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9
  • 总访问量:656833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36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祁格格2017

2017-10-21

xiaoximghp

2017-10-21

artcn2014

2017-10-21

sonybenq

2017-10-21

whwenzheng

2017-10-21

gaoyw000

2017-10-20

山人1259

2017-10-20

escapant

2017-10-20

fanfeiyu

2017-10-19

粉笺无色

2017-10-19

h媚而

2017-10-19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当所有的叶子落尽,属于它们的时代便回来了

1

 

在黑暗中

更容易接近遥远的事物

死去的亲人,被打碎的陶罐

或者梦见过的一辆自行车

它穿越某个城门,经过漆黑的楼道

最后停在某个有着耀眼阳光的

虚无之处

在黑暗中我也可以看见自己

他是百思不得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它在飞奔,像一个隐去面目的逃亡者

1

 

我在小区里走

天已经黑了几个小时了

路过树、车棚,偶尔的

车灯。路过偶尔的人

我一点都不愤怒

也不欢喜

我在小区里走

小区笼罩在黑暗中

像是一个蒙着头巾的

穆斯林

 

 

2

 

如果明天醒来回到昨天

你会不会把昨天再过一遍

像一个害怕明天的人那样

看着时间一秒一秒过去

或者躺在秒针上,试图

让时间走得慢些,再慢些

慢得连时针都不好意思

再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精英为逻辑而战时,他有可能成为一个傻逼

1

 

生日过后你还活着

就像一棵树开完花后还活着

第二年它还会开花,还会

站在马路边上,或者某一个

有土有肥料的地方

如果一棵树开完花后死了

就会被人扔到垃圾桶

或者被人劈成柴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基弗隐身在江宁的那些画里

1

 

基弗出生的那年

德国投降了

我出生的那年

文化大革命

前几天,我在江宁

遇见了他

他隐身在那些画里

好像

运动还没有结束

 

 

2

 

林彬家的猫已经十三岁了

它已经太老了

和老年人一样眯着眼睛晒太阳

我坐在它的对面

它已经不认识我了

我曾经给它写过诗

很多年前,我们在客厅说话

它从外面走进来,披着

好看的月光和露水

 

 

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属于一条鱼的上午

1

 

春天一到

朋友们离我更远了

他们的马已经把他们驮到了

看不见马的地方

我的马烂在地里

它不可能再奔跑

也不可能像野草一样

钻出地面

 

 

2

 

我从菜场出来

走进不大不小的雨里

我能看见并听见

这场不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灯前,我会假装比你们活得更有意义一些

1

 

我躺在床上

春天在窗外做着春天的事

发芽,开花,极尽其能事地小清新

床上是没有季节的

没有阳光晒进来,没有落叶

也不会铺上一层薄薄的霜

我躺在床上

几个小时前暴风雨般的大汗淋漓

已经结束,已经顺着床底

流进温热的下水道

 

 

2

 

你总是说,肉体先于精神而软弱

这个时候,你和他们是没有分别的

你们在一艘船上,有可能一同葬身海底

在海底游走,一同腐烂,一同不朽

其实我也在你们中间,只是你们

看不见一个异议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耳鸣嘹亮,却无力冲锋

1

 

耳鸣嘹亮

它就像一个牛逼的吹号兵

一口气吹了二十多年

而且还会继续吹下去

我都听见了

像一个还算正常的战士那样

怀有正常的激情和兽性

但我已经没有力气

发起一两次

像样的冲锋了

 

 

2

 

一根毛絮从衣服里钻出来

掉在地上

鸭毛,或者鹅毛

它是那么轻,那么微不足道

不可能去搅动汇率

也不可能颠覆政府

 

 

 3

 

看着窗子

看着窗子外面的黑暗

时间长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紧绷,把胖子们准确地射向孤寂的靶心

1

 

春天就要来了

梅花山就要人满为患了

来了就来了吧

每年它都会回来

像一个冬眠者那样睁开眼睛

像蚂蚁和蚊子一样

回到老地方

 

春天来了

我们会失去一些衣服

关掉空调和油汀

我们也会得到一些花朵

在发霉的房间里大声咳嗽

而最初的几场小雨

会把有关希望的虚荣

洗得干净明亮起来

 

 

2

 

即便下起了金钱雨

这仍旧是一个操蛋的国家

人人都是银行家

手里拿着一摞表格,心里

盘算着把怎样才能把天捅破

让更多的金钱化作冰雹

结实地砸在自己面前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就是我们,既不凶残,也不完美

1

 

风吹在脸上,你感觉到冷

感觉到一整条河被冰冻住是可能的

你坐在枯枝下面

枯枝也一定感觉到了风

它像钟摆一样被风吹得左右晃动

但它要轻得多,没有得到时间

也没有时间可失去

 

 

2

 

你和父亲中间隔着四站路,隔着

一个礼拜的时间,当你们在房间相遇

你们中间隔着衣物,某种冷淡,甚至

可笑的意识形态。而这始终没有改变过

虽然火星已经暗淡,已经难以彼此灼伤

但也依旧难以握手言和。为了某些

混蛋,某些缥缈的信念,你依然会

夺门而出,像80年代的一个少年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三四天,这年就已经不新了

1

 

只三四天

这年就已经不新了

有鞭炮放的

院子里的纸屑已经褪红

没鞭炮放的

在朋友圈也已经

呆腻味了

 

 

2

 

这些人

正排队朝死于虎口的人扔石头

他们每扔一块石头

队伍里就会多一个

头破血流的人

 

 

3

 

我一直待在家里

待在床上。与此同时

阳光打在窗帘上

猫在邻居的院子里惨叫

美国人在抗议总统

我们一直郁郁寡欢

坐在床上咳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否定先生,或者泼冷水先生

1

 

咳嗽

就是你想把什么东西吐出来

却始终吐不出来

于是,你只能大声地咳嗽

大声地宣示一种愤怒

撑拉着血丝,一次一次

任由压路机朝肺或者喉咙压过去

你是闻见了血腥味的

或者,你想吐出的是一个

叫做命运的东西

 

 

2

 

窗外的腊梅开了

明天我会折上几枝带给母亲

每年都是这样,这株腊梅

就像是一种特意的礼物

每年在这个时候盛开

然后等着一双手去撇摘

它们将会待在

特意为它们腾空的一个花瓶里

直接吸收水分

它们已经不需要泥土了

就像很长时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座房子,一个安静的坟

1

 

当一匹马

突然蹿上马路

在马路上奔跑

当你的眼睛

最终跟不上它

这匹马

只剩下虚幻的轮廓

这匹马

只能是曾经的

一匹马了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乌云会压垮一整个时代

1

 

那个穿过红灯的人

那个焦躁的人

他有可能是我

他就是我,几秒钟前

我看见他,几秒钟后

他不见了

这个我看不见的人

在那几秒钟时间

让我看见了自己

 

 

2

 

所有悲苦的人

所有的悲苦

因为时间的流逝,因为

某一种结果的姗姗来迟

或者像河流改变了方向

所有的戛然而止

都是必须接受的

你必须接受胡须的斑驳

接受压着落叶的婴儿车

接受从一个城市传来的坏消息

掩面哭泣,或者

把消息传往另一个城市

你必须接受

这些乌云,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不会在时间面前有失体面

1

 

金鱼缸浑浊

就像你走在北京西路

抬头望见的紫峰

它真的像是一座山峰

被浓雾围绕

忽隐忽现

只是没有人攀援

没有上山的人

也没有人下山

 

 

2

 

坐在墙角,等过来抽烟的人

等烟雾弥漫。烟无力后

自然会落到脸上

如果这张脸真的需要

一些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鼓楼医院,鼓楼医院

1

 

我坐在微暗的光线里

看手机,偶尔抬头

聆听病房里的呼吸声

三位心脏不好的女士

躺在三张病床上

做着不同的三个梦

这应该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了吧

三位女士

三万位呼吸艰难的女士

急需上帝去关怀

去拯救

 

 

2

 

健康的人

蜷缩在钢琴厅的长椅上

没有比这更便宜的夜晚了

但是一个意外的免费之夜

并不会让他们感到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8页/8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