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677327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30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亦妆

2018-04-11

十大发的

2018-04-09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7

独唱solo

2018-03-23

小奋青滤pe

2018-03-20

eloxzi

2018-03-2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这个上午的一些话

1

 

肚子饿了但不想吃

吃饭在这个中午成了一件操蛋的事

一件多余的事,虽然生理无辜

 

 

2

 

他的脸在叠加

由快到慢,最后都停下来

其实都是同一张脸

只不过有时戴着帽子,有时光着

我都可以一眼认出来

如果死掉的是我

他也应该能认出我来

在金陵职大遇见的脸

在锡剧团看见的脸

在半坡晃过的脸

 

 

3

 

其实一直都只是一个人

一个单独的人

单独地生,单独地死

单独地打喷嚏,单独地

以为解决了问题

单独地无聊透顶

只是在年轻时遇见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是漆黑的夜空,也是烈日灼身的金黄

1

 

暴雨横扫城市的同时,也把一个人的死讯浮在水面上。仅仅一个夜晚,雨水退去,所有被淋湿的东西,重新干涸,投入炉火,发出噼吧噼吧的响声,同时映红炉边人的脸。而死去的人却永远地离开了,像一个扔出去的石块,没有影踪。时间长了,也无足轻重。

 

 

2

 

年轻时听梁祝,即便是最极端、最排斥的年代,梁祝也是可以听的。卡带,俞丽拿,花哨甚至艳丽的封面,然后和墙上贴着的卡夫卡、加缪,和老美的超级现实主义,和一楼小杂货店买来的十几块钱一包的袅袅烟雾混合在一起。似乎梁祝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听的,虽然它那么江南,老土,没落,那么虚假的浪漫主义。听一遍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差不多是两个朗读版的《荒原》或者《太阳石》。

 

 

3

 

把耳机的音量放到最大,就可以把周边的声音遮住,成为一种新的安静。至少是一种单调的、没有侵略性的背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川普喧嚣,我们需要默克尔的守旧和坚持

1

 

秋凉。雨像概念一样在窗外下下来,让人想起李清照,某一句词,或者你曾经历过的某个瞬间。这会儿我就想起梅花山靠近孙权墓的那一块大的空地,满目枯黄,有人在玩着飞盘。然后还有一些看上去萧索的池塘。一个秋冬交接的早晨,我曾经一个人去过那里。只是一个人走。为了摆脱一件事情,或者说逃避。但是该来的都会来,就像这个温凉的早晨一样,一睁眼,秋天便来了。那应该是在12月,我看到一棵梅花打了一个朵。完全不真实,周围都是光秃秃的枝条。但是确实如此。

 

 

2

 

昨天晚上看苏宁,伤停补时被绝杀,心情立即灰了。说不上几十度,反正是够灰暗的,就像一部黑白片了,有人踩着落叶走,不仅没有感受到诗意,反而被落叶绊倒了。苏宁,之前是舜天,在之前是迈特。不能说是一个球迷。但是该看的,断断续续都看了。甚至是甲B时代。那时候还在五台山,在满场呆B声中,释放所谓的虚荣和活力。有一次输球后,和人群一起走出球场,沿着广州路呼喊球队解散的口号。那时候没有手机,球迷还没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轻,意味着敢于去爱一些死去的人

1

 

连续4年没有去体检,一个是懒,一个是,抽烟的最后一年,怕被照出漆黑的肺。那时候的肺,一定是黑的,就连血也多半是黑红的。再后来,这几年总是觉得累,怕查出什么毛病。虽然悲观少了许多,可心里总还是怕的。还好,应该是没有什么大毛病了,否则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上班,下班。现在则是顶着压力,一天,一天。

 

2

 

这些年最快活的事,当然是写诗。几乎都是在深夜,一两点钟,周围的人都睡了,能听见的只是耳鸣。然后很快,十多分钟就能把一天的诗写完。有一段时间,真的是每天晚上都写,写好了,然后转到朋友圈。很长时间,它都应该是被置顶的,像一个准备过河的卒子,但始终没法跨越黑夜这条河。当然,天一亮,它就被淹没在更加新鲜和现实的话语中。我当然知道它是没用的。诗始终都是没用的东西,但是它真的能够给我带来快活,甚至自由的感觉。

 

3

 

总有人说熬夜是坏习惯,也知道到了一定年纪,一定会遭遇身体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还有很多明亮可以用来珍惜和浪费

1

 

我不能保证

每年的这一天都会写上一首诗

但是想到这个日子

就会把过去的时间像个人样的请回来

时间会在这一天变得具体起来

而你反而抽象了

我差不多已经忘光了你说的话

你的身体,你说话的样子

我只记得一张脸,一件格子上衣

一封信中的失败情绪

而我始终是具体的

现在的一双手依旧是20年前的一双手

现在的邋遢与英勇与从前没有两样

好吧,既然这一天来了

我就记住它,我就好好对待它

虽然它的深邃和你一样

始终让我望尘莫及

 

 

2

 

恐惧来临后

我起身走到洗手间

看镜子里的脸

看这个终将消失的人

我感到心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到《萨特研究》,想起柳鸣九

1

 

死去的人

在某个夜晚回到房间

仿佛死是一种过错

他感到羞耻

他没法躺到从前的床上去

去拥抱灰尘和棉被

也没法像个普通的家庭成员

被我们接受和爱戴

死去的人

唯一可做的只有

再死一次

 

 

2

 

看到《萨特研究》

我没有想起萨特

想起了柳鸣九

我不认识他

我买了他的书

很多年前

他把萨特写进这本书里

友谊、论战、葬礼

以及一场

似是而非的爱情

1980年代

他应该人到中年

意气风发,同时

知道老之将至

知道真理不过是

时间的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两天

我偏离了跑道

原来是从动词跑向名词

然后向后形成一个新的句子

如同从一根中年之枝

生出一片少年之叶

而我偏离了跑道

我从一个安静的动词

径直跑向了一个剧烈的悲剧

从南京跑向西北的绥德

跑到一家排名第一的医院

然后,在一个普通的夜晚

目睹一个年轻的女子

决绝地把自己扔出窗子

目睹她与肚子里的孩子

在坚硬的地上开出一朵

年轻的花,一个

短促的句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的懦弱和顽皮是做作,同时又是可以原谅的

椅子

 

他坐在椅子上

感到死之将至

感到喜悦围绕着他的前半生

他的前半生沾满海边的沙子

像打了一个滚

柔软的沙子,腥气的沙子

海水均匀地浸泡着它们

均匀地浸泡着每一粒沙子

而人不同

他从海的一边游到另一边

更多的人要么累死在海水中

要么连大海都没见过

只是不停的呼吸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椅子

都有死之将至的一刻

他坐在椅子上

要么感到恐惧

要么无动于衷

我也是一样

 

 

 

默片英雄

 

多么英俊的面孔

在荧幕上发着光

即便是默片时代

这光也是刺眼的,也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哺乳动物对一群哺乳动物说的话

 

邻居的争吵声消失后

我开始写诗,开始把文字

自左至右排列在屏幕上

它们不会感到疼痛

虽然我有可能写下悲伤的句子

它们也不会感到伟大

因为我的手指始终孱弱

搬不动砖,也弹不了钢琴

它们就是一些普通的人

出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从更多人的面前消失

它们是没有翅膀的

也不会在黑夜里奔驰

它们和我一样,只能

在活着的时候尽量地呼吸

争取尽量活得长久些

 

 

 

这杯茶

 

半个小时前

我泡了这杯来自徐州的茶

我已经加过了水

但它还是和第一杯一样

只是我知道这已经是第二杯

就像我知道我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棉花

棉花开在葛震的画布上

棉花凋敝在葛震的画布上

我在上海看见它们

一会儿沉默不语,黯淡无光

一会儿又像是天上的星群

把小旅馆的房间照亮

有的时候,它们又都是

栖落在枝条上的鸟

有着灰褐色的绒毛,有着

灰褐色的鸟一样的心思

棉花,是的,棉花

棉花,是的,鸟一样的棉花

星星一样的棉花,你会

把它穿在身上,铺在床上

葛震把它们从田里摘回来

把更多的它们放在了画布上

这些年,在南京方山

很多时候

它们都是棉花以外的东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秋,说话

立秋。

晚饭后下了一场小雨,天却没有凉下来,闷热,就像是没有搁在冰箱的西瓜。耳鸣,然后焦躁,因为工作的缘故,整天盯着手机或者电脑,乐趣全无。像个排雷的士兵,机械而又小心地走过每一个可以看见的地方。没有探出地雷,自然也就没有炸死。这就是现状。虽然面对镜子,还是同一张脸,头发长得可以怀疑人生。还好,还没有分叉,不像刚刚分叉的比特币。关于比特币,我能说些什么?我是它的邻居,每天都能看见它,涨或者跌。或者只是幻觉。

现实当然是诗意全无。虽然偶尔在黑暗中能够生发出一些诗意的句子,它们沿着理性滑落,附着在杯子的边缘。可那只是假象,只是台阶上的绿苔,漫长跑道旁的一个狭小的水塘。我一直在奔跑,沿着可以看见的路,可以预料的终点。朋友说,“更糟糕的是麻木,是走在路上不再被任何词句击中。道路,水杉,网球场,仿佛拉上了窗子,只留下模糊平面的印象,气味、声音都是乱糟糟的一团”。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昨天到机场去接人。他们刚刚从欧洲回来,推着拉杆箱,背着背包。那一刻,时间是鲜活的,像一池活水。我想起了旅途中的日子,陌生的城市,熟悉的名字。这始终是我喜欢的。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徐州,煤是比黑暗更黑的东西

1

 

你的头发上有一团火

燃烧着,或者已经冒出火星

或者已经烧焦了,只剩下

晚霞的颜色

朋友女儿的头发是嫩绿色的

上面有一个鸟窝,有一丁点

雪。鸟们张着嘴等着喂食

奢侈的雪们在等着结成冰

在墨尔本,每个人头上都是如此

连不情愿的袋鼠也是如此

在南京

每一张面孔都是金黄色的

是晚霞,也是一瓶

被阳光煮沸的橙汁

 

 

2

 

就像你厌倦颜料一样

我也会厌倦语言,蜷缩在记忆里的

都是一些老生常谈,所谓的意外

不过是狐狸们用剩下的机灵

而信仰一经语言描述,也立即

庸俗不堪,连它自己都不相信

这个夏天,只有热是真理

它把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刻,我多么希望能听到你的冷笑

冷笑

 

我多么希望能听到你的冷笑

穿过黑暗,浮现在窗玻璃上

这种可贵的品质已经失传很久

有人以为愤怒要更加勇敢

以为点上一把火就可以万事大吉

他们不是傻逼,但确实傻

啊,冷笑

我多么希望你可以被我看见

被我感受到。这不仅是一种态度

更是一种艺术,有一天墙倒了

你还会找到一种力量

 

 

 

羞辱

 

游泳池里看不到悲伤

虽然每个人的脸都是潮湿的

我也没法分辨出善恶

“这一刻,他们已经把自己交给水

让水淹没的同时,等待

水的拯救。”

这是一个多么恶俗的句子

模仿《圣经》的同时

羞辱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新街口,我的大桥南路

悲观

 

突然感到悲观

时间一下子涌了过来

模糊了视线

有水,有泪

有一个人

孤单地走在路上

没有过去

也没有现在

 

 

 

北往

 

大片的梧桐

从头顶往后退去

退到鼓楼,新街口

以及更南的地方

而大桥南路越来越近

窗帘后的一盏台灯

也越来越近

它会照亮你的脸

会把一些文字

埋进没有温度的

阴影里

 

 

 

 

你站在大桥上

看桥下的长江

浑浊的长江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手指愤怒地扫过键盘,你的脸上骤雨初歇

某一天

 

你是这个紧闭嘴唇的人吧

你是这个紧闭嘴唇把手摊在空气中的人吧

恐惧成功地让你成为了

这样一个紧闭嘴唇把手摊在空气中的人

恐惧让你面无人色,惴惴不安

而其实你的脸上早已经大雨倾盆

你的手指也已经

愤怒地扫过键盘

 

 

 

发烧

 

夏天来了

我们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热

我们透过窗玻璃看着暴晒着的马路

看着马路上骑着单车的人

看着这个或那个滚烫的城市

很多时候它们都已经超过37度

它们已经发了烧

很多时候我们看着这一切

就像是一块块冰

冷冷地

看着一团团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89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