟识的人打招呼,跟不熟的人套近乎,但也是在小声交谈,生怕影响了别人。
  通判是个五十余岁的魁伟汉子,杜逢时觉得,他所见到的威州官员中,这人看上去最威风最像官。上官英曾讲过通判的职司,掌管的是府内粮运、家田、水利及诉讼等事项,杜逢时思谋了半天,认为很像现代地方上分管农林水利的行政副职,要说实职就该是把交通运输、农业、林业、水利等局长什么的一人都兼任了,权力好大!古时工商业不发达,好像行政上没有专职官吏负责,恐怕也要归这位通判大人管了。杜逢时是一直在工商这块田里刨口食的,见了通判就等于见到了主管领导,不免心里有些忐忑,也激起了一股雄心,认为自己将来能混到这个位置就不错,凭自己的才智和现代科技知识,准比大明所有州府的通判都干得出色。
  再看那位新任推官,中等身材,三十出头年纪,面色微黑,看上去精明干练。上官英对这人知道的不多,只说这人进士出身,做过一任知县。推官与知县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粟裕的随想(一)

  小时候听父亲与他的几位同事闲聊,说到一句“宁做将头不做帅尾”,因语气中颇多感慨,我便记住了,但不解其意。
  二十多岁之后才知道那句话说的是一个人——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的粟裕。知道这人很了不起,但资料难找,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用心查找粟裕的资料阅读琢磨是前几年的事,这要感谢互联网,更要感谢那些将资料无私奉献于网上与人共享的朋友。因为读的较为用心,便有了一些未见网上提及的想法,很想写下来与行家探讨,又担心思虑不周为人讪笑,迟迟未敢动笔。近日稍有余暇,便想勉力一试,不是因为自己考虑的已经够成熟,而是担心再拖下去怕要失去写作此文的兴致。不妥之处还请精通军事的朋友指正。
  先说粟裕的让帅。
  粟裕让帅确有其事,不必考虑这方面的网文资料是否真实,只要对民国军史稍有涉猎又粗知粟裕个人经历的人就能确认,这里不详说。值得讨论的是粟裕为什么要让帅,让的是否就是帅尾?这方面未见有人提及,只能做点推测。
  第一 军衔评定的时机不对
  军衔评定本该在战争期间进行的工作,却由于莫名其妙的原因一直拖到五十年代中期才出炉。其时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四章 秦府宴客

  秦府大门结了彩,里面更是一片喜气洋洋景象,说是要宴客。杜逢时和上官英在秦府转了一圈,才在后厨找到了管家秦义。秦义忙的焦头烂额,匆匆在后厨叮嘱了几句,便带着杜逢时和上官英去客房,秦义边走边说:“秦府之宝失而复得,大喜之事,所以老爷要宴客。知府大人及同知、通判、推官、知事、照磨、检校等皆需老爷亲自去请的,已去多时,快回来了。杜公子的制钱布帛锁在客房柜中,钥匙在侍女香姑手中,一会让她把钥匙交给杜公子……”
  上官英插言道:“是新推官到任了?”
  秦义说:“是啊,邢推官回乡服丧已经三月,同知大人又久病在床,狱讼之事府台大人可以兼管,计典之责却无人能代,没有推官怎成?”
  杜逢时一听秦府要宴请的是府里的官老爷,立刻有了精神,他想,自己是侦破秦府窃案的大功臣,宴会上当然也是主角了。好好拍拍这些官老爷的马屁,自己求官的事未必就没有希望。可一听上官英和秦义说到推官的事,才发现自己对官场一窍不通,不禁叹道:“这如何是好!杜某难免要见这些官老爷的,却不知道有些什么讲究,他们不会怪罪吗?”
  秦义说:“此事老爷已有安排,相信官老爷们不会介意。上官公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鲁迅的随想

  前几年就听朋友说中小学的教科书将大量剔除鲁迅的文章,当时没有在意。去年年底几个老同学聚会,问起仍在任教的两位,才知道传言不虚,她们说,在她们接触过的新版语文课本中完全找不到鲁迅的东西了。
  我不知道这标志着什么。也许是要从新认知和评价鲁迅这个人?还是语文教学又有了什么“新理念”?
  关于鲁迅我们是该有个新的认识,但不说明鲁迅的东西大多不适合中小学生阅读。
  很长时间里,鲁迅的形象被偶像化,概念化,推举到过高的位置,这是一种政治需要,但却是历史的悲哀,也是鲁迅的悲哀。
  至于真实的鲁迅什么样?我想,阅读过他的小说、杂文及散文、诗歌的人都该有个大致的印象,他既不是什么“骨头最硬”的“斗士”,也不是什么“主将”,当然也绝非梁实秋之流说的那么不堪。他该算是民国时期最有代表性的文学家,是那个时代思想与文化的一个缩影,也是人类思想史上极具悲剧性的一个人物。
  早年的鲁迅是个理想主义者,先是想做一名好大夫以强健国人的身体,继而想做一名文化战士决心唤醒民众以振奋国人的精神。这目标太大了,大得他无法承受。但我很敬佩这一时期的鲁迅,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三章 求官不易

  女公子和吴先生听得直发愣,不时交换一下眼神,似乎将信将疑;上官英却只管低头喝茶,好像对凌老所说之事毫不关心;杜逢时听得莫名其妙,感觉头绪很多,一时半会理不清,他不知道女公子要找的腰牌什么样子,有什么用途?但凌老所说宋府闹贼之事倒与冬梅的说法吻合,该是实情,弄不好又与石床扯上了关系。但此事关乎官府机密,以凌老的身份和阅历是不该在这种场合提起的,这老头子似乎居心不良,到底要玩什么阴谋诡计?
  凌老起身走到吴先生身边将腰牌取回,说:“上官公子可陪蒋公子和吴先生在此喝茶小坐,杜公子去府库之事却不能再耽搁了,老朽既然收回了腰牌只好陪杜公子到府库走一趟。”
  杜逢时急忙站起来,道声“少陪”,跟着凌老就往楼下走。
  上官英也站了起来,说:“小弟也有急事待办,少陪!”也往楼下走去。
  女公子叫道:“脾气还不小!中午请你喝酒赔罪行不行啊?”
  上官英没回头,也不回答。
  吴先生说:“典型的少爷脾气,过两天就没事了,不必放在心上。”
  凌老出了又一村酒店便站住了,杜逢时也跟着站住,他知道凌老在等上官英。等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二十二章 争夺腰牌

  杜逢时坐下了,他想,上官英十有八九是被女公子的同伙扣留了,她们既是权势人物,就没有理由,也不敢轻易害了上官英的命。他并不担心上官英的命,关心的是女公子拿去腰牌想干什么。他说:“既然知道腰牌非杜某所有,为何要借?”
  “因为你别无选择,本公子也别无选择。”
  杜逢时摇摇头,说:“不懂。杜某知道的是,腰牌若是杜某的,拿来救别人的命应该,但腰牌是别人的,杜某无权支配。腰牌借出,杜某无颜去见凌老,无颜面在威州做人,只能以死谢罪。杜某的命都没了,又如何去救别人?”
  “是杜公子的颜面重要还是上官英的命重要?朋友的命都快没了,你还在这考虑自己的颜面。”
  “杜某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交出腰牌就保住了上官公子的命?如何保证?”
  “本公子说的话就是保证。”女公子用手里的茶碗当地敲了下桌子:“本公子知道腰牌就在你身上,想抢过来轻而易举,相信吗?”
  “相信!粗某的脑袋哪有象牙扇骨结实,还不是一捏就破。让杜某交出腰牌容易,杜某也不是舍不得这条贱命,但总得让杜某死得明白。其一,杜某连公子的大名还不知道就交出了腰牌,死后还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二十一章 刁蛮女子

  杜逢时打量着面前的书生,实在猜不出他的来路,是昨晚那个彪悍青年人一伙的,顶替那人来赴约?不像,杜逢时认为那个彪悍青年人很有可能是横岭的强盗首脑,小贼在威州城里作案频频失手,大贼赶来主持大局重新布置该是情理之中,可盗伙里怎么会有这种年轻秀气又带有富贵气的书生?程宏和林达远说这书生几句话就把上官英引走了,说明这人来历不凡。刚才程宏和林达远匆忙离去,估计是发现这书生已经回到又一村,不想跟这书生打交道才离开的。程林二人应该知道这书生的身份且有所顾忌才会这样做,那么,这书生到底是干什么的?想不明白就不好应答,杜逢时只好做出等着听下文的样子慢慢喝茶。
  书生看来是个急性子,又开始用扇骨敲起了桌子:“怎么不说话?是舍不得还是不在意上官公子是否能回来?”
  “轻点敲,你那扇骨好像是象牙的,可别敲段了。”杜逢时看着书生手中的扇子,一副很心疼的摸样。
  “呦,看不出你还挺识货!敲坏怕什么,本郡……本少爷有都是好扇子。”书生现在又成了少爷了,他看着杜逢时那专注的眼神,说:“你喜欢这把扇子?”
  “当然,这是钱呢!要是带回我们未来国,少说也能卖个几十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