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落木的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7256
  • 开博时间:2006-01-12
  • 博客排名:第1004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过去的抒情(一些旧作)

■往昔的抒情(一些旧作)

○林落木

 

 

◎和解

 

长河勒住村庄的脖子,

村庄只好步步后退,手里紧握

镰刀和扁担,犹如两个男人

退至山脚,山高路绝,

摆开决斗的阵势。

 

日落津渡,暮色四合,

村庄慢慢摆脱迷惘,迎接清风与明月,

它们用牛羊的叫唤相互致意,

长夜慢慢消解了一场

严酷的对峙。

 

二胡呜咽,江河水回环漫流,

那是对绝境的共同沉默,

双方相互的妥协。

此时,两个男人内心共鸣如

风月万壑,松果静落。

 

2005年9月

 

 

◎酒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动(11-20)

■惊动(11-20)

 

 

◎转世

 

酒后回到家乡,

深夜的家乡吞下了我。

小径是蠕动的肠道,把我缓慢挪移,

和着路旁的杂草, 牛粪, 煤渣。

这些我看不见,

我只嗅到它们的气味,

在夜的寒气里,这些气味

缓慢地温暖起来,

然后扑进我的鼻腔。

 

睡眠覆盖着整座村庄,

河水徜徉,偶有水声,

家乡的血液正缓慢流进我的血管,

离乡已久的我将被消化,

将被重新怀孕,投胎,

将被转世回家乡所熟悉的我。

 

 

◎午夜

 

夜提着安宁的星光,用睡眠

安抚午夜灯火阑珊处的人们,

用一件宽大的玄衣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动(1-10)

■惊动(1-10)

 

 

1、雨

 

雨突然加速,翻过白天,

把群山隐藏,

似是意欲隐瞒

自己某段灰暗的记忆。

 

在白天,雨高过山,又低于山。

夜里,它走在山的前面,

欲言又止,语焉不详。

 

我等了一整夜,等着雨

说出什么。

其实我也不可能等到什么,

雨快速来到我眼前,

也许也等着我透露些什么。

 

 

2、惊动

 

风吹树动,

惊动的是月光,虫鸣,以及

人们的皮肤,

我不知道是否会惊动

那个心藏秘密的人?

 

他把月光倾倒怀中,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时间的秘密

■寻找时间的秘密

——浅谈诗歌写作

◎林落木

 

 

1

 

诗歌写作是我生活中一件很轻微、又很重要的事情,就像是在庸常日子里寻找时间的秘密,这可能会引起一些擅长跨越时间、轻视时间、无视时间之人的发笑。对大部分的人来说,他们喜欢待在生活的中心,待在物质的中心,不喜欢被排挤,被放遣。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诗歌并不需要中心,不然诗歌可能会失去自我的意识,语言会失去来自于自身的内在美。感受着这种美,犹如一个人在湖堤,恍然觉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10年的诗

林落木2010年的诗

 

 

 

■岁初的细雨(组诗)

 

 

◎一场酒事

 

在一场酒事里,

我沉溺于回忆,不可自拔。

村庄陷于濛濛冬雨,

不可自拔。

它苍老的脸庞,它无尽的回忆

把我惊醒,

却留下那么多的悲伤。

 

 

◎母亲的悲伤

 

母亲的悲伤,

跟旧屋有关,

跟柴米油盐有关,

跟我亲人酗酒有关,

跟村里的种种生老病死有关,

跟对自己熬过日子的欣慰有关。

我说不清楚我的悲伤

又是其中的哪一种。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15年的诗

■雨穿透了我

——夜忆帕斯捷尔纳克诗歌

 

雨滂沱而下,房屋不漏,

薄纸都漏不了。

它们像房屋一样,像

二十世纪命运诗人的诗歌,

广袤,却有着透明的屋顶。

我看见那么多的雨,

淋湿了那么多的人,

淋湿了那么多的事情,

出乎衣服的渗透力,

出乎薄纸的渗透力,

出乎我们皮肤的渗透力。

一场雨,

在一个夜晚,

没有祝福,却有着百草园的荒芜,

告诉我一个“早”字,

把我淋个清醒。

 

一个无边的夜晚,

超过了无边的清醒,

那么多的雨点,像星光,

跑着,跑到我的肺腑,

跑到我藏着书籍的密室。

四月的旋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14年的诗

■时过境迁(组诗)

 

 

◎梦里梦外

 

我又一次在梦中

身陷险境,我不由得呼喊着

另一个自己。我喊了又喊,

他就是没有察觉。

当陷入更深的恐怖时,

我便会醒来,

那个正在山南水北漫步的自己

便会转过身来,

目光迟疑,身影依稀,

仿佛即将去世。

 

 

◎半夜起床

 

有时候半夜起床,迷糊中

随手摁亮灯盏,

我便会立马清醒过来,

好像一下子来到了人间。

妻子嘟囔着,埋怨我也把她弄醒了,

于是,我赶紧熄灯,赶紧回到

非人间的地方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13年的诗

■西北游记(组诗)

 

 

◎飞越秦岭

 

南方与北方,西南与西北,

界线如此轻易地被穿越,

远方的闪电,袭击

我的视网膜,身下的云团

轻挠我的脚底。

穿行自由却失去自由,

飞机以自由的名义,

禁锢了两个小时的自由,

穿越南北的分界线,

天经地义的界限和隔阂,

如此轻易的穿越,却让我

一无所知,仿佛我

从未经历过自由。

 

 

◎秦岭,秦川

 

飞机下的秦岭,秦川,一座

推战的沙盘,战火已经平息,

阳光正一点点地落到

辋川庄,辛夷坞,蓝田村,香积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12年的诗

■风的内心有着红尘(组诗)

 

 

◎风的内心有着红尘

 

风的内心有着红尘,

也许只有火焰知道,它是风

前世的知音。

火焰反复地,深情地

探看着镌刻在许多事物骨头上的

密码。当密码解开时,

它的眼睛就会发红,

它的红泪就会绝望/蒸腾。

当风经过,它就会挽起

风的臂弯,

像西施、貂蝉、昭君、玉环……

挽起红尘的臂弯,哀怨而去,决绝而去。

 

 

◎一年过去

 

一年过去,一年仅是

一朵梨花,且歌且舞,且开且谢。

驿路梨花处处开,

那是众生芸芸。

一枝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11年的诗

■最初的年月(组诗)

 

 

◎水中物

 

在河畔,我使劲地看着

水中物,水波

却在我身旁悄悄过去了。

仿佛我正是漂浮的水中物,

不知从哪里浮来,

又将漂往哪里。

而今天,我只是在此

暂且歇足。

 

 

◎最初的年月

 

1970年,我最初的年月,

我永远的宁静被打破了,

我有着最初的哭声,

有着一生中最年轻的

父亲和母亲。

从此,我有着跟时光一样

哗哗流淌的河水。

我顺着河水,

慢慢走向时光的深处。

那河水宽广的光芒和黑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09年的诗

■我干涸的眼睛(组诗)

 

 

◎冬夜的星光

 

白天的车子,时快时慢,

送我到故乡,到异地。

我未曾徒步跋涉,可我分明感受到

里程的坚硬和冰冷,

我在内心行走,终于抵达。

车窗外,灰尘和人们劳碌不停,山水闲坐,

他们的工作近乎徒劳。

我所从事无望的工作,尚未完成,

可我分明感受到

它们的柔软和温暖。它们的结局

犹如冬夜的星光。

 

我所容身的地方很小,

却装着无穷的事物。他们简单,

却有着与生俱来最复杂的难题。

他们是种子,是草籽、麦粒、稻种……

时光带走他们的艰辛和无望,

直至他们的遗骸沉积下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08年的诗

■我是眼前这座村庄的一个胃(组诗)

 

 

◎母亲的衣服

 

您吐纳寒冷和温暖,

苦涩和欣慰,疼痛和自足。

在岁末苍茫的寒气里,

我看见捂裹在您身上半旧的厚冬衣,

依旧有着我熟悉的阳光。

您把半新的棉毯送给

一位半身瘫痪的亲人。

在种养枇杷树而得的重感冒愈好后,

您跟我数落起

从前气力充足的年纪,数落起

跟稻麦一起筛落的埋怨和满足,

二十多年前被河水漂走的一件衣服。

 

那件您在岸边洗刷时不慎脱手的结实的上衣,

现在您已不再心疼,

可我一直把它当作长年在外的我,

当作我已经消逝的梦想。

为此,我经常幻见许多枯枝败叶,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07年的诗

■抵达之谜(组诗)

 

 

◎晨光

 

我抵达一天的早晨,

还是一天的早晨抵达我?

对此,我不能说话。

我藏身在黑夜里,但晨光

已在我的肉身内生长,

毛茸茸的羽毛,逸出了

丝丝缕缕的温暖。

这些温暖,我不能收藏,

它们只能生长,或者消失。

 

晨光盘旋,终于飞出我的肉身。

我不是它的父亲,是你

抵达昨夜,把星光悄然地

种植在我的肉身内。

对此,我不能说话。而现在,

我已抵达苏醒,我看见

晨光满天飞翔,

它要把整个大地

变成一座光芒四射的神殿。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06年的诗

■鞭炮声开满村庄的天空(组诗)

 

 

◎鞭炮声开满村庄的天空

 

鞭炮声开满村庄的天空,

药香幽微,预示这个生病的世界

正在无望却又艰难地恢复健康。

 

亲人们来到病床前,向因为生活

而病根缠身的老人呈上红包,

里面装着对安泰年份的祈福。

 

这个黯淡的世界有福了,

你会依然流浪,身携祝福,这个普遍的

梦想,这些会闪光的泪水。

 

即便衣着褴褛,你也会抱紧孩子,

手拉妻子粗糙的手,坚定地走在

尘土飞扬的大路上。

 

只请你,在大路转弯时

掉转眼睛,看看父辈的魂魄

是否还在送别我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林落木2005年的诗

■站在书橱前(组诗)

 

 

1

 

这座城市,没有摩天大楼,只有

雕窗瓦舍,汤汤之河,

乌篷船装载蚕豆,穿城而过。

黄昏时,雨落无声,黄酒忧郁至极,

你经常为孤独者的身份而怅惘,

但你已然知道,郊外的田野

将要重新发育。

渡津在眼里,蚕豆像一粒粒泪珠,

在夜里,从笔尖

沁聚,滴落。

 

2

 

你在河里游泳,

多么欢乐,水声哗哗。

你掬手,准备捞捕镇定自若的小虾,

小虾多么透明,坐禅一般,你的浊眼

无法盯住它,

你只看到身边游动的鱼,

鳞光闪闪的鱼。你经常为此而痛心,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