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9
  • 总访问量:662980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34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lvguoyun_0..

2017-12-18

野狼1990

2017-12-18

xiabing012..

2017-12-18

陈泽盛

2017-12-18

菠萝小叶子

2017-12-18

我不是SVIP

2017-12-18

粉红盒子苛

2017-12-18

2012XYD

2017-12-18

wsq3636633

2017-12-1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还是六一

天气很好。阳光里夹着风,有点海边和山顶的感觉。
我当然是坐着的,而且身体夸张地倾斜着。应该像一幅孩子的画,随便乱抹的那种。
屋子里空荡荡的。这是一天最好的时候。我可以愣在那儿,10分钟都不说话。
我也可以看看书。书,而不是别的东西。别的玩意。
这是六月里的第一天。儿童节。积木和街边的冷饮。还有懒散的母亲。
还有稍许的恐惧。望着云,想起黑暗。
想起黑暗中猛然坐起身的那个人。
你好吗?你穿着那件黄格子的上衣。你走在我身边。这情景
比一个念头还要虚幻。比一朵蔫了的花还要脆弱。
你坐在黑暗中。没有和我交换位置。甚至连名字都被冰包裹着
冷。我们。我和你走在衰败的湖边。应该有衰败的水鸟和衰败的荷叶。
应该有咳嗽。抬头望天。那是新年
我们从书本和墙壁的包围中走出来。穿过马路
学校的围墙。上坡。下坡
很难说有一种共同的东西存在我们中间。这是关键
而不是街边鲜艳的邮筒。一堆落叶或者
某一个穿着滑稽的警察。应该记住那是新年
1991年的第一天。有些东西消失了。有些东西还在
有些东西成了另外一些东西。
呵呵,打住打住。
太虚幻了。可耻的六一让人想入非非。让可耻的恶棍
在一瞬间成为多愁善感的牧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一杂感

 昨晚没睡好。一早就被某某的说话声吵醒了。我骑着车子上班。我知道明天是儿童节。我惦记着这个日子,就像十多年前惦记着梧桐树叶颜色的变化。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不会发生。像一本书里说得那样:没有快乐,也没有不快乐。这是常态。而不是厌倦和甚至伤感的理由。
 我现在坐在22层高的位置上,身边满是安静的碎砖烂瓦,它们存在着,不动声色。这是一片不动声色的废墟。虽然废墟这个词儿有点激烈,但我还是首先想到了它,而不是其他更客观、平静的词儿。罗伯格利耶或者贝克特。或者其他更加超然的家伙。
 我能清楚地记得十多年前的一篇日记。一个幼小的婴儿。一次疾病。而我很容易地把它引向了抽象。当然夹杂着感性的苏芮。那首高亢的《亲爱的小孩》。我们不可能再重新来过了。虽然过去的一切并不美好。
 切记。它们并不美好。就像现在也并不是最糟糕的时刻。但是,在不写作的日子,不仅我的周围,就是我自己也已经倒塌成了一堆轻飘的废墟。
 我骑着车子。前后左右都是废墟。而十多年前,我把他们称为流动的陵墓。
 流动的陵墓,呵呵,那个时候,我是何等激烈啊。
 “爸爸好。”早晨出门时,伢伢学语的儿子在我逼迫下,说出了他话语的极限。
 “你好,小子。”我站起身,对着空气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离开

昨天没有版,所以很早就下班与某某去一饭店吃龙虾。啤酒、烟、龙虾,本来说的都是风月方面的事,可是不知怎么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写作上。也不知怎么说着说着,我变得激动起来。我说了狠话,到了40岁以后再也不会这么激烈地谈论写作了,因为这个话题因为一次一次的重复变得太虚幻了,乃至有点可怜和可憎。太矫情了。我差不多已经有4年没写东西,这4年的我、现在的我与我曾经忽略的那些路人有何两样?某某说我们是为写作而生的,我听着觉得很难过,不好笑,一点不,应该是伤感。这话放在十年前,哪怕是五年前,都还是真实的,都是可以伸手触及。那时候,对于我们来说,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天都与写作有关。那时候《流放者归来》和《伊甸园之门》是那么亲切,仿佛是从自己身体上延伸出来的枝叶。我说,《撒旦福音》是93年写的啊,多少年了,你说这过去了多少年,而这些年我们都做了什么?某某沉默了。惟有沉默。
人是会变的。从前写诗那会儿,我觉得唯一能影响自己的东西只有时间。现在呢,环境和自身的懦弱几乎已经使从前的自己不复存在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呵呵,可怜的高更。可怜的现实之外曾经存活的一切梦想和冲动。
昨天晚上回家时,我照例穿过了南大的校园。南大,南大,我没有看到原来的我,我看到的只是一个疲惫不堪的家伙疲惫地离开,离开。离开自己。
该想想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波澜

昨天喝了酒。心里有了点小波澜,和酒有关,也和没有死尽的幻想有关。今天早晨,坐出租车等红灯时,感觉自己飘出了身体,成了小雨里和行人一样的风景。我给某某发了短信。我说我撤了。这没有什么激烈的原因,完全是因为生活,当然这生活也只与我自己有关。昨夜喝酒,感觉回到很多年前的江苏路,简易的书架,烟,不经意的散乱,以及与书,与画有关的话题。虽然喝了酒,虽然最后有些失控,但感觉还是很不错。如果可能,我愿意时间能够就势顺延。
小左昨天谈了《石泉城》,感觉很舒服,我几次想说《大兵们都带了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那时候酒、烟和茶已经占了上风。那时候时间和我们身体里残留的所谓的人性一样忽左忽右。我瘫坐在沙发上好象一下子回到了80年代。80年代,我们谁也没说出这个字眼,因为我们身边有一个70年代出生的东道主,也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了雄心和面对的勇气。
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如果你不只是顺流而下的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瘫在椅子里。眼睛肯定布满了血丝。脸是热的。屋子里的温度感觉不出。这时候如果有人或者大一点的动物闯进来,我不会动弹。我不是一具尸体,但我觉得已经很像。这就是目前的处境,很难想象它会日复一日,很难想象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但这是真的,我瘫在一张还算肮脏的椅子里,喘着气的同时,再一次把自己看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张

外面在刮风。我看不见的叫做风的东西让我感觉到了。我坐着。如果你站在另一座楼的窗口看,也许我的这座楼正在晃当着。像是一棵树。也可以像是一截积木。这两个“像”让我觉着厌烦。那么近的重复。两个灰暗的兄弟。两朵灰云。我站在他们身边。喂,你们好。或许他们还有灰色的眉毛和眼珠。灰色的“的的”。这两个“的的”完全是节奏的需要。就像你此刻推开门走出去,遇到一间敞开的电梯时,你必须准备一把黑伞。这“你”当然是我,这些话当然是些无稽之谈。但这是我自2千年以来少有的无稽之谈。所以写完后我会原谅自己。一只乌鸦昏迷在一群喜鹊窝里,当他重新睁开眼,发现他的一身黑色时,他所有的意识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9页/8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5 56 57 58 5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