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82758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25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生活向导ABC

2019-02-13

独唱solo

2019-01-21

思念秋天窍

2018-12-25

裕泽暖气

2018-12-19

一心先生

2018-12-17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两天

我偏离了跑道

原来是从动词跑向名词

然后向后形成一个新的句子

如同从一根中年之枝

生出一片少年之叶

而我偏离了跑道

我从一个安静的动词

径直跑向了一个剧烈的悲剧

从南京跑向西北的绥德

跑到一家排名第一的医院

然后,在一个普通的夜晚

目睹一个年轻的女子

决绝地把自己扔出窗子

目睹她与肚子里的孩子

在坚硬的地上开出一朵

年轻的花,一个

短促的句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的懦弱和顽皮是做作,同时又是可以原谅的

椅子

 

他坐在椅子上

感到死之将至

感到喜悦围绕着他的前半生

他的前半生沾满海边的沙子

像打了一个滚

柔软的沙子,腥气的沙子

海水均匀地浸泡着它们

均匀地浸泡着每一粒沙子

而人不同

他从海的一边游到另一边

更多的人要么累死在海水中

要么连大海都没见过

只是不停的呼吸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椅子

都有死之将至的一刻

他坐在椅子上

要么感到恐惧

要么无动于衷

我也是一样

 

 

 

默片英雄

 

多么英俊的面孔

在荧幕上发着光

即便是默片时代

这光也是刺眼的,也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哺乳动物对一群哺乳动物说的话

 

邻居的争吵声消失后

我开始写诗,开始把文字

自左至右排列在屏幕上

它们不会感到疼痛

虽然我有可能写下悲伤的句子

它们也不会感到伟大

因为我的手指始终孱弱

搬不动砖,也弹不了钢琴

它们就是一些普通的人

出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从更多人的面前消失

它们是没有翅膀的

也不会在黑夜里奔驰

它们和我一样,只能

在活着的时候尽量地呼吸

争取尽量活得长久些

 

 

 

这杯茶

 

半个小时前

我泡了这杯来自徐州的茶

我已经加过了水

但它还是和第一杯一样

只是我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杯

就像我知道我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棉花

棉花开在葛震的画布上

棉花凋敝在葛震的画布上

我在上海看见它们

一会儿沉默不语,黯淡无光

一会儿又像是天上的星群

把小旅馆的房间照亮

有的时候,它们又都是

栖落在枝条上的鸟

有着灰褐色的绒毛,有着

灰褐色的鸟一样的心思

棉花,是的,棉花

棉花,是的,鸟一样的棉花

星星一样的棉花,你会

把它穿在身上,铺在床上

葛震把它们从田里摘回来

把更多的它们放在了画布上

这些年,在南京方山

很多时候

它们都是棉花以外的东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秋,说话

立秋。

晚饭后下了一场小雨,天却没有凉下来,闷热,就像是没有搁在冰箱的西瓜。耳鸣,然后焦躁,因为工作的缘故,整天盯着手机或者电脑,乐趣全无。像个排雷的士兵,机械而又小心地走过每一个可以看见的地方。没有探出地雷,自然也就没有炸死。这就是现状。虽然面对镜子,还是同一张脸,头发长得可以怀疑人生。还好,还没有分叉,不像刚刚分叉的比特币。关于比特币,我能说些什么?我是它的邻居,每天都能看见它,涨或者跌。或者只是幻觉。

现实当然是诗意全无。虽然偶尔在黑暗中能够生发出一些诗意的句子,它们沿着理性滑落,附着在杯子的边缘。可那只是假象,只是台阶上的绿苔,漫长跑道旁的一个狭小的水塘。我一直在奔跑,沿着可以看见的路,可以预料的终点。朋友说,“更糟糕的是麻木,是走在路上不再被任何词句击中。道路,水杉,网球场,仿佛拉上了窗子,只留下模糊平面的印象,气味、声音都是乱糟糟的一团”。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昨天到机场去接人。他们刚刚从欧洲回来,推着拉杆箱,背着背包。那一刻,时间是鲜活的,像一池活水。我想起了旅途中的日子,陌生的城市,熟悉的名字。这始终是我喜欢的。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徐州,煤是比黑暗更黑的东西

1

 

你的头发上有一团火

燃烧着,或者已经冒出火星

或者已经烧焦了,只剩下

晚霞的颜色

朋友女儿的头发是嫩绿色的

上面有一个鸟窝,有一丁点

雪。鸟们张着嘴等着喂食

奢侈的雪们在等着结成冰

在墨尔本,每个人头上都是如此

连不情愿的袋鼠也是如此

在南京

每一张面孔都是金黄色的

是晚霞,也是一瓶

被阳光煮沸的橙汁

 

 

2

 

就像你厌倦颜料一样

我也会厌倦语言,蜷缩在记忆里的

都是一些老生常谈,所谓的意外

不过是狐狸们用剩下的机灵

而信仰一经语言描述,也立即

庸俗不堪,连它自己都不相信

这个夏天,只有热是真理

它把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刻,我多么希望能听到你的冷笑

冷笑

 

我多么希望能听到你的冷笑

穿过黑暗,浮现在窗玻璃上

这种可贵的品质已经失传很久

有人以为愤怒要更加勇敢

以为点上一把火就可以万事大吉

他们不是傻逼,但确实傻

啊,冷笑

我多么希望你可以被我看见

被我感受到。这不仅是一种态度

更是一种艺术,有一天墙倒了

你还会找到一种力量

 

 

 

羞辱

 

游泳池里看不到悲伤

虽然每个人的脸都是潮湿的

我也没法分辨出善恶

“这一刻,他们已经把自己交给水

让水淹没的同时,等待

水的拯救。”

这是一个多么恶俗的句子

模仿《圣经》的同时

羞辱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新街口,我的大桥南路

悲观

 

突然感到悲观

时间一下子涌了过来

模糊了视线

有水,有泪

有一个人

孤单地走在路上

没有过去

也没有现在

 

 

 

北往

 

大片的梧桐

从头顶往后退去

退到鼓楼,新街口

以及更南的地方

而大桥南路越来越近

窗帘后的一盏台灯

也越来越近

它会照亮你的脸

会把一些文字

埋进没有温度的

阴影里

 

 

 

 

你站在大桥上

看桥下的长江

浑浊的长江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手指愤怒地扫过键盘,你的脸上骤雨初歇

某一天

 

你是这个紧闭嘴唇的人吧

你是这个紧闭嘴唇把手摊在空气中的人吧

恐惧成功地让你成为了

这样一个紧闭嘴唇把手摊在空气中的人

恐惧让你面无人色,惴惴不安

而其实你的脸上早已经大雨倾盆

你的手指也已经

愤怒地扫过键盘

 

 

 

发烧

 

夏天来了

我们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热

我们透过窗玻璃看着暴晒着的马路

看着马路上骑着单车的人

看着这个或那个滚烫的城市

很多时候它们都已经超过37度

它们已经发了烧

很多时候我们看着这一切

就像是一块块冰

冷冷地

看着一团团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是黄梅天里那根干裂的柴火

1

 

我听到了下雨的声音

它从窗外传进屋里

它们应该是一个集体

虽然仔细听还是能

分辨出个别的雨滴

但总体上还是同一场雨

就像我们偶尔仰望天空

看见满天的的星星

也能看见一两颗特别亮的

但是低下头

还是会被整个星群所震撼

被它们的遥远

它们的不可思议

然后,悲观会不请自来

回家的路上,你或者我

会隐约看见一些

微暗的火,一些

冰凉的尸骨

 

 

2

 

我感到太阳穴发胀

两耳齐鸣

眼前有黑点在舞动

我没有经历战争

不会去医院

也不会轻呼上帝

我知道血液在起作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们在朋友圈晒的晚霞,就像一个虚假的妖怪

1

 

他们在晒晚霞

我在南京的山上倾听雨声

看茶叶缓缓浮到杯口

想着共享单车的轮子

压过一个一个窨井盖

这是第几辆车?第几个轮子

如果黑暗中有人,就像

云层中的父亲,如果时间

在一瞬间重叠,雨水

会不会将燃烧的晚霞

浇灭

 

 

2

 

指甲里藏着污垢

我一低头就可以看见

隐隐作痛,好像黑色的血

凝固在看不见的深处

而你的指甲色彩缤纷

像一个轻盈的调色板

长着翅膀,或者拴着

彩色气球

当我们的手握住时

你并没有发现异样

当我的手越过你的手指

去探索防线背后的无尽的长夜

你是否隐隐听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就是用来戛然而止的

现实

 

看见你

我会想起一列进站的火车

你从蒸汽中钻出火车头

脸上落着疲倦和落寞

手里也是

朋友们为你打开家门

就像张开一张捕鸟的网

我们需要一些猎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露出獠牙,多么干脆,多么无情

1

 

我的老邻居都已年过八十

头发全白,其中一个已不认识我

很快她也将不认识他的丈夫

而我见过他们五十多岁时的样子

一个在省政府做官,一个身份不详

推开他们家门,他们始终在一起

就像是两个没有结婚的兄妹

今天,年龄让他们失去了足够的力气

我同样年迈的父亲把我喊来

让我把挡住他们窗子的树枝折断

让他们能在黑暗中看见月亮

月亮,月亮

我不知道他们还能看多久

月亮,月亮

我知道当所有人都失去双眼

月亮还会是原来的样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高不过一首歌的高音部分,我在中间活着

1

 

你无所事事

眯着眼睛看窗外的树叶

直到把眼睛看花

这时候的你

很像一个婴儿

无脑地在子宫里睡觉

也像一个刚刚死去的人

寂寥地躺在床上

等着被人瞻仰

你和他们很像

但是你已经没了婴儿的前景

也没有人愿意

提早把你记住或者

忘记

 

 

2

 

你撑着一把伞

乌云在你头顶上方几千米的地方

也在这个城市上方几千米的地方

乌云上方也许有飞机

也许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左脸颊进去,从右脸颊飞出

1

 

波兰不只是有煤矿

有瓦文萨和团结工会

波兰也不只是有诗歌

有米沃什和弹琴的肖邦

波兰应该有一片森林

当我无助时

我会是那些军官中的一个

他们被无情地杀害了

当我感到悲伤时

我会有一张英俊的脸

有一个漂亮的未婚妻

但我还是被杀害了

子弹从左脸颊进去

从右脸颊飞出

 

 

2

 

在90年代

我们骑着自行车从城北抵达城南

钻进路边的小教堂,然后

钻进路边的书店

落叶满地,丑女满地

心里面都是高耸入云的傻逼想法

我们站在云端羞辱这个城市

南京,南京

我们的河,我们的树都长在巴黎

我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9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