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7
  • 总访问量:671691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31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17

独唱solo

2018-02-16

妃妃妃菲徘

2018-02-12

崛的后后v

2018-02-08

slz732007

2018-02-08

明明jF

2018-02-05

一心先生

2018-02-04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大理和丽江和窗台上三瓶善良的鱼油

大理和丽江

 

大理和丽江

两个挨得很近的南方小镇

有着差不多的名声

阳光在一个地方的头顶

你在另一个地方也能看见它

甚至雪山和洱海也差不多

都被笼罩在一层白雾里

眼前晃过穿着艳丽的少数民族

和憋着嗓子说话的娘娘腔

我在大理端起一杯茶

走在大理的小巷子里

这两句话也可以换成丽江

它们就像是我的两个老友

因为太过熟悉反而没了分别

 

 

 

底线

 

你对一个人的爱恨

不会因为这个人手里的白旗

或者一个原子突然的裂变

而增减

你不应该无故地欢呼起来

那看上去已经是另一个人

你或者对此很享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的云,黑的雪

从地铁中走出来,天色向晚

那个蓝色的大月亮

已经在前天被很多人的眼睛偷去

被珍藏在好几十年后的记忆里

或者被随手仍在马路上

被跟上来的出租车碾压

一辆,一辆,裂缝如同眼球里的血丝

脆弱得再也挂不到天上去

即便挂在树梢上,也会

被一只饿坏的鸟衔了去

被更多的鸟儿啄食

 

像很多没有月亮的傍晚

像很多一模一样平常的傍晚

时间也很平常,不紧不慢

随着人的步子均匀地走着方格

没有国王,也没有宫廷的血

甚至连马踏连城的豪气也没有

有的只是待产的婴儿和

盯着窗子等着恐惧来临的

老人,再有就是没有化掉的雪

在南京,它们像浮冰一样

点缀在一艘沉船四周

 

是船总是要沉的,就像

是花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喜欢雪,可是你得到的将是一块铁

早晨上班,看到堆在马路边上的雪,有两米多高,就堵在斑马线路口。可能是不能把雪直接铲放进“花圃”(安全岛)中,便就近堆在了路口。有两米多高,不到三米的样子,黑白相间。你可以说雪被弄脏了,也可以说这 是一种现实,你必须接受雪被弄脏的过程,必须打碎乌托邦的幻想。有真实,无论破碎,还是良莠相杂,你才会诚实起来,面对诸多细节,诸多选择,进而大是大非。

雪堆让我想到了2000年最初几年的一次大雪,那时雪被随意地堆在了湖北路的中间地带,在湖北路与中山北路的即将交接的空白区域,也有很多雪堆。大大小小,当然也是黑白相间。记忆是我推着一辆婴儿车,路过它们 ,或者说从它们中间穿过去。婴儿车里当然是一个娃娃。裹得严严实实,看着周遭,却对周遭一无所知。

还有一个记忆来自书。索尔·贝娄的《赫索格》或者《洪堡的礼物》,书中有描述人物穿过大雪中的芝加哥的文字。特别是雪停后,有阳光照射的化雪时光。孩子们在大街上奔跑,被雪掩藏了好几天的肮脏的东西都露了 出来。空罐头盒,鱼骨,或者某个被小偷扔了的空钱包。是的,阳光照射着它们的同时,有雪从楼顶怦的一声砸向地面。像是一声叹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人的底线和决绝

雪不是为你下的

 

雪不是为你下的

虽然它好像很符合你的心意

看上去赏心悦目

和你的趣味很合拍

它的白刚刚好,它往下落的姿态

让你想到某一个长袖善舞的瞬间

甚至你站在雪景中

都像一个亭子一样理所当然

你的眉毛上落了雪

甚至有一些雪落在了你的梦里

它依旧不是为你下的

你的母亲生下了你

在你出生前

没有人知道你是谁

你的母亲也是一样

 

 

黑色的雪

 

最干净的雪在最高处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你的手,你的呼吸抵达不到的地方

最脏的雪在最低处

在你的脚下,被你践踏

被无数的你,无数的车轮

践踏成黑色

黑色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冷的一天

1

 

戴上耳机,有几个可能的目的。1, 听李志。2 ,挡住风声。3,盖住耳鸣。4,盖住李志们之外的现实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李志当然是耐听的,唱的都是大白话,在态度上和我几乎是一路。在自嘲之外,他也有过正经的旋律。今天的风有点像固体,走在门外,觉得风像一块东西一样打在脸上,皮肤会被打凹下去。耳鸣一直都在,仔细听,无论多大的声音都很难盖住它。然后现实,现实当然是应该敬而远之的东西。这样,都是理由,又都不是。它们同时存在,又同时是一层伪装,一些容易坍塌的建筑。不过,此刻李志是耳边的主旋律,耳鸣次之。风声在窗子之外,现实可有可无。

 

2

 

和方志喝酒,昨晚。走进另一个江湖,如果工作是一个的话,一定有另一个,就像由现在就有过去,不管你存没存盘,它一直在那里,带着年纪,也带着一点点的道德感。年少时一般都是怪胎,抵触道德的同时又是一个骨子里的道德狂。这样走起路来就会扭来扭去,又两股相反的力量在拉扯这个走在路上的人。稍大一点,可能变得温和些,一个温和的道德爱好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聂华苓,或者那个在大冬天投河的青年

1

 

上午听述职时,看了一个微信,说的是台静农的一件小事——在台湾的他,把自己珍藏的一幅蔡元培的字归还给蔡在大陆的后人。说到台静农就会提到鲁迅,提到他在台湾时和雷震的《自由中国》杂志的交往。文章说,当该杂志和同仁受到当局的压迫,举个例子,年轻的聂华苓当时是杂志的编委,很多人对她都避之不及,但是台静农却邀请她去台大演讲。对权力不惧不畏,确实很了不起。20多岁时,我便接触到了聂华苓的小说。一本很短的中篇《失去的金铃子》,长篇《桑青与桃红》和《千山外,水长流》。《桑》是实验性作品,玩了很多技巧。《千》则像是自传,写1949年前夕的南京。当时,聂华苓是中央大学的学生。回想起来那小说挺《青春之歌》的,理想主义,然后激情满满。读书那时候,聂是我喜欢的两个台湾女作家之一,另一个是於梨华。当然是她。

 

 

2

 

西安交大的一个博士生投河,我看了一些报道,不全。但是还是觉得很悲。他有很多不如意,专业上做不好(实验);本来有希望出国的,又去不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弗吉尼亚·伍尔芙,或者一只站在线上的鸟

今天

 

 

一月十四日。上午已经被手机夺去了

被窝里的手机。被电流喂饱的手机

那些灰暗中不断刷新的亮点

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些机械之光

被抽象后布满懒惰的天空

 

连植物都是懒洋洋的

在应付了一场气势汹汹的大雪之后

仿佛已经把整个冬天的作业都写完了

剩下的时间只需交给时间

等着它把太阳唤醒,然后

发芽,把芽长成像样的叶子

 

像去年一样,我坐在窗前

一边喝茶,一边看隔着两层玻璃的院子

我看不完整,茶杯里的脸也是不完整的

但在诗里我们有可能是完整的

(不然活着还有什么理由呢)

在天黑之前,我有可能把看到的

写成一首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的这一场雪,其实已经下了很多年

1

 

我看不见,但听见化雪的声音

隔着一堵墙,应该是是从窗缝中传进来

化成水的雪从树枝从屋檐掉落到地上

掉落到还没有融化的雪上,就像

你刚刚说过的一句话落在

我还没有说出口的一句话上

它还在路上,就像更多的雪还在空中集聚

等着合适的温度,合适的密度

等着一块巨大的云在一瞬间被冷却

这个时候,它或许被说出口

它们或许被融化,这个时候

我们可以合二为一

 

 

2

 

早晨,踩着雪穿过南大校园

诺大的操场一片白茫茫,没有活的生物

就像是一个被疏散后的医院,一只

被废弃的飞碟。我很希望有一点红色

一位女士,或者一只侥幸存活的蜻蜓

落在草坪上,被人远远地看见并

记住。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的颜色

1

 

橙子是新年的颜色

可乐也是

把左腿烤成金黄色的取暖器也是

它们是闪亮而欢欣的

而窗玻璃是去年的颜色

天空也是

两块连在一起的云也是

它们应该是陈旧而无趣的

确实也是这样

我站在窗前

手里拿着一只闪亮的橙子

心里应该是灰白色的

这也是我胡子的颜色

它们藏在夜幕的大军里

短促而无力

 

 

2

 

如果一页代表一年

我们不过是一些不超过百页的书

无论生动还是无趣

很容易被读完,也很容易

被丢弃到灰尘里,在某个角落

配合蜘蛛吐丝结网

这已经是不错的结局了

我们也很可能被付之一炬

在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圣诞节,也没法假装自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1

 

今天圣诞节。没有出去吃饭,也没有与朋友出去闲逛,去上海路的一家的小酒馆,去太平南路的小教堂,或者1912 。都没有。只是在家里一边挨着取暖器,一边想着要不要把《新约》拿出来翻一翻。现在,随便写点字 。我应该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不尽然是这个无神论的主流环境,也包括一些西方的著作,当然更多的出自于是个人的认知方式,因为这些,我很难接受一个无所不能的所在。虽然我的思维还算是抽象的,可以想象得很 远,可以把小数点无穷尽地想象到天边,但是一看到自己的皮肤,皮肤掩藏下的血管,一想起我曾经受伤的脚踝,便没法超然起来,没法假装自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其实假装超越现实和肉体是很简单的事,假装接受偶 然和灵异和有可能让自己得到安慰的善是很容易的事,我可以通过文字抵达很远很远的地方,可以把自己融化到空气中,融化到某一种理念中,融化到嘀嘀嗒嗒的时间里,但是我不能假装自己是有信仰的。因为我不能说服自己不诚实。

 

 

2

 

圣诞节始终是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在片言只语中,也是一种活法

1

 

你的胡须是杂色的

黑,棕色,还有一些已经白了

好像院子里同时生长着

各个年纪的草

有的适合老人院

有的适合幼儿园

更多的希望冲出去

气喘吁吁,然后

站在空旷的地方

两手一摊

像老人们做过的一样

 

 

2

 

梦见一个朋友

和他做同一件事情

争吵,然后还是争吵

然后不了了之

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

我们是多么热爱对方

就像是一个乌托邦

我们在镜子里看见的

总是另外一张脸

 

 

3

 

冬雨

在房间里想起葛震在江宁的棉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本书,两个时代

我拿出两本书《白雪公主》和《喧嚣与骚动》。但我都没有看,看它们是需要时间的,而我也确实是有时间的,但我并没有看,我只是把它们从书架中挑出来,放在手边。这只是一种姿态,告诉我这是两本很特殊的书。有一些特别的意义。就像很多年前,做作家访问,有记者总是问,如果你即将去一个孤岛而不能回来,你会带哪10本书?至少我在好几个访谈中看到过。对于我来说,它们应该是10本中的两本。

很早就知道《喧嚣与骚动》,因为这本书福克纳成为我心目中的最在意的作家。是他,而不是同时代,或者更早些同样是意识流巨匠的乔伊斯和伍尔夫。喜欢这本书,当然首先是它的牛逼。放到今天,它依然是堂堂正正的,不可动摇一步的。阳光晒在这本书上,如果是冬天,我更喜欢的不是阳光的温暖,而是阴冷的阴影部分。它的第二章,也就是昆丁的一章,完全可以打败一个文学史。昆丁,那个即将去投河的青年,他的一个瞬间接着一个瞬间的意识,可以布满天空的同时,布满另一个青年的意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可以记得这一章的第一段。“窗框的影子显现在窗帘上,时间是七点到八点之间,我又回到时间里来了,听见表在滴答滴答地响”。它几乎奠定了我对时间的认识。时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耶路撒冷!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很早就知道这个名字

就像很早就知道屠龙刀

很多人都盯着它

并为此不惜一战

其实它就是一个有故事的城市罢了

很多人想把自己弄进故事里

成为一个英雄或者烈士

一些人已经成功了

杀了人,或者被人杀死

在生命的最后几小时

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名字

耶路撒冷!耶路撒冷!

他们其实并不想真的占为已有

他们只是想像让自己

有一个牛逼的死法

 

 

 

新月之夜

 

这一天

他有可能被从地图上抹去

抹去就抹去吧

一个再怎么夸张的胖子

在地图上不过是一个

微不足道的

比最小的点还要瘦得多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推婴儿车的女人希望推的是一辆空车

1

 

一辆共享单车

颓败地倒在草木之间

谁是骑着它的最后一个屁股

谁是把它丢弃的最后一双手

这不重要,它的孤单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会迎接风吹雨淋

迎接和我一样奇怪的目光

短暂而没有热情

重要的是它会变成一堆废铁

生锈,松弛,瘫软如泥

二维码码还在,但是

已经无人认领

 

 

2

 

 

推着婴儿车的女人一脸厌烦

有一瞬间她希望车是空的

希望自己的肚子不曾鼓胀过

也不希望丈夫在夜晚越过边界

更多的时候只是不置可否

她应该是失去位置了

对方的球在她的防区钉了地板

她连滚翻的动作都没来得及做

好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满山的红叶和那些被砍了头的佛

那些被砍了头的佛

 

那些被砍了头的佛

其实只是一些石头

它们原先就是一些石头

长在山上,埋在土里

一些人把它们弄成佛的模样

一些人便冲着它们拱手作揖

有的甚至跪了下去

后来它们被砍了头

歪斜在一个个洞窟中

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屠杀

这些身首异处的石头人

仿佛曾经是活着的

是吃斋念佛的和尚,或者

到栖霞来赏枫的游客

来不及把剩下的日子过完

被一把刀子结果了性命

心软的人感到很难过

心硬的人

把这些打打杀杀都揽过来

当成自己的罪过

 

 

 

记忆

 

走到四年前跌跤的地方

我的左脚踝突然疼了起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8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