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沙天涯名博

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上帝是看不见的,但人们对他的爱不会消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43168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1297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视频:庐陵文化生态园

  庐陵文化生态园,我的最爱,吉安人的骄傲!
  
  http://114.215.30.41/bencandy.php?fid=14&id=1540
  
  致谢视频作者“庐陵村耕”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多尼斯:最初的话语

  最初的话语
  
  这个曾是“我”的孩子,有一次,
  光顾我
  以一张奇怪的面孔。
  
  他一言不发,我们并行
  各自无言地注视对方。我们的脚步
  是一条奇怪地流淌的河流。
  
  根源,以风中这片树叶的名义,聚合我们
  然后我们分手
  成为大地书写、季节灌溉的森林。
  
  啊,这个曾是“我”的孩子,过来呀
  是什么,现在让我们相会?
  我们将说些什么?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多尼斯诗选


  


  
  夜晚拥抱起忧愁,
  然后解开它的发辫。
  
  你对自己说的一切,
  你都会对别人说,
  即便你无意如此。
  
  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有泥土伴随,
  那是永恒的相会;
  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有时光伴随,
  那是永恒的离别
  
  女人:
  能降下泪水的云。
  
  现在我明白了:
  为什么那些只梦见光明的人,
  有时候也会赞美黑暗。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20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科恩的诗与歌

  核心提示:科恩的歌好像在告诉我们,黑暗也可以是一种保护,一层温暖的茧。死也一样。死也可以是一种保护,一种温暖的限制。我们常常都忘了自己会死,不是吗?所以我们才会成为不失者,所以我们才会糟蹋自己好不容易才轮到的人生,所以才有政治和战争、欺骗和罪恶。是死在保护我们,提醒我们,教导我们。
  
  


  
  
  几张照片。透过一个圆环形的、具有60年代风格、仿佛舷窗般的窗口(或者窥视孔),可以看见一个穿深色西装的男人。他既不年轻也不太老。他的西装很合身(就像一副优雅的盔甲)。他站在那儿——那儿看上去像个旅馆房间:打开的白色房门(球形门把手),拉了一半的落地窗帘(图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1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优雅的老男人——科恩的诗与歌

   优雅的老男人——科恩的诗与歌
  转自:水上阳光
  
  



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飘泊在现代都市的游吟诗人,来自寒冷然而富有浓厚欧洲气息的加拿大小城蒙特利尔,英国文学是他的专业。早年以诗歌和小说在文坛成名,小说《美丽失落者》被评论家誉为60年代的经典之作。很偶然的机缘将他带入民谣流域,在Judy Collins的帮助下,将他的诗作配上简单的和弦,开始游吟生涯。他先后出版了《莱昂纳德·科恩之歌(The Songs of Leonard Cohen)》和《来自一个房间的歌(Songs from a Roo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莱昂纳德•;科恩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UxOTA0NTY=.html
  
  致莱昂纳德•科恩
  
  
  黑暗在唱歌
  歌声吹开了这个黑夜
  老男人
  你来得正好
  不早也不晚
  
  爱欲 禅 修行 渴望
  生机勃勃的苍老
  拯救者 已经到来
  我们共舞吧
  去往那爱的尽头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绮罗香•;咏春雨

  绮罗香•咏春雨
   [宋]史邦卿
  
   做冷欺花,将烟困柳,千里偷催春暮。尽日冥迷,愁里欲飞还住。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最妨它佳约风流,钿车不到杜陵路。 沈沈江上望极,还被春潮晚急,难寻官渡。隐约遥峰,和泪谢娘眉妩。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sunflower的处女作

  http://phbs.pku.edu.cn/bbs/images/upfile/2012-2/201222522279.pdf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1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面对江湖!无语!哑默!

  
  这个行业逐利而跑,人心逐利而为的时代!
  
  一个人,怎么才可以真正地从这辆驱利狂奔的高铁上全身而下?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7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无解药 上山见神明

 

“上山”
  
   “上山”这个词,我遗忘了近30年。有些遗忘是永恒的,有些遗忘是会在记忆中苏醒的。人对于记忆实在无助——你不可能知道哪些是永恒的忘记,哪些是植物人般的奇迹苏醒?
  “上山”是最初引领我触摸人生真相的一个词。就在此刻,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在最初写作的头两年里,我文字的三分之二,离不开生死,那其实是“上山”这颗种子开花散叶了,只是我不自知而已。
  上山——魅惑、诡谲,如幻灭的灯火,像重重茫雾。我再也不想回头,看那个在虚无中扑腾的女子。苏格拉底讲,未经审视的人生没有一点意义。然而,一味的审视也不一定就有意义。享受人生和

分类:观影笔记 | 评论:2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见老江



 

 有些人见过了就不会忘记,比如老江。
  前夜很晚,手机响了,一个不认识的号码。犹豫中我按下了接听键。我说犹豫,一是因为习惯不接生人电话,二是因为近期染恙,一说话就咳个不停。我已经有十天,不怎么开口说话了。我说你好,他说你不知道我是谁吧?我有些冷漠,说还真没想起来。他说我是东固老江江崇茂。我的热情突然就上来了,一边咳着,一边说了不少话。
  这么晚的电话,老江是有两事相求。他说自己已经出东固了,现住在青原区,明天要去三中附近的创天丽景小区,参加古玩交易会。他希望我能去看看,“我还会穿红军装,做我的红色宣传,你来看看,那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同时,他也道着歉,说小L已经告诉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好的,意外的圣诞礼物

  
  一个未曾谋面的朋友,为我写下的。她表哥告诉我,她叫GH。读完,我的心变得很软很软。H,如果我的存在,可以让你感觉生活变得明朗亮堂清晰些,这是我莫大的福份。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你在邮件中给予我祝福,同样的祝福我也要给你。活着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这就是我在圣诞到来时要送给你的话。
  ————————————————————————————————————————————————
  
  12月22日 星期四 阴
  
  冬至。
  整个12月都沉浸在一片温暖的小阳春中,今天天气突然骤变,阴冷,风吼。在青原区政府下了公交车,我顶着风往上走,把衣领上的帽子盖上,期待而又担心的冬天,终于到了。
  怕黑,却喜欢上了夜;怕冷,却迷上了雪。对这样的自己,有些惊喜,也有些无奈。
  很多年以来,每逢这样风起云涌的日子,就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并且隐约感觉这件事,会与思念和牵挂有关
  打电话给表哥告诉他办完事去他家吃午饭。我难得如此爽快,表哥显然很高兴,让我在大厅
分类:作品评论 | 评论:4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沈园:心中的安然

  
     心中的安然
   沈园
  
   从识得汉字起开始阅读,有限的文字之后,我却暗自下定决心,与文字隔水相望。此间一过,二十余年,转眼,当年的少女也成了少妇。许是生活平淡无味还是内心的一些召唤?我又慢慢地接近了文字。
    读过一些文字,文字里总会透露出一些各人的个性或情绪,如快乐,悲伤,兴奋,抱怨,夸夸其谈,犀利或者隐约闪烁的晦涩,当然也会有悲悯。读文字的这些年,我也会想,什么样的情绪和个性才应该是文学作品中的最佳状态呢?
    我认识一个女子。我对她有着真诚的喜欢:喜欢她的文字,喜欢她的安宁,更喜欢她的真性情。
    那是一个晚春的季节,雨依然不依不饶,不知何时又想给我们一个惊喜。我也不依不饶,在众人徘徊一个聚会时,我搅动了这个魔盘。因为我对她,也对这个类似于她的这个群体充满了好奇,我想渐渐步入这个我迟到的计划。她说:下刀子,我也去!那,我也去。
    在一个楼盘售楼部,我见到了她:圆圆的脸盘,挂满了安祥与亲近,一件深蓝的针织线衣围着一条碎花鲜艳的薄棉丝巾,坐在沙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4 | 浏览: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购书及CD清单

  今日,多云。心闲。身闲。清理出下列单子,计费超1200元。备忘。这个浮世,有书,有音乐,妇复何求?
  
  书45本:
   论当代小说:沉默之子 - 伍德
   山居性纪:性是种子禅是花开 - 吴光磊
   十宅论 - (日)隈研吾
   走在蓝色的田野上——(爱尔兰) 克莱尔•吉根(Claire Keegan)
   南极—— 克莱尔•基根
   婚约——(德)赫尔曼•黑塞中短篇小说选
   枕草子——日 清少纳言(林文月译本)
   雨月物语。春月物语——日 上田秋成
   生如夏花——泰戈尔经典诗选
   蛙——莫言
   你在高原(10本)——张炜
   游戏的人:文化中的游戏成分的研究约翰•赫伊津哈, 何道宽
   里尔克散文——叶廷芳译
   心航——贝诺尔特•克鲁尔, 严璐
   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人的回忆斯蒂芬•茨威格
   托尔斯泰传——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4 | 浏览:4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梨花飘落的瞬间 慕容雪村

按:前两天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请我为2011级新生做了次入学演讲,这是讲稿。因为时间关系,有些话未能在现场讲。
  
    郭英剑院长让我在这里讲几句话,我想他也许找错人了,因为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收不到激励人心之效。按这个时代公认的标准,成功人士就是要有很多钱,住很大的房子,开很大的车子,如果你是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如果你是男,身边要带个女的,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这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有,我是个作家,照大多数人的理解,作家这种东西有三个特点:一是穷,二是脏,三是骚。有些青春文学作家穷倒不穷,但后两个特点依然还保留着。就我所见,“作家”这个词跟落魄、潦倒有很大关系,跟二奶和二奶的链子屁关系也没有。我唯一的成就,就是出过几本书,有人觉得还行,有人觉得这纯粹是浪费木材,所以今天站在这里,我自己都有点羞愧,因为我不是什么好榜样。但最后,我还是鼓足勇气站了上来,原因只有一个:我想你们也许需要听一点不同的声音,不同于这时代的主流价值观,不教你发财,也不教你成功,只是几个简单的祝福,祝你正直,祝你聪明,祝你活在某种文明之中,而不是只为了一堆臭钱活着。
分类:梅边吹笛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5页/96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打起黄雀儿

2017-11-13

赛业生物

2017-11-13

刘晏宾

2017-11-08

雷锋

2017-11-07

jishaohong

2017-10-27

joinushan

2017-10-26

changyh081..

2017-10-15

刘美凤

2017-10-11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