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54784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38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独唱solo

2017-08-14

一心先生

2017-08-07

钓鱼舟

2017-07-24

chinesecjh

2017-07-20

888一帆风顺

2017-07-11

mmrzmshtl

2017-07-11

郭少庭

2017-07-11

玉壶兵心

2017-07-11

1395046902..

2017-07-11

impassible

2017-07-10

波字的人

2017-07-1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雨,还是雨,然后会去见几个人

 

雨在天上的时候是干净的

雨在快要接近地面时也是干净的

然后完全脏了,被马路,被土

被一双双脚,一个个车车轮

而你们还要骂它

好像雨是你们的一个产品

可以随意贬低和调侃

 

 

 

格非

 

格非这名字很80年代

没有意义的两个字,带有

否定意义的高冷

80年代的目的就是否定

一巴掌甩在某个东西的脸上

然后转身走进某个迷宫

有时候是巴黎

有时候是拉美

有时候连地名都没有

 

 

 

感动

 

我被一首诗感动

它一定是再朴素不过的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雨一直在下

雨雨雨

 

雨一直在下

在夜晚,我看不见它

但是可以听见它

它几乎一直没有停过

很多人都睡了

一些人可能会梦见雨

一些人的梦是干的

但我们醒来时

南京一定是湿的

这个城市就像是

几天前刚洗过的一件衣服

几天都干不了

我们身上的衣服已经脏了

已经有味道了

却没法换上这件

干干净净的

湿衣服

 

 

 

想起一个人

 

我想起了一个人

想起了她的脸

她的名字

她的生日还很早

但是我想起了她

这个人

曾经离我那么近

像两块城砖

中间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瘂弦,一共六个

 

这雨不是下给你看的

也不是下给你听的

诗意和烦躁是你自己的事情

它没有义务为你买单

就像开门见山

你开不开门

山始终都在那里,而你

只不过是一个过路人

 

 

 

瘂弦

 

有时候我会想起瘂弦

他中年的时候

我曾经给他寄过诗

我把信塞进邮筒

想象他拆开信的样子

想象他演孙中山的样子

然后当然是深渊

和那串挂在屋檐的红玉米

以及如歌的行板

他现在在温哥华

一个和洛夫一样的老人

而在这之前,纪弦

死在了离他们

不远的地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耳鸣、海魂衫、怜悯,及其它

耳鸣

 

我的耳朵还在叫着

我耳朵里没有怪兽,也没有发报机

只有我看不见的血和肉

它们始终在叫着

始终不把我的烦躁当一回事

始终一边叫,一边装聋作哑

好像是一个无辜者,一个被错怪的人

天生被虐,始终不被挑选

或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的几个地方

北京西路

 

没有梅花

没有金色银杏叶的北京西路

没有游行队伍的北京西路

还是那条马路

我每天在这里上车下车

很多人从这里经过

作为一条马路

北京西路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那个死去的人,一共6个

你看那个死去的人

 

时间不会特别针对谁

走得更快,或者把一秒走成两秒

你看那个死去的人,他的笑容

他的愤怒,时间不会挽留它们

也不会扔下它们不管

 

 

 

你不可能是卡夫卡

 

你在巷口遇见卡夫卡

你在电梯口又遇见他

你看见他在等一个人

戴着帽子,黑色的犹太人的眼睛

后来你又在鼓楼广场遇见他

一个人落落寡欢

一整天你遇见了十六个卡夫卡

货真价实的卡夫卡

你读着他的名字,想象着

一个灰色的法庭。想象着

你在法庭也能遇见他

卡夫卡,卡夫卡

可是你遇见再多的卡夫卡

又有什么用呢

你永远都不会是卡夫卡

你永远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木偶、中弹,和其它3个

木偶

 

我以为我已是一只木偶

被人提来提去

去表演,去讨好,去糟蹋自己

没想到这只木偶还是会有些力量

木偶的力量能有多大啊

但它还是会让提它的人

感到有点不舒服

有点扎手

 

 

 

中弹

 

我感到中弹了

感到痛

但我找不到伤口

也找不到子弹

我被击中了

被一颗

可能不存在的子弹

 

 

 

常识

 

我当然不相信上帝

虽然我也会感到害怕

感到需要有人安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英格兰一堆90后中,我似乎看见了加斯科因

李志

 

上千个回帖在骂李志

只因为他老婆喜欢台湾和日本

只因为他在阅兵那天骂了一句脏话

应该还有更多的人在恨他

更多的看了帖却懒得跟帖的人

在恨他们夫妻不热爱自己的国家

更多的人挥舞起旗帜

在广场上挥舞成一片红色海洋

嗨!真的是好大一片海洋

天知道他们是有多爱国啊

天知道他们是有多正确啊

可我要说的两个字却是——

啊,呸!

 

 

 

手指

 

天黑下来

黑得这么彻底

我看不见对面的

他们都睡了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这个人却并不存在

姐姐

 

在公交上听张楚

他在嘶喊姐姐

我是没有姐姐的

但我觉得我失去了她

而且很彻底

没有任何希望

我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

这个人却并不存在

这听上去多可怕

我一拳打出去

倒下的却是自己

 

 

 

习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天

我在OCC喝茶

不远处是潮湿的钟楼和广场

我翻看着《伦敦传》

心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个城市

它也是正下着雨的吧

雨水在街巷聚集、分散

像很多年的人群那样

我是其中的一个,你是吗

我们的记忆已经薄如蝉翼

但是这一天

始终没有被时间夺走

我们也已不怕被任何人

涂改,甚至没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4个诗

事件

 

鸟在枇杷树上跳跃

你没有必要把它打下来

让它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成为一个事件

其实你一想到枪

这件事情就变得陈腐起来

失去了应有的前景

同时也没了退路

而鸟随时都可以飞走

像它飞来时一样

 

 

 

父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突然想起中山陵

 

乌托邦

 

我本来是去买6S的

出了苏宁手上却多了个P9

我这是有多爱国啊

只是土豪金比国旗上的星星暗淡了些

像是被硬铺上了一层雾霾

像是一种伪装,又像是自惭形秽

如果我碰巧穿上一件大红的T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一颗枇杷都是堂堂正正的果子

果子

 

枇杷挂在树上

它们已经熟透了

如果我不去摘

它们要么被鸟吃掉

要么被风吹落到地上

落在地上的枇杷

也要么被鸟吃掉

要么烂在地里

它们是没有善恶的

它们没有那么多花样

每一颗枇杷都是

堂堂正正的果子

从开花到结果

从绿到黄

每一颗果子就是一颗果子

与诡辩无关

也不和矫情搭界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多少次见面,就有多少次告别

下午

 

阴沉的下午

没有阳光,也没有雨滴

植物们依旧深绿

像是在一个行进的过程中

衣架上的衣服

从洗衣机里逃出来后

就一直都是扭曲着的

没有人来敲门

也没有走出去

这个阴沉的下午

没有什么值得肯定

也不需要否定什么

 

 

 

遇难者

 

之前

我们是路上的两个人

我们看得见珠峰

现在我们是两具尸体

原则上我们什么都看不见

只有雪和珠峰能看见我们

我们已经感觉不到冷了

但我们还是人类

我们希望有人能把我们

抬下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夜开车,其实副驾驶座上是坐着一个人的

台灯

 

台灯

照亮起眼前的一小块地方

键盘,梳子,几个杯子

一本纸张发黄的自白派诗集

看不见光束

但光束一定存在着

就像我始终看不见你

你也始终存在

你是躲在一块巨大的黑斑中吗

一万盏台灯

也照不亮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7页/8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