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写字天涯名博

我注定要与混合物、杂七杂八打交道,它们排除悲剧,悲剧需要纯净的文字。━━唐纳德·巴塞尔姆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6
  • 总访问量:681034
  • 开博时间:2004-04-06
  • 博客排名:第225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2-06

独唱solo

2018-11-21

天涯客服015

2018-11-16

小汪仔

2018-11-16

天涯客服018

2018-11-15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叶小琛挪

2018-10-22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机器人?别扯淡了。它会牙疼吗?

1 一直在听《航行》,在苏梅岛一个沙滩上躺着时,听到这歌,有时间回来的感觉——90年代,军人俱乐部,打卡带,阳光灿烂。

 

2 一个人被捕,一个人跳楼身亡,在同一天。于是开始站队,老生常谈,于是,一个人成了几万人之一,一个人成了义和团,一个人成了美分。还有什么?

 

3 最冷的一天,雪将如约而至,“约”是零度以下,一个寒冷的邀约。想起周梦蝶的诗句:直到高寒最处犹不肯结冰的一滴水。如果用白话表达会更好。嗯,90年代,台湾的那批诗人都是我的亲人。

 

4 颠倒黑白是不需要勇气的,只需要利益,政治正确包裹下的利益共同体。它们,听着!大大小小,无处不在。

 

5 自嘲是勇气,也是策略,也是智商,也是气质,而当它越来越成为无用东西的时候,它成了一种修辞,一种美。

 

6 海潮的涨退是因为月亮的缘故?物质的月亮,巨大的石头,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一吹,火焰比红旗还要招展

1

 

疲倦。眼睛睁不开,或者你不知道眼睛是什么时候闭上的。之前你还在看一个视频,一段台湾的政论节目。等你睁开眼时,手机屏幕上的人还在说话,还在攻击对方。然后便坐起来。周围一片漆黑。连窗子都看不见。仿佛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气候和气息都属于另外一个国度。咸的,或者空气里布满水汽。这种类似幻觉的感受(额头敷着一片毛巾一样的云),直到你在过于安静的氛围中骤然听到了你的耳鸣,才一下子悻悻退到门外。而到了这个时候,屋子里的大多数物件的轮廓都可以看清楚了。这也包括了窗台上的一只黑色的象。你从曼谷买它回来。当时它呆在货架上,像所有的待售的象一样。笨拙而朴素。而这里是南京,与曼谷中间隔着一班4年前的飞机。而它早已降落了,作为记忆,它在你想起它时早已经成了记忆的一部分。

 

 

2

 

牙疼。一开始你不知道是哪颗,只是模糊地感觉在某个区域。当然是黯然无光的,在黑暗中一下一下地抽搐着。这是一种令人厌恶的感觉。很丑恶,像是你遇见了最丑恶的人,他总是在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后

在这样的一个午后。

风从正前方的空调缝隙穿过来落在手臂上,有一种被打湿的植物熨帖的感觉,像是黄瓜或者别的清爽的绿色植物。而在十几天前我还走在阳光中,阳光像一把滚烫的锅铲一下一下刮着手臂,把早晨抹的防晒霜刮掉,也把手臂对南京气候的记忆刮掉。于是,仅仅一天它就红了,像是街边的一种好看的芒果,在红与绿之间有一种很舒服的渐变。是的,我看到了电影中看到的芭蕉叶或者类似芭蕉叶的叶子。棕榈也是其中的一种。就像菠萝和凤梨的叶子一样,远远望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只要放在一起,那就是两样东西。比如狼和狗,比如男人和女人。

我对三亚充满了好感,就像很多年前对杭州的感觉一样。它就像是一条船一样载着你看着周遭的风景,其实它就是一条船,就像它同时也是一处美妙的沙滩。男人女人们从北方赶到这里,就是为了把自己扔到沙滩上,就像是一个种椰子的人,把多出来的几个并不满意的椰子扔向大海。这是一种惩罚,可同时也是一次难得的奖赏。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上一秒钟,你是A,下一秒,你成了B。

早晨起床后,懒散地散步到餐厅,在众多端着盘子的陌生人中,往东,往左,找到一个可以看见或者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三亚,或者悼念被海浪卷走的两个女孩

从马路走进海滩

要绕过一片几百米长的墓地

它们就在马路边上

夹在马路和海滩之间

墓地杂树杂草丛生

很随便地堆放着

大小不一的坟包和墓碑

我们从此经过时已近黄昏

太阳就要坠落了

墓地显得很幽暗

就像是一个被抽空的琴盒

琴没了,声音也没了

我们走了好几百米

终于越过了这片墓地

欢乐的海滩在等着我们

不断扑向岸上的海浪

就像是所有的海浪一样

热情,并且

乐此不疲

 

 

 

悼念在青岛被海浪卷走的两个女孩

 

 

两个8岁女孩

一对双胞胎

在青岛的海滩上被浪卷走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血压之歌,或者一次通往自由的自由行

高血压

 

 

高血压就是头昏沉沉的

偶尔发胀

觉得有物质要从太阳穴顶出来

 

高血压就是看着父亲

从小瓶子里取出降压药

身子往后一仰

然后一吃几十年

 

高血压就是觉得生命是有终点的

终于承认了啊

即便风清气爽

也可以看见远处有一根带子

影影绰绰

握在时间手里

 

 

 

 

朋友

 

 

朋友就是下班以后可以见的人

吃饭,喝茶。抽烟,不抽烟

板着脸,不板着脸,然后

在一波罕见的高谈阔论后

突然静下来,看着服务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站在那里感觉比上帝还要重要

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不一定在身边

他有可能早就死去了

也有可能是个邋遢的外国人

也可能只是一个拼图

一朵云彩下的脸

其实我很希望去一个地方

见一个看上去无关紧要的人

我们在网上说过一些话

我猜想过她的样子

某一个夜晚或者白天

我们会被时间带走

我肯定会因为衰老先行离开

很多人不会在我身边

她也一定是

 

 

 

上帝

 

这个时候谈论上帝已经晚了

这个问题在很多年前已经解决了

但你还是可以去教堂,去感受

一些事情,或者把自己交出去

我不会

我院子里的树已经黄了又绿

中间又很多人生老病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抱着一个西瓜,那一刻世界就和解了

1

 

在我们遇到悲剧时

除了必要的庄重和伤感

还需要一些戏谑精神

需要一根羽毛在头顶盘旋

需要它飞过整个城市

在太阳的余晖中

飞到陵墓中间

去寻找一块最严肃的石碑

降落。倚着它,然后

哈哈一笑

 

 

 

2

 

脱光衣服后

我想起酒吧,一个拿着托盘的小伙

一群小腿上文着植物的姑娘

我少年时这里是一个军营

军用卡车进进出出

像是在怀念某一个战役

等着有人把刀扎进轮胎

把炸药扔到车厢里

而我脱光衣服

站在淋蓬头下,像是战斗间歇

一次难得的和平演练

水顺着头发弯曲着向下

一直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一点不强大,只是碰巧遇见,碰巧活着

 

你躲在房间哭泣

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但也不是坏事

你把身体中的一些水分挤出来

让自己干燥一些

不再那么湿漉漉的

好像整个春天都属于你

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一棵普通的树

你的枝叶已经够茂盛

没必要羡慕

传说中的森林和那些

珍惜的品种

 

 

 

经过

 

我们一点不强大

你的身体,我的身体

不过是普通的两个人

你不可能朝叙利亚扔炸弹

我也不会去制造化武

我们只是碰巧活着

碰巧遇见

我还记得我们的婚礼

我们一起唱的那首歌

邓丽君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她当然比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春天,和一个老嬉皮在樱花下聊天

春日读诗

 

 

春天的早晨

读某人的诗集

想起某人的样子

推门而入

一屋子人围上去

冬衣臃肿

 

熟悉的句子

可以想象曾经的热烈和寒碜

掺和在一起

在某一个高度

形成一幅画样的东西

或者只是色彩

萎靡地挂着

 

突然

一张选民证闯了进来

粉色,干净,一字未填

被折叠在某一页

这是另一首诗吗?

还是一声预谋的咳嗽

被遗忘的暗哑的

春雷

 

 

 

 

鸡鸣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海,以及其它三个

大海

 

大海就是大海的样子

不会因为铺展到另一个地方就有所不同

我们在沙滩上散步

海浪从远处慢慢跑过来

一个冲刺后精疲力尽地倒下

如果我盯着看

它会一直重复这个动作

有点像传说中的希绪弗斯

又有点像日升日落

或许有人会为此伤感

一定会有这样感性的人

站在海边

感觉是在体验一种仪式

他会把一次旅游上升到一个高度

一个比远处的落日还要高的高度

甚至希望被阳光灼伤

作为一种抽象的惩罚

那天下午

我们没有看到落日

没有看到夕阳的余晖

照射在远处的船帆上形成耀眼的金光点点

那应该是极富诗意的

应该是值得大喊一声或者握紧双拳的

但我们没有看到落日

也没有被惩罚的感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剑桥

到达剑桥时天已经黑了。我记起走出伦敦的机场时,天还是亮的,可以看见不远处准备降落或者刚刚正在起飞的飞机。我应该是拍下来了。在欧洲的那几天,相机始终挂在胸前,肩上还搭着一只黄绿色的相机包。飞机应该是占据了照片上方三分之一的位置。从机场走出来后,不久就上了一辆事先约好的出租车。然后一路剑桥。应该是个阴天,因为可以看见大片灰暗的云彩,透过窗子,还可以看见大片的草地和偶尔的羊群。这就是英国了,呼啸山庄的英国,弗吉尼亚·伍尔夫的英国,撒切尔夫人和鹞式飞机的英国。然后天渐渐黑下来,一定是这样,虽然已经全然记不清是如何暗淡下来的。然后——便到了剑桥,一个安静的小镇,当然目及之处都是那种欧式的建筑,两层,感觉是木制的。我们住的旅店是中国人开的,应该是新移民。一楼是餐厅,也可以说是酒吧,住宿在二楼。不记得那个夜晚是怎么度过的了。只记得我一大早便起床了,天还没有全亮,我一个人蹑手蹑脚地下楼,推开门,走进全然陌生的剑桥。

出了旅店的门,不知道往哪儿走,到处都可以走,每一个路口都是一种可能性。记得出门是往右手走的,因为来的时候那个方向曾经经过了一座桥,而且有一面墙上挂着一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的人必须在昏聩的中年唱起激烈的摇滚

1

 

早春的夜晚,它的冷

只有膝盖以及它旁边的取暖器才知道

即便有阳光,即便是在午后

它也是冷的。即便云没有结冰,没有雪

从更高的地方坠落下来,它也是冷的

你手里的书变得更加脆薄,像是一层冰

又像是从一根圆木切下来得树片

带着完整的年轮。每一年都在咳嗽

每一年都有鸟从书里飞出,从一个句子

飞到南方得树枝上。这个时候

你把书压在一只茶杯下面,让杯底的

温度去安抚书中更多的鸟,更多的不安

你需要把这个早春捱过去,你不想面对

一本无字的书,就像你不想面对

一个无字的碑,一座空落的坟

 

 

2

 

有一天,我的头发会变得更加稀少

黑白相杂。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加矮小

够不到南大的单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理和丽江和窗台上三瓶善良的鱼油

大理和丽江

 

大理和丽江

两个挨得很近的南方小镇

有着差不多的名声

阳光在一个地方的头顶

你在另一个地方也能看见它

甚至雪山和洱海也差不多

都被笼罩在一层白雾里

眼前晃过穿着艳丽的少数民族

和憋着嗓子说话的娘娘腔

我在大理端起一杯茶

走在大理的小巷子里

这两句话也可以换成丽江

它们就像是我的两个老友

因为太过熟悉反而没了分别

 

 

 

底线

 

你对一个人的爱恨

不会因为这个人手里的白旗

或者一个原子突然的裂变

而增减

你不应该无故地欢呼起来

那看上去已经是另一个人

你或者对此很享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的云,黑的雪

从地铁中走出来,天色向晚

那个蓝色的大月亮

已经在前天被很多人的眼睛偷去

被珍藏在好几十年后的记忆里

或者被随手仍在马路上

被跟上来的出租车碾压

一辆,一辆,裂缝如同眼球里的血丝

脆弱得再也挂不到天上去

即便挂在树梢上,也会

被一只饿坏的鸟衔了去

被更多的鸟儿啄食

 

像很多没有月亮的傍晚

像很多一模一样平常的傍晚

时间也很平常,不紧不慢

随着人的步子均匀地走着方格

没有国王,也没有宫廷的血

甚至连马踏连城的豪气也没有

有的只是待产的婴儿和

盯着窗子等着恐惧来临的

老人,再有就是没有化掉的雪

在南京,它们像浮冰一样

点缀在一艘沉船四周

 

是船总是要沉的,就像

是花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喜欢雪,可是你得到的将是一块铁

早晨上班,看到堆在马路边上的雪,有两米多高,就堵在斑马线路口。可能是不能把雪直接铲放进“花圃”(安全岛)中,便就近堆在了路口。有两米多高,不到三米的样子,黑白相间。你可以说雪被弄脏了,也可以说这 是一种现实,你必须接受雪被弄脏的过程,必须打碎乌托邦的幻想。有真实,无论破碎,还是良莠相杂,你才会诚实起来,面对诸多细节,诸多选择,进而大是大非。

雪堆让我想到了2000年最初几年的一次大雪,那时雪被随意地堆在了湖北路的中间地带,在湖北路与中山北路的即将交接的空白区域,也有很多雪堆。大大小小,当然也是黑白相间。记忆是我推着一辆婴儿车,路过它们 ,或者说从它们中间穿过去。婴儿车里当然是一个娃娃。裹得严严实实,看着周遭,却对周遭一无所知。

还有一个记忆来自书。索尔·贝娄的《赫索格》或者《洪堡的礼物》,书中有描述人物穿过大雪中的芝加哥的文字。特别是雪停后,有阳光照射的化雪时光。孩子们在大街上奔跑,被雪掩藏了好几天的肮脏的东西都露了 出来。空罐头盒,鱼骨,或者某个被小偷扔了的空钱包。是的,阳光照射着它们的同时,有雪从楼顶怦的一声砸向地面。像是一声叹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89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