掸烟的博客·更多的人死于心碎

内心越丰富,越不善于表达。morediedofheartbreak.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03598
  • 开博时间:2006-01-13
  • 博客排名:第15678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春· 纪(二)

  

春· 纪(二)

色微薄,树影如剪。

 

三月的春夜寒冷又清洌,远处树影后的天幕,暗黑下面是一层柔和的昏黄。

 

草地上有一只瓶子,远远的发出刺眼的绿色的荧光,我好奇地走到树林里,气氛诡异得像侦探小说一般。我把它捡起来,攥在手里准备带回家,放在窗前,让它在夜里发光。

 

小路的转弯处有一块微微隆起的草地,一个身形模糊的男人带着帽子,手里牵着一只庞

分类:声色界 | 评论:0 | 浏览:2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纪 (一)

  

 

 

到了整天刮大风的季节。风把旗帜展开,从早到晚。天空很蓝,云朵蒙住了太阳的脸,又突然松开手。风很冷,枝头还枯着,但春天已经来了。

早晨,翻出了几年前买的一块表,想起了那年春天的哈尔滨,那时的天气和光影,我坐在索菲亚教堂前的广场,在阳光里轻声的唱起许巍的歌,她在我身旁录我唱歌的模样,人们在广场欢笑着走来走去,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的摄像机在我心里,把一切都录了下来。

手表戴得有些旧了,有了时光的痕迹。仔细的擦拭它,一圈圈的上好弦,蓝色的指针嗒嗒嗒走起来,带劲极了。

 

 

分类:涂鸦集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把所有的疑问和忐忑都安抚

  

 2月3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

傍晚,我在厨房的窗前,调饺子馅。透明的玻璃碗里,红色的肉,鲜绿的韭菜,粉白的虾仁,淋上一层烧热的油,一点点的搅拌,直到所有的食材和调味料混合在一起,稠得不分彼此,像日子一样含混着各种滋味,表面上一派丰盛的模样。

收音机里正在播放费翔的老歌《故乡的云》,我想起几年前,每到年关,我还和所有离家在外的人一样,数着日子焦急地期盼着赶回家过年,那种“恨不得一步迈回家”的急迫心情,只有离家在外的人才能不言而喻地深深体会。三年了,我不再用奔波回家跟老妈团聚新年,她每天就生活在我的身边,每天都是团聚。

窗外,漫天的飞雪,从中午就开始下起来,大朵的雪花迎着风,纷纷扬扬地洒落,不时传来一串串鞭炮声,年,终于近了。

上午,L爸打来电话说,L的二姨“老了”。老辈人习惯把去世称为“老了”,仿佛一个人生命的结束就像是刚吃完饺子,喝杯茶,累了打个盹,就再也没有醒来一般的安静和从容。可是,小年这天,二姨没有吃上这顿饺子。L爸在电话里说起这事的语气很淡然,仿佛在说谁得了感冒一样,我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分类:涂鸦集 | 评论:2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繁星

  


  世上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将变成天上的一颗星。
  
  
  如果时间的表盘也有骤停的那一刻,一定是在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那天我的舅妈突然去世了。
  
  我和母亲接到噩耗火速赶回去,舅妈住在老家的乡下,她一生坎坷艰难,是家族中最朴素最任劳任怨最默默付出的人,因为对艰辛生活的勇敢担当,对每个人的善待和从不计回报的给予,成为家族中最普通但最受尊敬的老人。她的葬礼极隆重,不是特意操办而为,是所有人得知噩耗后都昼夜兼程的赶回去,葬礼上好多人都说舅妈没有白付出。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农村葬礼,整个葬礼就像是一部厚实又沉重的小说。
  
  葬礼一共三天,前两天在家设灵棚祭奠,第三天出殡下葬。灵棚就设在舅妈生前住的院子中央,我挤在其它长辈的后面,看到了舅妈的遗容,舅妈的面容和生前一模一样,脸色很正常,神态十分安详,让我诧异。更令我不解的是,我整日整夜的坐在灵棚里守着她,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亲戚们说,因为是自己的亲人,所以不会害怕。
  
  守灵的晚上特别冷,我裹着大衣,同其

分类:文字欲 | 评论:1 | 浏览:6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秋与初冬作别的午后

  

昨天一场连绵的雪宣告了冬的到来,整整一天轻飘的雪花如泣如诉的洒落,直到傍晚才停歇。今天上午出门办事,又顺路去了曾住过的地方,还是从前那条熟悉的街路,菜市场和门口的小饭馆,没有见到邻居阿姨。

  雪霁初晴,大片的雪松软得像一个个塞满了棉花的包袱一样压在树上、楼顶的窗台上,在阳光下开始融化不停地掉下来,落在地上和路人的脚边。从前经常光顾的水果摊变得更大,五颜六色的水果一筐一筐地排在外面,阳光正好照过来,水果们像是刚洗过澡的淘气娃娃,新鲜可爱。店主正忙活着摆放着水果,突然一大团雪从楼上的阳台上落下来,砸到水果摊的棚子上,很大的一声响,惊得店主一楞神,接着就传来她们清脆爽朗的笑声,两个人议论着这雪可真大。

  我穿着厚厚的大衣,裹在围巾里,双手插兜缓慢地路过这一切,满眼欢喜和感动。空气中是初寒的清冷,眼前是我曾经熟悉的场景和人,我曾在这里住过几年,经历了几个春秋冬夏的轮回,从前每一天琐碎又普通的日子,都化成记忆中最清晰的胶片,不断地与眼前的一幕幕交错闪回,我曾经是这个故事的主角,或许今天我既是主角又是观众,我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从前的生活

分类:涂鸦集 | 评论:1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净月潭,遇见深秋

  净月潭,四季皆不同。秋天的净月潭,是最饱满,最壮烈的时节。
  十月十七日,环潭徒步,在萧瑟的秋风中,遇见深秋的模样。
  
  


  


  
分类:光影记 | 评论:6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月光中梦见一生

  
  我们伫立在水边凝望的时候,皓月正当空。
  
  好大好圆好亮的月亮,白玉盘一般高挂在空中,银白色的月光倾洒下来,水面映出一个闪亮的光圈,波光粼粼,仿佛有千万只银色的鱼儿在水中跳跃。宽阔的水面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在月光中向远方铺展,远山苍茫,树影如剪。
  
    月光笼罩下的大地,被一层黛青色的透明光芒凛冽地覆盖着,林间的公路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若大的水域内空旷无比,只有水边敛声静气的几个人。
  
  我站在水边,竟一时说不出话来。眼前的景象深深地将我震撼,月光像一束神奇的光,一瞬间有力地摄入我的魂魄,照亮我内心最黑暗最隐蔽的角落,又轻轻的将我的整个灵魂百转千回般掏出来,揉碎了洒向铺满月光的水面。
  
    刹那间,我的心撕碎得万马奔腾,又还原得静如秋水。刹那间,想跟谁白头到老,又想独自远走天涯。

  我想纵情歌唱又想仰天长啸,想奔跑呼喊又想跪地祈祷,
分类:涂鸦集 | 评论:2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静如海》-- 一生只有一句再见

  

  
  秋天,只要一场连绵阴冷的雨,就更深了。

  我在入秋后的第一场漫长又萧瑟的秋雨中,看法国电影《沉静如海》。

  影片的背景发生在二战时期德军入侵的法国,一幢靠近海边的老房子里,住着祖孙两人。一个被安排入住他们家的德国军官,使本就对战事憎恨的祖孙俩,更加厌烦。原本外面的战争还不至于干扰到他们俩在那幢老房子里的平静生活,可是从军官住进来的那个晚上起,以教授钢琴为生的孙女雅安娜就拒绝在家里弹琴,她和爷爷用沉默表达对入侵者的反抗。

  电影一开始就弥漫着一种阴郁又娴静的气息,古朴的老房子,相依为命的祖孙俩,摆着父母遗像的房间,海边咸湿的空气和鱼网中零星的鱼…… 这种气息从荧幕中弥漫开来,将我重重包围。窗外,秋雨越来越急,有一阵子急速的雨滴打在西窗,房间里愈发的清冷,我起身冲了杯咖啡捧在手里,热热的气息由手指传入掌心和身体,我甚至想像电影里的姑娘一样,围着一层又一层的围巾,穿着厚厚的棉格子衬衫,骑着车漫游在法国乡间的石板路上,或者走在刮着冷风的不平静的海边。

  海边的不平静的

分类:声色界 | 评论:2 | 浏览: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与佛之间隔着一把枪

  


  夜晚空着,枪管里满是愤怒的忧伤。
  手指与扳机在风中撕扯,无动于衷的心里泪流满腔。
  像奔跑后停息的野马,所有的远方都不再是风景而是创伤。
  我在绝望中举起手枪,准星喵向远方。
  一个身影缓缓而来,它的背上背着时光。
  我看见你艰难的笑,像一颗葡萄挤出最后一滴紫黑色的汁液。
  
  一瞬间,只要一瞬间,野葵花还没开满山岗。
  我的心已经软得像抽去筋骨的旗帜,硬得像风干千年的奶酪,
  再狂的呼啸也展不开凌厉的阵角,再浓的烈酒也无法催生发酵。
  当我远离你,也丢下所有。
  当我举起枪,也结束慌张。
  
  人与佛之间隔着一
分类:涂鸦集 | 评论:2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村庄的早晨

  


  很意外的起了个大早,天蒙蒙亮时就出发骑行一段穿越村庄的路。

  去往村庄要先穿越城市,一大早五点多,天色渐明的马路上车来车往,城市早已醒来,或者,城市从来不会睡去,因为夜里的街路也依旧车流不息。城区鳞次栉比的建筑遮挡了初升的朝阳,只能一边骑车一边在马路上张望东方,远处建筑工地里高耸的两个塔吊之间初升的太阳,一开始太阳是桃红色的,像娇羞的少女一般。只过了几个路口再望过去,刚才的桃红色已经变成了有些暗淡和灰蒙的大红色,不知是太阳老得太快,一会就从少女变成了化着浓妆的少妇,还是城市乌烟瘴气的早晨污染了它,总之,城市里的太阳和这个城市一样,只要一会儿就让人觉得俗不可耐。

  穿越一大早正越来越喧嚣的城区,骑上一段十分开阔的柏油路,城区与村庄交汇的地方,
分类:涂鸦集 | 评论:1 | 浏览: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我一个人在路上(三)宝相千颜

    

    在西安短暂的几天,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博物馆。陕西省博物馆、兵马俑博物院和碑林博物馆。每个博物馆都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每一件展品摆在那里,都仿佛是一个沉默的有故事的人,他不诉说但无声地表达,他经历的风雨沧桑像巨大的风暴,汹涌地将我淹没,我在历史风暴的旋涡中无以自拔,每一处都让我流连忘返,沉醉其中。
  最喜欢的是碑林博物馆中的一个小展厅,里面展出的是历朝历代长安地区的佛造像艺术。从碑林展区出来,直接从后门进入展厅,里面的人很少,几乎没有什么参观者,因此显得更加静谧。一尊尊佛像安静地陈列在那里,每一尊佛像的表情都各不相同,仔细观看会读出他们的表情,或含笑,或慎怒,或淡定……佛是没有男女性别之相的,也不该有喜怒哀乐的表情,但因各个朝代的佛造像的技艺有所差距,因此佛造像的水平也千差万
分类:在路上 | 评论:1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我一个人在路上(二)日落雅丹魔鬼城



如果我是火,你敢走近吗?

如果你是石,我会是刀锋吗?

如果昨天是血,今天是zi dan 上了膛的shouqiang吗?

如果永远是茫茫黑夜,我们还能坚持在黑暗中一路同行吗?


亲爱的,今夜,我在雅丹魔鬼城

在茫茫沙漠中,期待头顶整夜不曾出现的月光。





分类:在路上 | 评论:3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自行车的那些往事


 
忽然想起关于自行车的几个片段。

  九岁那年的夏天,我开始学骑自行车。一台很古老很硕大的脚闸自行车,是我的初练工具。小时候我的个子长得比同龄孩子小,当时小小的我初学骑车的热情,全然没有因这台庞然大物而退却。连续三天的夏夜里,胡同口小卖部前面的空地上,一盏白色铁皮罩着的昏暗灯光下,蚊虫成群地飞舞在白炽灯的周围,光影中一个小女孩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扶着自行车大梁费力地转圈练习,居然从没摔倒过。三天后,我就可以以这种夸张的练习的姿势骑车上路了。这种姿势后来又持续了约半个月,才真正的骑到自行车的大梁上。第一次真正像大人一样双手扶把骑车上路的那天停晚,是《恐龙特级克赛号》开播的日子。放学后急忙写完作业在电视
分类:涂鸦集 | 评论:4 | 浏览: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爱的,我一个人在路上(一)列车上的一幕



五月八日 晚八点四十八分 长春开往西安的火车上

下铺是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夫妇,中午上车后两人吃过午饭,大娘躺下睡了,大爷空着自己的铺位,一直坐在大娘的脚边,闭着眼眯着。傍晚时分,大娘醒来,两人坐在一起望着窗外闲聊,大爷一直在说话,大娘不太说话,偶尔才搭一句。从他们的闲聊中得知,他们此行是从长春探亲返回洛阳,两人一直在聊着回乡探亲的种种感想,见到的人和发生的事,大爷偶尔抱怨一下,这时大娘就会严肃且短促地埋怨他几句。

晚上八点多,我在中铺睡不着,欠身往下看,见对面下铺的大爷一个人坐在那儿,翻看着一本老相册,那是一本十六开的老式帐本,上面全是细小的蓝色格子的那种

分类:在路上 | 评论:4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勇者孤独---2012.4.27

  有没有一天,醒来,说走就走?
  有没有一天,你想疯就有人陪你疯?
  有没有一天,你的车就是你的战马,哪怕它老弱病残,你依然骑着它上路?
  有没有一天,有人在你身边关掉手机,说这一天就是远离一切的一天?
  有没有一天,你重新找到儿时的玩伴,那些单纯、隐秘的欢乐重又回来?
  有没有一天,有人在你身边不停的跟你说话,而你不用作那些无聊的回应,倾听、微笑就好?
  有没有一天,你在雨中放纵的飞驰,哪怕下一个路口可能随时跌倒?
  有没有一天,你在大雨中浑身湿透,却沉醉在雨中,想死在路口的那棵树下,死在绝望而美好的那一刻?
  有没有一天,你心无旁鹜的一路向前,就那么向前,永不停歇?
  有没有一天,在雨中爬上工地的楼梯,在高高的角手架上和朋友抽烟?
  有没有一天,当你一路泥泞和艰辛,在无遮无拦的大雨中登上山顶,再普通的风景也激动万分?
有没有一天,哪怕悲催依然欢乐,累到崩溃依然无悔?
  有没有一天,当身上的汗水雨水洗去,当泥泞和疲惫
分类:涂鸦集 | 评论:3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