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81737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25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独唱solo

2019-01-21

思念秋天窍

2018-12-25

裕泽暖气

2018-12-19

一心先生

2018-12-17

天涯客服015

2018-11-16

小汪仔

2018-11-16

天涯客服018

2018-11-15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咖啡,或者一只手,冷淡而无趣

1

 

咖啡就是咖啡

它的作用就是把脑子弄清醒

在天亮前把一堆文字敲到屏幕上

把更多的睡意延迟到天亮之后

咖啡就是咖啡

与政治无关,与古巴无关

与咖啡色无关,与色情无关

与很多很多年前的装逼无关

我们曾经认识好了吧

我曾经认识的很多张脸

喝再多的咖啡

也已经记不起来了

 

 

2

 

立冬就是

在一个下午喝三杯或者更多的白开水

就是在南京隔着玻璃遇见北京的风沙

遇见人造蓝天下的美国总统

立冬的第三天就是

与春天缩短了三天

我差不多已经看见了三个月后鸡鸣寺的樱花了

看见三个尼姑和三千个南京人

同时走在樱花树下

有的人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万圣节,遇见鬼不如遇见过去

1

 

我刚吃了一颗鱼油,是我侄女儿送给我爹妈的。几个星期前,我拿回了一瓶,因为我的低压超过了90 。难以想象的数字,在这之前,我都是以低压为荣,就像很多很多年前我都是130斤为底线。130斤,然后抽着烟。然后夜幕降临,你可以随着烟头的明灭,走进另一个国度,下着小雨,随时都可能因为疾病或者战争死掉的1920年代。上帝已经死掉了,在尼采死掉之前。但是人还活着,像羊圈里的羊,挤挤挨挨的,又像是在草原上奔跑的狼。除了人,是没有善恶的,树上的果子也没有。鼓楼也没有,新街口也没有。有又如何?谁又能抗得住时间,抗得住一颗海水般透明的鱼油。

 

 

2

 

今天是万圣节。我在朋友圈里看见了南瓜,也看见了各式各样的鬼。关于南瓜,小时候从一首歌中知道了它。所谓红米饭,南瓜汤。浓浓的南瓜的颜色,浓浓的意识形态。南瓜在过去应该是一些地方的主食之一,像玉米,或者山芋。现在在中国,米饭应该横扫了一切,即便在北方,也已经很少人端着一碗汤咽着两个馒头度日。关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南京(之一)

我们

 

 

一些人从别的地方来到南京

一些人就在南京

活着,就是活着吧

然后,一些人中途离开了

一些人死在了这里

 

活着的人从中华门出城

走很远的路

给他们送葬

 

 

 

东郊

 

 

秋天

树叶高高低低地从空中

落到地上。在东郊

在一些树木茂密的地方

今年的树叶盖着去年的树叶

去年的盖着前年的

紧贴地面的已经腐烂了

和泥土不分彼此

 

我们就是这些树叶

时间把我们这些树叶一样的人

层层叠叠地

摞在一起,转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凌晨四点,车过江宁

1

 

耳鸣就像一块伤疤

从二十多岁起就一直跟着我

紧贴着我的左耳

像一个护卫,又像是内奸

其实没这么具体

它要抽象得多

它配合的应该是看不见的星群

在头顶上方,在比天花板

高一万丈的地方

它们同时存在,为的是

告诉我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2

 

凌晨四点

车经过江宁

万籁俱寂

好人坏人应该都已经睡着了

做梦或者不做梦

在一张张床上

我很希望能被一个人梦见

随便的一个人

男人女人

应该是从前认识我的一个人

也可能只是擦肩而过

记住了我的脸

只是一张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凶猛,你来不及开花,就已经枯萎了

1

 

没有风,但是感觉到冷,差一件衣服,或者说差“暖和”这个词。写出这个词,就会想起炉火,烧得通红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然后是椅背后挂着宽大的棉衣。这是童年的记忆吗?还是电影里的一个场景,或者一种公共记忆。我靠着一张桌子站着,透过窗帘,看见外面正在下雪。不大不小,普通的、公众的雪。每一个长江流域的人都会碰到。然后,音乐。不是很激越的那种,而是听起来似是而非的民谣,当然不是中国的,琼·贝兹,或者早期的,还没有愤怒头顶的鲍勃·迪伦。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小环境,一个现在看起来比较奢侈的一个文学客厅。当然还有书架,三五个被火光映红的面目模糊的青年。

 

 

2

 

每天早晨,都要到北京西路和金银街交叉的红绿灯路口等出租车。今天也是。北京西路,两侧应该是算是茂密的银杏树。虽然因为地铁的缘故被砍了一些,但是银杏还是这条路的主要景观。没有人会对官员感兴趣,就像没有人对官样文章感兴趣一样,虽然这条路上官府林立。有一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帝和云

上帝?

他们怎么就会相信上帝?

为了他盖房子,打仗,甚至

杀人?更多的人

则会为了他陷入自责

像一朵犹疑的云,惶惶然

不知飘到哪里

 

我很难相信他

虽然我也会是云里的一朵

看不清身前身后的路

恨一个人,或者被一段时光

毁了。可我还是无法相信

一个飘渺的拯救者

 

我会小心谨慎

在该拐弯的时候提前亮起灯

也会及时收手

在某个黑暗的时刻

放弃刚刚收获的果实

而当我的心跳加速

看到巨浪正从海边席卷而来

我不会想起他,不会因为害怕

而赖上一个人

 

我真的很难相信他

虽然有时候会喊出他的名字

也曾试着接近他,看几本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北京

1

 

火车向北,或是向南

风是干净的,或是脏的

你始终是在一个囚笼里

满目的大好河山

满目的苍翠

其实都是透过一层眼泪

看见的

 

2

 

在北京,儿子眼里的长城

就是长城和风吹过来时的一声咳嗽

就是手机里的百度百科

秦朝太远,明朝也是别人的

城砖之间的糯米和蛋黄

只是两个少见的词

只有这个黑洞洞的早晨

是可以看见,甚至洞穿的

 

3

 

从火车下来

挤进南京的人群,地铁向北

从江宁开往长江,长江两岸

住着这些正往家赶的人

之前,他们跨过虚拟的黄河

虚拟的秦岭和北方

南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上午,混过去的唐朝和你的手臂

1

 

早起,像唐朝的官僚

想了一通官场民生

某某傻逼,某某不可救药

某个妃子的无耻

瞬间晃过皇帝的脸

皇帝父亲的脸

然后,坐下来写诗

吹过山林的风

远去的马蹄声

或者某个辞官的老友

或者点柱香

假装飘飘欲仙

如此

一个上午就混过去了

一个唐朝就混过去了

 

 

2

 

你的手臂

有时候是眼前的

有时候是书里的

光滑,横卧着汗毛

和我的一样

我们交叉地举着

在某个摇滚晚会

和陌生人一起

激动地举成一片

肉色的森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遇到的四件事情,四个人

1

 

中午电话联络到徐为,他说他已经在前天出院了,带着他的同样住院的女朋友。他说他租了一间特别小的屋子,每个月只要800元。我说节后我会去看他,跟他聊聊。他说最好来之前先跟他联络定好时间,因为过几天他会去靖江看望老母亲,“不会呆长,也就两三天时间。”徐为在精神病院住了14年,也为争取出院努力了14年,现在他终于出来了,应该恭喜他但是我没说。恭喜两个字和14年的特殊生活相比实在是太过轻飘了。好在他终于自由了。我想知道“飞越疯人院”后他的生活状况,我也想了解自由对于一个特别渴望自由的人的意义。如果可能,节后我会去上海,和这个人聊聊。

 

2

 

在朋友圈上看到亚洪翻译的十多首奥登的诗,看到前两首就特别喜欢。很多年前,对于英国诗人,我只看过艾略特、狄兰·托马斯,以及一些早期超现实主义诗人的东西。偶尔也秒看过拉金、悉尼的一些诗。因为特别喜欢艾略特的缘故,别的人就很难入眼了。奥登我知道得比较晚,看过几首后也不以为然。记得90年代,朱朱曾经托我为他在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上午的一些话

1

 

肚子饿了但不想吃

吃饭在这个中午成了一件操蛋的事

一件多余的事,虽然生理无辜

 

 

2

 

他的脸在叠加

由快到慢,最后都停下来

其实都是同一张脸

只不过有时戴着帽子,有时光着

我都可以一眼认出来

如果死掉的是我

他也应该能认出我来

在金陵职大遇见的脸

在锡剧团看见的脸

在半坡晃过的脸

 

 

3

 

其实一直都只是一个人

一个单独的人

单独地生,单独地死

单独地打喷嚏,单独地

以为解决了问题

单独地无聊透顶

只是在年轻时遇见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漆黑的夜空,也是烈日灼身的金黄

1

 

暴雨横扫城市的同时,也把一个人的死讯浮在水面上。仅仅一个夜晚,雨水退去,所有被淋湿的东西,重新干涸,投入炉火,发出噼吧噼吧的响声,同时映红炉边人的脸。而死去的人却永远地离开了,像一个扔出去的石块,没有影踪。时间长了,也无足轻重。

 

 

2

 

年轻时听梁祝,即便是最极端、最排斥的年代,梁祝也是可以听的。卡带,俞丽拿,花哨甚至艳丽的封面,然后和墙上贴着的卡夫卡、加缪,和老美的超级现实主义,和一楼小杂货店买来的十几块钱一包的袅袅烟雾混合在一起。似乎梁祝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听的,虽然它那么江南,老土,没落,那么虚假的浪漫主义。听一遍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差不多是两个朗读版的《荒原》或者《太阳石》。

 

 

3

 

把耳机的音量放到最大,就可以把周边的声音遮住,成为一种新的安静。至少是一种单调的、没有侵略性的背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川普喧嚣,我们需要默克尔的守旧和坚持

1

 

秋凉。雨像概念一样在窗外下下来,让人想起李清照,某一句词,或者你曾经历过的某个瞬间。这会儿我就想起梅花山靠近孙权墓的那一块大的空地,满目枯黄,有人在玩着飞盘。然后还有一些看上去萧索的池塘。一个秋冬交接的早晨,我曾经一个人去过那里。只是一个人走。为了摆脱一件事情,或者说逃避。但是该来的都会来,就像这个温凉的早晨一样,一睁眼,秋天便来了。那应该是在12月,我看到一棵梅花打了一个朵。完全不真实,周围都是光秃秃的枝条。但是确实如此。

 

 

2

 

昨天晚上看苏宁,伤停补时被绝杀,心情立即灰了。说不上几十度,反正是够灰暗的,就像一部黑白片了,有人踩着落叶走,不仅没有感受到诗意,反而被落叶绊倒了。苏宁,之前是舜天,在之前是迈特。不能说是一个球迷。但是该看的,断断续续都看了。甚至是甲B时代。那时候还在五台山,在满场呆B声中,释放所谓的虚荣和活力。有一次输球后,和人群一起走出球场,沿着广州路呼喊球队解散的口号。那时候没有手机,球迷还没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轻,意味着敢于去爱一些死去的人

1

 

连续4年没有去体检,一个是懒,一个是,抽烟的最后一年,怕被照出漆黑的肺。那时候的肺,一定是黑的,就连血也多半是黑红的。再后来,这几年总是觉得累,怕查出什么毛病。虽然悲观少了许多,可心里总还是怕的。还好,应该是没有什么大毛病了,否则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上班,下班。现在则是顶着压力,一天,一天。

 

2

 

这些年最快活的事,当然是写诗。几乎都是在深夜,一两点钟,周围的人都睡了,能听见的只是耳鸣。然后很快,十多分钟就能把一天的诗写完。有一段时间,真的是每天晚上都写,写好了,然后转到朋友圈。很长时间,它都应该是被置顶的,像一个准备过河的卒子,但始终没法跨越黑夜这条河。当然,天一亮,它就被淹没在更加新鲜和现实的话语中。我当然知道它是没用的。诗始终都是没用的东西,但是它真的能够给我带来快活,甚至自由的感觉。

 

3

 

总有人说熬夜是坏习惯,也知道到了一定年纪,一定会遭遇身体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还有很多明亮可以用来珍惜和浪费

1

 

我不能保证

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写上一首诗

但是想到这个日子

就会把过去的时间像个人样的请回来

时间会在这一天变得具体起来

而你反而抽象了

我差不多已经忘光了你说的话

你的身体,你说话的样子

我只记得一张脸,一件格子上衣

一封信中的失败情绪

而我始终是具体的

现在的一双手依旧是20年前的一双手

现在的邋遢与英勇与从前没有两样

好吧,既然这一天来了

我就记住它,我就好好对待它

虽然它的深邃和你一样

始终让我望尘莫及

 

 

2

 

恐惧来临后

我起身走到洗手间

看镜子里的脸

看这个终将消失的人

我感到心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到《萨特研究》,想起柳鸣九

1

 

死去的人

在某个夜晚回到房间

仿佛死是一种过错

他感到羞耻

他没法躺到从前的床上去

去拥抱灰尘和棉被

也没法像个普通的家庭成员

被我们接受和爱戴

死去的人

唯一可做的只有

再死一次

 

 

2

 

看到《萨特研究》

我没有想起萨特

想起了柳鸣九

我不认识他

我买了他的书

很多年前

他把萨特写进这本书里

友谊、论战、葬礼

以及一场

似是而非的爱情

1980年代

他应该人到中年

意气风发,同时

知道老之将至

知道真理不过是

时间的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9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