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成名记 第四十三章 满室血腥

杜逢时想到的是宋府管家宋安。

为什么要怕这个宋安,他真说不清,莫名其妙地怕,因为他与宋府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关系。越是聪明人越怕不可知的事物或人物,杜逢时不了解这个宋安,只是感觉这个管家不简单,不简单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也许这人另有江湖身份;也许这人才是宋府实际上的主人;也许杜逢时的未来就操控在此人手里……

与宋府有关的一些事让杜逢时不安,他说不清自己做对了还是做错了。石先生的三粒药丸让宋老太爷成了白痴,让三少奶暂时得以安心,也让杜逢时跟婢女冬梅有了肌肤之亲,这事就复杂了,杜逢时在宋府就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具体是什么样的责任他到现在都没理清楚,要说是只对冬梅负责还简单些,他回不了现代社会就该娶冬梅为妻,要有机会回去就想法为冬梅弄一笔钱让她嫁个好人家,冬梅不过是婢女身份,这样处置不会惹人非议。要说对三少奶负责就麻烦了,自己落入起云潭匪徒手中的时候得到了方林的舍命相助,绝非无因,方林显然是石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四十二章 无路可逃

杜逢时转身就向回跑,他想到了地下室左边那个洞,里面地形复杂,希望能找到藏身的地方。好在刚刚走过的地方都有印象,现在是危急关头,反应也比平时灵敏的多,磕磕绊绊地跑得还真快。不快不行,他能听到对方的说话声,对方一定能听到他的脚步声,对方熟悉岩洞又有灯笼照明,追得一定快,跑慢了就是等死。

刚才十几分钟才前进了二三百米,现在不到五分钟又跑回来了,人体的潜能一激发出来还真了不得。杜逢时又跑回那间地下室,不敢停留,扭身便进了左边那个洞。这个洞在油灯未熄前他进来看过,当时的印象是地面凹凸不平洞壁犬牙交错相当难行。现在却顾不得了,借助夜明珠微弱的光亮一步步向里摸去,最好能从这个洞找到出路,找不到出路也要找到一处隐秘的藏身之所。

从右边岩洞逃出时免不了要弄出声响,对方必然会顺着脚步声追来。杜逢时不敢放松,他觉得逃的越远就越安全。不知摸进去了多远,前面没路了,岩洞陡然向下降去,看不出有多深,而且能隐约听到下面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四十一章 藏宝腰牌

手里的油灯掉到地上熄灭了,密室里漆黑一团显得更加恐怖。杜逢时浑身哆嗦,手脚都不听使唤,费了好大劲才爬出了那间屋子。

坐在地上喘息了好一会才想起外间也有个死人,浑身又是一阵哆嗦,急忙又向最先推开的那扇门爬。爬了几步又感觉不妥,想起自己曾进入过那扇门,里面是条密道,可能通往天然岩洞,漆黑一团,没有灯是无法行走的。可是油灯打翻在那个有枯骨的密室里了,他怕见那具枯骨,不敢去拿。

趴在地上有喘息了一会,心里总算平静下来,想想这些死人跟自己毫无关系,几天来自己也出生入死好几次了,为什么要怕?他说不清,也许是因为太出人意料;也许是因为那具枯骨的模样触动了他思想中的某些东西;也许是因为失望,得到那笔传说中的财宝让自己名利双收的欲望太强烈了,想象中的财宝成了枯骨这打击也就太大了。

透光孔透进来的光已经暗淡了好多,显然外面已近黄昏。上面静悄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四十章 密室骸骨

密室中的密室很小,看上去只有五六平米,里面空空荡荡,除了能见到左右墙壁绘有壁画外,地面上只有两块腐朽的圆形草垫。这草垫很粗糙,比平常的席子厚一些,却比常见的蒲草垫子薄,直径不到三尺,杜逢时估计是密室的主人采集附近的野草编成的,坐在上面打坐或者练功用的。

左边的壁画很大,占去了墙面的大半部分,是一幅狩猎图,几个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人骑着骏马在围猎一只猛虎,猎手有的持弓箭、有的持标枪,被困的老虎已经身中数箭,却仍在向围上来的猎手咆哮示威。杜逢时举着油灯仔细察看画中人物的服饰,觉得很像现代蒙古族的服装,他的心脏一阵剧烈跳动,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看来威州真有元军溃退时埋藏的财宝,这里该是守护人的匿身处,说不定藏宝就在附近。他觉得这幅画该是明初的作品,因为元代不会将这幅画画到密室中,若说是元代之前更不可能,上面刚刚倒塌的破庙不会那么古老。

那么藏宝在哪儿?建这间密室就为了画上这么一幅画吗?左墙壁画后不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九章 密室中的密室

破庙倒了,轰隆声盖过了其他声响,激起的尘灰呛得杜逢时透不过气来,他尽力往墙根下的稻草堆里钻,在这种时候人和其他动物的本能并无区别。

稻草堆救了杜逢时的命,让他在尘灰中找到了一处勉强可以喘息的地方,也替他抵挡了砸向头背部的一堆瓦片,虽然身上很疼,却没有受伤。

当尘灰渐渐散去的时候,他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叫,耳朵里轰轰作响,他听不清是谁在喊叫,更不知道喊的是什么。他从稻草堆里钻出来,眼前很昏暗,仔细看了一阵才知道自己被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他很幸运,西面的墙没有倒,似乎北面的墙也没倒,东面的墙倒了,南面的墙倒了大半,房盖压了下来,杜逢时所处的位置就成了一个下宽上窄的洞。可这是一个死洞,虽有好多缝隙透进光来,要把某个缝隙扩大钻出去并不容易。

杜逢时向前爬了几下,面前就是西墙与南墙的拐角处,那里缝隙较大,透进来晃眼的白光。他想,南墙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八章 破庙倒了

杜逢时拍掉手里的碎屑,说:“杜某是故地重游。想不到短短几天时间,这里就变得让杜某认不出来了。请问两位公子贵姓?”

年龄稍长的青年向杜逢时笑笑没说话,扭头向四周仔细打量着,另一青年跳到坑里,用脚踹了几下椭圆形的金属门,接着在坑里转了一圈,大概想搞清下面密室的面积和四壁混合料的厚度。

麻子成了两个青年的跟班,陪着小心说:“小人上午搜遍了庙里的每个角落,没有找到开启密室的机关,北墙一带原有泥像早已破碎,遍布蛛网好久没人动过,最可疑的就是这东面,扫开地面的稻草便见到几块已经腐朽的木板,掀开木板却没发现什么,向下挖就成了现在这样子。”

杜逢时从坑里跳上来,说:“没有趁手的工具就没法撬开金属门,密室的四壁是用糯米和石灰的混合料灌制成的,很难凿开,只能贴着密室壁向下挖,从密室下面挖进去。没有两三个时辰挖不通,我看得明天了。”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七章 重回破庙

破庙里有人,远远地就能听到吵闹声,也能看到有人出入。杜逢时迎着破庙门口站着的两个人走去,离着十几步远他就喊:“老兄,你们在这干什么?”

门口站着的两个人都很年轻,一个二十出头,另一个大概只有十几岁,看衣着打扮像是附近的农民。年龄稍大那人看看杜逢时,说:“你是谁?跟里面那几位是同伙吗?”

破庙里传出哗里哗啦的声响,显然里面人很多,杜逢时走到了庙门口向里面看去,庙门不知被谁给卸掉了,里面尘土飞扬,隐隐约约能看到几个人在里面用镐头铁锨乱挖乱掘,像是要拆房子。杜逢时急忙后退了几步,说:“里面是什么人?他们在挖什么?”

门外那两个人一直盯着杜逢时,却不说话。

杜逢时冲庙里喊:“你们挖什么呢?快出来,这样瞎弄,一会房子就倒了!”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六章 双河人物

费先生一见面就知道杜逢时姓杜这不奇怪,知道杜逢时不是大明子民也不奇怪,因为双河庄离威州城只有十几里路程,不会不知道城里的新闻,杜逢时是威州城这几天的新闻人物,双河庄的人当然应该知道。可是知道杜逢时来自几百年后的未来就奇怪了,这是杜逢时遇到的第一个弄清了未来国是什么意思的人。

费先生还在笑,说:“这事很简单,从传言中杜公子的言谈举止来看,杜公子知道很多大明的事,也知道很多中华历史上的掌故,我们却不知道杜公子的未来国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样子,大明海外通商已经多年,若有未来国存在岂会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杜逢时点头:“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费先生算出来的。”

“若说是算出来的也未尝不可,杜公子咆哮公堂一事很快传遍了威州,在下当时便占了一卦,所以知道杜公子所说的未来是几百年后。”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五章 神秘占卜

杜逢时认识的星星不多,但他知道北极星,也知道绕着北极星旋转的大熊星座和仙后星座,所以方向不会走错。

脚下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是随着山势走的,像是通向山下的马路,但到了山下没见到马路,面前却是大片的庄稼。杜逢时沿着庄稼地的边缘行走,不时地抬头看看天,好在东方已经发白,天就要亮了,路虽然难走但充满了希望。

大熊星座(即北斗七星)这时候的位置到了头顶上方,杜逢时记得跟方林从那个不知名的村子逃出来的时候北斗星是在北极星的下方,如果注意观察,利用星星来判断时间好像不难,他知道古人还可以通过观察三星等星座的位置来确定时间和方位,可他不会。如果碰上了阴雨天怎么办,利用什么来判断方位和时间?老江湖一定是有办法的,他更不会,看来当个江湖人还真不容易。

走上马路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杜逢时却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因为马路是东西走向的,他不知道那边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时候最害怕的动物——黑熊

 

生活在长白山林区的熊主要是黑熊,资料上说有棕熊(罴),但很少有人见到。

黑熊又叫狗熊、月熊、狗驼子,东北方言中称它黑瞎子。在长白山区,黑熊的名气极大,提到野生动物,首先想到的就是它,比东北虎还出名。东北虎虽猛,但避着人行动,很少与人类发生“正面冲突”。黑熊不同,因其数量庞大,活动上又较少顾忌,与人类发生“亲密接触”的机会比其他大型野生动物都多,人们对黑熊的关注自然也就比对其他野生动物要多。

黑熊算得上东北的文化“名人”,不信查查看,与黑熊有关的歇后语就不下几十条:黑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黑瞎子叫门——熊到家了、黑瞎子坐轿——没人抬举、黑瞎子坐月子——下(吓)熊了、黑瞎子掰苞米——掰一棒丢一棒……

为什么说“掰一棒丢一棒”,这是有故事的。据说黑熊喜欢吃玉米,玉米快成熟时黑熊就偷偷摸摸去“收获

分类:随想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四章 书生江湖

杜逢时以为来的是矮叟,等这人站定了才看出不是。这人也很矮,但比矮叟要高些也壮些。年龄不小了,因为离得近,杜逢时能隐约看到这人的眉毛很长,眉毛已经长长的人年龄会小吗,少说也有六七十岁了。

高叟坐着没动,说:“你这老东西一路跟来是想打劫吗?高某这虽有块腰牌却不是装藏宝图那块,身上也没带金银只有数十枚铜钱,想要就拿去。”

来人摇摇头,嘿嘿笑了两声,说:“你姓高的诡计多端,把威州这盆水搅浑了到底想摸什么鱼?老朽昨天刚到威州便发现情势不对,却没发现什么有分量的人物,一群虾兵蟹将跑到威州来闹腾什么?老朽是百思不得其解。今晚才知道你们一高一矮两个老怪物也这里,当然要跟来看看你们搞什么鬼。”

“我和矮子老哥是昨天傍晚才到的,能搞什么鬼?你姓孟的来的比我们早,听说你那位高徒林达远来的更早,是不是藏宝已经有眉目了?”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三章 文试武试

庄稼地好大,杜逢时闭着眼睛缩着肩膀尽量减少被庄稼叶片抽打的面积,可仍然免不了挨抽,他估计自己的脸上和脖子上全是血道道了,用胳膊夹着他奔跑的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也不嫌累。

杜逢时猜测这人就是女公子唤作高叟的老家伙,他抓住自己干什么,是惦记那张石床还是在打藏宝的主意?不论是石床还是藏宝,自己现在都毫无线索,老东西把自己捉来是不是昏了头。

总算钻出了庄稼地,可是老家伙还在跑。脸上、脖子上的划伤热辣辣地痛,肚子被勒的死紧也透不过气来,只能张大了嘴巴做短促的呼吸,想喊叫也喊不出来喽。

奔跑的速度慢下来了,感觉是在爬坡,好在没有树丛,杜逢时怕得要命,他琢磨,老东西要是夹着自己往树丛里一钻,自己这张脸也就别想要了!

终于停下了,噗的一声,杜逢时被扔到了地上,老家伙叫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二章 路上相持

女公子不理会前面四个人,转回身叫道:“二位跟了好久了吧,请问什么目的?”

路两侧各有一个人影,马路上稍远的地方还有两个人影,其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应道:“哈哈……能有什么目的?跟着听听故事呗!”

听声音这人年龄也不小了,应该在四五十岁左右。杜逢时感觉声音有点熟,却想不起这人是谁,他猜测这人是故意改变了声调,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

女公子哼了一声,说:“比本公子还有雅兴。听明白了吗?”

“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一事想请教杜公子,石床能随意移动,该是神物,杜公子既然是石床的主人,为何不能控制?此事于理不合,想必杜公子有所隐瞒。”

杜逢时呵呵笑了两声,说:“兄台言之有理,只是兄台忘了一件事,石床是神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一章 高叟矮叟

人的思维很奇怪,思考问题的方式五花八门,有的人得益于静思,有的得益于翻资料,有的却得益于跟人吵架、侃大山……杜逢时就是个需要跟别人胡侃才能引发灵感的人,他喜欢跟别人闲扯,哪怕对方啥也不懂只是听他说,他说着说着脑袋里的想法就多起来了,以前没理清的问题就想明白了。

这几天他在找石床,别人也找石床,石床却是忽隐忽现到处制造事端,也引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石床为什么会四处跑?是它天生就好动还是被别的什么力量所驱使?杜逢时想不通,别人就更不明白,所以络腮胡子才会认定杜逢时的那块手表是控制器。

现在跟女公子一通胡扯,估计女公子是听得云山雾罩,杜逢时却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以前连不起来的思路现在连起来了,很多以前百思不解的怪事现在能解释了,这不但没有让他高兴,反而让他恐惧,吓得他叫了起来,也吓得他浑身哆嗦。

女公子的扇子又敲到了杜逢时的头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名记 第三十章 信口开河

路边躺着两个人,要不是方林说他们只是被打昏了,杜逢时一定把他们看成死人。在这夜深人静的荒郊野外突然遇到两个倒地不起的人,胆子不够大的准的吓昏过去。这两人相距四五步,一个仍握着一把刀,另一个身边横着一根铁棍般的东西,杜逢时觉得像小说中描写的鞭或是锏,具体是什么他可弄不清。俩人倒地的姿势差不多,都是仰面朝天,没有挣扎的迹象,显然是中招后立刻就昏厥了,说明他们遇到的对手极其高明。

杜逢时大着胆子走到一个人的身边,低头看着,说:“躺在这蚊虫都不咬,挺好使呀!”他弯腰向那人的怀里摸去……

方林说:“不用看了,是被一种很怪异的功夫击伤的,一个伤在额头一个伤在喉下,我试了几种方法都没将人弄醒,不知道用水浇能不能弄醒?”

杜逢时继续往那人的怀里摸,说:“弄醒他干什么,我只是想找找他身上有没有能防蚊虫的药瓶,那东西很管用。”

分类:长篇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